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威胁/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再一次来到天牢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了,果然如南宫墨所言,萧千夜不想把事情办的太难看,就根本不可能拒绝长公主的请求。毕竟,大长公主连为儿子求情的话都没有说过一句,只是请求让儿媳妇去探望探望被关在天牢里的儿子,若是再不答应未免显得不近人情了。虽然打从心里说,萧千夜根本不想让南宫墨去探望卫君陌。在他看来,长平公主或者萧千炽兄弟俩都是不足畏惧的,唯独南宫墨这个女人绝对是需要严加防备的。至于处置了卫君陌之后燕王和齐王的责难,萧千夜也早已经做好了应对的准备。

这一次进了天牢,天牢的官员却没有上次的亲切随和了。显然是得到了上面的指示。

站在牢房外面,南宫墨回头神态平静的看着眼前的官员。

那官员真是上次带南宫墨去见南宫怀等人的人,对上南宫墨平静的眼眸不觉感到有些压力,只得赔笑道:“郡主见谅,卫公子和萧公子如今是重犯…所以……”南宫墨淡淡道:“能比南宫怀更重么?”

那人顿时哑然,自然是不能。卫君陌就算真的杀了几个重要人物,那罪名也绝对不可能跟造反谋逆相提并论的。但是…陛下要他听清楚郡主和卫公子都说了些什么啊。南宫墨抿唇浅浅一笑,道:“我知道你也是听吩咐办事的。我不为难你,所以你是要自己留在这里呢,还是跟我一起进去然后让我打晕你?”

“郡主,您这样说不是为难下官么?下官也不好……”

南宫墨淡然道:“你自己看着回话便是,就算说的不对我又不会拆穿你。”跟在南宫墨身边的柳手轻轻一抬,一个素净无华的荷包落在了他手里。那人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迟疑了一下才打开荷包,小小的荷包里面装着一张薄薄的银票。只看那面额就让人忍不住心动不已。天牢这地方,其实真心没多少油水,别的不说这里关得大部分都是必死的犯人。天牢重地也不是等闲的人物可以来的,普通人就算有钱也进不来,高官显贵谁愿意来这里?就算来了,他们也未必敢收人家的钱。

南宫墨淡笑道:“我只是跟夫君说几句话,没什么大不了的。你尽管手下就是了,放心,我不劫天牢。”

那人只觉得头皮子一紧,连忙干笑两声道:“郡主说笑了,郡主里面请。”这位郡主还有被关在里面的卫公子可都不是什么善茬,行个方便总比被人家惦记上要好。他可是也听说过这位卫公子手底下有一个极大的杀手组织呢。就连郡主身边的一个丫头看上去也是杀气腾腾的。

南宫墨满意的点了点头,回头对柳道:“柳,你在这里陪陪这位大人。”

“是,郡主。”柳沉声应道。

牢房里,卫君陌端坐在地上闭目眼神。倒是他旁边的萧千炯烦躁的走来走去,一双眼睛下面也是满满的青影,显然昨晚一晚上都没有睡着。听到开门声,萧千炯1飞快地转身顿时大喜,“表嫂,你来救我们出去么?”

南宫墨打量着他,淡淡道:“你倒是出息了,出个门就能把自己弄进天牢里。”

“表嫂……”萧千炯羞愧地低下了头。南宫墨走到牢门口,随手从头上的金簪中拉出一根断针,对着牢门上的锁轻轻拨弄了几下,喀嚓一声巨大的铜锁应声落地。萧千炯大惊,“表嫂,你要劫天牢?!”表嫂好厉害!萧三公子眼睛里闪烁着光芒。

南宫墨跨进牢中,没好气地在他脑门上拍了一下,“别卖蠢了好吗?我疯了跑来劫天牢?”要是只有她跟卫君陌,她还真不介意劫一下天牢。但是还有拖家带口的一群人,他们要是跑了,萧千炽三兄弟就准备一辈子在金陵当质子吧。

卫君陌站起身来,看着南宫墨轻声道:“无瑕,辛苦你了。”

南宫墨反了个白眼,“萧千炯我就不说了,倒是卫公子你不是素来手很心黑么?怎么把自己也玩进天牢里了。”卫君陌无奈地瞥了一眼站在旁边可怜巴巴的萧千炯,“我若是不在这里,他就要把自己玩死了。”萧千炯耷拉着脑袋不说话了。他当然知道表哥会在这里是因为自己,不然的话至少表哥可以在那些人冲进来之前逃走。而且,如果不是自己惊叫的那一声,或许……

