205、突发状况,杀人凶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很显然,今天的交锋是年轻人占了上风。谁让这几位大儒都是一大把年纪,一激动就要去掉半条命呢?偏偏南宫墨和卫君陌又都是属于心理承受能力超强的存在,因此谁胜谁负自然可知。所以说,想要做个辩才无碍的文官,口才好或许很重要,但是当双方口才一样好的时候…身体好的那个才是赢家。

不过萧千夜倒是也没有怎么失望。如果真的指望这样随随便便就能干掉卫君陌和南宫墨这对夫妻,那他才是脑子进水了。

眼看着周襄也要支撑不住,萧千夜连忙出面替自己的老师打圆场,“好了,君陌,星城郡主,周先生并没有对先帝不敬的意思。只是年纪大了,性子难免有些急躁罢了。你们都是年轻人,也该体谅前辈一些才是。”

南宫墨挑了挑秀眉,皇帝都这么说了她们还能说什么?

站在卫君陌身边,南宫墨道:“那么,陛下…我是不是不用被休了?”

“……”朕要是说不是,你是不是打算再冲上前去跟周先生大战三百回合?轻咳了一声,萧千夜道:“郡主有功于社稷,何况已经嫁入宗室,南宫怀的事情确实跟郡主没有什么关系。韩先生只是有些严苛罢了,郡主不必放在欣赏。”

南宫墨这才展颜一笑,一脸温婉尔雅的模样站在卫君陌身边。完全看不出来这是刚才对着韩敏嘲弄“你是不是想做女人”的刁钻女子。

南宫墨问道:“不知陛下召南宫墨入宫,所为何事?”

你不是已经处理完了么?萧千夜暗暗腹诽,面上却是丝毫不显,笑道:“皇后刚刚当下了一位小皇子,母后说想请郡主去看看皇后和小皇子。”南宫墨点头笑道:“能见到小皇子,是南宫墨的荣幸。”

底下周襄还想说什么,萧千夜却先一步拦住了他,“星城郡主的医术即使是先帝也称赞有加的,郡主替皇后看看朕也好放心。”

于是,南宫墨被内侍领着去后宫见皇后,留下卫君陌继续跟一群老头子扯皮。

后宫中已经完全恢复了往日的安宁祥和,宫女太监依然在各自的岗位上做着自己的事,仿佛昨晚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南宫墨也没有去问昨晚蔺长风最后救出那些后宫嫔妃的时候有没有人伤亡。

“见过皇后娘娘。”皇后有些无力的靠在床上,脸色依然苍白,清秀的容颜上却带着淡淡地微笑。显然刚刚生下的小皇子让她很是开心。南宫墨不动声色地看了一眼皇后,心中却是微沉。皇后自从怀上这一胎之后可以说就没有安生过。之前萧千夜闹出南宫姝的事情又接连将南宫姝和朱家的庶女抬进门的事情如果只是说让皇后有些抑郁的话,那之后发生的一连串事情就让皇后有些难以承受了。特别是昨晚…其实皇后能够平安生下孩子已经让南宫墨有些惊讶了。这会儿皇后看起来除了消瘦苍白没什么,但是南宫墨很清楚为了这个孩子皇后的身体已经被掏空了,以后只怕是……

看到南宫墨皇后也很高兴,连忙招手笑道:“郡主不比多礼,快过来坐下说话。”

南宫墨走到皇后床边的凳子上坐下,轻声问道:“皇后娘娘可还好?”

皇后笑道:“我有什么不好的,谢谢你挂心我。去将皇儿抱来给郡主瞧瞧。”皇后侧首吩咐身边的宫女,宫女微微一福转身去了,不一会儿就抱着一个明黄色的襁褓走了过来,南宫墨靠过去一看。小皇子是早产的,倒是显得格外的瘦小脆弱。皮肤也还有些皱皱的,眼睛微闭着睡的正香。才刚出生的小婴儿,倒是看不出到底是像皇后还是像萧千夜。

“小皇子很好,虽然早产了一些不过…影响不大。以后好好照顾一定会是个健康的孩子的。”南宫墨轻声道。

闻言,皇后松了口气。脸上的笑容也更多了几分,显然她自己也是知道这些的,不过南宫墨的话更加让她安心了一些。

南宫墨倒是没有胡说,小皇子虽然早产但是并不严重,而且在母亲肚子里的时候也发育的很好,反倒是皇后的身子……

皇后并没有让南宫墨为自己把脉。仿佛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漠不关心一般,南宫墨心里明白,皇后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只怕是已经心知肚明了。宫中的太医也并不是废物,说起调理人的医术绝对比南宫墨这个额专攻疑难杂症和外伤内伤的半吊子要好的多。她之所以被人赞医术高明,不过是因为很多时候比太医更敢放手下药罢了。另外也是因为她从师傅哪里得到了许多名医求而不得药方,丹药等等。虽然如此,最后南宫墨还是留了一张调理的方子给皇后,换来了皇后感激的笑容。

辞别了皇后走出宫门,便看到卫君陌和靳濯站在宫门外不远的地方说着什么,显然是在等她。卫君陌回过头来,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南宫墨伸出了手,南宫墨嫣然一笑伸手任由他握住自己的手问道:“你们在说什么?”靳濯啧了一声,显然是看不惯两人在自己面前如此黏糊。没好气地道:“自然是聊星城郡主怎么还没出来。”

南宫墨当然不会相信他,萧千夜总不至于直接把她扣在宫里吧?倒也不追根究底,话锋一转问道:“所以,今天皇帝陛下特意传我进宫就是为了让那几个老头子酸我几句?”

