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大夏好舅舅/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了燕王府,燕王妃果然什么都准备妥当了。长平公主的院子,南宫墨和卫君陌的院子都早早的让人打扫布置妥当了,虽然已经是二月却依然还烧着银丝炭,一走进房间一股暖意便扑面而来。

“见过公子,见过少夫人。”几个神情沉稳的丫头婆子也找找的等候着。因为总共也没有带几个丫头过来,长平公主身边的人也不够用。南宫墨便让兰嬷嬷和鸣琴先留在了长平公主身边,免得她不习惯。自己身边倒是只有知书一个人。这几个自然也是燕王妃猜到了他们轻车简行,身边侍候的人不够早先安排好的。

“起来吧,之前做什么依然还做什么便是。有什么事直接问知书。”

跟在南宫墨身边的知书点点头,拿出事先准备好的银两搭上了众人,待众人谢过恩便带着人退了下去,将空间留给两位主子独处。

南宫墨打量了一番房间,叹息道:“燕王妃考虑的真是周到。”只看着房间布置就知道是用了心的。卫君陌微微点头,拉着南宫墨到一边软榻上坐下,柔声道:“这一路上可累了?”

南宫墨点头,靠在他身上道:“还真的有些累了。”这一路走了将近一个月,怎么能不累。

“先好好休息。”卫君陌轻抚着她的发丝道。南宫墨摇摇头,懒懒地道:“睡不着,坐着休息一会儿就去看看母亲吧。”他们是习武之人,精神恢复起来也比一般人要快得多。而且她也没有白天睡觉的习惯。

“到了幽州,突然觉得心里放松了许多呢。”虽然以后或许还是会有各种各样的问题,但是比起金陵城里那乱七八糟的各种人物关系,幽州就要简单得多了。不是有句话说得好,人生就是问题叠着问题,现在可以暂时将别的问题都丢在一边,轻松一下也是很不错的。

紫色的眼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卫君陌抬手一边缓缓地替她揉捻着肩颈,一边道:“无瑕喜欢什么样的宅子?”

“咦?”南宫墨睁开眼睛望着他道:“我们要自己搬出去住吗?”

“无瑕觉得呢?”

南宫墨重新躺会他怀中,叹气道:“我自然是愿意自己住了,不过燕王舅舅只怕不会同意吧?而且,如果跟我们一起搬出去,母亲一个人没人作伴只怕也孤单的很。”他们肯定不会经常留在家里的,而且她跟长平公主毕竟是差这一辈,就算是留着只怕也说不了什么。

卫君陌倒是无所谓,“我们的宅子自然不会里燕王府太远,母亲一个人无聊了可以来燕王府找舅母作伴,也可以出门到处走走。”幽州城里没有金陵城里那些流言蜚语和怪异的目光,长平公主虽然性情娴静却不是孤僻,自然不会闷在家里不出门。

“那咱们就自己住吧!”南宫墨愉悦地道。燕王对卫君陌的看重她是明白的,但是到底只是甥舅,就算是一家亲兄弟还要磕磕绊绊,萧千炽已经成婚,萧千炜萧千炯也等不了多久,以后人多了难免有些事情,还不如自己住在外面自在。反正…他们也不差钱。

“好,回头让房去看宅子。”卫君陌道。

“燕王舅舅那里会不会……”只看对这院子的用心程度就知道,燕王是打算让他们在府里长住的。卫君陌淡定地道:“我去跟舅舅说,不必担心。”

“谢谢你。”南宫墨靠在他心口,轻声道。她当然明白卫君陌之所以这么做是担心她不习惯,也想让她自在一些。

卫君陌轻抚着她的背心,并不说话。不远处的炭盆里燃着红彤彤的火光,将整个房间熏得没有一丝寒意。

一直到傍晚南宫墨等人才见到燕王府的所有人。在藩王中,燕王府的人丁算是比较稀少的。燕王早年元妃过世之后去了现在的继妃蓝氏,另外还有两个侧妃一个侍妾。燕王膝下有三子两女,其中三子是燕王妃所生,一女是侧妃王氏所生,被封为永成郡主。另外一个是侍妾所生,并没有封号,小名玉明,王府内外的人们就称之为玉郡主。另外还有萧千炽的一妻一妾,萧千炽身为燕王世子,十六岁大婚,皇帝赐婚的是朝中工部尚书的嫡次女,陈氏。另外又赐了一个从五品翰林的小女安氏为妾。安氏去年十月的时候刚刚生下一女。所以燕王府也算是三代同堂了。看着座上器宇轩昂的燕王殿下,南宫墨忍不住囧了囧,没想到燕王殿下居然已经是做祖父的人了。

