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本公子再也不喝茶了!/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虽然南宫墨曾经开玩笑说卫君陌很穷,但是事实上即便每年需要给燕王的大军大笔银两,卫公子依然是很富有的。紫霄殿在南方的产业并没有尽数转移,总之将明面上的一些卖掉了做出一个卫公子真的完全撤出了江南的模样,至于别人信不信倒也无所谓,只要他们找不到就可以了。但是被蔺长风带到幽州来的财富依然十分惊人,可见这些年这两人混迹江湖确实是没有少敛财。

南宫墨将自己手中卫君陌的财产算了一下,不算长平公主的和当初得到的汉王宝藏,只是卫君陌自己依然还有一百多万两的现银以及各处地产房产商铺不下数百初。更有卫君陌曾经交给南宫墨的整整一箱子宝石,这些财产放到外面去只怕也是幽州数一数二的富豪了。所以说,谁穷了卫公子也不会穷的。

清理完手中的财产,南宫墨就开始跟着蔺长风一起在幽州城里四处闲逛了。对她的安排卫君陌也不反对,刚到幽州他每天被舅舅抓着恶补幽州的各种人事局势情报,连想要陪南宫墨逛个街都脱不开身。

南宫墨和蔺长风漫步在幽州城中,身后还有寸步不离的跟着两人的柳和危。两男两女无一不是相貌出众之辈,即便是危发色略显怪异但是在幽州这样一个各族人等都有进出的边境大城中倒也不算奇怪。这样的一行人自然引起无数路人侧目。也有进城当天曾经远远地见过南宫墨等人的,知道是燕王府上的贵客,心中暗自盘算着莫要得罪了贵人。

蔺长风走在南宫墨身边,一边打量着两旁的街道连连摇头道:“这幽州城比起金陵繁华果然是远远不如。”别的不说,金陵城里那林立的各色酒楼茶楼饰品古董丝绸等等铺子就不多见。不是没有只是不够精致也不够多罢了。虽然想要的东西大多也能买到,但是未免少了几分逛街的乐趣。

南宫墨淡笑道:“金陵乃是帝都皇城,岂能相提并论?”不是商人想不到不会做生意,而是没有那么多人买。有需才有求,比起金陵皇城那一块砖头掉下去都能砸到几个权贵富豪,幽州城里就显得稀少多了。真将那些价值连城的宝贝千里迢迢运过来也只能堆着吃灰罢了。

蔺长风耸耸肩,问道:“那么,墨姑娘是怎么打算的?”

南宫墨认真想了想,笑道:“买一些铺子让人经营着就罢了,横竖咱们也没有多少经历管这些。”反正燕王的军饷也不用她操心,自有紫霄殿暗地里的人负责赚钱。他们只需要过得去就行了。蔺长风也不在意,点头道:“成,我已经让人联系了官牙的人,现在去?”

“自然。”

蔺长风和对方约好的地点是在街上的一个茶楼,他们到的时候对方的人也到了。官牙的人消息灵通,自然知道南宫墨一行人的身份,见到他们也格外的客气,“小人孙和见过卫少夫人,见过蔺公子。”南宫墨微微点头道:“久等了。”

“不敢,少夫人请坐。”孙和连忙陪笑道,他也没想到做主的竟然是个女子。不过这位可是阎王殿下的外甥媳妇,不是他一个牙人能够得罪得起的。

双方落座,孙和取出厚厚的一摞文书道:“少夫人之前看的两个园子地契文书都在此,大一些的夕照园要价是一万二千两,小一些的李园要价是七千三百两。小的能做主为少夫人抹去领头,一千九千两如何?”

南宫墨含笑摇头道:“阁下是欺我年少识浅,不知规矩?若是主人家真有意思出售,这个价…只好还能降下三千两才是。”

孙和忍不住想要抬手抹汗,没想到这位少夫人刚到幽州不仅深知牙行的规矩,而且还很敢砍价。只得陪笑道:“少吩咐人见谅,这园主委托之时说好了,夕照园绝不能少于一万一千两,李园至少也要六千万百两,小的…小的也还要吃饭的,还求少夫人手下留情啊。”

南宫墨自然不会真将他这话当真了,挑眉道:“两个院子一万六千五百两。我也不只是买这两个园子而已,你也知道我们家刚到幽州,要买的东西多了……。”

“这…”孙和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一咬牙道:“就按少夫人说的办。不知…少夫人还需要些什么,小的为您效劳。”其实就算买南宫墨说的这个价,他也还能从中赚钱至少两百两的中介费。如果能够交好这位燕王府的娇客,又能做一大笔生意自然是更好了。

南宫墨满意地点头道:“我还要幽州城中位置好的十个铺子,两个三进的院子。另外,还要幽州城外最上等的地三千亩。”

孙和大喜,若是能做成这笔生意,他一两年不用开张都没关系了。连忙笑道:“自然是有的,铺子和院子不说,咱们幽州最是地广人稀,少夫人要多少地都有。少夫人稍等,小的这就去那文书地契过来让少夫人看看。”