卫君陌浑不在意,淡淡道:“不过是个试探罢了。南宫绪……”

南宫绪被判了流放南宫墨当然也知道,倒是并不怎么意外。萧千夜本身就不是一个靠谱的主子,南宫绪又是南宫怀的亲生儿子,就算是有天大的功劳萧千夜也不会真的重用他的。不过南宫绪想必也不在意,毕竟他投靠萧千夜也并不是为了忠君,于是说是投靠,不如说是互相利用罢了。而那些整天子曰诗云的老头子也绝对不会允许在南宫怀之后南宫绪再在朝堂上崭露头角的。在他们看来,南宫绪的所作所为绝对没有半点仁人君子的光明磊落。

“流放一千里,是在哪里?”南宫墨问道。流放充军这个事儿,对有的人来说是天大的苦事,但是如果有人帮忙运作的话也未必就有多苦。毕竟,朝廷不可能专门派人守着确定每一个被流放的人都在干什么。

卫君陌想了想,道:“不是郢州就是青州,周王和齐王舅舅的封地。”

南宫墨道:“如果是齐王的封地,倒是可以请齐王殿下照顾一二。”

“周王也可以。”卫君陌道。

南宫墨想了想,也是一笑。照顾一个流放的犯人在自己的封地上不过是小事一桩,想必周王也不至于不给这个面子。虽然南宫墨对那位白白胖胖的周王殿下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天生讨人嫌上,但是既然卫君陌说可以,自然也不用担心了。

“那就好。”别的什么人自然是不用她抄心了,他们现在该考虑怎么名正言顺的去幽州了。如今卫君陌的身份处境其实都有些尴尬,说他是白身他身上还挂着从二品大员的品级,说是朝廷重臣,萧千夜连朝都不用他上。萧千夜的打算,该不会是想要养废他吧?还是说打算先养着,等到腾出手来了在收拾?

见南宫墨若有所思的发呆,卫君陌眼底闪过一丝无奈。伸手将她拉入怀中免得她走路不看道不小心摔着,低声道:“不用担心。”

御书房里,刚刚送走了卫君陌萧千夜跟着挥退了一干不相干的臣子,只留下了周襄,刚刚醒来的韩敏,以及另外两位德高望重的老臣议事。

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韩敏依然还气得浑身发抖,“陛下,这卫君陌实在是欺人太甚,这样的人…这样的人怎么能轻饶?!”萧千夜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道:“韩先生,卫君陌毕竟是大长公主唯一的儿子,还有燕王叔和齐王叔那里,若是没有确凿的证据只怕也不好交代。”

韩敏轻哼一声道:“陛下是君,燕王和齐王都是臣。他们敢说什么?卫君陌暗地里操纵杀手组织,焉知不是燕王和齐王的意思?否则他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哪里来得财力物力运作一个如此庞大的组织?”萧千夜哑口无言,心中暗道:“若真是如此,只怕就更麻烦了。”

倒是周襄更冷静一些,道:“韩兄,如今陛下刚刚登基,虽说不上是百废俱兴,但是要做的事情也还是不少。稳着一些也不是坏事。”

韩敏想了想,也终于点了点头闭口不言了。

萧千夜这才道:“周先生说得不错,如今萧纯的事情虽然完了,但是萧纯和南宫墨暗地里的势力绝不可能如此容易的就一网打尽。另外…这几日各地藩王世子们都上书辞行,几位先生觉得如何?”

韩敏犹豫了一下问道:“陛下可是有什么打算?”

萧千夜摇摇头道:“没什么…各位世子在金陵停留的时间颇久,确实是该回去了。”之前他之所以扣着这些人不放,不过是担心他们跑回去跟那些藩王说点什么不该说的,让他那些皇叔也按耐不住跑来金陵凑热闹罢了。扣押着这些人好歹也算是一个钳制。如今萧纯已死,自己也渐渐地收拢了朝中的权力,这些人留着自然也没什么用了。

“陛下,燕王三公子杀死康王六公子的事情,不止陛下打算如何处置?”

