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阮郁之的结局/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燕王府,长平公主和萧千炽萧千炜已经在等着了,看到南宫墨回来三人也都松了口气,“无瑕……”南宫墨点头道:“母亲,我已经知道了。”

长平公主神色也是凝重,蹙眉道:“君儿和千炯都没关进了刑部大牢,如今可怎么办才好?”

南宫墨问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君陌和千炯怎么会跑到心月园去?”

萧千炜有些愧疚地望着南宫墨道:“表嫂,此事只怕是炯儿连累了表哥。陛下已经同意了我们离京的请求,所以才放三弟出去松快松快。早上跟着三弟出去的人跑回来禀告说三弟跟周王世子在心月园打起来了。我们原本也没当一回事,只是三弟也不怎么听我和大哥的话,所以只能有劳表哥走一趟了。谁知道…后面到底出了什么事,我们也不知道。”

南宫墨垂眸,思索了片刻方才点头道:“我知道了。”

“表嫂,我们现在能做什么?”萧千炽问道。

“在府里陪着母亲。”南宫墨起身道。

两人摸了摸鼻子,仔细想想自己也确实是做不了什么。他们生在幽州长在幽州,对金陵别说有什么势力了,连认识的人也没有几个。萧千炽叹了口气道:“有劳表嫂了。”南宫墨转身去看长平公主,长平公主点头道:“无瑕,你去忙吧。有什么我能帮得上忙的,尽管说就是了。”

南宫墨道:“正要请母亲进宫求见陛下,我要见见君陌和千炯。”现在这个时候想要见卫君陌,南宫墨这个郡主的身份只怕是不好使了。长平公主起身道:“我立刻进宫。”

南宫墨摇摇头道:“不急于一时,母亲还是明天早上去吧,最好是带上陵夷公主一起。我还有些事情要查清楚。”

长平公主心中的焦急不言而喻,但是听了南宫墨的话还是沉住了气点头道:“我先去给七妹写帖子。”

从长平公主院里出来,房,柳等人已经已经在门口等着了。见到南宫墨出来立刻赢了上来,“郡主。”

南宫墨脚下丝毫不停,朝着书房的方向走去一边问道:“千炯身边的人在什么地方?”

房皱眉道:“都被抓走了,郡主怀疑他们有问题,若是如此…那些人只怕活不久了。”

“心月园那边呢?”南宫墨问道。

“长风公子已经亲自去查了,不过安郡王和周王世子死在了心月园,心月园现在也被查封了。至于楼心月姑娘,被成郡王派人接走了。”房道。南宫墨想了想,道:“让人暗地里放消息出去,就说…安郡王的死跟成郡王有关。”

房犹豫了一下,有些担忧地道:“郡主,如今公子还被关在牢里,咱们再惹上成郡王这个敌人,是不是不太好?”南宫墨冷笑一声,淡然道:“不让他知道不就行了。你放心,听到这个消息萧千洛第一个怀疑的绝对不是咱们。”

房恍然大悟,“宫里那位?”

南宫墨淡淡道:“现在已经这样了,倒是不怕把水搅得更乱。否则,咱们哪儿有时间去查什么真相。萧千夜…最好不是他做的……”

房了然,道:“属下明白了,既然如此不如再多放几条消息出去?毕竟,看安郡王不顺眼的人咱们公子可是排不上号的。”南宫墨微微一笑,“柳,你去办吧。”

“是,郡主。”柳拱手,干净利落地转身办事去了。

两人走进书房,才发现蔺长风居然已经在书房里等着了。看到南宫墨进来,蔺长风上下打量了她一眼笑道:“看到墨姑娘这么镇定,我也放心了。不过…这点小事,难不住墨姑娘吧?”南宫墨无奈地抚额,“现在你还有心情开玩笑,看来真的没什么事?”

蔺长风摸摸下巴,道:“到是不是这么说。只不过我觉得…实在不成了还可以越狱么,不用那么紧张。”

“我倒是比较好奇,君陌是怎么被人嫁祸的?”南宫墨坐下来沉声道。

蔺长风耸耸肩,道:“你觉得真的有可能是卫君陌砍了这两个人么?”别说卫君陌做不出来,惹急了他是绝对能够做出任何人们觉得丧心病狂的事情了。南宫墨轻哼一声,“如果他没有被抓的话。”卫君陌想要杀人是个周王世子也能悄无声息的弄死,怎么会沦落到被人当场抓包的地步?

