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燕王麾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风公子笑得前俯后仰,直到对上卫公子不耐的冷眸这才摸摸鼻子闭了嘴。不过只看那不停地往上翘的唇角就直到,即使是卫公子的冷眼也不能掩盖长风公子的好心情。轻咳了两声,看看两人蔺长风道:“我敢打赌,那姓薛的小子以后提起请人喝茶都会有心理阴影。”北方的人们都是很朴实的很实在的,所以这茶楼的茶碗也很实在,至少比江南人惯用的那种精致的白瓷茶杯要大上一般。一口气惯了十多万水,那小子还能忍得住没有当场失态算是不错了。

“做妙的是他还不能告状。”长风公子笑道。在茶楼调戏姑娘未遂被人逼着喝了一肚子水?稍微还要点脸面的人都不敢回去告状,否则别说家里能不能替他找回面子了,只怕先就是一顿好打。不过…如果那小子真的跑回去告状,薛家又真的刚好脑子不清楚来找麻烦,那就更好玩儿了。谁不知道燕王殿下出了名的护短?长风公子心中暗搓搓地道。

孙和抱着一堆文书气喘吁吁地上来,看到坐在旁边的卫君陌也是一愣连忙上前见礼,丝毫不知道自己走了之后这里发生过什么事情。

“卫公子,少夫人,请看。这些都是小的手里的店铺土地,价格好商量。”孙和陪着笑道。

南宫墨含笑接过,转手分了一些给蔺长风和卫君陌道:“你们看看。”

卫君陌低头看了几眼,微微凝眉道:“无瑕要买地?”之前在金陵也买了不少地,卫君陌明白她只怕是有些什么事要做,不过他们很快就要去军中了,不知道会不会耽误无瑕的正事。

南宫墨点头笑道:“嗯,有点用。不用担心,费不了我什么事,而且离得也不远不会误事。”

卫君陌这才点点头,三人一起翻看着手中厚厚的文书和地契,最终划定了幽州城外的三千亩上等土地和幽州城内的二十处商铺。他们初到幽州也没有什么产业,有了这些商铺差不多也足够支撑起平日的用度了。既不会让人看轻,也不会太过显眼。只要派人去看过合适了就可以马上过户。

孙和喜得眼都笑眯起来了,主动让了两成的价,最后商定只要去查看的人觉得合适了,这些产业一共以十五万两的价格买下来。这样下来,只是做卫家的生意,他就可以拿到将近两千两的中介费。这些若是换了平常,只怕三五年都未必能够赚到的。遇到这样大方又好侍候后台还硬的客人,孙和自然不会作死的去得罪他们。推荐给她们的也是最好的土地和商铺,当下双方都十分满意很快便达成了交易。

南宫墨买房买地的消息自然瞒不住别人,一出手就是十几万两的银子,燕王府上下的下人们也更加殷勤起来了。虽然王爷和王妃再三吩咐不可怠慢,但是做下人的也难免有个眼色高低,卫家一家三口住到王府,和人家在外面随手就是十几万的产业总还是不同的。对于这样的变化,无论是南宫墨还是卫君陌也都不怎么在意。下人不长眼的多了,想太多是为难自己,只要别真的没脑子闹到更前来就是了,谁有空管他们怎么想?

书房里,南宫墨和卫君陌坐在主位上。底下依次坐着的是蔺长风,房,柳还有危旁边还站着兰嬷嬷。南宫墨靠着椅背悠然地看着他们,问道:“到幽州也有几天了,如何…大家都考虑好以后的打算了么?”无论是南宫墨还是卫君陌都没有打算强硬地安排属下要做什么。从前都是做杀手的没什么好说,如今既然要金盆洗手了要做什么还是自己打算的好。

房点头道:“回公子,夫人。手底下的兄弟除了危和柳,都打算跟随公子从军。另外还有一些人觉得累了,不想再打打杀杀,愿意留下来做护卫。”房说得兄弟,便是指紫霄殿最精锐的二十八个杀手,这些人也不是每一个都武功高强,但是至少每个人都有自己独门的杀手锏,否则也成不了一流杀手。南宫墨微微点头,卫君陌抬眸道:“考虑清楚了,一旦从军,须入军户,从此世袭。”

大夏的军职和前朝不同,军户世袭。入了军中就世代都只能从军了,父死子替,兄死弟替,除非上位者格外开恩否则永无止境。

房点头道:“大家都明白,公子放心。”他们本就是浪迹江湖的杀手,不是仇人遍地就是无家可归,有的甚至连个身份都没有。从军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以他们这些人的能力,从军自然比普通的军汉要容易出头得多。

卫君陌点头,看向柳和危。柳沉声道:“属下和危想要跟着夫人,求夫人不弃。”

南宫墨微微点头,对此并不意外。她跟柳和危也相熟,柳是女子,危的性格也并不适合军旅,“既然如此,你们便跟着我吧。不过…既然都不做杀手了,也可以换回原本的名字了吧?”无论是房,还是柳原本也都只是一个代号罢了,既然已经不做杀手了自然可以换回自己的名字。

房笑道:“是,属下简秋阳。”