“见过姑母,见过表哥表嫂。”两个侧妃见过礼之后,燕王世子妃带着妾室安氏上前行礼。陈氏是出身书香门第的姑娘家,家中父亲工部尚书也是从一品的朝中重臣。看着倒是性情娴雅,气质出众。一个金陵书香门第的姑娘家,千里迢迢从金陵嫁到幽州来也是不易。那安氏倒是生的清秀一些,并不怎么出挑看着也是个守规矩的,可见皇帝陛下指婚的时候确实没有想着给孙子的后院添乱的。

南宫墨连忙起身扶起她笑道:“世子妃不必多礼。”

陈氏嫣然浅笑道:“表嫂若是不嫌弃,叫我一声弟妹就是了。”

燕王和燕王妃显然对这个儿媳也颇为满意,燕王点头道:“陈氏说得不错,以后就是自家人,太过见外反倒是显得疏远。”

南宫墨点头,“是,舅舅。”

长平公主取出礼物送给陈氏,自然也有安氏的一份,只是比起陈氏要少的多罢了。南宫墨也跟着送上了见面礼,陈氏接过称谢。

世子妃之后便是两位郡主,永成郡主近年十五岁,已经订婚了,玉明郡主才九岁,看着倒也是娇俏可爱。

“见过姑姑,表哥表嫂好。”

长平公主含笑拉起两个郡主,笑道:“长得真好,三哥三嫂真是好福气。我总是遗憾没有一个女儿,幸好如今有了无瑕,不然我都想要抢一个女儿回去养了。”燕王面色温和,笑道:“你喜欢就带在身边也无妨,也是她们的福气。”

“姑姑,明儿陪你一起玩儿。”玉明郡主眨巴着大眼睛,欢快地笑道。

长平公主笑道:“好啊,有空就来姑姑院子里玩儿吧。”伸手从身后的丫头手中接过两个锦囊交到两人手中,笑道:“拿去玩儿吧。”

“谢谢姑姑。”

南宫墨自然也跟在长平公主身后再一次送了见面礼,得到小萝莉一个亲切的笑容。

南宫墨心中暗叹,不管内里怎么样,燕王妃也算是治家有方。第一次见面,所有人都还是十分愉快的。

用过了晚膳,南宫墨陪着长平公主回房休息,卫君陌被燕王直接抓进了书房。

扶着长平公主慢慢朝院子的方向走去,身后跟着兰嬷嬷和鸣琴几个丫头。长平公主面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这些日子在外面,虽然辛苦些不过长平公主脸上的笑容却更多了些。显然离开金陵让她的心静变得更好了。

“无瑕在燕王府里可习惯?”长平公主轻声问道。

“一切都好。舅母准备的十分周到。”南宫墨道:“我跟君陌经常出门倒也没什么,母亲可还习惯?”

长平公主笑道:“这边倒是比金陵冷得多,不过也都还好,三嫂一直是个周到的人。有什么不习惯或者缺了什么,只管跟母亲说。”南宫墨一笑道:“无暇知道,母亲放心便是了。”

长平公主点点头道:“君儿的性子我知道一些,你们是想要搬出去住吧?”

南宫墨微讶,侧首望着长平公主。长平公主含笑拍拍她的手道:“这有什么,我也觉得搬出去好一些。三哥三嫂虽是好意,不过住久了还是难免有些不妥,你们年轻人大概也不自在。不过…三哥大约是要生气了。”

南宫墨道:“燕王舅舅一片好意,我们晚辈不懂事……”

长平公主摇摇头道:“就是你们懂事才能想到这些,若只是三哥,便是在他家中吃住一辈子我也没有半点话说,但是燕王府到底是一大家子,一家子人多了时间长了事情也就多了。到时候反倒是伤感情,大家稍微远着一切,才是好事。”

“母亲说的是。”南宫墨点头道。

长平公主笑道:“就看君儿怎么跟三哥说了,没事,三哥这人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呃…燕王舅舅不会揍君陌吧?”南宫墨有些迟疑地道。燕王殿下仪表非常气宇森然,但是这脾气比起他的外表真不怎么好,只看萧千炯挨了多少顿打就知道了。长平公主一怔,又是一乐。笑道:“不妨事,三哥…嗯,君陌底子好打不坏。”

这真的是平时卫君陌出点事都要担心半天的母亲大人么?

