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没有快递费的搬运工/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州的初春依然冰冷刺骨,放眼望去触目可及的只有一望无际的枯黄。不过,即使如此南宫墨的心情分外的好,一大早就拉着卫君陌出城去跑马。幽州城外一马平川,一路往北越过长城便是漠北草原。那里分布着当年撤出中原的北元残部,瓦刺,鞑靼等部族。塞外民族民风彪悍,野心勃勃,又一心向往着中原繁华富庶之地。只要一逮到机会就想要越过长城进军关内。或者什么时候草原上年景不好缺衣少食,也会跑到大夏边境“打草谷”。

离开金陵,心情放松了,两人在城外跑了一圈看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牵着马儿并肩进城。幽州城虽然不及金陵繁华,不过到底曾经作为北元陪都存在过,面积却并不算小。城中少见江南各种精巧讲究的玩意儿,倒是各种毛皮,珍贵药材很是不少。看得南宫墨也分外心动。

回到燕王府,众人都坐在大厅里说话。看到两人进来萧千炯抢先开口笑道:“表哥表嫂,一大早你们就出门去了?”

南宫墨浅笑道:“刚到幽州有些好奇,就拉着君陌出城去跑了一圈儿。”

燕王点头道:“你们刚到这边,人生地不熟倒是不急着做什么。先到处看看再说,让千炽千炜带着你们去也行。”

南宫墨道:“多谢舅舅,我们都爱四处走,自己看看就熟了。倒是不用劳烦两位表弟。”现在可不是在金陵,萧千炽和萧千炜身为燕王世子和公子,都是有自己的事情要做的。萧千炽已经在帮着燕王处理一些事务,萧千炜和萧千炯尚未成婚,却是都还要跟随先生念书的。

萧千炜笑道:“表嫂这话客气了,出门转转能花多少时间?”

南宫墨淡然一笑,眼睛一转道:“大家用过早膳了么?”他们出门前交代过不会来吃早膳,“我带了一些幽州的小点心回来,母亲一会儿也尝尝?”

长平公主笑道:“我们都用过了,看来你们是在外面用了?”

南宫墨点头。

燕王点点头,站起身来道:“既然如此,你们说话吧。君陌,你随本王来书房。”

卫君陌也跟着起身,朝南宫墨点点头跟在燕王身后出去了。

很快萧千炽三小子也告别了燕王妃和长平公主做自己的事情去了,大厅里也只剩下了南宫墨长平公主,燕王府和世子妃陈氏。四人坐着闲聊着,燕王妃望着南宫墨有些不悦地问起,“无瑕,王爷跟我说你和君陌打算搬出去住?可是舅母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周到了?”

南宫墨抿唇浅笑,道:“舅母这话说的羞煞我们了,燕王府自然是是是都好的。只是舅母你也知道,我跟君陌外面都有不少事情,以后进进出出的外人只怕少不了。舅舅和三位表弟自然是没什么,但是王府的女眷却总是需要避讳的。”

燕王妃轻哼一声,故作怒色道:“你这丫头,说到底还是跟我们做舅舅舅母的客气了。王爷也跟我说了,你也不是咱们这些只知道后院这方寸之地的弱女子。不过,你们要走便走,五妹却是要留下的。”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做出为难地模样道:“若是这般,旁人岂不是以为我们做儿媳的不孝顺。竟将母亲撇在一边自己住?”

长平公主忍不住眼唇一笑,看向燕王妃道:“好了三嫂,你别为难这丫头了。说到底,只怕还是君儿那孩子的主意,那孩子性子冷不喜人多,反倒要无瑕来担着个名声。我却不会跟三嫂客气,三嫂给我留给院子,我两边都住了。”

燕王妃也忍不住笑了,摇了摇头叹气道:“罢了,年轻人的想法多咱们上了年纪也管不着。不是觉得君陌和无瑕都还年轻,自己单独住着许多事情打理不过来罢。千炽他们我是不放心他们自己跑出去的。不过有五妹在,我和王爷也是放心的。”

“谢谢舅母关心。”南宫墨笑道。

陈氏也跟着道:“表嫂刚来就说要走,我还以为以后多一个人作伴呢。”

南宫墨道:“你放心,咱们两家肯定隔得不远,说不准我还隔三差五的上门让你觉得烦了呢。”陈氏眼唇笑道:“那可不敢,有表嫂在我才觉得万分欢喜呢。”

长平公主含笑问道:“说了这些,宅子的事你们是怎么打算的?”

