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初到幽州/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周王身后的士兵让开一条路来,只见一身戎装,身披黑色披风翻身下马,快步朝这边走了过来。燕王身后,跟着的是佩戴者刀剑同样一声黑色玄甲的骑兵。

周王脸色微变,勉强挤出一丝笑意道:“三个,你怎么来了?”

燕王随手将手中的马鞭交给身后的侍卫,道:“碰巧跟是十四弟约了一起打猎,听说君陌他们今天到了就过来接他们。怎么?他们冒犯四弟了,那倒是该打。”说话间,燕王已经越过周王周到了卫君陌等人身边。

“三哥。”看到燕王,长平公主也松了一口气。

“舅舅。”卫君陌依然面色如常,燕王身后拍了怕他的肩膀,道:“这次辛苦你了,炽儿他们已经回幽州了。”卫君陌微微点头并没有说什么。燕王回过头看着周王笑道:“四弟,十四弟还在前面等着呢,你是跟三哥一起去打猎,还是怎么着?”

周王脸上的表情僵硬,他就不相信三哥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终于还是忍不住这口气,咬牙道:“三哥,烁儿的事情难道就这么算了?弟弟我可不是二哥!”燕王脸上的笑容稍敛,他本就不是和蔼可亲的人,一旦不笑了就显得越发的威严。盯着周王沉声道:“四弟,烁儿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三哥不相信你不知道。怎么着,不敢跟金陵的小皇帝翻脸,就想要拿自己的外甥撒火?”

周王咬牙,扫了卫君陌一眼道:“若不是为了这小子,烁儿也不会……”

燕王嗤笑一声道:“只怕人家要对付的萧千淮,是烁儿自己凑上去的吧?”

“难道我死了一个儿子就这么算了?!”周王不甘地道。

燕王冷笑一声道:“你死了儿子有本事去找罪魁祸首,没本事就给本王憋着!还是说,今天本王要带人走,你还想跟本王动手?”

周王嘴角动了动,终究还是低下了头。虽然他跟三哥只相差还不到一岁,但是周王也清楚论本事就是拍马他也不上三哥。两人因为年纪离得近,从小一起读书一起习武,甚至连大婚和就藩的时间都相差仿佛。而封地也离得不远,因此周王对这个三哥仿佛有一种天生的畏惧感,这种感觉甚至是在先太子身上他都没有感受到过的。

燕王神色这才稍微缓了缓,抬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叹气道:“我知道你心里憋屈,烁儿这事儿…以后有什么三哥能帮上忙的,尽管开口便是。”

如此软硬兼施,周王神色也松动了不少。只是想起自己横死金陵的嫡子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睛。见他如此,燕王也只得叹了口气不好再说什么。可怜天下父母心,其实都是一样的。若是他的儿子在金陵出了什么事,只怕他直接就要带人杀进金陵讨个说法了,对于凶手更是哪怕天涯海角也要将之碎尸万段。周王拿君陌撒气也是心里憋得慌,就算自己不来,只怕他也未必就真的会杀了卫君陌。

最后周王还是带着人走了,既然燕王已经到了他就算想拿这些人怎么样只怕也不成了。何况他封地旁边的十四弟从小就跟三哥关系好,真闹起来,十四弟肯定不会帮他。

看着周王带着人远去,燕王方才回头看向众人,又看看长平公主笑道:“五妹,一路上可辛苦了?”

长平公主脸色有些发白,精神却还算不错,含笑道:“我没事,倒是辛苦三哥跑这么远来接我们。”

燕王摇摇头道:“老四那个性子我也猜到了,不闹一场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长平公主轻声叹气,“四哥也是难受,就烁儿一个嫡子……”其实她不是不理解四哥,只是在同父异母的哥哥和君儿之间,她肯定是毫不迟疑地护着自己的儿子。

燕王笑道:“咱们也走吧,走的快些,再过两天就能进幽州了。”

“好。”长平公主点点头,扶着丫头地手转身上马车去了。其他人也跟着翻身上马,准备启程。

燕王坐在马背上,看着同样也已经坐上马背的南宫墨挑眉道:“你这丫头起骑术倒是不差。”

南宫墨抿唇浅笑,有些不好意思地道:“让王爷见笑了,我也是初学不久。”

队伍开始重新移动起来,燕王道:“初学就有这样的功力,可见是天赋过人。”又侧首去看走在南宫墨身边的卫君陌道:“原本我打算亲自去金陵一趟,倒是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能出来。”原本燕王也没指望他们这么快能到幽州,一是自己的妹妹一直解不开靖江郡王府这个心结,二是认为萧千夜应该不会那么轻易放他们走。侄叔到底不是父子,长平公主等人留在金陵多少对燕王和齐王也算是一个牵制,虽然这个牵制的作用可能有限。

南宫墨无奈,道:“在金陵惹了祸,只能逃之夭夭了。”根据萧纯的意思,卫君陌的出生的事情燕王也是知道的,不过南宫墨还是稍微有些保留。

燕王却淡然道:“接到消息之后我想了想,大概知道是怎么回事了。这个回去再说。”

外面自然不是说这种事情的地方,南宫墨点了点头。燕王道:“去年冬天又打了好几仗,咱们折损了不少人。到了幽州之后,你就去军中把那些兵马给我好好带起来。今年入冬,那些北元蛮子若是还敢来,本王一定要他们有来无回!”