蔺长风挑眉笑道:“认识这么多年,本公子居然还是第一次知道你的名字。”

房淡笑不语,其实像他这样的人紫霄殿里很多,既然做了杀手就当忘了自己原本的姓名。

柳淡淡笑道:“我叫柳寒。我自己取得名字。”

众人齐刷刷看向危,危依然木着一张脸,淡淡道:“星危。”他没有名字,也没有打算另外再给自己取一个名字了。他是杀手星危,做了夫人的护卫之后还是星危。

危一向是惜言如金,众人也不在意。房等人从军需要一个能够让人接受的名字,但是危却没有这个需要,以后身为南宫墨的专属护卫,叫什么都无所谓。

南宫墨也点了点头表示接受这个名字,然后道:“既然如此,柳寒和星危依然跟着我,秋阳和长风这几天劳烦你们将幽州城里的产业先安置一番。然后我打算交给母亲来打理,有兰嬷嬷帮着母亲应该也不会太过劳累。”南宫墨说话间侧首看向卫君陌。卫君陌自然没有意见,母亲初到幽州,还是多找些事情做免得胡思乱想,也少了无聊。

兰嬷嬷恭敬地应道:“老奴遵命。”

南宫墨笑道:“以后我跟君陌大约时常不在家,家里就辛苦嬷嬷了。”

“老奴不敢,小姐言重了。老奴一定办好小姐和姑爷吩咐的差事。”兰嬷嬷道。

“很好,那么剩下的就等着园子改建好了,咱们搬过去就没什么事了。”南宫墨放松地笑道。

蔺长风挑眉道:“大小姐,哪儿那么轻松啊。园子改建是一回事,咱们带来的人还远远不够,添人可比改建园子麻烦多了。”园子是死的人是活的,改建园子只要说了想要什么样的,给足了钱自然就好了。但是要挑人却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不仅要会办差懂事,还要忠心可靠的。

南宫墨扬眉一笑道:“这些…就劳烦长风公子了。”

蔺长风顿时黑了脸,“又是本公子,你们俩闲着干什么?”

南宫墨笑眯眯地道:“城外不是刚买下了几千亩地么?我跟君陌自然要亲自去瞧瞧啊。”

长风公子给了她一个鄙视的眼神,但是在卫君陌威胁的目光中只得默默地认了。果真是有异性没人性,本公子当真是交友不慎啊。长风公子哀叹。

长平公主和卫君陌到来,自然也不可能这么悄无声息的就算了。虽然他们来的当晚燕王府就办过家宴为他们接风。但是燕王依然还是郑重其事的挑了个好日子半个宴会向整个幽州的权贵们宣告他们的到来。原本这个日子只应该安排在他们刚到幽州城的头两天的,不过那时候燕王麾下许多将领都还领军在外训练未回,于是燕王殿下一拍板决定延后几天等到人都回来了再说。

为了表示对妹妹和外甥的重视,燕王不仅邀请了麾下的将领还有朝廷的官员甚至是幽州的富商和有名的耆老宿儒。这日,南宫墨两人刚刚从城外回来,燕王身边的人就匆匆来请两人到书房去。于是两人只得匆匆换了身一副,又起身往燕王的书房而去。

燕王的书房里不似往日的宁静肃穆,里面挤挤攘攘的坐了七八个人。看到他们出现在门口,原本还在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的众人顿时停了下来,齐刷刷地望着两人。看到他们,燕王朗声一笑道:“君陌,墨儿,你们进来。”

“见过舅舅。”两人走进书房齐声请安。

燕王挥挥手示意他们不必多礼,问道:“本王听说你们这两天总是老是往城外跑?”

卫君陌微微点头道:“无瑕在城外买了一些土地,我们去看看。”

燕王蹙眉,看向南宫墨。他当然知道这些日子南宫墨做了些什么,对于这个外甥媳妇的办事能力,燕王表示十分满意,不过…“之前你跟本王说想要去军中,现在怎么又想起来买地了?怎么?怕本王没有粮食跟你们吃?”

闻言,众人看向南宫墨的目光又多了几分古怪的意味。

南宫墨嫣然浅笑道:“舅舅说笑了,我是有些别的用处,不过…现在却还不好跟舅舅说。舅舅放心,不会耽误了正事的。”燕王这才点头,能力高是一回事,他却不喜欢颠三倒四半途而废的人,“罢了,既然你这么说,本王也不问你想要做什么了。”

旁边坐着的人早有些忍不住了,一个四十出头模样的将领忍不住问道:“王爷,这位…少夫人也要进军中?”卫公子来会被王爷安排入军中他们是早就猜到了的,但是…从军还要带着媳妇儿一起是不是太过了点?

看着南宫墨如花似玉的模样,众人显然都觉得是这位大长公主的爱子舍不得媳妇儿。王爷这也太纵容卫公子了,若是世子或者哪个公子敢担着媳妇儿或者侧室进军营,还不被王爷一顿军棍打得爬不起来。

燕王瞥了他一眼淡淡道:“怎么?你们有什么意见?”

众人差点抓狂,“王爷,军营重地,岂能让女子随意出入?!”

