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9、长嫂如母/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妃院子里,此时也是十分热闹。幽州城中有些脸面的贵妇们都坐在花厅里陪着燕王妃和长平公主说话。幽州这地界上,身份最尊贵的女子自然就是燕王妃了。幽州地处偏僻,不似金陵城中的百姓早看习惯了大大小小的达官权贵。如今突然来了一位大长公主,还是燕王殿下的同母胞妹,贵妇们自然也都上赶着前来奉承了。

在看看大长公主虽然已经年近四十,却依然容貌秀丽清雅,矜贵非凡,更让幽州这些习惯了北地粗犷的贵妇们羡慕不已。

“听说少夫人也跟着一起来了,怎么没见到少夫人呢?”有人忍不住问道。

听到这话,一众贵妇都不由得停了下来纷纷看向长平公主。长平公主唯一的儿子深得燕王看重的事情他们自然也是听说过的。北地人也没有金陵那么讲究,虽然卫公子已经成婚了,但是侧室什么的位份也不算低么?若是能够凭着这个跟燕王府搭上关系,就算是做妾也没什么。有这想法的人自然不在少数,燕王麾下的将领们还好说,特别是那些没什么门路的商人更是眼热起来了。

在座的姑娘们心中也暗暗将这位卫少夫人跟自己比较起来,倒不是说她们就对卫君陌有什么想法,只是星城郡主的名字她们也都听说过的。骄傲的女子总是忍不住想要将自己和别的优秀的女子作比较。

长平公主自然将这些人的神情看在眼里,也不多说什么只是淡淡一笑道:“三哥要无瑕跟君儿去书房了,大约一会儿便过来吧。”

众人心中又是一惊,燕王殿下竟然允许卫少夫人跟着卫公子一起进书房,只怕就是世子妃也没有这样的殊荣吧?在看看坐在一边的燕王妃和燕王世子妃,两人的神色倒都是一派平静淡定,完全没有丝毫不悦的意思。

“启禀王妃,公主。卫公子和少夫人来了。”门外,侍女恭声禀告道。

燕王妃放下手中的茶杯笑道:“快让她们进来。”

侍女应声去了,片刻之后就看到一对璧人携手走了进来。男子冷莫俊美,一双紫眸冷冽的令人不敢直视,但是容貌却有俊美的让人不忍心移开眼睛。站在气势如此之强的男子身边,女子也丝毫没有显得光芒黯淡。美丽无瑕的容颜上带着浅浅的笑容,峨眉淡扫,粉黛不施,却依然让人觉得仿佛一朵亭亭玉立的绝艳牡丹。

“母亲,舅母。”两人上前见礼。

见一众宾客都为两人出色的容貌惊住,燕王妃含笑朝南宫墨招招手笑道:“墨儿,君陌,过来坐下说话吧。”

卫君陌看了一眼一屋子的女眷,还是道:“舅母,君陌还有事,先行告退。”

燕王妃点点头,一屋子都是女眷,其中也不乏云英未嫁的姑娘,卫君陌留下了也确实是有些不方便,“罢了,你有事先去忙。墨儿在我这儿你放心,不会被人欺负的。”卫君陌微微点头,看了南宫墨一眼便向燕王妃和长平公主告辞了。

卫公子来了又去不过是惊鸿一现,却让在座的许多人半晌才吐出一口气来。虽然燕王殿下和长平公主的相貌都是极好的,但是这位卫世子的俊美却是超出了许多人的预计。与长平公主有七八分相似的容貌若是换了别个人必然显得太过精致而不够男子气概,但是这位卫公子身形修长挺拔不说,面容轮廓更是如刀削一般的坚硬深邃,甚至让人觉得比燕王殿下的气势还要更强上几分。

在场的有不少姑娘都忍不住红了脸颊,再偷偷去看坐在长平公主身边的卫少夫人,顿时心生沮丧。少夫人的容貌竟然丝毫不比卫公子差,举手投足也没有北方女子看不上的南方女子的懦弱扭捏,怎么看都是无可挑剔的绝色美人儿。

“你们都看到了吧,这就是我家五妹的宝贝儿媳妇,你们可见过这样的美人?”燕王妃笑吟吟地看着众人道。

一众贵妇们纷纷感叹称赞长平公主好福气,少夫人才貌双全云云。不少人纷纷打消了刚刚升起的心思,就这样的人品容貌,自家的姑娘送过来岂不是当摆设的命?