南宫墨笑道:“我跟君陌商量过了,咱们家也没什么人,买一个带花园的三进的院子就构筑了。回头等长风过来了,让他去看看就是了。只怕他也是要买宅子的,正好一起了。”

燕王妃笑道:“三进的宅子只怕是不够,我记得…东街那边有个园子,是早些年北元时候一个汉臣修的,可惜还没修起来北元就没了。那宅子倒是江南的风格,说不准你和五妹都喜欢。正好现在也空着呢。”

南宫墨有些迟疑,“有些大了吧?”她和卫君陌以后肯定经常不在家,长平公主一个人住着一个空荡荡的园子未免冷清。转念再想,母亲好歹也是当朝大长公主,若是住着一个三进的院子也确实是有些不像样子。南宫墨自己是豪华如寄畅园住着安心,简陋如村间小屋住的也能舒服的,只顾着方便舒服倒是忘了考虑长平公主的身份。正想要答应下来,只听燕王妃笑道:“现在是只有你们一家三口,过几年可就说不准了。”

南宫墨一呆,蓦地反应过来燕王妃话里的意思,脸上也不由得有些发热。

倒是长平公主听了脸上的笑容更多了几分,含笑点头道:“三嫂说得是呢。”

南宫墨也只得点头道:“那咱们还是住园子吧,舅母说的园子回头我和君陌去看看。”燕王妃点头笑道:“这才对,回头我让管事去找园子的主人带你们去看看。”燕王妃也明白南宫墨和卫君陌执意搬出去是为了什么,倒也没说什么替他们出买园子的钱的话。其实对这样的安排,燕王妃心里也是松了口气的,倒不是说她不喜欢南宫墨和卫君陌。只是生活在一起时间长了,难免会有些磕磕绊绊。南宫墨和卫君陌也未必不会有寄人篱下之感,这想的多了相处起来就难免会小心起来。时间久了反倒是尴尬。还不如大家挨着住着,时不时的串串门说说话来的舒服。

“多谢舅母。”南宫墨也不客气,点头谢过。

陪着燕王妃和长平公主说完话,南宫墨和陈氏便一起告退了。陈氏开口邀请南宫墨到自己院中坐坐,南宫墨自然是点头应了。陈氏和萧千炽的院子是燕王府东南的一个两进的院子,如今萧千炽才只有一个襁褓中的女儿和一妻一妾,住着倒也不显拥挤。刚刚进了院子,奶娘就抱着孩子过来了,小宝宝躺在襁褓里呜呜咽咽地哭泣着。陈氏抱过来看了看,轻轻安抚了两下才送回奶娘怀里,又交代了一番。

南宫墨侧首看着陈氏脸上神色淡淡地,倒是看不出对这个孩子有什么不喜。

这世道对女子就是如此的不公,便是作为嫡妻糟心的事情也不少。不能妒忌不说,还要将小妾的孩子视为自己的孩子一般疼爱。私底下做不做得到不说,至少表面上是要做到的。看着陈氏平静的神色,南宫墨忍不住脑补了一下如果卫君陌抱了一个孩子回来…自己到底是糊那小三儿一脸还是糊卫君陌一脸?