送了长平公主回去休息,燕王身边的人便来了说燕王请少夫人去书房。来传话的人望着南宫墨的神色也有些怪异。燕王殿下的书房除了王妃以外可是从来不让任何女子进去的,可见王爷果真是对卫公子十分看重。

燕王书房里,燕王殿下正满脸怒意地瞪着眼前的人,抓在手里的东西扬了又扬却终究还是没有砸过去。卫君陌站在书案前垂眸而立,神色淡定仿佛没看到燕王殿下手里那足够把他脑袋开个洞的凶器一般。

“请舅舅三思。”

“三思个屁!”燕王没好气地放下了手里的东西,瞪着卫君陌半晌才道:“你倒是说说,燕王府里有什么让你不满意的,住在府上能让你卫公子挨一截不成?老子让你舅妈布置了一个月,你今天刚来就说要走?!”燕王殿下出身军旅,现在也是常年混迹军中,心情不好的时候就别指望他说话温雅。

卫君陌眼中闪过一丝无奈,“舅舅,我是说过些日子。”

“那还不是一样?”燕王殿下翻了个白眼道,“你给我说清楚,住在燕王府到底有什么不好?”

“这里是燕王府。”卫君陌淡淡道。没什么不好,但是这里毕竟是燕王府,不是他和无瑕的家。

燕王殿下顿时被哽住了,其实他也不是不明白卫君陌的一丝,只是听到外甥说起要走对自己分外见外的模样火气就不打一处来。叹了口气,燕王重新坐下来摆摆手道:“罢了,燕王府旁边有一处三进的宅子空着,回头让人收拾好了给你们住。”

“不要。”卫君陌毫不犹豫地拒绝了,道:“我会让人去打点住处的。”

“卫君陌,你是不是想挨揍?”燕王殿下脸色顿时狰狞了,“想挨板子你就直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不如你叫我舅舅怎么样?”

“舅舅。”卫君陌凝眉,紫眸平静地望着他,“千炽千炜千炯都还没有宅子,你给我宅子像什么样?而且我也不缺买宅子的钱。”燕王府其实并不宽松,卫君陌当然知道得很。燕王经营幽州十分用心,就藩二十多年从未加过北地任何赋税。但是养着那么多兵马年年都要打仗,燕王府日子过得其实也颇为节俭。

“狗屁!燕王府是本王的,我要给谁宅子谁敢说什么?”燕王不耐烦地道。

卫君陌从不知道自己一贯英明神武的舅舅居然还会胡搅蛮缠。想了想,决定换一个方式说服他,“舅舅,我和无瑕打算在幽州安家,那宅子就是我们以后的家了。我打算亲自为无瑕挑一个她喜欢的地方。”

燕王愣了愣,不知想到了什么刚刚的气势突然消散了许多。坐在椅子里沉默了片刻方才挥挥手道:“罢了,本王知道你的意思,是怕本王给你的东西多了你表弟他们不满。他们是本王的儿子,本王要给什么不给什么由得他们高不高兴?既然你这么说,拿去,自己买!”

卫君陌低头一看,是一叠两千两的银票。看那厚度做好也有两万两。一时间卫公子这般冷漠的人也有了哭笑不得之感。他、缺、钱、么?就算他缺钱,他家娘子也不缺钱啊。

看着卫君陌要开口,燕王瞥了他一眼冷冷道:“说不出好话来就闭嘴,再废话本王打断你的腿!”