燕王妃又一一为南宫墨引见了坐得近的几位夫人。果然都是刚才在燕王书房里见到的那几位的家眷。指除了其中的两位,幽州都指挥使夫人和幽州布政使夫人。好在这两位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尴尬,为人也十分的低调。

既然到了幽州城中,自然免不了要和这些人打交道,南宫墨也含笑一一跟这些贵妇们见过礼。众人见南宫墨行事落落大方,谈吐合度,丝毫没有初到幽州的局促,心中对这位少夫人又高看了几眼。

说了一会儿话,燕王妃便打发南宫墨和陈氏带着年轻的姑娘媳妇们出去玩儿,只留下几位年长的贵妇坐着两天。陈氏对幽州城里这些贵妇闺秀们显然也很是熟悉,含笑领着南宫墨带着人出去了。

一离了燕王妃的视线,年轻的姑娘们就都活泼起来了。大都是十多岁最多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北地的姑娘又不似江南讲究动不摇裙,笑不露齿。只是在燕王妃和长平公主面前才难免拘束一些罢了,此时离了两人面前顿时都活跃了几分。

众人都对南宫墨十分好奇,自然也就围着她和陈氏问东问西。虽然没见过,但是南宫墨在这些北地闺秀们眼中也算得上是传奇人物了。出生名门,却从小被父兄所弃在乡下长大,长大后被陛下指婚嫁给长平公主之子,还受封郡主。不想这还不到一年时间,又被新皇夺了郡主的封号,千里迢迢的从锦绣江南跑到这荒凉寒冷的北方来。

南宫墨也没有什么不耐烦的,听着陈氏含笑向这些姑娘说起她们好奇的事情,自己也偶尔开口说两句。这些女子虽然也都有着各种各样的小心思,但是大多数的心思都是摆在脸上的。比金陵城里那些绵里藏针,笑里藏刀的人倒是要可爱许多。

“少…少夫人。”一个穿着红衣,长着圆圆的脸蛋的少女望着南宫墨有些纠结地道。南宫墨看着她,想起她方才是坐在薛夫人身边的,立刻就明白她在想什么了。含笑点头道:“薛姑娘。”

红衣少女放松了一些,笑道:“我叫薛小小,少夫人不嫌弃的话叫我小小就行了。”

南宫墨微微点头道:“小小有什么话要说么?”

薛小小飞快地看了一眼众人正在跟陈氏说话,连忙低声道:“那个…我大哥,我大哥一向爱胡闹,还请少夫人不要跟他计较。”薛小小也很是尴尬,自家大哥做出那样的事情被人整治也是活该。但是看着疼爱自己的唯一的哥哥被人整治的像霜打的茄子一般蔫蔫的,又忍不住有些心疼。往日里大哥也只是小打小闹罢了,谁知道这次居然惹到燕王殿下的外甥身上去了。只看卫公子能相处那样的招数整治大哥,就知道不是什么易于之辈。薛小小觉得还是应该主动跟人家道个歉才是。

南宫墨嫣然一笑道:“小事一桩,薛姑娘想多了。对了,薛公子没事吧?”

薛小小顿时苦了小脸。她是不知道一口气喝了十几杯茶是什么感觉,反正大哥现在看到茶水就吐。还被听到消息的父亲狠狠地揍了一顿,现在还躺在床上爬不起来呢。

“还…还好吧?”