南宫墨自然也不着急,微微点头表示可以。孙和连忙起身告退,匆匆回去拿东西去了。

看着他下楼,蔺长风才笑道:“跟墨姑娘做生意真是爽快,想必孙和也是这么认为的?”南宫墨道:“这幽州城里,他做生意算是厚道的了名声也还不错。两个园子一万六千五,也不算贵。”蔺长风点头,如果想要自己喜欢的自然是买块地重新建一个园子比较好,但是他们现在并没有这个时间。而且刚刚过来就大兴土木建园子也不是什么好事。

“园子买下来总还是需要改建的吧?到时候花费也是不菲。”蔺长风盘算道。

南宫墨道:“这事交给房去办即刻。”

蔺长风有些好奇,“你买那么多地干什么?”

“以后你就知道了。”南宫墨笑容可掬地道。其实在金陵她也准备了很多土地,可惜什么都还没来得及干就跑到幽州来了。

落下传来一阵嘈杂声,两人回头望去就见几个青年男子走了上来。刚上楼一抬眼就看到坐在一边的南宫墨和蔺长风,不由得眼睛一亮。纨绔子弟无论什么地方都不少见,幽州城里自然也不少。这些人出生优越,整日无所事事便吃喝玩乐,到处晃荡。南宫墨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精致却不失大气的容貌,清而不冷的气质,总是令人惊叹。比起北方女子的高挑健美更多几分江南女子的秀雅纤丽,比起江南女子又更多几分坚韧和大气,自然让这些纨绔惊艳不已。

“好一个美人儿。”其中一人惊叹道,连忙快步上前笑道:“不知姑娘芳名?在下请姑娘喝茶,还请姑娘赏个脸如何?”

南宫墨还没说话,旁边的蔺长风手中的折扇轻轻挑开他伸向南宫墨的手,笑道:“这位公子,还请自重。”

一看到蔺长风俊美的脸蛋那人就气不打一处来。北方男子长相多粗犷豪迈,虽然自以为比起江南人更有男子气概。但是却还是明白在姑娘眼中蔺长风这样的人才更招人喜欢的。当下,眼睛一斜睨了蔺长风一眼道:“哪来的小白脸,没看到本公子正在跟姑娘说话?”

长风公子顿时乐了,敢叫他小白脸的人还真的不多见。侧首忘了南宫墨一眼,蔺长风眼睛一转摸了摸鼻子不说话了。

见他如此,那男人更得意了,“姑娘,这种小白脸有什么用?你还是跟咱们一起来喝茶吧?”跟在他身边的人也跟着起哄,顺便对蔺长风实行全方位无死角的鄙视和嘲讽。

南宫墨放下茶杯,抬眼扫了他们一眼问道:“你是谁?”

那人顿时高兴起来,得意洋洋地道:“本公子是燕王麾下副将薛真嫡长子薛斌!”

南宫墨打量着眼前的男子,其实也不过是十*岁的年轻人罢了。那副得意洋洋的模样倒是显得更加幼稚几分。南宫墨忍了一下将那句,“我是你父亲未来的上司的媳妇”咽了回去。她也看得出来,虽然这几个年轻人举止轻浮,但是目光到还算干净。平日里大约也就是口头上调笑几声,倒是不至于做出什么太出格的事情来。

南宫墨双手捧着茶杯,偏着头疑惑地看着他道:“薛副将么?我刚来幽州没听说过。不过…就算薛副将很厉害,你得意什么,有不是你自己。”

“你……”薛斌显然没想到这个看似柔弱的姑娘会来这么一句。

南宫墨悠悠道:“在南方一般人通报姓名都是说我是谁谁谁,原来北方时兴的通名报姓是我是谁谁谁的儿子啊。”在场的年轻人脸顿时僵硬了,这不是说他们自己没本事连报个名都要先拿出自己老子的名号么?虽然他们确实是没什么本事。

蔺长风慢悠悠地笑道:“墨姑娘,入乡随俗,你也该先说你是谁谁谁的女儿。”

南宫墨认真考虑了一下,她爹在天牢里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上刑场了,大概没什么好说的,真诚地道:“我好像拼不起爹。”曾经,她有拼爹的资格她没有好好利用。现在需要拼爹了她却没爹可拼了。这真是一个悲剧。

你还可以拼婆婆拼舅舅。长风公子抽了抽嘴角在心中默默道。

旁边,薛大公子要抓狂了。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听不出来这两个人是在调侃他们?

“臭丫头,小白脸!本公子好好跟你们说话,想要找茬不成?”薛斌满脸怒气地吼道。旁边的食客见状连忙躲到一边去了,虽然这些纨绔没干过什么丧心病狂欺男霸女的事情,但是打打架还是没问题的。

“小白脸?”长风公子脸上的笑容更深,突然指了指身后道:“你们看看身后。”众人一怔,不由得回头朝着楼梯口望去,不知何时一个青衣男子出现在楼梯口冷眼看着他们。

“靠,怎么又来一个小白脸?今天真是出门没看黄历!”其中一个纨绔忍不住道,只看他那三大五粗的模样就知道,他对长相俊雅的男子有多么怨念了。

“……”长风公子笑眯眯地对说话的人伸出了大拇指。

薛斌同样也看了过去,可不是么?这一个长得比坐着的那个笑眯眯的更俊美,长这么大也没见过男人长得这么俊美的。不过看起来不像是好惹的人物,到底是出生将门多少还是有点小动物的直觉的。

“你…你是谁?”

