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萧千夜的麻烦/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在场的都是聪明人,谁会不明白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正因为明白,才更加无话可说。秦谢两家是对萧千夜无语,而鄂国公却是对萧千夜感到失望了。但是失望又能怎么办?即便是明白今晚自己可能是被南宫墨利用了,但是鄂国公却丝毫也没有办法生气。实在是自己的女婿这事情做得太没品了。自己居然还没办法像以前一样跟他翻脸。如今他的女儿是皇后,外孙是皇长子,可以说元家一门的荣辱都系在萧千夜身上了,再也不像从前只是嫁了一个女儿那么简单。

叹了口气,鄂国公道:“先送郡主去休息吧,找个大夫看看。咱们去给大长公主请个安吧。”

众人齐声应道:“理当如此。”

长平公主并没有受什么伤,只是被几个闯入院子里的黑衣人吓到了一点罢了。坐在大厅里跟陵夷公主说话时脸色也还是惨白惨白的。陵夷公主是个急脾气,没好气地道:“五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这么大的胆子竟然赶在金陵城里强闯燕王府?”

长平公主苦笑一声,淡淡道:“谁知道呢。自从君儿被抓进了天牢,燕王府附近就总有人东张西望的监视着。今天的事情...也不算意外。我一大把年纪了倒是不怕死,只是无瑕和炽儿他们还那么小......”

“五姐说什么傻话!”陵夷公主皱眉道,“天亮了我就进宫去问问陛下和太后,咱们这些公主的安危他们到底管不管了!五姐...这事儿有些不对,君陌不会是,知道了什么隐秘的事情吧?好好地,他跟周王世子和安郡王无冤无仇的,怎么就会杀人呢?”

长平公主叹气道:“谁说不是,君儿性子是冷了一些,但是我的儿子是什么人我还是知道的。当初在靖江郡王府闹成那个样子,他可有动那几个一根手指头?更何况,他跟那两个被杀的孩子连话都没有说过几句......”

陵夷公主冷着一张俏脸,道:“问也不问一句,就将人锁进天牢,千夜到底想干什么?”

长平公主拉住陵夷公主道:“七妹,那位...如今是陛下了,不可直呼其名。”陵夷公主翻了个白眼,也知道长平公主是在提醒自己别在外面也喊漏了嘴。点点头道:“我知道,也就是在五姐这里说说。不过这事儿还真有些奇怪,难道就这么看着君儿被他们冤枉不成?”

长平公主沉声道:“若当真如此...我就算拼了一死也要求陛下留君儿一命。”

陵夷公主叹了口气道:“如今到底不是父皇在的时候了,咱们这些做公主的说话能有多大用处也不知道。如果真找不到证据,我跟五姐一起去求陛下。”父皇虽然冷酷严厉,但是她们到底是亲生女儿,只要不犯了父皇的忌讳,父皇对她们总还是有几分慈爱的。但是到了萧千夜这里,她们辈分是上去了,当时做侄儿的对姑姑能有几分尊重就很难说了。

“谢谢你,五妹。”

另一边院子里,众人以为应该躺在床上昏睡不醒的南宫墨换了一身衣服,精神抖擞地坐在书房里听房说话。

“这么说...留了几个活口?”南宫墨挑眉道。

房点头道:“郡主时间把握的好,我们留下了三个活口,要不要现在就让人去审问一番。”

南宫墨微微点头,浑不在意地道:“能从这些人嘴里得到什么东西的可能性倒是不大。不过...只要让萧千夜知道,我们手里还有活口,就足够了。这些人或许拼了一死死咬着什么也不肯说,但是...萧千夜却未必肯相信他们能够守口如瓶。”

蔺长风凝眉,有些疑惑地道:“墨姑娘,我还是不太明白你这样做是有什么打算。”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不到万不得已...萧千夜是不会放了君陌的。我现在...只是想要让他自己想明白,自己放人罢了。”

“萧千夜跟君陌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啊。”蔺长风忍不住黑线,不就是小时候不对盘,这一年多也有几次不大不小的冲突了,萧千夜至于这样跟疯狗似得紧咬着不放。甚至不惜派杀手想要屠了燕王府吧?

“墨姑娘,你该不会做了什么事把萧千夜惹急了吧?”蔺长风并不知道卫君陌的生辰的事,自然也免不了疑惑。就算萧千夜看卫君陌不顺眼,也完全可以等到自己帝位稳固了之后再动手,何必像现在这样做的难看。不知情的人,只怕十之*都觉得萧千夜疯了。

知道有人可能会取代自己的帝位,只要是皇帝是个有八个都要疯。如果是南宫墨前世的人,听到那种消息或许笑笑就过来。但是这个世道却偏偏是对那些所为的天命,预言信若神明的时候。

南宫墨斜了他一眼,“那现在进天牢的应该是我才对。”

“好吧。”蔺长风叹气,“你觉得...萧千夜会被你威胁么?”