南宫墨浅笑不语,她当然知道薛斌现在是什么情况。只是喝点茶水最多当时难受一点,怎么可能到看到茶水就吐的地步?不过看着眼前愁眉苦脸的小姑娘,南宫墨微笑道:“我在南方听人说,茶喝多了难受的人喝上一大碗醋就会好的。”

“咦?真的?”薛小小眼睛一亮。

南宫墨道:“我也是曾经听军中的军医当故事说起过,是不是真的倒是不知了。”

回去一定要试一试!薛小小在心中握拳道。

“谢谢少夫人。”薛小小感激地道。南宫墨垂眸微笑,“不用客气,随口一说罢了。”一大碗醋灌下去薛斌肯定不会怕喝茶了,因为他会怕吃醋了。只是不知道到底哪一个更难受一些就是了。

“表嫂,你们在说什么呢?”陈氏回头看到南宫墨和薛小小退到一边说起悄悄话,不由笑道,“表嫂倒是更薛姑娘投缘么?”

南宫墨含笑道:“薛姑娘的性子我很喜欢。”

闻言,薛小小明亮的大眼睛也更亮了,她也喜欢这位漂亮的少夫人。

“表嫂!大嫂!”园子外面传来萧千炯爽朗的叫声,陈氏不由得秀眉微蹙道:“三公子怎么在这里?”身边的丫头连忙道:“奴婢这就去看看。”连忙往园子门口走去。陈氏这才转身对众人笑道:“三弟小孩子爱到处跑,惊扰各位了。咱们到花园里去坐吧。”

陈氏虽然嫁来幽州两年了,却还是有些不习惯北地人豪迈不拘小节的做派。幸好萧千炯对她这个大嫂还算尊重,倒也不至于在她面前放肆。

不一会儿,丫头回来走到陈氏面前低声禀告道:“世子妃,三公子说想请卫少夫人去看他们射箭。”

陈氏抚额,“胡闹,你去说表嫂现在有事儿,改日再去看他射箭。”

“是。”

陈氏回头无奈地对南宫墨道:“三弟胡闹,表嫂别见怪。”

南宫墨摇头道:“无妨。”其实让她自己选的话她倒是宁愿去跟萧千炯一起射箭。但是今天这样的场合显然是不适合随意离场的。看了一眼旁边看起来有些神思不属的少女们,南宫墨若有所思不由得莞尔一笑。

园子外面,被丫头打发走了的萧千炯看了看里面有些不爽地撇了撇嘴角。不过是想要请表嫂一起去凑热闹,大嫂干嘛拦着啊。真是跟大哥一样的磨磨唧唧。表嫂那么厉害,怎么会喜欢跟她们一群什么都不懂的女人玩儿,要是让他去跟那些女人玩一早就无聊死了。

看着他蔫头耷脑地回去,萧千炜笑道:“跟你说了表嫂没空,你还非要去找她。”

萧千炯翻了个白眼笑声嘟哝道:“表嫂武功厉害,射箭可不一定就厉害。改天我一定要跟她比一下!”原来,这孩子是因为之前比武好几次都输给南宫墨而耿耿于怀。今天一众年轻公子们在后院玩射箭,突然想起来自己或许可以从这方面扳回一城。

如果有熟悉南宫墨的人在场,一定会告诉萧三公子:白日梦少做,南宫大小姐一根绣花针能射死几步之外的苍蝇,再加上深厚的内力加持,百步穿杨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

不管萧千炯如何盘算着自己的反败为胜计划,南宫墨正和陈氏坐在一起说话。看着园子里三三两两说话,游戏,笑容满面的少女贵妇们,南宫墨不得不承认北地的女子身上确实是有一股江南女子少有的活力。

陈氏顺着南宫墨的眼神望过去,忍不住笑道:“我刚过来的时候,还有些不习惯这里的姑娘呢。时间久了倒也看出几分可爱来。”

陈氏是最正统的书香门第的姑娘,从小到达可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偶尔跟着母亲或长嫂出门赴宴上香也是安安静静的,身边相交的也都是金陵城中的大家闺秀,哪里见过北方这些活蹦乱跳的姑娘?第一次跟燕王妃一起参加宴会的时候倒是很是尴尬。

南宫墨笑道:“倒也挺好的,金陵城中的姑娘都太安静了。”不管心里想的是什么,面上都务必要做到个娴静优雅。倒是永昌郡主和陵夷公主那样的算是难得的有些个性了。

陈氏抿唇一笑,道:“表嫂看看这些姑娘,可有觉得那个好的?”