卫君陌淡淡地扫了众人一眼走到南宫墨身边坐下。长风公子含笑看着他,一边把玩着手中的折扇道:“君陌,那位薛公子想要请墨姑娘喝茶呢。”

卫君陌抬眼望过去,薛斌顿时直觉的浑身一凉。

“想喝茶?”卫君陌淡淡道,“过来坐,我请你喝。”

他的声音听不出来什么怒气,但是薛斌直觉坐过去绝对没有什么好事。然而那冷淡淡的仿佛没什么感情的声音却让他不敢拒绝。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小伙伴,只得慢腾腾地坐过去坐下了。卫君陌果真提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放到他面前,“喝。”

薛斌飞快地抬头忘了一眼坐在对面的男子正好对上对方深邃的紫眸。脑海里灵光一闪,薛斌蓦地睁大了眼睛,这…这不是、真不是…

长平大长公主的儿子,燕王殿下的亲外甥,据说天生长着一双紫眸。想到此处,薛斌恨不得甩自己一个耳光,前两天才刚刚听说卫公子带着长平公主和曾是先帝御封星城郡主的妻子到了金陵。今天就遇到一个绝色美人儿,这幽州城里哪儿来的那么多绝色?我真是个猪!

“喝。”

无形的压力让薛斌动弹不得,考虑了一下双方身份悬殊以及的确是自己不对在先,薛斌还是听话的端起茶杯一口将茶水喝完了。

卫君陌再一次端起茶壶,满满地倒了一杯。虽然没有说话,但是那意思薛斌却是能够领会的。你不是想要喝茶么?本公子请你和个够。

薛斌苦着脸,再一次喝干了茶杯里的茶水。一不小心调戏了人家的媳妇儿,总要让人消气才行。不就是喝茶么?本公子喝!

一口气惯了七八杯茶水,薛斌忍不住打了个饱嗝。原本还在一边看热闹的公子们也安静了下来,围观的群众更是好奇。哪儿来的年轻公子,竟然让这位幽州城里有名的纨绔服服帖帖。

蔺长风同情地看了一眼薛斌,谁让你惹到卫君陌这儿小心眼儿的呢。

再一次看着跟前满满的茶杯,薛斌终于有些撑不住了,“那啥,刚才是本公子不对,本公子有眼无珠,要不…你打我一顿吧!”再喝本公子要撑死了。

蔺长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懒洋洋地道:“你这要他打你一顿?上一次他动手打得人腿现在还瘸着呢。哦,那是去年的事。”你不会以为卫君陌打一顿只是随便出口气那么简单吧?这家伙下手可黑。

看着薛公子努力地吞了口口水,纠结地望着眼前的茶杯的模样,南宫墨伸手拉了拉卫君陌的衣袖道:“也没说什么,差不多就行了,别欺负年轻人。”

薛公子委屈地望了南宫墨一眼:姑娘,虽然谢谢你替我求情,但是你看起来比我更年轻啊。

卫君陌轻哼一声,淡淡道:“我以为他喜欢喝茶,才见到个人就要请人喝茶。”

薛公子苦逼地咬牙切齿,“本公子再也不喝茶了!”

南宫墨掩唇一笑,以眼神示意卫君陌适可而止,他们还有事。

卫君陌挑了挑剑眉,淡淡道:“喝完三杯,你就可以走了。”

薛斌松了口气,也不用卫君陌倒茶了。自己满满地倒了一杯茶一口灌了下去,再到了一杯再灌下去。转眼间三杯茶全部下肚,薛斌打了个饱嗝,“我…我可以走了吧?”

卫君陌抬眼平静地打量了他一会儿,看得薛斌头皮又是一紧。才微微点头,薛斌松了口气连告辞都来不及,连忙推开凳子朝着楼梯口奔去。

“唉,兄弟…你没事吧?”旁边的纨绔们连忙上前,不是他们不讲义气,而是那个后来的男人气势实在是太强了。感觉比家里老头子拎着板子要揍人还可怕啊。

薛斌一把推开跟前的人,朝着楼梯奔去,“快滚开,本公子忍不住了!”

转眼间就不见了人影,让人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轻功了得。被抛下的众人愣了愣,也顾不得南宫墨三人纷纷追了下去,“唉?薛兄……。”

“噗嗤!”楼上一片宁静,长风公子忍不住狂笑起来,“哈哈……”

------题外话------

么么哒,抱歉今天晚了~最近要修医妃出版稿。嘤嘤,重度拖延症患者,今天终于交了第一册,未来一两周要交剩下两册。不会断更,我会尽量早点更新哒。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