南宫墨挑眉道:“如果他不想更倒霉的话,最好还是听我的比较好。”

“你手里还有他的什么把柄?”蔺长风眼睛一亮兴致勃勃地问道。

南宫墨含笑不语,长风公子只得摸摸鼻子算了。

一大早,刚下了早朝萧千夜的御书房就被人接二连三的求见了。先是鄂国公,虽然言语隐晦却确实是带着不满的输了一通,然后提起燕王府的事情又是分析燕王和齐王如今的势力,又是说先帝刚刚驾崩,大长公主身为他姑姑的情分等等。萧千夜还没缓过气来,几个世家的家主也连番求见,虽然没有鄂国公那么不客气,但是话里话外却也依然是燕王府御赐的事情。再往下,应天府衙门,五城兵马司,刑部,大理寺等官员也纷纷尚书要求严查。等到萧千夜终于把这些人都打发了,太后带着陵夷公主和长平公主也来了,萧千夜头脑发胀的陪着笑将太后劝了出去,这才彻底的安静下来,整个人也跟着阴沉起来了。

御书房里侍候的内侍宫女都低着头屏着气,分毫不敢妄动。陛下心情不好,若是迁怒到他们身上,他们就是有九条命也不够用的。

“来人!”萧千夜沉声道。

“陛下。”

“去给朕查清楚!燕王府的昨晚的事情经过起始!”萧千夜咬牙,原本一下朝他就想要招人来问,但是被这些人你来我往的一耽误就是一个上午。地下的侍卫见他神色不善,连忙道:“启禀陛下,底下的人早就回来了。”

“怎么不早点说?!”萧千夜没好气地道。

侍卫头低得更低了,不是他们不想禀告,而是...陛下根本就没空听他们说话啊。萧千夜平定了心中怒气,沉声道:“宣他进来。”

不过片刻,一个穿着寻常侍卫服饰的男子匆匆进来,“拜见......”

“行了!”萧千夜不耐烦地打断他,道:“直接说,昨晚到底是怎么回事?”

侍卫连忙道:“昨晚...燕王府中似乎早有准备,我们的人一进去就陷入了苦战之中。然后...不知怎么的,谢家秦家以及燕王府附近的几家人问询都派了人过来。说是因为上一次星城郡主遇刺的事情没能帮上忙,这次不敢再怠慢了。然后就连陵夷公主和鄂国公还有成郡王府也带着人来了。将军原本命小的回来禀告陛下,但是...属下还没靠近皇宫附近就...被人抓住了。直到天色微亮才被放了回来。”

“碰!”萧千夜抬手狠狠地一掌排在桌子上,咬牙切齿地道:“南、宫、墨!”到了这个时候萧千夜哪里还能不明白自己是被南宫墨给算计了。南宫墨分明早就直到他会派人去,说不定昨天在御书房那样无礼,就是为了激他出手。而他...居然还真的中了南宫墨的圈套!

“好你个南宫墨!你想救卫君陌那个祸害?朕看你怎么救!来人...立刻去天牢,卫君陌杀害周王世子和朕的王弟,就地处决!”萧千夜几乎暴跳如雷,往日的优雅尊贵气质分毫不见。

“陛下......”跪在地上的侍卫小心翼翼地道。

“还有什么事?”萧千夜烦躁地道。侍卫低声道:“抓了属下的人让属下带一句话给陛下。”

“萧千夜眼睛微眯,“什么话?”

侍卫道:“对方说...卫世子命绝之日,就是...先帝遗诏和先太子死因公布天下之时。”

萧千夜一怔,整个人仿佛都僵硬了一般。良久才有些无力地挥了挥手道:“你们退下吧。”

“是,属下告退。”侍卫暗暗松了口气,飞快地退了出去。

御书房里再一次恢复了宁静,萧千夜挥退了内侍和宫女独自一人坐在书房里,眼底竟是茫然和烦躁。这个皇位,可算是突如其来的落到他身上的,但是既然他已经是皇帝了,他也想跟皇祖父一样做一个一言九鼎的好皇帝。但是...从登基开始没有一件事能够顺顺心心的,好不容易处置了萧纯,却又冒出来一个卫君陌。萧千夜甚至忍不住有些怨恨起了萧纯,若不是他留下这么一张纸笺,他又何必现在就急着跟卫君陌过不去?

偶尔他甚至忍不住想,这张纸笺会不会只是萧纯故意留下来好让他跟卫君陌甚至是燕王叔决裂的诱饵?但是...他不敢赌。就连他皇祖父那么睿智的人,当年都因为仅仅是钦天监的一句话,几乎杀尽了整个金陵的婴儿。更何况,在他看来比起那些被皇祖父杀掉的婴儿,卫君陌确实是更像是钦天监的预测中的乱世枭雄。

这段时间,他也拿卫君陌的生辰让钦天监的人算过。平平无奇根本不是皇家人的命格,但是跟大长公主那么像的卫君陌又怎么可能没有皇家血脉,只能说明萧纯说的没错,大长公主确实是在卫君陌的生辰上动了手脚。

“陛下何事如此烦忧?”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惊醒了沉思中的萧千夜,萧千夜抬起头来看到来人脸色稍缓,“周先生。”

周襄看了看萧千夜道:“陛下是在为卫公子的事情烦恼?”萧千夜叹了口气道:“正是。”周襄神色也有些严肃,沉声道:“陛下,卫公子的事情宜早做决断,如今金陵城中的流言蜚语对陛下十分不利。”

萧千夜一愣,连忙道:“又有什么流言?”