卫君陌摸摸鼻子,默默的将银票收起来了。回头再想办法送回来就是了。看着手里的银票,卫君陌还是忍不住有些心热。这些银票都是全新的,但是却是几年前印出的。显然并不是刚刚才准备的。

见他手下,燕王这才指了指旁边的椅子道:“坐下,说说金陵的事情。”

“是。”

南宫墨来的时候,书房里的气氛以后和乐融融起来了。燕王靠着椅子跟卫君陌说话,卫君陌虽然背依然挺得笔直却看得出来他很是放松。

“无瑕来了,坐。”燕王指了指卫君陌身边的椅子道。

门外时候的小厮连忙送上热茶然后悄无声息的退下,南宫墨捧着热茶暖手。

“长平休息了?”燕王问道。南宫墨点头道:“一路上颠簸,母亲已经睡下了。”燕王点点头,看着南宫墨的眼神也格外的温和,“金陵的事情君陌已经跟本王说过了,这些日子倒是辛苦你了。你这丫头倒是个厉害的,南宫怀能有你这样一个女儿,倒是本王没想到的。”

当初在丹阳虽然觉得南宫墨不错却也只是不错而已,后来他用了南宫墨的要身体好了许多,有听说南宫墨跟去战场还立下大功的事,也觉得这姑娘胆识非凡不愧是名门之后。但是再听了卫君陌说起这几个月的事,燕王对南宫墨的观感更是有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这丫头何止是胆识不错,分明是心计,胆识,手段,谋略无一不是上上之选。在金陵那样的情况下,还能护着这一家大小让萧千夜心甘情愿的放人,即便是燕王自己也不确定能比她做得更好。

这样的人别说是女子,就是男子也没有几个能比她更优秀了。如此说来,父皇倒是真的误打误撞为君陌指了一个好妻子。

“舅舅过奖了。”南宫墨垂眸道。

燕王挥手,道:“本王不喜那些虚头巴脑的东西。既然来了幽州就跟君陌好好过。有本王在,幽州没人敢欺到你们头上来。”南宫墨也觉得燕王这样的性子比那些拐弯抹角的人来的爽快。坦然一笑点头道:“是,谢谢舅舅。”

“这才对。”燕王满意地点头,转而问道:“这么说,萧千夜是已经知道君陌的出生了?是萧纯告诉他的?”

南宫墨点头,有些懊恼地道:“是,都是我没想周全。早该想到萧纯暗地里肯定还有准备。”

燕王摇头道:“君儿说的没错,萧纯想要将这个消息散布出去,无论如何也是拦不住的。你当初当机立断杀了萧纯没错,若是让他逃走了,还不知道要出什么幺蛾子。”燕王也没想到这个自己从来没看在眼里的皇叔能给自己的外甥惹出这么大的麻烦。看了看坐在旁边的卫君陌叹了口气道:“这也是当初本王没有处理妥当,原本以为万无一失,没想到竟然让萧纯探到了消息。也幸好…他没有直接将消息散布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南宫墨点头,心中也是暗暗庆幸。若是先皇还在,那他们大概真的要亡命天涯了。

“当初…的事情…”南宫墨皱了皱眉,忍不住问道。

燕王冷哼一声道:“什么天命,星象,都是一派胡言。当年那钦天监正做出那个所为的预言之后,还没等到本王早上他他自己就自尽了。当时大光明寺和报恩寺还有清虚观的主持同时像陛下进言,并没有什么天命枭雄。可惜…父皇认为宁可错杀不可错放。金陵附近一百多个刚出生的婴儿,嘿嘿…还没睁开眼睛就死得干干净净。”

南宫墨两人对望了一眼,原来所为的天命竟然还有这样的内幕。

燕王继续道:“更何况,若当政者英明睿断,天下百姓安居乐业,就算真有什么天命枭雄,又能起什么风浪?天下人又不是疯了,整天想要造反。”

“舅舅言之有理。那钦天监……”

燕王摇头,“钦天监正死了之后所有线索就都断了,而且我也不能长期留在金陵,也查不到什么。”

虽有些惋惜,但是对这个结果倒也不算意外。

“现在那位新皇,虽然不是本王从小看到大的,本王对他还是有几分了解。比起父皇,他对这些东西只会更加深信不疑。在幽州他翻不出什么大浪,不过你们自己爷爷还是要小心。”燕王嘱咐道。

“是,舅舅。”两人齐齐点头道。接着燕王又跟两人说了一些王府里和幽州的各种琐事,才打发了两人回去休息。

一直到最后,两人终究还是没有问:卫君陌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长平公主不肯说,必然是有难言之隐。而卫君陌长这么大也并不觉得自己还需要所谓的父亲,对此倒是看得分外淡然。两人起身向燕王告辞,这才出了书房回自己的院子休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