“而且,这原本就是冲着我来的。”卫君陌淡淡道。萧千炯除了跟康王府以外,在金陵城里无仇无怨,就算是看在他父王的面子上一般人也不会为难他。这件事到底是冲着谁来的卫君陌心中清楚的很。

南宫墨摸了摸额头,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卫君陌剑眉微蹙了一下,道:“有人在酒里下了药,无色无味。药性非常强,当时我便昏了过去。醒来之后,周王世子和安郡王已经死了。”

萧千炯简直都要哭出来了,怯生生地道:“是我给表哥倒的酒。”南宫墨无奈地叹了口气,把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霸王折腾成这副小媳妇儿模样,也是不容易了。抓起卫君陌的手把了把脉,南宫墨秀眉微蹙。萧千夜本身内力深厚一般的迷药对他根本没有效果。另外身为杀手,对于如何预防自己中毒自然也是有心得的。但是卫君陌还是找了别人的道儿,这绝不仅仅是因为倒酒的人是萧千炯那么简单,还有那毒确实是很厉害。

果然如意料之中的没有任何发现,南宫墨盘算着道:“这世上,无色无味的迷药也确实是有那么几种,但是都是极为难得的,就算是我手里也没有。不过放在酒里面让人难以察觉的话倒是要容易得多,毕竟酒味本身就比较浓郁,除非是对药味极为敏锐或者是对品酒有十分的心得的人,确实是可以偏过去的。再加上…当时都在喝酒,又是千炯亲手倒的酒,栽了也不算冤枉。是君陌先晕过去的?”最后一句问的是萧千炯。

萧千炯点点头,也是有些疑惑,“为什么是表哥先昏过去,不是说武功越高的人…我跟表哥喝得都是同一个酒壶里倒出来的酒,难道毒下在杯子上?”

南宫墨摇头道:“迷药…认真来说并不算是毒。而且…江湖中有许多类似的药是专门针对习武之人的,也就是说越是内力深厚的人,倒的越快。那么,周王世子和安郡王呢?”

萧千炯有些茫然地摇了摇头,他晕过去的时候周王世子和安郡王还好好的坐着呢。

“你为什么回去心月园?”南宫墨问道。

萧千炯羞愧地道:“周王世子和安郡王说带我去见见金陵第一名妓楼心月姑娘,原本我不想去的,但是他们说…他们说…然后我就只好去了。”看着他难得扭捏的模样,南宫墨也能猜出周王世子和安郡王到底说了什么。微微叹了口气,南宫墨抬头看着卫君陌问道:“你有什么想法?”

卫君陌垂眸,道:“药是周王世子和安郡王下的,至少…他们是知道的。”只是他们没想到,弄晕了卫君陌最后赔上的却是他们自己的性命。

“萧千夜。”南宫墨淡淡道,“但是,萧千夜指使得动周王世子和安郡王么?”

卫君陌沉声道:“他不用指使,只需要派人在他们耳边说一些什么就可以。说不定,那两个蠢货从头到尾都以为这只是一个玩笑罢了。”卫公子武功超群的事情在金陵知道的人不少,更何况是周王那一群小时候欺负过他却被他反过来折腾的有苦难言的人。如果能够弄反了卫君陌,也足够周王世子在众世子中扬眉吐气一些时候了。

“这一次,他居然能计划的如此周全,小看他了。”卫君陌道。

南宫墨沉吟道:“只是萧千夜只怕想不到这么周全,不过如果加上他身边那几个老头子……”别看那两个老头被他们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的,那毕竟是曾经做过太子老师的宿儒,说得难听点吃的盐都比他们吃的米要多。一旦这些老头子静下心来想要阴人,手段绝对是花样百出。朝堂古往今来都是一个看不见硝烟的修罗场。

萧千炯惊恐地缩在角落里望着眼前的两个人:表哥表嫂,你们这么轻描淡写的说这些话,想过你们表弟的感受么?你们不是打算把我灭口吧?

南宫墨叹了口气,“看来是我没处理好萧纯的事情。”其实从事情发生之后她就有了猜想,萧千夜不可能突然下定决心要跟卫君陌为难。唯一的可能就是他知道了卫君陌出身的秘密,而这个…绝对是任何一个帝王都无法容忍的事情。无论是强势铁腕的先帝还是如今看似优柔寡断的萧千夜。南宫墨觉得她应该感谢萧千夜的优柔寡断,至少给了他们准备和反应的时间。如果是先皇,很大的可能是根本不会兜这些圈子,直接找个理由将卫君陌抓起来秘密杀掉就是了。燕王就是在疼外甥,总不能为了卫君陌跟他老爹翻脸。

卫君陌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轻声道:“萧纯早有准备,他铁了心要把消息散布出去,谁也阻止不了。”

