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皇帝说了算的时代/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门口不远处,几个人神色凝重的等待着。看着南宫墨走出来都纷纷松了口气,直到南宫墨走出了宫门口守卫十几步远,才连忙迎了上去。

皇宫守卫:你们真的以为我们都瞎了么?

看到众人松了口气的模样,南宫墨心中也是一暖,笑道:“你们怎么在这里?”不仅是房,柳,蔺长风的等人,就连一向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靳濯竟然也在。靳濯耸耸肩道:“他们说说不定需要闯进宫去救你出来呢。”

蔺长风一脸黑线,“我可没这么说。”虽然他确实是有这个意思,但是他也没有非要靳濯来啊。靳濯撇嘴,“我只是不想姓卫的出来了再找我麻烦。”

“看来靳寨主对君陌还很有信心啊。”蔺长风挑眉道。

南宫墨无奈地笑道:“好了,咱们先回去,长风,你现在可不适合出现在这里。”

长风公子满脸不爽,“我这是为了谁才变成通缉犯的?蔺家那母子俩说动老头子把握逐出家门了。”以前蔺长风到处跑,或者做别的什么事蔺家家主不管不问,但是至少蔺长风依然还是蔺家的嫡长子。但是现在却不一样了,蔺家家主亲自将蔺长风的名字从族谱上划去,从此他就真的不再是蔺家的人了。说起来,还真是他们对不起蔺长风。

看到南宫墨的神色,蔺长风浑不在意的摆摆手道:“别多想,我当初跟着卫君陌一起玩儿就知道回事什么结果。更何况,现在这样总比在蔺家当个被架空的嫡长子要好得多吧?反正从头到尾老头子也没打算把蔺家的家主之位传给我。”蔺长风他娘死得早,老头子续弦之后就被继室迷得晕头转向,蔺长风几乎可以说是在自己的外祖父家里长大的。谁知道没过几年外祖父也死了,唯一的舅舅也是终年缠绵病榻顾不上他。蔺长风十一二岁就跟卫君陌认识了,这俩谁都不是什么好货,自然是一拍即合。说是蔺长风依附与卫君陌,还不如说这两人臭味相投狼狈为奸呢。

南宫墨点点头,道:“说不定将来,长风公子会让蔺这个姓氏比现在的蔺家更风光呢。”

蔺长风毫无诚意地笑道:“多谢安慰。”虽然没有当真,蔺长风心情还是好了很多。蔺家是金陵十大家之一,凭蔺长风一人之力想要超越现在的蔺家是不太可能的。

回到燕王府,柳才低声道:“郡主,楼心月已经带回来了。”

南宫墨有些惊讶,“在府里?”

“自然。”柳道:“郡主放心便是,想要不着痕迹的带个人回来,我们还是能够做到的。”

南宫墨点点头,“那就先去见见楼姑娘吧。”

楼心月被柳安置在燕王府深处的一处空院落里。很久没人住的院子,从窗口往外望去也只能看到外面空荡荡的小院和天空,根本分辨不出来自己到底身在何方。甚至都无法猜测自己到底是在城外的某处别院,还是在金陵城中的某个院落。

楼心月坐在窗边的凳子上,只能透过关闭的窗户上的窗棂看外面的景象。

门外传来一阵脚步声,楼心月连忙站起身来。

“郡主。”

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南宫墨站在门口朝着楼心月点点头道:“楼姑娘,惊扰姑娘了。”

“星城郡主?!”楼心月有些不悦,咬牙道:“郡主这是什么意思?”南宫墨走进房间里,轻声道:“用这种方式请楼姑娘来实属无奈,还请姑娘见谅。”

楼心月轻哼一声,道:“我没看出郡主的诚意。”

南宫墨也不在意,笑了笑走到一边坐下道:“楼姑娘应该知道我请姑娘来所为何事?”