卫君陌抬起头,微微蹙眉正要说什么,燕王一挥手道:“不要废话,让你去你就去。本王是没有从二品的品级给你了,本王的亲卫军指挥使交给了你。”

旁边的南宫墨忍不住一头黑线,燕王说的亲卫军自然不是幽州铁卫明面上那十万兵马。那些将领即便是燕王的人也需要朝廷正式下旨授予官职的,明面上依然是朝廷的兵马。都指挥使是正二品,统领麾下所有兵马将士。燕王说的是弘光一年皇帝下旨设的亲王护卫指挥使司,众藩王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扩充势力,几乎每个藩王麾下的亲卫军几乎都比正规的卫军要多得多。就算是朝廷有意见,他们也有正当的理由啊,拱卫边关,十万人够干什么事儿?

反正这些兵马长期把持在藩王手中,不是藩王的也是藩王的了。既然如此,扩充军队还要朝廷拨军饷,那还不如让他们自己养呢。于是…燕王殿下养出了三十万雄狮,隰州的宁王殿下也养出了二十五万的泰宁亲卫军,真是可喜可贺。

卫君陌皱眉,道:“舅舅,一步登天不是好事。”

燕王不以为意,“难不成你还压不住那些兔崽子?”

“我能宰了他们吗?”卫君陌的问道。

燕王想了想,还是道:“那算了。”士兵易得,良将难求啊。不听话揍上一揍,修理一下还是可以的,但是二话不说就直接砍了…实在是太过浪费了。不过燕王也知道卫君陌平时是怎么管理紫霄殿,还是…先熟悉一下再说吧。

“对了,还有那个紫霄殿……”燕王想了想,还是道。卫君陌沉声道:“我知道,以后江湖上没有紫霄殿了。”

燕王这才放心,道:“你打算让他们全部入伍?”当初外甥才十几岁就带着同样才十几岁的蔺长风闯荡江湖建立紫霄殿是为什么?还不是为了给自己筹钱扩军。但是做杀手生意终归不是正道,年轻时候还好,谁没有年少轻狂过?再过一些,如果卫君陌手里依然还是坐着杀手生意,对他在军中的名声就会非常不利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燕王道:“那就好,你手下那些人都是武功高强之辈,不怕在军中没有战功。将来也可帮着你一些。”

南宫墨策马走在旁边,听着两人说话,心中暗暗叹息。卫君陌虽然身世不幸,但是却着实是有两个好舅舅。齐王虽然帮不了卫君陌什么,但是在金陵的时候三不五时的派人送东西给长平公主和卫君陌,又是担心他们在金陵受委屈,又是担心钱不够花。就连她也受到过好几次齐王妃送来的青州各色时兴首饰。燕王更是一心一意地为卫君陌打算着,若不是燕王和齐王常年不在金陵,只怕卫君陌也未必会是如今这样的脾气。

“舅舅……。”

燕王挑眉,“还有什么事?”这些年,其实是这个外甥帮自己做的事情多,倒是鲜少向自己开口。所以只要卫君陌愿意开口要,燕王就觉得格外高兴。卫君陌道:“我打算让无瑕跟我一起去军中。”

燕王一愣,随即回过神来大手一挥道:“本王当是什么事儿,值得你这么郑重其事的一说。你媳妇儿医术倒是当真不错,而且武功脑子胆识也都过得去,去军中也不会惹什么麻烦,去就去吧。”用了南宫墨的要,燕王觉得之前的旧伤几乎已经完全好了。今年冬天若不是自家老爹突然驾崩了,这个年简直过得格外舒服。南宫墨一怔,忍不住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原来女子进军中是这么容易的事情么?那她一直的担心纠结都是多余的么?

燕王本身也不是什么古板的人,早些年燕王元妃还在的时候两人都还年轻,刚刚就藩幽州北元人欺他年轻,时不时的过来骚扰。当时的燕王妃也曾经跟着燕王一起上城抗敌,还曾经为了救燕王受过伤。等到如今的继妃嫁过来的时候,幽州的情况已经好了许多了,这才罢了。但是如今这位燕王妃虽然不会武功却也是能拉弓射箭的女中豪杰。

“多谢燕王殿下。”南宫墨欢喜,拱手笑道。

燕王脸一板,没好气地道:“什么燕王殿下,叫舅舅!”

