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北上途中/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要追杀南宫墨和卫君陌这对夫妻并不是一件十分容易的事情,即便是萧千夜名义上富有四海。但实际上,藩王的封地上更多的还是藩王说了算的。而显然大多数的藩王比起萧千夜更不愿意得罪自己的三哥燕王。更何况,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南宫墨等人必定会带着大队侍卫急匆匆赶去幽州的时候。南宫墨二人已经带着长平公主化身寻常人家换了条路走了。真正带着大队人马的只有萧千炽兄弟几个。一路上快马加鞭又有高手护送,一般人还真的拿他们没什么办法。

此时,南宫墨正跟长平公主坐在一辆马车里。

并不是原本大长公主那华丽庞大的马车,而是寻常人家的看上去就素雅的毫不起眼的小马车。只是马车里面却布置的十分舒适,长平公主抱着手炉坐在一边含笑看着同样靠在车厢上捧着一本医术看的南宫墨。

注意到长平公主的目光,南宫墨抬起头来浅笑道:“母亲可是累了?”

长平公主摇摇头笑道:“那哪儿那么弱不禁风?想当年,我也是跟着父皇和三哥他们到处跑过的。”长平公主小的时候先帝还没有称王,更没有定都金陵。日子虽然算不上苦,但是跟着大军转战各地也绝没有如今金陵城里的千金闺秀们的养尊处优。

换下了金陵城里那繁琐讲究的衣衫,长平公主穿着一身普通人家的绸缎衣衫,精致的御制首饰也都换成了民间百姓的样式,看上去比在金陵城里少了几分疏离和尊贵,倒是更多了几分生气。南宫墨也是一身寻常蓝色布衣,长发随意的挽起,发间簪着一支精巧的银钗。他们这一行人都是经过了特意的装扮,就连卫公子那过分俊美的容颜都经由南宫墨亲手易容。不是熟悉的人面对面站着仔细看,绝对看不出来卫君陌的真实身份。

他们扮得就是一对带着家人去北方做生意的寻常人家小夫妻,除了他们一家三口,就只带了一个长平公主心腹的丫头,南宫墨身边的鸣琴知书,以及兰嬷嬷。以及几个紫霄殿属下扮成的下人和护卫。零零总总一共也不过才十来个人。看上去到并不十分引人注意。

长平公主抬手揭起车窗的帘子往外看了一眼,道:“咱们还要几天才能到幽州?”

南宫墨估算了一下道:“咱们已经走了十来天了,大约还要有七八天的路程。”他们一路上走得也不算慢了,但是怎么也比不上骑马的。他们这些人倒是无所谓,但是长平公主和兰嬷嬷几个却受不住长时间的赶路。

长平公主也明白,若不是因为带着自己,无瑕和君儿只怕找已经在幽州城里了,“咱们还是走得快一些吧,我身体还好。到了幽州在慢慢歇息就是了。”虽然这一路上都没有什么风吹草动,但是长平公主也知道这一路绝对不是那么安全的。

南宫墨笑道:“母亲不用担心,现在陛下就算反悔了想要追我们也没那么容易。”

这就是中央集权制度和分封制度的不同之处。如果真的是皇帝一个人说了算的时候,萧千夜一声令下他们要么隐遁山林,要么隐姓埋名要么就只能离开大夏。但是现在,除了靠近金陵的那些地方,萧千夜就算想要派人追杀他们,也还要看封地的藩王们买不买帐。当做不知道算是客气的,只怕有的王爷们明面上答应的好好地,暗地里还给他使绊子,那萧千夜也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自认倒霉。不过,倒也不是说就绝对安全,毕竟…他们是要经过周王的封地的,虽然也可以绕路,但是这一绕就要绕得远了,只怕长平公主的身体受不了。

南宫墨拿起一个柔软的毛毯盖在长平公主膝下,笑道:“母亲先休息一会儿我出去看看,或者我叫丫头进来陪您聊天?”