“好吧,你赢了。”蔺长风叹气。

三人各自落座,蔺长风道:“心月园里的事情我让人查了一些,今天一早萧千炯出门遇到了周王世子和安郡王,然后三个人结伴去了心月园,说是带萧千炯见识一下金陵第一名妓的风采。大约一个时辰之后君陌过去了,然后楼心月就被遣出来了。再然后…外面的人听到里面的一声尖叫,从进去的时候…周王世子和安郡王已经死了,剑就握在君陌手中。另外,说一下,那声尖叫应该是萧千炯发出来的。”

南宫墨挑眉,“你的意思是萧千炯杀了周王世子和安郡王嫁祸给君陌?”

“这个…有点太为难萧三公子的脑子了吧?”蔺长风当然也知道这个不靠谱,“而且,估计他也没那么大的胆子。”

“如果不是君陌杀的人,那么杀人的剑为什么会在他手里?为什么他不当场说清楚事情的经过?另外,你能确定当时现场除了他们四个没有别的人么?”南宫墨接连问道。

“这个……”蔺长风蹙眉,“楼心月被成郡王带走了,现在咱们也没有办法知道当时里面到底还有没有外人,以及…之前萧千炯身边地人说萧千炯跟周王世子打起来了。”

房看了看两人,犹豫了一下才道:“属下觉得…萧三公子跟周王世子以及安郡王打起来的可能性不太高。”

两人齐齐看向房,房沉声道:“萧三公子才十四岁,周王世子和安郡王已经年过二十。即便是一言不合,萧三公子脾气火爆,这两个人也不可能跟他打起来,到了需要人回去求援的地步。而且,既然楼姑娘是在公子到了之后才出来的,从心月园回燕王府最快也要两刻钟,难道他们打了两刻钟外面都没人发现,而这两刻钟里楼心月就在里面看着他们打架?”

蔺长风扬眉一笑,赞道:“言之有理啊。看来萧千炯身边的人真的是很有问题。墨姑娘,这事儿的幕后主使,你又什么想法了么?”

南宫墨一边思索着,一边道:“左右也不过是金陵皇城里的那几个人罢了。如果君陌和萧千炯还有周王世子安郡王同时出了事,谁最能受益?”

蔺长风一怔,蓦地反应过来指了指皇城的方向道:“那位?他疯了么?”

南宫墨垂眸,淡淡道:“他没疯,但是原本他也确实不该在这个时候动手的。让人查查…昨天中午我们离开皇宫到昨天晚上他做了些什么,见过什么人。”

蔺长风神色肃然,点头道:“知道了,立刻去办。”

蔺长风告辞出去,南宫墨坐在书案后面沉思着。房站在一边,有些担心地看着南宫墨。好半晌,才见她坐直了身子沉声道:“房,让人暗中主意靖江郡王府,金陵十大世家,以及鄂国公府的动向。还有…周襄和韩敏这两个老头子。另外,紫霄殿各地明面上的生意全部转入暗地里,母亲还有我名下的产业也同样处理。”

“郡主?”房凝眉望着南宫墨道:“真的如此严重么?”

南宫墨轻叹了口气道:“萧千夜突然发难,必然有他发难的理由。咱们随时要准备撤离金陵。你也不用太担心,我保证君陌不会有事。”

房笑道:“属下倒是从未担心过公子,公子若是想出来,区区一个天牢怎么困得住他?”

南宫墨淡淡一笑,“去办吧。”

“是,郡主。”

深夜,春风阁依然热闹非凡。因为心月园的封闭,春风阁倒是比起往日更加热闹了三分。紫嫣懒洋洋地趴在二楼的美人靠上,望着楼下歌舞升平的景象眼底带着淡淡地倦意。

“紫嫣姑娘,莫公子来了。”一个小丫头匆匆过来,低声禀告道。

紫嫣连忙起身,美丽的容颜上绽出了今晚第一个真诚的笑容。挥退了小丫头,紫嫣快步走进了二楼尽头的一个幽静的房间,果然看到一个青衣少年真坐在房间里喝茶。

“墨…公子,你怎么亲自来了?”紫嫣反手关上了门快步走进房间问道。

青衣少年抬起头来,眉目如画不是南宫墨是谁?南宫墨蹙眉道:“柳传给你的消息你打听的怎么样了?”