周襄叹了口气,道:“今早天刚亮,燕王府遇刺的事情就已经传遍了大半个金陵城。卫公子刚刚因为杀人被关进了天牢,转天燕王府就险些被人屠了满门,陛下觉得那些人会怎么看?”

萧千夜脸色微沉,默然无语。

周襄抚着胡须,继续道:“暗地里还有更多的流言,说是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替陛下处理灵州之乱,平定萧纯之祸,如今到头来陛下却要...”摇了摇头,周襄对此显然也很是头疼。他是挺讨厌卫君陌和南宫墨这两个年轻人的,但是也从没有过杀他们之心。但是...卫君陌那个命格,无论是谁也放心不下啊。为了陛下和大夏的万世基业,无论如何也不能放着不管。

“先生可有何见教?”萧千夜问道。

周襄眼底闪过一丝杀气,沉声道:“为今之计,只能早做决断。陛下,此事万不可优柔寡断,杀了卫公子一了百了。终于燕王和大长公主那里,暗地里更改卫公子的生辰,他们也不敢拿到明面上来说。毕竟...若是不改,卫公子根本活不到这么大。不是咱们要他死,是先帝要他死的!”

萧千夜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星城郡主手中...似乎有一道先帝生前留下的遗诏。”

周襄一愣,萧千夜道:“遗诏...是在皇祖父写下的传位遗诏之后写的。”

周襄这才回过味儿来,道:“陛下认为,那封遗诏可能对陛下不利?”

萧千夜抬手捂住眼睛,苦笑道:“不瞒先生,先帝立下遗诏的时候,朕在灵州,被...萧纯所制,无法行动。朕只怕...先帝有所误会......”

周襄花白的眉毛也跟着皱了起来,这其中的利害关系他自然是明白的。如果先帝留下的那份诏书真的是为了掣肘陛下的,那么...一不小心说不定真的会动摇帝位。

“陛下打算怎么办?”周襄问道。

萧千夜垂眸,“正是想要请教先生。”

周襄皱着眉,在御书房里来回走动着,显然也在苦苦思索着。良久,周襄终于站定了脚步道:“陛下,星城郡主是想要利用圣旨救卫公子出狱?”

萧千夜点头,“自然是这个意思。”

“但是,就算陛下放了卫公子又能如何?只要她们一天留在金陵城中,金陵到底是陛下的金陵。”萧千夜心中一动,“先生的意思是她们打算离开金陵?”周襄点头道:“看来是打算去幽州了,一旦到了幽州天高地远,而且燕王手握重兵,再想要对付卫公子可就难了。”

萧千夜皱眉道:“先生的意思是不能房卫君陌走?可是,遗诏......”

周襄道:“星城郡主手中...真的有能够威胁陛下的遗诏么?南宫墨此女是来胆大包天,她未必不敢骗陛下。”

萧千夜自然希望没有,但是却怎么也不敢放下心来。他总觉得南宫墨这一次不是闹着玩的。

“启禀陛下,星城郡主命人送了一件东西进宫,要呈给陛下。”门外,内侍战战兢兢的禀告道。

萧千夜冷声道:“呈上来!”

内侍捧着一个盒子,快步走了进来放到萧千夜跟前的御案上。萧千夜揭开盒子不由得一愣,盒子里装着一个银锁。

“陛下,这是?”

萧千夜伸手拿起来沉声道:“这是皇祖父的东西,我曾经见过一次。”举起来一看,果然银锁上刻这九条五爪龙纹,银锁的边缘有“大内御制”四个字。旁边还放着一把小巧的钥匙,萧千夜去过钥匙喀嚓一声将银锁打开,里面却是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两人对视一眼,有些明白了这是南宫墨的另一个警告。萧千夜闭了闭眼睛,沉声道:“这是皇祖父的东西,皇祖父曾经说这是他最重要的东西。时间过得太长朕几乎已经忘了。没想到...会在星城郡主手中。”

周襄叹了口气,“陛下打算怎么办?”

萧千夜沉声道:“无论如何,也要先拿到遗诏。”

周襄想了想,道:“其实...先放了卫君陌也未尝不可。”

萧千夜抬头看向周襄,周襄道:“陛下,仇恨卫君陌的人并非只有陛下,还有刚刚失去了儿子的周王殿下。另外,只要陛下将卫世子身为杀手组织的幕后主使的消息散布出去,卫君陌的名声就算是毁了一半了。就算他想要做什么...只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剩下的,咱们可以慢慢图谋。”

萧千夜想了想,只觉得豁然开朗。之前只忙着想要对付卫君陌,却忘了就算卫君陌真是乱世枭雄也不可能立马就要起兵造反。

“多谢先生指点,朕明白了。”

“老臣不敢居功。”周襄连忙道。

萧千夜沉声道:“来人,召星城郡主进宫见驾!”

“是,陛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