“但是至少我们可以事先提防。”南宫墨轻声道。

卫君陌淡淡一笑,“再提防也不过是如今这样。”他们并不是孤身的两个人,他们身边还有一大堆相关的人。萧千夜想要找茬总是能找到的,真把萧千夜逼急了直接跟他们鱼死网破才是麻烦。

南宫墨道:“既然是这样,找证据替你们洗脱罪名看来是不成了。”萧千夜铁了心想要处置卫君陌,就绝不会给他们留下证据的。还有周王那边,这次死的可是周王世子不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庶子。只怕就是燕王出面也不好使了。

唇边勾起一丝冷漠地笑意,“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既然萧千夜不想大家好过,那就都别过了!

“自己小心,不比担心我。”卫君陌道。

南宫墨忍不住翻了个白眼,“怎么能不担心,我倒是不担心他派人来杀你,我是担心他饿死你。”

卫君陌淡淡道:“三五天不吃东西也无妨。”

角落里,萧千炯举起手来哭丧着脸道:“表哥,我…我不行…”饿一两天还好说,三五天不吃不喝真的会四人啊。

南宫墨不由一笑,道:“放心,萧千夜不敢真的饿死你的。”随手将一个小瓷瓶跑过去道:“饿了就用这个吧。”

“表嫂,这个吃一颗就能不饿么?”萧千炯捧着药瓶,崇拜地道。如果真的是这样,以后行军打仗谁还带粮食?只要带着药瓶子就能追着那些北元蛮子满草原跑了。南宫墨一脸黑线,“这是解毒散。至少九成的毒都能解,就算不能解也能拖几天让我来救你。”

“哦。”萧千炯有些失望地收起了小瓶子。

南宫墨耸耸肩,道:“我先走了,再不走萧千夜肯定要不放心了。对了,待不住了就先出来,放心,萧千夜不敢把那小子怎么样的。”

“……”我绝对没有听到表嫂唆使表哥越狱。

卫君陌伸手搂住南宫墨,低声道:“放心,我不会让你做寡妇的。”

“……”

“郡主,公子怎么样了?”出了天牢,柳就忍不住问道。南宫墨挑眉笑道:“没事,不用担心。”

柳松了口气,道:“没事就好。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南宫墨淡淡道:“我进宫去求见陛下,你出城去一趟,我要见楼心月。”

“那怎么行?!”柳大惊,连忙劝道:“郡主,你现在一个人进宫去,实在是太威胁了。还是属下陪你去吧?”

南宫墨笑道:“不用担心,萧千夜不会对我怎么样的。”

柳满脸不信,萧千夜连公子都弄到天牢里去了,怎么会放过郡主。

南宫墨俏脸微沉,“快去,这是命令。”

柳虽然满脸担忧,却还是只能应了声是。公子不在,他们就必须听从郡主的命令。见她如此,南宫墨无奈地叹气道:“你放心,我既然会独自一人进宫,自然是有把握的。”

“是,郡主。”

御书房里,萧千夜盯着底下的人,“星城郡主跟卫君陌说了什么?”

跪在下方的人正是管理天牢的官员,低着头恭敬地道:“回陛下…郡主,郡主就是问了一些心月园里发生的事情。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当真?”

那人吓得连忙趴在地上,战战兢兢地道:“不敢欺瞒陛下。郡主…郡主只待了一刻钟就出来了。”萧千夜点点头,“知道了,你退下吧。任何人相见卫君陌都要立刻让人来回朕。”

“是,是。”那人擦了擦额边的汗,恭敬地退出了御书房。

萧千夜沉默了片刻,伸手取过放在旁边的盒子。盒子里面防着一张纸笺。指尖上只有区区数字,卫君陌,`癸亥年七月初七,破军,七杀,贪狼,三星同耀。主枭雄出世,天下易主。将纸笺抓在手中,萧千夜英俊的容颜有些扭曲起来。许久才冷声道:“好一个三星同耀。好一个枭雄出世,天下易主!”

卫君陌出世那一年的事情萧千夜也听说过一些,不过那时候他也还不满两岁,都是年长一些之后才听人说起的。因为卫君陌的生辰还在那件事之后的一个半月,所以从来没有人将卫君陌和这个日子连在一起过。原来…这才是长平姑姑当年死咬着不肯松口说出那个奸夫的性命么?根本没有什么奸夫,只不过是卫君陌出生的日子不对罢了!

“启禀陛下,星城郡主求见。”门外,内侍小心翼翼地禀告道。这两天陛下的性子越发的阴晴不定,全然没有刚刚铲除了逆臣又得了小皇子的喜悦。底下的人也只得仔细再仔细,生怕一不小心就触怒了皇帝惹得人头落地。

萧千夜眼眸微闪,淡淡道:“她倒是对卫君陌一往情深,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放弃么?”