紫嫣点头道:“打听到一些消息,本打算晚一些派人送过去呢,没想到你亲自过来了。怎么…卫公子那里很麻烦?”南宫墨摇摇头,浅笑道:“说说看有什么有用的消息吧。”紫嫣叹了口气道:“楼心月似乎被成郡王安置在了城外的一座别业里。有几个跟成郡王相熟的纨绔公子无意间说出来的。另外…”紫嫣皱了皱眉,有些担忧地道:“如今金陵城中许多人都在传,卫公子是江湖上最大的杀手组织紫霄殿的首领。你也知道,紫霄殿杀过的达官显贵并不少,所以……”

南宫墨冷笑一声,道:“紫霄殿杀的人难道是他们自己想杀的么?你给我把消息传出去,就说…紫霄殿里有一本接生意的时候留下的账册。”

紫嫣一怔,“若是如此,岂不是引得人群起而攻之?”会买凶杀人的除了一部分确实是自己没有能力以外,大部分是不愿意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的。若是真有这么一本账册,对紫霄殿来说绝对是祸非福。南宫墨冷然道:“他们不怕账册公布天下,就尽管跟着一起闹。”

紫嫣点点头道:“我明白了,我会让人注意分寸的。只是这样一来,以后只怕是…”只怕没有多少人敢找紫霄殿做生意了。南宫墨摇头道:“紫霄殿以后不需要做杀手生意了。君陌…毕竟不是江湖中人。”而且也从来都不是志在江湖,不做杀手生意对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损失。如果说从前还担心钱财的损失的话,这大半年他们所得到的,无论卫君陌想要干什么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不用担心缺钱用。

又吩咐了紫嫣一些事情,南宫墨才起身下楼准备离开。紫嫣也跟着起身,亲自送南宫墨出去。南宫墨走的自然不是春风阁的正门,而是从后面外人不能进出的一个侧门进来的。紫嫣亲自送到了门口,南宫墨回身道:“你回去吧。”

“莫公子路上小心。”紫嫣道。

南宫墨点点头,漫步朝着巷子的另一头走去。紫嫣站在门口,一直看着南宫墨的身影消失在巷口,方才转身想要进去关上大门。

“罗衣?!”一个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带着惊喜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紫嫣一怔,回头看到不远处黑乎乎地一团不由吓了一跳,警惕地往后面退了两步想要关上大门。

“罗衣,是我啊。”那人有些着急,连忙叫道。

紫嫣愣了一下,突然反应过来沉声道:“阮郁之!”

门里的丫头听到动静也连忙提着灯笼走了出来,“姑娘,出什么事了么?”紫嫣伸手接过灯笼往外面跨出去两步,这才看清楚了门外的人的模样。

黑漆漆的箱子里,阮郁之一身狼藉的趴在地上。原本英俊的脸上已经满是不知道在哪儿沾上的乌黑秽物,头发也乱七八糟的纠结在一起,身上的衣服早就破破烂烂的看不出来半点原本的颜色。一双腿软软地搭在身后,上面还染着乌黑的血迹,散发着一股诡异的恶臭。

看到紫嫣,阮郁之却是大喜若狂,“罗衣,是我,是我啊。我错了…罗衣,你原谅我吧。”

看着趴在地上的男子,紫嫣只觉得心中平静如水。就连曾经的怨恨和悲痛也早不知道去了哪里。如今的阮郁之就跟她在街上看到的任何一个残缺的乞丐一样,甚至…面对那些乞丐或许她还会生出几分同情和怜悯,面对阮郁之…却是什么也没有了。

