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退步,离去之前/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叩见陛下。”依然是那个御书房,时隔一天萧千夜的脾气似乎更坏了。单膝跪在地上,南宫墨面上平静无波,心中却是暗暗腹诽着。

萧千夜的脾气确实是好不了,特别是在看到底下的南宫墨气定神闲的模样的时候。

“星城郡主看起来起色不错?”萧千夜阴恻恻地磨牙道。南宫墨抬头,抿唇浅笑道:“陛下过奖了,不及陛下。”她可是昨晚一整晚都没睡觉,哪里比得上昨晚睡得心安理得的萧千夜?萧千夜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了,不过总算还记得自己召南宫墨前来的原因,沉声道:“郡主起来吧。”

“多谢陛下。”南宫墨也不客气,干脆的起身拍了拍膝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御书房里一时沉寂,南宫墨也不着急,平静地等着萧千夜发话。许久,萧千夜方才沉声道:“皇祖父的遗诏,郡主当真肯拿出来给朕?”

南宫墨抬眼看了萧千夜一眼,道:“这么说,陛下是愿意放了君陌了?”

萧千夜冷笑一声道:“你对他倒是尽心尽力!”南宫墨叹气,“没办法,他若是死了,我岂不是要做寡妇?这世道...寡妇难为啊。”萧千夜嘴角抽了抽,沉声道:“郡主还没回答朕方才的话。”南宫墨也不拐弯抹角,笑道:“先帝的遗诏...对我来说没有任何用处。就算是对陛下...嗯哼,那对我自己也没有任何好处,若是能够拿来换我夫君一条命,为何不愿意?对了...陛下可可知道这道遗诏我是在哪儿拿到的?”

萧千夜不语,定定地望着南宫墨。

南宫墨浅笑道:“是在林太贵妃手里拿到的。所以说...陛下,如果林太贵妃没有死,说不定你早就知道这件事了呢。”萧千夜当然还记得,林贵妃的死他也有一份功劳。只是没想到那个老女人死前竟然还摆了自己一道。

提起林贵妃,南宫墨还是有些愧疚。林贵妃之所以那么干脆的死了,其实是为了保守遗诏的秘密,虽然她本人并不知道遗诏的内容是什么。但是这道遗诏却被她拿来跟萧千夜做了交换。不过...卫君陌进了天牢之后南宫墨还是将遗诏拆开看了。内容跟她原本猜测的出入并不大,说实话...这样的一道诏书实在是不值得陪上林贵妃的命。当然,希望萧千夜收到遗诏的时候不要气晕过去了。

“这么说...只要朕放了卫君陌,你就讲遗诏给朕。并且发誓,绝对不会泄露出去?”萧千夜并不想提起林贵妃,冷冷地将话题拉了回来。

南宫墨耸耸肩,笑道:“陛下说笑了。”

眼看着萧千夜要发怒,南宫墨道:“陛下莫不是当我是三岁的孩子?你今天将君陌放出来,焉知道明天不会再抓进去?”

“那你想怎么样?”萧千夜冷声道。

南宫墨道:“请陛下宣布周王世子和安郡王的案子跟君陌和千炯并无关系。另外...我们要离开金陵,请陛下放行。”

南宫墨的条件萧千夜并不意外,但是也高兴不起来,冷冷道:“你们?”

“燕王府的三位公子,我,君陌,还有大长公主。”南宫墨浅笑道。

“不行!”萧千夜断然拒绝,“你们可以走,长平姑姑必须留下!”

南宫墨平静地看着萧千夜,摇了摇头道:“陛下既然已经打算让步了,又何必如此不甘不脆?父母在,不远游。如果母亲留在金陵,母亲膝下只有君陌一子,我们又怎么可能舍下母亲独自离开?另外,说的难听一点...若是君陌这的想要做什么,陛下觉得...一个长平公主真的能够钳制得住么?”

萧千夜脸色一变,盯着南宫墨冷声道:“你果然知道了!”

南宫墨垂眸,淡淡道:“若非如此,陛下又怎么会突然发难呢?陛下,恕我直言太过听信于天命,说不定反倒会成就了所为的天命。无因何来果?”

萧千夜冷笑一声并不说话,南宫墨挑了挑秀眉,也不在意。

好一会儿,萧千夜方才道:“你说的...朕可以答应你,遗诏拿来。”

南宫墨失笑,“陛下在说笑么?陛下的手段我已经见识过不止一次了,所以...没有走出金陵之前,我又怎么会将保命符叫出来?”萧千夜眯眼脸色如霜,南宫墨神色从容,淡淡道:“以我原本的脾气,素来是信奉以牙还牙的。陛下接二连三的对燕王府出手,我却一直没有回报一二,一直觉得于心有愧。”

“你在威胁朕?”萧千夜道。南宫墨看着龙椅上一脸警惕地萧千夜,不由得莞尔一笑,“陛下不用紧张,我还没有胆大妄为到直接在宫里行刺陛下。”

萧千夜轻哼一声,沉声道:“够了,朕不想在听你胡说八道。你说的条件朕答应,立刻就送放了卫君陌,三天后送你们出城。你又打算如何将遗诏交给朕?”