“表嫂?”打发了奶娘下去,陈氏看着坐在一边发呆的南宫墨轻声道。对于南宫墨没有对那孩子表示兴趣陈氏还是多少有些欢喜的。几乎差不了多少时间进门,安氏的女儿已经四个月大了,自己的肚子却还没有动静,陈氏不是不着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燕王对外甥和外甥媳的看重,如果表嫂喜欢这个孩子的话,安氏在世子和燕王妃跟前的地位只怕也要跟着提高不少。

幸好无论是长平公主还是南宫墨,对这孩子都只是面上做到的就是了。这让陈氏也暗暗松了口气。

南宫墨和长平公主自然不会做这样打嫡妻脸的事情。如果陈氏有嫡子还好说,现在陈氏膝下无子无女,对庶女太好未必是什么好事。

南宫墨回过神来,对陈氏歉然一笑道:“想起一些事情,让弟妹见笑了。”

陈氏摇摇头道:“表嫂初到幽州,可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有什么尽管跟我说便是,当初我刚过来的时候当真是有些难受。”南宫墨摇头笑道:“我少年时候也是时常在外面走动,倒是没什么不习惯的。”

“我听母妃说起过,真是羡慕表嫂。我这辈子走得最远的大概就是从金陵到幽州来了。来了幽州之后,更是连城门都没出国。”陈氏叹息道。南宫墨也知道,大多数女子的一生也都是如此了。陈氏从金陵到幽州也可算是远嫁了,只是这样也就更加孤单,娘家远在千里之外,十几岁的小姑娘带着几个下人千里迢迢嫁给一个几乎算是陌生人的人,最开始的寂寞孤单可想而知。

南宫墨也跟陈氏说起一些金陵的事情,还有偶然听说的陈家的一些人事。可惜她素来不关注这些,知道的也不多。陈氏倒是听得津津有味,一时两人相处地倒也愉快。

燕王府的日子过得悠闲,没什么事情需要操心,生活起居也被燕王妃和陈氏打点的妥妥帖帖,几天下来南宫墨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长胖了一圈儿了。就在南宫墨感到百无聊赖的时候,长风公子到了。

看着南宫墨闪闪发亮的眼睛,长风公子吓了一跳,“墨姑娘…本公子知道自己玉树临风,但是你这样看着我…让本公子怎么好意思?”

南宫墨斜睨了他一眼,抛给他一个鄙视的眼神:满脸风霜,你从哪儿看出来自己玉树临风了?

长风公子不爽,“本公子是为了谁弄成这幅样子的?你知道那你们丢下的那些鬼东西运到幽州费了我多少功夫么?”最关键的是,那些鬼东西居然还不是他的!这一路上,要是被人抢了估计抢劫的那家伙能把自己吓死。

南宫墨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巨额财产托付长风公子运送来幽州,不给快递费的那种。

顿时笑容可掬地道:“辛苦长风公子了,来,知书给长风公子上茶。”

蔺长风轻哼了一声,“这还差不多,卫君陌呢?”

南宫墨道:“跟燕王出城了。”

蔺长风从怀中掏出厚厚的一本册子扔给南宫墨道:“你的嫁妆还有长平公主以及紫霄殿明面上的产业全部卖了,一共是一百四十二万两。这是你那些宝贝和卫君陌的私房钱的名册,全部送到幽州了。自己看看。另外,寄畅园的书按照你的吩咐,全部托付给谢家存放到谢家书院了。谢家书院的人可以用,可以抄录,珍本以后你方便了就去取回。”

“辛苦你了。”南宫墨随手将册子放到一边,蔺长风说得简单,但是那些东西又多又杂,南宫墨想起来都头疼蔺长风能够这么快处理妥当也是不容易。

长风公子耸耸肩,道:“你开的善堂还有给谢家书院的钱,我吩咐了金陵那边的人依然每个月按时送过去。”

南宫墨点点头,问道:“你处理的那些产业,被谁买了?”一百多万的产业,可不是谁都能拿得出来的。蔺长风能处理的这么快想必是遇到大买主了。

蔺长风勾唇一笑道:“朱家。”

整个金陵城,能够一口气拿出这么多钱的也只有朱家了。蔺长风倒是不在意将东西卖给谁了,反正他们拿到银子就可以了。不过由此看来,朱家如今到真是如日中天气势正盛了。

南宫墨也不惊讶,点头道:“朱家大小姐倒是厉害。”朱家这一代能拿得出手的人还真没有几个,别看她看不太上朱初喻折腾来折腾去的。但是就凭她能够把自己弄到如今这样的地步也算是本事了,即便这繁荣可能短暂而虚假。