燕王挑眉笑道:“你们若是再找出来一个女子能够孤身一人在张定方的城中取下叛臣首级的女子,本王也让她自由出入军中。”

众人顿时哑然,星城郡主的事情他们多少还是听说过的,只是看着眼前这娇滴滴的仿佛一指头都能戳到的俏佳人,一时间没能把他跟那位被先帝御封的星城郡主联系在一起罢了。这…真的是那位么?想当初听到消息他们暗暗同情过公子:这得是娶了一个多么彪悍健壮的母老虎啊。

“可是、可是…”可是了半天,也说不出除了性别之外还能有什么好理由。

燕王打断他道:“不用可是了,进了军中就按军中的规矩办,本王不会袒护他们的。”意思是,看他们不顺眼,你们自己去想办法,本王不管。

看着手底下眼珠子打转明显是在打着什么主意的一众属下,燕王殿下突然觉得没有直接把幽州卫交给外甥管实在是太正确不过的选择了。至少…这两只总不能干什么弑上的事情吧?同时也在心中暗暗同情起这些跟着自己十多年的老部下了。

“君陌,墨儿,坐。这些都是跟随本王多年的部下。这是副将朱弘,手下统兵五万。这是陈昱……”因为都是燕王的亲军,编制并不如朝廷那样的严格。在座的大都只是挂着副将的名号,也有朝廷给的品级。但是朝廷不负责他们的军饷俸禄,所有一盖都称副将。剩下的几位也都是燕王麾下亲信的心腹。至于真正名义上的幽州掌控兵马的最高的一人,幽州都指挥使和幽州布政使,燕王自然也下帖子请他们了,不过他们算是朝廷的人,自然进不来这燕王府的内书房。

介绍完属下,燕王才指着最先跳出来的副将朱弘道:“你们就先到朱弘的手下去吧。去做个百户怎么样?”死小子,本王给你兵权你不要,那就自己慢慢在底下玩儿吧!

朱弘看看卫公子俊美无俦的容颜,在看看南宫墨清丽无瑕的娇艳,眼皮子跳了跳终究还是将到了嘴边的拒绝给吞了回去,“是,王爷。”

卫君陌和南宫墨对视一眼,双双起身道:“是,王爷。见过朱将军。”

挡着燕王殿下的面,也不能不给面子,朱弘点了点头算是见过了。燕王满意地一笑道:“既然你们都没有什么意见,本王也就放心了。朱弘,君陌一直在金陵长大,虽然跟着南宫怀上过战场到底还年轻,你要多费些心啊。”

朱将军眼睛一亮,上下扫了卫君陌两眼,朗声道:“王爷请放心,属下一定竭尽全力!”

南宫墨默默垂眸不语:燕王殿下这是跟朱将军多大仇才这么可劲儿的挑唆他来找卫君陌的麻烦啊。现在在朱弘眼里,卫君陌肯定是个只是跟着岳父蹭过一点战功的贵公子形象了。幽州毕竟还是离金陵太远了,许多事情他们这些常年在军营里打滚的人哪里会知道呢。

又说了一会儿话,燕王才将两人打发出去见燕王妃。毕竟今天是为了他们举办的宴会,其中还有不少女眷也需要南宫墨亲自去见一见。

从燕王的书房里出来,朱弘远远地看着并肩而去地卫君陌夫妇二人,一张粗犷的脸都快要皱成了菊花。跟他关系最好的陈昱伸手拍拍他的肩膀笑道:“老朱,看开些,听说卫公子和少夫人的伸手都不错。”

朱弘哼了一声,“身手不错顶个屁用?要是身手好就行还要咱们干什么,直接让找江湖众人来当兵杀敌不就好了。这可是大长公主的爱子,要是有个意外,老子有是个脑袋也不够陪啊。”

陈昱笑道:“那你就让他待在后面别上战场呗?”

朱弘翻着白眼,“军功怎么办?王爷那意思肯定不是让他进去玩儿的吧?”燕王治军森严,军功是按敌人的人头算的,不杀敌哪儿来的军功?让他抢属下的军功给贵公子他老朱也做不出来那种事儿啊。真是愁死了,居然还有要带个姑娘…朱弘都能想想未来自己的军营成为幽州军笑话的场景了。

陈昱却没有朱弘想的那么简单,笑道:“老朱,咱们王爷是什么性子你不知道?没有点本事他能那么看重卫公子,你想太多了。我倒是觉得…能让王爷如此看重,卫公子和少夫人只怕是不简单呢。你小心阴沟里翻船。”

朱弘不信,“老夫会对付不了两个毛头小子?”

陈昱撞了撞走在他们身边的薛真,道:“老薛,你怎么说?”

薛真看了看两人,摸摸鼻子决定还是先不把他儿子刚刚被卫公子恶整的看到茶水就干呕的事情告诉他们。丢不起这个脸啊。

“我跟卫公子不熟,没什么看法。哈哈,我先回去了,我家那小子整天不省心,就是欠抽!”

看着他急匆匆离去的背影,两人疑惑地对视一眼:他儿子欠抽又不是一天两天了,需要这么着急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