“是,舅舅!”南宫墨笑道。

看着两人脸上愉悦地笑容,旁边沉默地卫君陌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淡淡的笑意。

后面的马车里,听到外面传来的笑声长平公主松了口气,脸上也露出了欣慰地笑意,“看来三哥很是喜欢无瑕。”

坐在长平公主身边的兰嬷嬷笑道:“燕王殿下能看看重大小姐,是她的福分。”兰嬷嬷知道,到了幽州一切便都要仰仗燕王殿下了。虽然大小姐自己有本事,但是人生地不熟的人,燕王殿下又是幽州最有权势的人。能够得到燕王殿下的青眼,大小姐的日子只会过得更加顺心。

长平公主浅笑,悠悠叹了口气道:“无瑕是个好孩子,三哥自然会会喜欢他的。君儿跟无瑕感情这般好,三哥怎么也不会为难无瑕的。”

“公主说的是。”兰嬷嬷笑道。心中暗道,当初南宫怀将大小姐嫁给姑爷还真是唯一一件做对了的事情。如今南宫家早就败落了,也唯有大小姐带着他们这些人全身而退了。至于那位当初看不上姑爷的二小姐,如今还不知道怎么在后宫里熬日子呢。

离开周王的封地之后,一路上便是风平浪静。两天后便进入了幽州地界,又走了两天,才真正看到了幽州城门。

幽州城古城涿郡,北元时改称燕台,燕王就藩之后有改称幽州。曾经做过北元的陪都,算是北方最大也是最繁华的城池了。跟江南的雕梁画栋,楼阁连云不同,幽州的城池看上去更加的简洁,大气坚固。没有那么多的精雕细琢,依然还带着一种北元人的粗犷豪气。也因此喜好温雅的江南文人素来将这些地方认为是未开化之地。

进了城,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百姓在街上走动着。看到这么大的队伍过来也都纷纷避让同时也议论纷纷。但是眼中却并没有什么害怕的模样,显然燕王殿下在幽州还是颇得民心的。

街上的商铺还有百姓身上的衣着比起金陵还要差一些,北地到底还是不比江南富庶繁华,南宫墨也不失望,坐在马背上悠然地打量着街道两旁的商铺。

南宫墨在打量着下面,街道上的人们同样也在打量着她。这么大一队人马,领头的还是燕王殿下和燕王府的亲卫军,自然是引人注目。而这一大群的男子中还有一个容貌清丽脱俗的女子就更加让人觉得奇怪了。这边不比江南礼教森严,未出阁的姑娘家出门也少有带着面纱的,南宫墨骑在马背上自然也没有带面纱。见到这样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跟着燕王和一个俊美无俦的男子并肩同行,怎能不引人瞩目?

燕王府就在幽州城中间位置,原本是北元陪都的皇宫。之后大半毁于战火,燕王就藩之后略作修整就做了王府。许多违制的东西全部拆除,虽然王府面积不小却也不算犯忌讳。

燕王府门口,燕王妃早就带着人在门口等着了。看到众人到来连忙带着人迎了上来,“王爷,你回来了,五妹可还好?”

燕王下马,看到王妃满意的点了点头道:“在车里,大约是有些累了。”燕王妃笑道:“早就准备好了院子和饭菜,那就让五妹和君陌他们先歇一歇,晚一些咱们再说话。”长平公主也被南宫墨和卫君陌扶着下了马车,轻声道:“有劳三嫂了。”

燕王妃笑道:“都是一家人,这么见外做什么?”

“表哥,表嫂!你们终于到了!”燕王妃身后,萧千炯早就按耐不住蹦了出来。一路上他们被大部分侍卫扶着快马加鞭的跑了,但是却留下表哥表嫂带着完全不会武功的姑姑走,说不担心是骗人的。特别是萧千炯自觉在金陵给表哥表嫂惹了不少麻烦,可以说这次的事情全都是自己惹出来的,心中就更加愧疚了,每天都坐立不安地盼着他们到来,此时看到人了哪里还忍得住?

“萧千炯!”还没高兴完,旁边就传来燕王严厉地声音,“本王记得让你在院子里抄写兵书?”

“啊?”萧千炯顿时苦着脸,“表哥表嫂和姑姑来了,我也不能出来迎接么?”

傻孩子,不是你不能出来,而是出来之后不该往你父王眼皮子地下凑啊。他身边,萧千炜抽了抽嘴角,笑道:“父王,三弟也是担心姑姑和表哥表嫂。而且姑姑来了,三弟不出来迎接也不适合。”

“三哥,炯儿还小,你也太严厉了。”长平公主叹气道。

燕王妃倒是不以为意,显然是看习惯了丈夫教训儿子,笑着一手拉住长平公主一手拉着南宫墨道:“好了,好了,都累了还是先进去吃口饭休息休息吧。王爷你不累,五妹和无瑕可撑不住?”

见王妃如此,燕王也只得挥挥手表示此事作罢。萧千炯逃过一劫,朝南宫墨办了个鬼脸飞快的往府里跑去了,“我去让管事准备上菜!”

看着他蹦跶的样子,燕王眼角又是一抽。这小子就是欠教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