萧千夜摇头道:“康王叔已经来信了,说萧千炯杀死他儿子的事情纯属意外并非有意,他并不打算追究。”死了一个儿子自然不可能那么容易解决,只能说是燕王府已经给出了让康王满意的赔偿。而这赔偿自然不是外人能够知道的。想起之前康王世子来见自己的时候说起这件事,萧千夜心里又是一堵。萧千炽不善言辞,这件事到底是谁处理的萧千夜自然也清楚。只是萧千夜没想到,这些眼高于顶的世子王孙竟然如此肯卖卫君陌面子。他分明记得当年他们还一起欺负过卫君陌来着,但是康王世子当时的表现倒好像跟卫君陌才是亲兄弟,反倒是死了的那个是不相干的外人一般。

周襄皱眉道:“看来…各位亲王们私底下关系颇为亲密。”萧千夜强笑道:“各位王叔都是亲兄弟,自然是关系亲密。”

后面并没有再深谈什么,几个老臣也很快告辞了。只是,先生所说的话却不知怎么的深深地映入了萧千夜的脑海里,怎么也挥洒不去。

如果…各地藩王们私底下交情深厚连成一片,日后谁还会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时日一场,他岂不是要成为大权旁落的周天子?

“启禀陛下,刑部尚书来报,从逆贼萧纯书房中收出一件东西,请陛下御览。”门外,侍卫急匆匆地进来禀告道。萧千夜脸色微臣,沉声道:“拿进来。”萧纯书房里搜出来的东西,还是刑部尚书觉得必须让他亲自查看的…会是什么?

很快,刑部尚书捧着一个盒子战战兢兢地走了进来,只看那凝重的脸色就知道事关重大。盒子被放到了御案上,刑部尚书低着头不敢说话也不敢去看萧千夜。萧千夜犹豫了一下还是打来了盒子,里面只有一张纸笺,寥寥数语却让萧千夜脸色顿时扭曲了起来。

南宫墨莫名地感到有些不安,但是再三思索也没有想明白到底是为了什么。一大早便亲自去了大光明寺一趟,将南宫绪所说的经书取了出来。坐在回程的马车上,看着手中的经书南宫墨心情万分复杂。经书确实是南宫绪早就写好了供奉在佛前的,但是书中的夹页里却放进了一张两天前才放进去的纸笺。里面清楚的写明了南宫怀当初对孟家的所作所为,以及南宫绪又是如何知道的这些事情。南宫绪性格沉稳寡言,平时行事也从不出挑,但是事实上他天生早慧,许多大人以为他不明白的事情他却是早就明白了。所以当初孟氏带着南宫倾独居寄畅园,将根本什么都不懂的南宫晖丢给同样还是个孩子的南宫绪照顾的时候他没有什么。郑氏在府里以郑氏自居的时候他没有说什么,孟氏过世之后南宫怀将南宫倾送去乡下他也没有说什么。少年重伤,从此不能习武他还是没有说什么。因为在任何人都没有怀疑的时候他做得比说的要多得多。

南宫怀在南宫姝之后一直没有孩子,并不仅仅是孟夫人的手笔。当年还是个孩子的南宫绪同样也动手了,他很清醒的知道要杜绝未来再有源源不断的孩子来抢夺自己和弟弟的利益甚至威胁他们的安全,光是对付南宫怀的女人是没用的,他选择了跟孟氏一样的手段,直接对南宫怀下手。

再往后,孟氏过世之后南宫绪开始怀疑南宫怀对郑氏的感情并不那么纯粹,但是对郑氏几乎无条件的忍让却引起了他的好奇。于是他按捺不动,暗地里却翻遍了孟氏留下来的所有信函笔记书籍,渐渐地竟然找出了一些连孟氏自己都没有发现过的蛛丝马迹以及郑氏的身份。然后才趁着南宫怀将郑氏关押的机会从郑氏手中得到了半张书信知道了当年的事情。又毫不犹豫的下手杀了郑氏,杀人灭口,让南宫怀无法怀疑他只怕南宫怀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嫡长子竟然在那么早以前就开始怀疑他了。

幽幽地叹了口气,南宫墨拿起手中的信笺仔细翻看。信笺的语句有些地方显得有些怪异,仔细推敲了一番南宫墨发现其中出现了一些没有意义或者错误的数字想了想,南宫墨拿起手中的经书翻开,渐渐地睁大了眼睛。

“郡主,大事不好了!”正在南宫墨握着手中的经书凝眉思索的时候,马车骤然停了下来,马车外面传来柳焦急的声音。

“什么事?”南宫墨探出头来,看着急匆匆地柳问道。柳咬牙道:“公子被宫中的侍卫抓走了。”

南宫墨心中微沉,“理由呢?”

柳道:“周王世子和安郡王今早死在了城中的心月园。当时…萧三公子和公子也在。说是、说是公子杀了周王世子和安郡王!”

南宫墨从马车里出来,清丽的容颜上仿佛染了一层冰霜,“周王世子和萧千洛?君陌为什么要杀他们,证据呢?”

柳脸色灰败,低声道:“听说…有人冲进去的时候,公子手里握着紫霄剑。周王世子和安郡王的伤口…都是紫霄剑造成了的。”南宫墨闭了闭眼经,沉声道:“我知道了,先回去看看。”

柳望着眼前的女子平静的容颜,原本慌乱的心也不由得平静下来了。仿佛只要有眼前的女子在,再麻烦的事情都会有办法解决一般。

定下了心神,柳沉声道:“我去找紫嫣和长风公子,让他们查查看能不能知道些什么。”

看着冷静下来的柳,南宫墨点头道:“我回去见见母亲和萧千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