长平公主摇摇头道:“不用了,我睡一会儿吧。你去吧。”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这十几天下来长平公主也习惯了在马车上睡觉休息了。南宫墨这才点点头,起身出了马车。也不让停车,看看四周路上也没人,南宫墨纵身一跃跳上了策马跟在旁边的卫君陌的马上。卫君陌抬手抓住她,轻而易举地就将她从自己身后拉到了前面坐下。南宫墨也懒得挣扎,懒洋洋地靠在他怀中道:“越往北走,天气就越冷起来了。”现在虽然已经是二月初,北方的天却依然还不见暖和。越往北走越冷,也越见萧条。

卫君陌伸手拉过身上的披风将南宫墨一起包起来,轻声道:“怎么出来了?”

南宫墨动了动身子,道:“马车坐久了,浑身都僵硬了。而且我在里面,母亲也要打起精神陪我坐着,这一路上都没休息好,还是让母亲好好休息吧。”这十多二十年下来,长平公主还是很养成了一些矜贵的习惯的。有人在身边的时候是绝不会自己睡着的。

“无瑕真孝顺。”卫君陌低声笑道。

南宫墨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马上就要进周王的封地了,你有没有什么打算?”她敢打赌周王绝对早就等着他们了。如果连亲生嫡子被人杀了都不闻不问,那周王就真的是包子了。

卫君陌道:“小心应付不要紧。我让人早先在前面候着了,咱们走快一些,燕王舅舅会来接我们。”周王和燕王的封地虽然不接壤但是中间隔着的封地在邢州的郑王恰巧跟燕王关系不错,借个道自然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南宫墨点点头道:“那就好。”

“公子,夫人,天色已晚,里咱们最近的镇子还有十来里,咱们是不是赶一赶路?”

南宫墨挑眉道:“还有多少路进入郢州?”郢州正是周王的封地。

侍卫道:“还有一百多里。”

“就在前面休息吧。明天再上路。”进了郢州他们就要更加处处小心了。

“是。”

加快了速度,不过半个时辰就到了今晚留宿的小镇。这是个名副其实的小镇子,这个地方已经是接近北地了,无论是房屋的风格还是风俗语言都与南方有着截然不同的差矣。不过紫霄殿的杀手人常年行走各地,这点小事自然难不住他们。等到南宫墨等人扶着长平公主下马车的时候,装扮成管事的房已经用一口淳朴的北地口音跟客栈的掌柜开好了房间了。

亲自送了长平公主回房休息,两人才转回自己的房间里,房已经在那里等着了。

“还有什么事?”卫君陌问道。

房点头道:“刚刚接到密信,萧千夜派了一路高手,已经快要追上我们了。”

“又是禁卫的人?”南宫墨好奇道。房笑道:“大约是,萧千夜手里能用的人不多。暗卫投靠过萧纯他心里肯定也有梗,还不如将人派出来追杀咱们,成功了自然是最好,死了也不用心疼。”

“还有多远?”南宫墨道。

房计算了一下,道:“那密信上的消息算,今晚肯定能到。”

卫君陌垂眸思索了一下,淡然道:“那就今晚先解决掉他们。”若是把人带进了周王的封地,不但增加他们被发现的奉献,到时候被前后夹击更加麻烦。房重重的点头,显然他也是这个想法。只是犹豫了一下,道:“咱们是在外面设伏,还是……”

“将附近的人都召过来,别让他们进镇子饶了母亲的亲近。”卫君陌道。

“是,公子。”

南宫墨道:“到时候我们也去吧。”之前大队人马都去附送萧千炽等人去了,哪有一部分事先去了郢州等着,现在他们能用的人并不多,否则这些消息根本报不到他们这里来,紫霄殿隐藏在路上的人直接就能将那些人解决掉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道:“危和柳带人留下照顾母亲。”

“是。”

小镇外不远处的官道上,一队穿着黑衣的人策马狂奔而过。看到前方隐藏在夜幕下的小镇轮廓,走在最前面的人沉声道:“快到了,他们今晚绝对会在这个镇上休息。进去之后动作要快!无论如何,一定要杀了萧千夜和南宫墨!”

跟在他旁边的男子低声道:“咱们这些人真的能……”杀得了那两个人么?在金陵城里他们跟这两位交手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那一次不是损失惨重?