“抱歉,我不知道。”楼心月沉声道。

南宫墨抚弄着跟前桌上的文竹,淡然道:“楼姑娘是不是觉得我是个心慈手软的人,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对你怎么样?抱歉…我的脾气其实不太好,特别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很讨厌别人拒绝我。”

看着翠绿的竹叶在南宫墨手下化为碎片,楼心月脸色微微发白,咬牙道:“郡主若是想要问卫公子的事情,我确实是不知道。卫公子进来的时候我就出去了。”

南宫墨抬头看她,笑吟吟地道:“楼姑娘,我并不在意有没有能够为君陌澄清的证据,那个不重要。我只是想知道除了幕后主使者,还有多少人参与了这件事。我问过千炯了,楼姑娘跟他们喝了一样的酒,但是…事后楼姑娘却并没有晕厥的迹象。”

“什…什么酒,我不明白郡主的意思。”楼心月脸色微变,双手紧紧地握着袖口。

南宫墨皱眉,沉声道:“楼姑娘,我的耐心并不多。”

“我不明白你是什么意思!”楼心月道。

“很好。”南宫墨点头道:“既然如此,我只能找成郡王了。”楼心月心中一惊,盯着南宫墨道:“你是怀疑是成郡王陷害卫公子,这怎么可能?”

南宫墨道:“是在你心月园出的事,酒是你心月园提供的。据说楼姑娘从不陪客,那天却破例亲自招待周王世子和安郡王。你说,我不怀疑成郡王怀疑谁?”

“你没有证据!”楼心月道。

南宫墨嫣然一笑道:“我说了,我并不在乎有没有证据。若是君陌出了什么事,作为妻子我总要做点什么为他报仇才是,你说是不是楼姑娘?”

“你这是草菅人命!”楼心月有些惊慌地道,紫霄殿的消息她身在青楼自然不会没有听说过。

南宫墨冷然道:“周王世子和安郡王也是人命。卫君陌和萧千炯同样也是人命。”

楼心月呆了呆,有些颓然地道:“我真的不知道…王爷没有说过这些……”

“是萧千洛让你接待周王世子和安郡王的?”南宫墨问道。楼心月垂眸,点了点头道:“是,王爷说…周王世子很快就要回封地了,只是想要见见我而已。但是我不知道他们会带着燕王三公子来。后来…后来卫公子也来了。但是卫公子到了之后他们就让我出去了,说是有事跟卫公子商量。然后就……”

南宫墨偏着头望着楼心月,显然是在评估她这番话的可信程度。楼心月有些焦急,道:“我说的都是真的,请你相信我。”

好一会儿,南宫墨方才点点头道:“我暂时可以相信楼姑娘,不过我也希望楼姑娘可以暂时留在这里哪儿也不要去。”

楼心月有些无奈地苦笑,“我能说不么?”

“显然是不能。”南宫墨笑道。看着眼前言笑自若的南宫墨,楼心月忍不住问道:“郡主似乎一点儿也不担心卫公子的安危?”

南宫墨笑道:“因为我相信他,他如果不想自己有事,自然不会有事的。这次的事情…其实他们从一开始就错做了。”楼心月问道:“如果是郡主,应该怎么做?”南宫墨唇边绽出一丝冷意道:“既然都有办法迷晕他了,若是我自然是直接杀了他!”

南宫墨觉得萧千夜实在是有些好笑,既然都已经迷晕了卫君陌,就直接下手杀了不是一了百了了?非要弄出个假装周王世子和安郡王被杀的案子来。当然,如果不是当时的情况特殊,萧千夜也没有那么容易能够迷晕卫君陌,而且当时在场的周王世子和安郡王大概还是得灭口。或许萧千夜是忌惮着紫霄殿的,说到底,不过是胆子不够罢了。

“郡主果然是……”连说杀了自己的丈夫也能如此从容不迫么?

南宫墨耸耸肩道:“我是就事论事。楼姑娘休息吧,我还有事要办,先失陪了。”

楼心月点点头,沉默地看这儿南宫墨转身快步离去,大门再一次被人从外面关上了。

南宫墨回到书房,蔺长风等着人在书房里说话,看到南宫墨进来蔺长风挑眉问道:“怎么样,楼心月那里有什么线索?”南宫墨耸耸肩,摇头道:“没什么有用的,楼心月知道的也不多。不过…成郡王应该也参与其中了。但是他能知道多少就难说了。”周王世子和安郡王到死都不知道自己做了别人的棋子,成郡王能够知道的只怕也有限。至少以成郡王的心机是绝不会跟萧千夜合谋还是安郡王的。毕竟,萧千夜就他们这几个兄弟,两人又都跟萧千夜不对盘,安郡王死了对萧千洛来说并没有什么好处。更何况还有可能同时惹上周王府和燕王府。