阮郁之因为得罪了卫君陌和南宫墨被皇帝贬为庶民,之后又莫名其妙地被街上的混混打断了双腿的事情紫嫣当然知道。这还是某个跟她交情好的纨绔公子拿来当乐子哄她开心说出来的。当时紫嫣并没有说什么,事后也没有大厅阮郁之的消息,只当这个人早就跟自己不相干了。倒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见到他。

“你怎么在这里?”紫嫣淡淡道。

阮郁之道:“我在找你啊,罗衣,以前都是我的错,我不该贪图富贵忘了你对我的好。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好么?我们还是像以前一样,我、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以前一样?”紫嫣冷笑一声,美丽的容颜上满是嘲讽的意味,“怎么和从前一样?还是靠我的皮肉钱养着你么?你打算怎么对我好?”紫嫣抬起手,一直温润的白玉镯子在纤细的皓腕上轻轻晃动,“这只镯子价值八百两,你能买给我么?还有我这一身衣裳,就要五十两,你买得起么?”

阮郁之顿时窘迫的涨红了脸,不过因为他满脸的污秽,也因为漆黑的夜色并没有人看出来,“你…罗衣,你怎么变得如此市侩?”

紫嫣有些好笑地看着眼前趴在地上连站都站不起来男人,“市侩?我市侩是因为谁?更何况…我愿意市侩跟你有什么关系?你若是清高,现在就不该在这里。现在变成这幅样子跑来求我原谅…阮郁之,你以为我紫嫣是什么脏东西都要么?”

阮郁之又羞又怒,却也无可奈何。如果可以他当然也不想来求颜罗衣,但是先是就是如此残忍,他曾经差一点就沦落为乞丐,却被朱初喻捡了回去。而现在他才知道,跟如今比起来当初险些沦为乞丐的日子简直是生在福窝里了。他双腿被人打断了,连站起来都不行只能在地上爬着。初春的金陵又冷又湿,路过的孩子欺负他嘲笑他,同样跟他一样沦落接头的乞丐打他,抢走他好不容易得来的食物。好几次他都以为自己就要这么死了,但是…他不像死…

“我是…我是你未婚夫!”阮郁之叫道。

紫嫣嗤笑,“阮公子说笑了,紫嫣只是一个风尘女子而已,哪来的什么未婚夫?这世上,哪有什么人会娶一个风尘女子为妻?”

“你既然知道还敢这么对我?”阮郁之咬牙道,“以前是我不对,我不会嫌弃的你。”

紫嫣轻笑一声,淡淡道:“阮公子,就算我不甘寂寞想要养个吃软饭的,也会找个能看的而不是一个废物。把他赶走,关门!”紫嫣后退一步,转身想要离去。阮郁之顿时急了,咬牙道:“刚刚你送走的人是南宫墨吧?如果有人知道了是卫君陌和南宫墨手下的人,你猜会怎么样?”

紫嫣猛然转身,清冷的眼眸冷冷地盯着趴在地上一身狼藉的男人。

“你是怎么知道的?”紫嫣问道。

阮郁之自以为抓到了她的软肋,脸上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哼,这个时候能够让你亲自出来送的,自然不是一般人。更何况,刚刚南宫墨并没有掩饰声音,金陵城里胆子这么大的女人除了她还有谁?不想让人知道的话,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

沉默了良久,紫嫣脸上突然都出来一丝妩媚的笑容。微微点头道:“你说的没错,去叫人来,把他抬进去。”垂首看着地上的男人,紫嫣淡淡道:“我会如你所愿,但是…你若是将事情泄露出去了……”

阮郁之笑道:“我自然不会这么做,现在出卖你对我有什么好处?”

“你明白最好。”紫嫣道。

“是,姑娘。”小丫头福了福身,飞快地消失在了门后面。

很快,里面出来两个身形颀长的男子,皱着眉将阮郁之抬了进去。还没进门,阮郁之就高声叫着,“外面冷死了,我要热水洗漱,我要吃的。”

身后,紫嫣慢慢地关上了门。一双美眸中平静地划过冷冽的光芒。

第二天,金陵城中少了一个曾经险些平步青云又两度沦为乞丐的人。多了一个容颜被毁,眼瞎毁容,断手断脚的可怜人。

但是,没有人会在意这样的一个人的消失,正如没有人在意那个突然出现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