南宫墨道:“劳烦陛下派人护送我们离开,离开金陵两百里后我会将藏着遗诏的地址交给送行的人。然后,我们自己离开,陛下自己去取遗诏。如何?”

“朕凭什么相信你?”萧千夜问道。

南宫墨无奈地在心中翻了个白眼,“同样的话我也问陛下,我凭什么相信陛下?”书房里的气氛一时间有些僵硬,好一会儿,只听萧千夜冷笑一声道:“朕再相信你你一次,不过,你记住了,若是朕没有拿到东西...南宫晖,南宫绪还有金陵城里所有跟你有关系的人,朕一个也不会放过!”

南宫墨耸耸肩,道:“好吧,陛下觉得能放心就是。”被说得好像她骗过他很多次似得。

“哼!”萧千夜冷哼一声道:“另外,郡主既然要离开金陵,那么星城郡主的爵位......”

南宫墨浑不在意,“随便。”都跟皇帝闹翻了,还要个先皇赐得爵位有什么用?最多也就是每年有的郡主的俸禄和封地的收益罢了,她又不缺钱。

萧千夜也不客气,当场拿起御笔在空白的明黄绢帛上写了几行字,盖上了玉玺之后扔向了南宫墨。南宫墨一抬手接在手里: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星城郡主御前失仪,贬为庶人。夺其郡主封号。大长公主之子卫君陌与周王世子案无关,着即刻释放出狱,钦此!”

真是简单粗暴,御前失仪个鬼啊。好吧...可能大概她这样的确实是可以算是御前失仪了。

收起圣旨,南宫墨含笑道:“多谢陛下,南宫墨告退。”

“滚!”

燕王府里,长平公主带着萧千炽几个有些焦急地等待在大堂里。听到门外传来下人欢喜的声音,“公子回来了,郡主回来了!”

长平公主大喜,连忙起身迎了上去,“君儿!”

“母亲。”卫君陌和南宫墨携手进来,身后跟着的是神情见有些委靡的萧千炯。长平公主拉着两人打量了一番,这才松了口气,关切地看着萧千炯道:”在天牢里可有吃什么苦?炯儿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萧千炯连忙摆手道:“没有,姑姑。就是没睡好而已。”有些哀怨地看了看身旁依然气定神闲的表哥,明明两个人是一起进的天牢,为什么表哥出来的时候依然是如此风度翩翩,只有他一个人像是真的坐过牢一般的?

长平公主点点头,“没事就好,姑姑让人给你熬了补汤,好好补补。”

萧千炯眼睛一亮,“谢谢姑姑,姑姑最疼炯儿了。”这几天在牢房里吃着那淡而无味的饭菜,萧千炯早就馋的不行了。一听到有好处的,眼睛蹭的亮了起来。旁边南宫墨看这一副嘴馋模样的萧千炯摇了摇头,没好气地道:“先别想着吃,把这次的事情说清楚先。”

萧千炯眼珠子一转,瞄了瞄四周盯着自己的众人机灵的挨到长平公主身边坐下了。长平公主慈爱地偏偏外甥的脑袋,还是招人送上了一叠点心给他,也开口问道:“无瑕说的没错,这次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咱们在家里也弄不清楚,只能干着急。”

萧千炯眼睛眨啊眨,“表嫂不是已经查清楚了么?”明明是萧千夜那个混蛋陷害他们啊。

南宫墨淡淡道:“确实是查清楚了没错,但是不代表这里面就不能有别的事儿。不然人家怎么谁不找就单找你陷害?”

萧千炯撇撇嘴道:“我倒霉呗,大哥和二哥都不爱出门。”

南宫墨挑眉道:“原本,你根本没有出门的机会。”原本萧千炯应该在家里抄书,根本出不了门。那天出门也是临时决定的,萧千夜就算再精于计算也不可能那么快定下设计卫君陌的计策。这分明就是对方事先就知道他当天回出门,所以才那么设计的。

“我身边的人......”萧千炯道。南宫墨道:“你身边的人刚进了天牢就死了,死无对证,也查不出什么来了。”

萧千炯顿时耷拉下了脑袋,难得的有些愁眉苦脸地思索起来。

“三弟出门的事是当天跟我们说,我和二弟当时想着他要离开金陵了就答应了下来。然后三弟就出去了,其中也不到一刻钟时间,就算是有人知道也没有这个时间去布置才对啊。”萧千炽皱眉道。

南宫墨挑眉道:“谁还知道你想出去玩儿?”

萧千炯摇了摇头,低头沉死了一下道:“头天晚上我身边侍候的小厮说了几句,别的并没有什么。”

南宫墨轻轻叹了口气道:“既然这样,就先这样吧。你们都收拾好了么?我们三天后离京。”

长平公主微微一怔,“三天后离京,陛下那里.....”

南宫墨道:“陛下已经同意了,母亲还有什么事要办吗?”