“嗯?”南宫墨不解。

陈氏有些头疼,低声道:“二弟该成亲了,三弟的年纪也差不多该定亲了。母妃让我瞧瞧,我哪儿看的来这个,只得拉着表嫂一起来看看了。”

南宫墨了然,陈氏是先帝赐婚从金陵嫁过来的。如今新皇登基,如果燕王和燕王妃不想让萧千炜和萧千炯娶金陵的闺秀的话,最好就要尽快为两人选定亲事。新皇登基必然会对自己的皇叔们不放心,那么趁着赐婚往封地安插眼线就是势在必行的了。

南宫墨笑道:“这个么,我也从来没看过。只怕是帮不上你了。舅母怎么说?”

陈氏摇头,“我也不知道母妃怎么会将这事儿交给我来办?我哪里懂这个啊?”

南宫墨道:“你看着觉得好的,禀告舅母就是了。舅母和舅舅想必也会好好参详,不会误了千炜和千炯的。”陈氏不明白,南宫墨却有些明白了。这只怕是燕王妃对这个儿媳妇的考验。毕竟陈氏身为世子妃也就是将来的燕王妃,为弟弟们选择什么样的妻子也就说明了她对待两个小叔子的态度。否则,这样的事情是轮不到陈氏来管的,毕竟燕王和燕王妃都还健在。

陈氏叹了口气道:“我也是如此想。”

南宫墨想了想,还是问道:“你又什么看法?”

陈氏看了一眼各自玩笑的姑娘们,不着痕迹的指了指远处道:“我看那个姑娘不错,才貌模样都堪配二弟。”

南宫墨侧首望去,便见不远处的花丛边上一个紫衣少女正抬头跟旁边的丫头说话。笑容娴静,身形模样明显是江南女子的模样,“那是……”

陈氏道:“那是渔阳知府齐大人家的嫡女。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倒是咱们幽州城里难得一见的才女。家世也是幽州一等一的。”知府是正四品的官员在幽州除了燕王以及幽州都指挥使和幽州布政使以外,确实是算高的了。只是……南宫墨微微蹙眉,倒是未置可否。

陈氏自然有陈氏自己的考量,她说了陈氏也未必愿意听,说不定还会有心结。

陈氏显然是对自己选择的人很是满意,含笑道:“齐姑娘近年年方十五,跟二弟正好般配。我也接触过,性格也是十分温柔贤淑,想必是跟二弟会投缘的。”

“弟妹跟齐姑娘相熟?”南宫墨问道。

陈氏一怔,摇头道:“倒也算不得相熟,从前在金陵也是也只是见过几次。齐家倒是比我先来幽州,齐夫人也跟我说得上话一些罢了。”

南宫墨了然,陈氏独自一人在幽州自然难免孤单,看同样从金陵来的人总是要亲热几分的。而且,陈氏身上多少还是有几分书香门第出生的清高自许,对那些武将家出生的姑娘并不怎么看得顺眼的。偏偏金陵城中家世请贵的几乎没有,多的只是常年戍边的将领或者走南闯北的商人。也难怪陈氏对齐家格外的亲近积分了。

只是平时或许没什么,现在…就算齐家姑娘哪儿都好,她的出生在燕王和燕王妃的眼中也算不上好了。

南宫墨淡淡一笑,回头去看外面有些喧闹的园子,到底是没有再多陈氏多说什么。

许多事情,不亲自经历外人是怎么也说不明白的。说多了,反倒是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