内侍低着头不敢回话,他也知道陛下并不是在对自己说话。果然,萧千夜沉声吩咐道:“让她进来。”

不一会儿功夫,南宫墨就被人引了进来。南宫墨平静地看了一眼空荡荡的只有萧千夜一人的大殿,再看了一眼高高在上的萧千夜,沉声道:“南宫墨拜见陛下。”

萧千夜挑眉,“星城郡主免礼。郡主若是为了卫君陌来的,就不必再说了。周王世子是朕的堂弟,安王是朕的亲弟,他们无缘无故的被杀了,朕总是要给他们一个交代的。”看着说的冠冕堂皇的萧千夜,南宫墨心中冷笑一声:说的好像当初恨不得安王和成王去死的人不是他一样。

南宫墨淡然道:“臣妇以为此案尚有存疑,请陛下明鉴。”

萧千夜冷笑,“存疑?大庭广众之下,能有什么存疑?”

南宫墨道:“外子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抓到,本身就是疑点。”

“星城郡主!”萧千夜恼怒,冷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南宫墨淡淡道:“陛下不是说外子是紫霄殿的首领么?那么…他要杀人何须亲自动手,又何以会被那么多人当场撞破?”萧千夜眯眼,“这么说,你是承认卫君陌跟紫霄殿的关系了?”杀手组织的幕后主使,也是大罪。没见蔺长风如今都已经跑得不见人影了么?

南宫墨展颜一笑,“不,我什么都没承认。这些不是陛下让人栽给外子的么?既然陛下如此深信,又何以认为外子会做出如此没有水准的事情?”

萧千夜眼神微冷,“星城郡主的意思,朕陷害卫君陌。”

南宫墨道:“臣妇不敢。”不敢,而不是没有。

“星城郡主,你的胆子果然不小。”萧千夜冷声道:“你若是认为你说几句话朕就会放了卫君陌,未免想的太简单了。除非你找到证据证明人不是卫君陌杀的,否则…人朕处置定了!另外,周王世子被杀之事,朕已经派人通知了周王。星城郡主,你还是想想该怎么应付丧子之痛的周王吧。”

南宫墨垂眸,淡淡一笑道:“陛下…臣妇以为,比起臣妇陛下才该感到忧心才是。毕竟,臣妇不过是区区一个郡主而已,陛下你可是…刚刚才坐稳一国之君的宝座吧。”

萧千夜脸色一变,厉声道:“你在威胁朕?南宫墨,你放肆!”

南宫墨神色淡定从容,“不知道那些老臣们知道了陛下在先帝和先太子的事情上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之后,会怎么想?不知道,天下人知道了当初灵州的瘟疫都是因为皇帝陛下想要敛财所致,又会如何?”

“南、宫、墨!你以为朕不敢杀你?”萧千夜脸色狰狞扭曲。南宫墨垂眸浅笑,“陛下坐拥天下,想要杀个人自然是再容易不过了。不过,陛下做好确定能够一举杀了所有该杀的人,否则…我不怕死,陛下怕不怕?”

萧千夜脸色铁青,死死地盯着南宫墨恨不得将她盯出一个窟窿来,“南宫墨,你好大的胆子…总有一日,朕要将你碎尸万段。”

南宫墨悠悠道:“我等着陛下的雷霆手段。对了,还有一件事忘了说。先皇的传位诏书我也有幸看过,不过…我手里恰巧还有另外一份诏书呢,而且,日期正好在先皇写得遗诏之后。陛下,你说该怎么办才好呢?”

“什么诏书?”萧千夜皱眉,有些紧绷地问道。

南宫墨笑道:“陛下应该想想,先太子驾崩之后…你都做了些什么吧?若不是先帝突然被萧纯害死了,这皇位…呵呵…”

“南宫墨,你找死!”萧千夜猛然起身。

南宫墨道:“陛下最好还是祈祷我活得久一点。不然说不准什么时候那份诏书就公告天下了呢。”

“你给朕滚出去!”萧千夜气得浑身发抖,随手抓起桌上的砚台就朝着南宫墨砸了过去。南宫墨微微一偏,砚台从她身边飞了过去,砸在身后的柱子上溅了满地的墨汁。

南宫墨点点头,“臣妇告退,这样…臣妇是不是可以放心的认为,外子在天牢里不会出什么意外?”

“滚!”

南宫墨识相地滚了,身后萧千夜死死地盯着她的背影眼光几乎要迸出火光来。

“南、宫、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