蔺长风笑道:“可不是么?朱家大小姐可比你本事。先皇御封的星城郡主好端端的让你弄丢了,你一走人家就一跃成了郡主,现在要叫善嘉郡主了。”

南宫墨挑眉,蔺长风道:“朱家现在可是陛下最忠心的支持者,宫里那位贵妃马上也要生了,据说是个男孩儿。至于朱初喻,认了周襄那老头做祖父,周襄那老老头当年被先帝整的家破人亡,萧千夜不得给她个面子。”

“周襄能看上朱家?”南宫墨有些惊讶,她还以为周襄那老头顽固不化,定然看不上朱家的门第呢。

长风公子皮笑肉不笑,“人家比你招惹喜欢,听说墨姑娘第一次见到那几个老头子就把人气晕过去了?”

“君陌也有一般的功劳。”南宫墨毫不犹豫地将荣誉让出去一半,摆摆手道:“罢了,金陵那边让人盯着就是了,横竖短时间没咱们什么事。除非萧千夜敢杀到幽州来。”

蔺长风点头道:“说的也是,你们现在有什么打算?”

南宫墨道:“燕王的意思君陌自然要去军中,不过在这之前还是要把这些琐事安顿好的。我这几天看了几个园子,又两个是挨着的一大一小,你也一起买了吧?还是你想自己看看?”蔺长风顿时垮下了脸,“我以为墨姑娘会好心收留我这个孤家寡人。”

南宫墨笑道:“我自己是不在意,但是等到长风公子将来遇到意中人了,难道也不要宅子?”

蔺长风大手一挥,“到时候再说。”一个人住着一个大园子,想想蔺长风就觉得自己好可怜,还是不要了。

南宫墨也不在意,耸耸肩道:“你随意,回头给君陌和母亲说一声就行了。”反正园子是够大,也不怕住不下。

“紫霄殿的人……”南宫墨问道。

蔺长风道:“这个君陌之前跟我说过,除非情报和做生意的,紫霄殿的杀手已经全部撤到幽州来了。不愿意留下的给遣散银子自谋出路,愿意留下的想从军的从军,不愿从军的也可留下做侍卫。等到买了新园子,不是也需要侍卫么?”紫霄殿的情报和生意其实都是一起的,做生意就是为了情报,收集情报的同时顺便做生意赚钱罢了。

“紫霄殿一流杀手共二十八人,二流杀手一百零八人。选择离开的只有不到十人,而且都是排名靠后的。”杀手并不是那么好做的,这是拿自己的命做得生意。即使是许多一流杀手的结局都不会多好。许多人更是走投无路才做杀手的,所以能够有个光明正大的身份和前途大多数人还是知道该怎么选择的。那些选择离开的大多数还很年轻,甚至根本没有明白杀手这个职业的可悲之处。

“三流杀手呢?”

蔺长风翻了个白眼,“紫霄殿没有三流杀手。”

南宫墨莞尔一笑道:“好吧,这些人我会看着安排的。长风公子自己有什么打算?”

长风公子木着脸瞥他,“我不是在替墨姑娘卖命么?”

“可别,我可用不起长风公子这么高级的手下。”南宫墨扬眉笑道:“你是打算继续做生意,还是跟我们去军中玩儿?”南宫墨觉得蔺长风会选后者,如果他真的那么喜欢做生意的话当初就不会跟卫君陌去混江湖。

果然,长风公子眼睛亮了亮,摸着下巴道:“去军中玩儿啊,那不是就可以去关外揍那些北元蛮子,本公子还没杀过北元人呢?”

“所以?”

“所以…麻烦墨姑娘自己再找个管事了。”长风公子笑眯眯地道:“本公子要去纵横沙场,不玩算盘了!”

我就知道勤劳听话的壮丁不是那么容易抓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