“我们没有选择!”男子打断他厉声道。当初他们被上面的人带着投靠了萧纯,萧纯失败领头的人死了但是他们这些活下来的也没有多好过。有家人的家人被控制,还服用了毒药,不杀了那两个人死的就是他们自己。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队伍,沉声道:“他们要掩人耳目,人肯定不会多。咱们这么多人,不会……”

“原来,大夏的内廷暗卫已经沦落到要以多欺少了么?”一个爽朗的笑声突然响起,在寂静的夜色中显得格外的响亮。

“谁?!”众人连忙勒住缰绳警惕地看向四周。七八个穿着各色服饰的男人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神色不善的盯着他们。男子坐在马背上,盯着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人沉声道:“就凭你们几个也想拦住我们?”

“如果再加上我们呢?”一个清越的女声响起,众人抬头,便见一身青衣的卫君陌和一袭蓝衣的南宫墨并肩漫步而来。不同的是,卫君陌手中提着一柄已经出窍的剑,真是那把与紫霄殿同名的紫霄剑。

“两位既然在这里那倒是正好。”男子咬牙道:“我们也不想去打扰大长公主。”皇帝的命令是杀了卫君陌和南宫墨,不到万不得已他们也不想伤了大长公主。但是打斗起来刀剑无眼,谁也说不准。如今这样的情况倒是正好。

南宫墨浅笑道:“既然你们满意,那是再好不过了。动手吧。”

一百多号黑衣人纷纷警惕地望着眼前的一对男女,同时握紧了腰间的兵器。他们可没有忘记,就在不久之前他们的一队同僚就在这位言笑晏晏的蓝衣女子手里全军覆没了。

卫君陌轻哼一声,也不多话,直接一剑挥了过去,剑气纵横,惊得马儿也跟着嘶鸣起来,疯狂地想要往后退。

“上!”

一声令下,一群黑衣人纷纷不约而同的扑了上去。紫霄殿的众人也一言不发的加入了战团。夜色下,兵器的撞击声不绝于耳,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血腥味。远处,是依然在夜幕下沉睡的小镇……。

清晨,长平公主被丫头扶着从楼上下来,南宫墨两人已经坐在楼下的大堂里等着了。看到长平公主下楼才双双站了起来,“母亲。”

长平公主轻轻点头,微笑道:“你们倒是早,年轻人就是不一样。”

南宫墨上前去扶长平公主,一边笑道:“母亲昨晚睡得可好?”

长平公主点头道:“还好,你们呢?”

“我们也很好。”南宫墨微笑道,昨晚她让丫头在长平公主房中点了一种助眠的熏香,长平公主才没有听到昨晚的响动。其实他们昨晚根本没睡,收拾完那些人回来天色就已经快要亮了。不过两人都是内力精深之人,一夜不睡长平公主也是看不出来的。

用了早膳,一行人便又重新启程了。临上车前长平公主虽然觉得周围的百姓看他们的眼神有些奇怪,倒也没有怎么在意。出了小镇,又走了几十里路边进了郢州的地界了。虽然他们一路上十分小心,不过周王对自己封地的掌控还是十分到位的。进入封地的第三天他们便开始被周王派来的人追杀,幸好卫君陌显然早就预料到了这个情况,紫霄殿的高手大半都云集于此,一路护送他们往北而去。

南宫墨骑在马背上,卫君陌策马跟在她身边,身后是浩浩荡荡足足有一百多人的队伍。除了长平公主和几个丫头的马车,一行人全部劲装轻骑,刀剑在手一看就不是好惹的,寻常人看到早就远远地躲开了。自从进入郢州,他们跟周王的人交手了四五回合,周王的人下手一次比一次狠,显然周王也不想让他们就这么走出了自己的封地。

“你的伤没事吧?”南宫墨看着身边的人皱眉问道,清丽的眼眸中有一丝懊恼。上午若不是因为她一不小心,卫君陌也不会受伤。卫君陌挑眉,抬起左臂动了动道:“皮外伤。”

南宫墨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皮外伤也是伤,别乱动。”

卫君陌眼底划过一丝笑意,“不用担心,今晚就能走出郢州地界。”

南宫墨皱眉道:“我就觉得,周王大概不会让咱们这么容易走出去。”

南宫墨的预感是对的,因为…周王就在前面等着他们——带着数千亲兵。

看着前方数千士兵之前坐在马背上的周王,卫君陌垂眸,抬手示意队伍停下。周王看着他们冷笑一声,朗声道:“君陌,你胆子不小,还敢从郢州过?”