长平公主摇摇头道:“没有,我知道了...回头就去看看要带哪些人和东西离开。”

“辛苦母亲了。”南宫墨点头道。

长平公主摇摇头,浅笑道:“说起来,我都有二十多年没有离开过金陵了,出去走走也好。”

告别了长平公主,南宫墨和卫君陌携手回到自己的院子里。

“无瑕,这今天辛苦你了。”南宫墨站在窗口望着窗外的景致,卫君陌站在身后,伸手将她圈入自己怀中低声道。刚刚沐浴过后还带着些淡淡地水汽的怀抱,让南宫墨心中一松,向后靠在了他怀里,“没什么,闲着没事跟萧千夜玩玩罢了。你在天牢里没什么事吧?”

卫君陌摇摇头,“这些事情本该我来做,没想到却......”

南宫墨低笑出声,“谁让卫公子出类拔萃,遭人嫉恨呢?去了幽州,可有什么打算?”

卫君陌想了想道:“大约是要去军中。舅舅一直希望我去幽州军中,如今大夏战事最多的莫过于幽州和隰州。舅舅早年受过伤,千炽不善兵法武功,千炜千炯年纪还小......”

南宫墨转过身对着他,问道:“我呢?”

卫君陌一怔,看着她眼带威胁的凌厉眼神唇边露出一丝极浅的笑意,“你愿意做什么都可以。”

“我去军中也可以?”南宫墨问道。卫君陌浑不在意,“你不是去过么?”

那能一样么?上次是她自己跑去的,也只能算是个临时工。要是光明正大的留在军中,燕王也未必会答应吧。

卫君陌低头,额头轻轻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触了一下,道:“不用担心,这是我的事。我说过...无论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南宫墨这才高兴起来,展颜一笑重新靠回他怀里,道:“对了,紫霄殿你打算怎么安置?”

卫君陌有些诧异地挑眉,南宫墨没好气地道:“紫霄殿毕竟是闻名在外的杀手组织,这次的事情你还没感觉到么?如果是江湖众人自然不必在意,但是对与朝堂上的人还说这却是个十分敏感的事情。那些当官的哪个不是胆小怕死,怎么会容忍你堂堂公主之子手里操纵着一个杀手组织?他们只怕是连睡觉也要睡不好。同样的,就算是到了幽州,也不好处理。军中将领大都喜欢光明磊落之辈,对于杀手这种组织只怕更加的敬谢不敏了。”

卫君陌莞尔一笑道:“我还以为无瑕对紫霄殿很有兴趣呢。不用担心这个问题,紫霄殿...原本就没有打算一直存在的。当初不过是为了...赚钱罢了。”

“??”南宫墨只觉得一脸黑线,忍不住问道:“我一直没问你,你要那么多钱来到底打算干什么?”别跟她说他真的打算造反,玩一把乱世枭雄啊。

卫君陌叹气道:“现在咱们都要离京了,告诉你也不妨。早些年,紫霄殿的钱都送到幽州去了。”

“嗯?”南宫墨有些意外地挑眉,很快便明白了过来道:“燕王的军费?难不成朝廷还敢克扣边军的军饷?”

卫君陌道:“幽州的兵权打斗是握在燕王舅舅手里的,虽然朝廷也有指派将领,不过用处并不大。为了防止藩王拥兵自重,幽州卫其实只有十万兵马。但是...早几年气候不好,无论是北元还是大夏收成都不好,北元人没有粮草过冬的时候就会南下骚扰边境。幽州边境绵长,十万兵马够干什么?”

南宫墨凝眉道:“我记得...幽州铁卫是四十万兵马。”

卫君陌道:“还有三十万,是以燕王府亲兵的名义,也就是私军。这在镇守边关的藩王中算是平常。但是,朝廷给的军饷却只有十万兵马的粮草,剩下的却都得藩王自己处理。幽州苦寒,并不是什么富饶之地。要养着这三十万兵马,不是增加赋税,就只能另外想办法了。”

“原来如此。”南宫墨这才了然。难怪卫君陌有着日进斗金的紫霄殿不够,还到处找钱,连汉王宝藏都抢到手了。养军队,自古以来都是个烧钱的事情。

“这些事...先帝知道么?”南宫墨有些好奇地道。卫君陌挑眉,“真是因为不能让先帝知道,才只能混迹在江湖中。”若是做生意,生意做得大了难免要和官场打交道,先帝耳目众多未必不会发现蛛丝马迹。

“汉王宝藏...你不会也送给燕王了吧?”南宫墨问道。

卫君陌微微一笑,低头在她额上落下一个轻吻道:“放心,我把你的那一份儿留出来了。”

“这么说...你其实是个穷光蛋?”南宫墨暗暗抚额,想起某人当初一出手几十万两的好奇,现在才发现,原来土豪的钱根本就不是自己的么?卫君陌怔了怔,淡笑道:“也可以这么说...无瑕,以后我要靠你养了。好像,真的要吃软饭了啊。”

南宫墨抬起头仔细端详了他半天,方才点点头道:“看在这张脸还算不错的份上,本姑娘就勉强养着你吧。”

“勉强么?”卫君陌低声问道。

“呃......”南宫墨渣渣眼睛,欣赏地望着眼前一双沉静的紫眸,“好像...也不是那么勉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