蔺长风懒洋洋地道:“但是萧千洛现在肯定知道了。”

“怎么说?”南宫墨问道。

蔺长风道:“派去成郡王府的人禀告,城郡王府的守卫增加了三倍,其中还有不少大内高手。显然是怕咱们找他麻烦。”

南宫墨想了想,抬头看向靳濯道:“靳寨主,麻烦你走一趟?”靳濯挑眉道:“去杀了萧千洛?不干。”刺杀当朝郡王?他跟卫君陌和南宫墨交情还没那么好。蔺长风不屑地瞥了靳濯一眼,“墨姑娘,我去就可以了。区区一个成郡王府而已。”这样人是不是真的不拿他当回事儿啊,他好歹也是紫霄殿挂名的殿主好吧。紫霄殿那种地方,没有点本事就算是挂名也是坐不稳的好吧?

南宫墨抚额,“你们想太多了,我只是想要靳寨主去跟成郡王讲清楚,我不找他麻烦。相信,他也明白什么叫投桃报李的。”

在重重守卫的包围下你都还能派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面前,他若是还不懂什么叫投桃报李,那就是换了个虎胆了。

靳濯点点头道:“没问题。”那些所谓的护卫和大内高手,能让靳濯看在眼里的还不多。南宫墨满意地点头,“有劳靳靳寨主了。”

靳濯起身办事去了,房沉声禀告道:“郡主,金陵城里的生意已经天一阁和春风阁这两处,其他的已经处理的差不多。”南宫墨点头道:“天一阁关注的人太多,春风阁本身是在暗处不用理会。处理的时候小心点,太过频繁的大笔银两转移,很容易引起怀疑。”

蔺长风笑道:“墨姑娘尽管放心,何文栎没那么大的胆子出卖我们。”何文栎身为应天府尹,诸如商铺过户交易这些事情自然逃不脱他的眼睛。不过何文栎是个聪明人,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早说什么晚说。

蔺长风有些叹息道:“难道咱们就这么灰溜溜的跑出金陵城?”

南宫墨诧异地看他,“难道你还指望萧千夜敲锣打鼓亲自送你出城?长风,他才是皇帝。”而这个时代,恰好是个皇帝说了算的时代。要不是萧千夜胆子实在是不大,直接下令处决了卫君陌,那他们还真的只有劫天牢逃亡这条路了。

蔺长风摸摸鼻子,“好吧,我想太多了。就是难免觉得有些憋屈而已。”

南宫墨道:“不用担心,萧千夜比你跟憋屈。”费尽心思想要杀的人最后还是跑掉了,很难说到底谁更憋屈。

“那咱们现在怎么办?”

南宫墨道:“等萧千夜想通了,拿人来换东西。不过,我觉得以萧千夜的性格,在认输之前大抵还是要再试试别的办法的。”

“所以?”

“所以,小心今晚有人强闯燕王府。”南宫墨笑吟吟道。

蔺长风一脸不可思议,“萧千夜没疯吧?”

“他是皇帝。”所以他有那个底气,整个金陵城里除了他们都必须为他所用。派人强闯个燕王府算什么,要是能将把他们给杀了,顺便找到东西就更好了。不过…如果被狠狠地修理一顿之后,萧千夜应该就会明白身为文明人还是应该和平谈判才对。

蔺长风叹气,“好吧,他是皇帝。我去让人准备。”

南宫墨点头,拿起桌边砚台上的墨块开始磨墨,一边道:“顺便帮我送几封信吧,咱们势单力孤,我觉得我们需要人帮忙。”

“……”一点也没有感觉到你需要帮忙!

“你打算找谁帮忙?”蔺长风好奇,“我记得你在金陵城里的…人缘很一般。”

南宫墨笑得温婉,“最近可能好一些了,大家都是世交,他们总不能看我和母亲被来历不明的人物杀人灭口了吧?记得把握时间,对了…千万记得把鄂国公请来,我刚救过他女儿,他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的。”

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救他女儿就是为了今天……。

总之,萧千夜,你今晚最好别派人来。不然你的麻烦大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