卫君陌淡淡道:“我解释过了,人不是我杀的。”萧千夜当然不会好心替他解释他没有杀人的事情,当初就是放他走一道圣旨也是写的语焉不详的。别收周王不信,只看圣旨南宫墨自己都不想相信。

周王嘿嘿一笑,“你当本王是傻子那么好糊弄么?”骑在马背上的周王看起来倒是比当初丹阳城里那个白面包子一样的周王更多了几分气势。

南宫墨策马上前一步,笑道:“王爷,君陌跟周王世子无冤无仇杀他做什么?您这样揪着我们不放反倒是纵容了真凶,只怕周王世子九泉之下也难以瞑目吧?”

“南宫墨?”周王眯眼道。

南宫墨点头,“周王殿下还记得小女,是我的荣幸。”

周王冷哼,“小丫头,本王知道你能说会道,但是你就算说的天花乱坠,本王也要为我儿讨一个说法。”

南宫墨叹气,“王爷要怎么才能相信我们?”

“本王只相信证据。”周王翻了翻眼皮,淡然道。

“四哥。”后面马车里的长平公主显然也听到了前面的变化,扶着丫头的手下了马车快步走了过来。周王皱了皱眉,沉声道:“长平,这不管你的事儿。你站到一边去,回头四哥再跟你说话。”

长平公主苦笑,“君儿是我儿子,怎么会跟我没关系。四哥,做过的事情君儿不会不敢承认,就算你不相信他这个外甥,难道还不能相信我这个妹妹一次么?”周王面带怒色,狠狠地瞪了南宫墨两人一眼,道:“你说得容易,死的人是我儿子!”

长平公主道:“君儿既然说不是他做得,凶手必然另有其人。四哥这样做,岂不是让那贼人得意?”

周王道:“本王现在就找他,除非他有证据证明确实是跟他无关,然后把凶手抓到本王面前。否则一切面谈。”

那就是没得谈了?卫君陌早前就给周王写过信,信里也都说了事情的经过,就不信周王看不出来那信里是什么意思。说到底,周王现在没底气找萧千夜麻烦,就拿他们撒气罢了。

“那周王殿下想要如何?”南宫墨扶住长平公主握住她的手轻轻摇了一下,示意她不必再说。周王铁了心想要跟她们为难,长平公主就算说得再多也无济于事。倒是死了一个世子,如果周王什么都不做的话只会让人看轻了。所以,现在这也算是柿子挑软的捏么?

周王道:“两个选择,一,卫君陌这小子的命留下,本王放你们过去。二,你们全部一起留下,放心,事后本王会送五妹去幽州的。”

南宫墨嫣然一笑,挑眉道:“王爷的主意打得不错,只怕是…我们身后这些人不会答应罢。”

周王冷笑,“本王知道你们带的都是高手,不过…再厉害的高手面对千军万马又能如何?”手一挥,周王身后的兵马齐刷刷的举起了弓箭,全部对准了众人。周王得意地看向卫君陌道:“小子,本王知道你和你媳妇儿都很厉害,但是我劝你最好别跑,否则…万一不小心伤到五妹,本王也会觉得难过的。”

“四哥!”长平公主微微变色,“君儿,无瑕,你们走不用管我。四哥不会杀我的!”

周王扬眉道:“只怕他们两个没有五妹这样的信心。”

一时间局面僵持起来,数千人的聚集的地方竟然一片宁静。

周王身后,一阵马蹄声响起,仿佛有千军万马狂奔而来一般,隐隐地连地面都仿佛开始震动起来。周王一阵,回头望去皱眉道:“怎么回事?”他并没有命人调动别的兵马,怎么会有兵马往这边来?

周王身边的将领也是一脸茫然。只见不远处的官道上,一对骑兵飞快地朝着这边狂奔而来,黑色的铠甲,栗色的骏马,气宇森严。不过片刻间,数百骑兵就已经到了眼前,一个低沉地声音从后面传来,“四弟,跟小辈玩玩也要摆出这么大的场面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