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0、打群架/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最后陈氏依然没有如愿跟南宫墨一起在园子里平平顺顺的招待客人,不一会儿丫头便急匆匆地来禀告道:“世子妃,三公子跟陈将军家的公子打起来了!”

“什么?”陈氏一怔,道:“是…陈昱将军家的?”

丫头有些惊慌地点了点头道:“世子妃,你快去瞧瞧吧,万一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不管是三公子被打伤了还是三公子把别人家的公子打伤了总归都是不好啊。陈氏站起身来,皱眉道:“去禀告母妃和世子了么?”

丫头摇头道:“王妃和王爷正在书房里说话呢,世子和卫公子也被叫过去了。”

“二公子呢?”陈氏凝眉问道。

丫头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陈氏捏着帕子叹了口气道:“罢了,我过去看看。”

南宫墨伸手拉住她,淡笑道:“世子妃要招呼客人,还是我去悄悄吧。”

陈氏愣了愣,有些歉疚地道:“那句麻烦表嫂了,三弟真是……。”陈氏对此很是感激,她实在是不太喜欢打打闹闹的事情,偏偏整个王府里除了王妃和自己的丈夫,大多都是好武不好文的人。平时就是燕王麾下的部下来了也难免要比武切磋之类的,陈氏却从来不爱去凑那个热闹。

南宫墨笑道:“言重了,想必没什么大事,我去瞧瞧就是了。”

确实是没有什么大事,但是也绝不是小事。这些宾客中年轻的女眷交给陈氏招呼了,各家的公子自然是交给世子带着两个弟弟招待。偏偏燕王临时将卫君陌和萧千炽都叫走了,剩下的萧千炜又不知道跑到哪儿去,只剩下一个才十四岁又爱闹腾的萧千炯,岂能不出事儿?

南宫墨感到前院的时候院子里已经闹翻了天,七八个十几岁的少年人打得天翻地覆。剩下的人也都在不远处旁观,有担心失措的也有加油添火的,一时间好不热闹。

萧千炯在金陵的时候刚得了南宫墨送的一套拳谱,他的资质也不差,不到一个月时间一套拳法已经练得虎虎生风。此时虽然年纪最小,倒是颇有些力压群雄的架势。南宫墨刚踏进院门就看到萧千炯正才在一个比他打了四五岁的人身上,小脸绷得紧紧地,“怎么样?服不服?服不服?!”

“呸!不服!再来!有本事放开本公子!”那被踩着的显然也是个硬脾气,就算被萧千炯踩得几乎要吐血,也硬是强撑着不肯低头。

萧千炯冷笑,“呸!有本事你倒是自己站起来啊。打不过就认输,乖乖的说一声服了本公子饶了你。”

“休想,耍诈算什么赢?咱们再来!”

萧千炯还没说话,只听后面风声袭来,连忙侧首让开。被他踩在脚下的人立刻抓住机会一把将他掀开,从地上跃了起来。

“再来!”

“怕你不成?来战!”萧千炯冷笑。两边的人马立刻嗷嗷叫着又扑了上去。

跟在南宫墨身后的丫头吓得脸色发白,“少夫人……”今天可是王爷王妃举办宴会的日子不是平时里各家少爷公子在城外约了赛马打架。要是出了什么事……

南宫墨淡淡一笑,“没事。”

只见眼前人影一闪,那丫头眨了眨眼睛发现原本还站在自己身前的卫少夫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再看向院子里,仿佛一只浅蓝色的忽略翩然掠过,原本还打成一团的公子们就不知道怎么被分开甩到了两边。

“哎哟!那个混蛋敢甩本…表嫂?!”萧千炯被突如其来的力道甩到一边的地上,撞得生疼忍不住骂道。看到站在院子里的南宫墨眼睛却又是一亮,欢喜地叫道。自从来了幽州,表嫂仿佛比在金陵更忙了,连想要找她切磋武功都没有时间。

被摔在地上唉唉叫的公子们这才看到院子里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一个穿着浅蓝色依然的美丽女子。倒是有几个围观的变了脸色,忍不住往后面缩了缩。他们自然认出了这女子正是那天在茶楼遇到的,害得薛家大公子现在还爬不起来的罪魁祸首。长平公主的儿媳妇卫少夫人。

南宫墨低头看着萧千炯问道:“你们在干什么?”

萧千炯嘿嘿一笑,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道:“我们…我们在切磋武功啊。”

“切磋?”南宫墨目光在衣衫不整满脸灰尘,甚至还有两个鼻青脸肿的年轻人身上慢慢掠过道:“我以为你们在打群架呢?”

萧千炯低头,好吧,他们确实是在大群架。

刚刚被萧千炯踩在脚下的那年轻人也缓过气来了,显然这两个就是今天大家的双方领头。也跟着拍拍身上的灰道:“萧千炯,这就是你说的表嫂啊。看起来娇滴滴的也不怎么样啊,你吹牛吧?”

刚要爬起来的公子们哀怨地瞥了他一眼:这货是多迟钝才忘了他们刚刚被人摔得满地都是啊。

萧千炯对着他露出白森森的牙齿一笑,“要不你再来试试?表嫂,他说你是花拳绣腿,揍他!”

南宫墨只觉得太阳穴直跳,“为什么打架?”

萧千炯眼神漂浮,“呃…啊,看不顺眼就打了呗。”他们北地男儿才不学江南那些文绉绉的酸书生心眼忒多。看谁不爽,拎着拳头上就是了。

“等到一会儿父王知道了……。”

萧千炯嘿嘿一笑,“没事儿,每个月不揍我两顿父王自己也觉得不舒服。”显然这货从小被揍到大,早就习惯了。破糙肉厚又有燕王妃和两个哥哥护着,就算被打一顿过两天也就活蹦乱跳了。

南宫墨淡淡地看着他,“说实话,还是我请你表哥来问你?”

一提起卫君陌,萧千炯就觉得格外肉疼。比起时不时打他板子的父王,他还是觉得那个冷冰冰的表哥更可怕一些。总觉得什么时候…表哥就会把他拎到什么渺无人焰的角落狠狠地揍一顿。虽然表哥似乎从来没有真的动手打过他,但是…他看他的眼神似乎无时无刻都是在怎么打算的啊。

萧千炯狠狠地瞪了对面的人一眼,低声嘟哝道:“他们说我大哥是软脚虾,肉包子。”

对面的人也跟着低下了头,南宫墨看着这一群大都才十七八岁的少年也知道,大概是这些人私底下说闲话被萧千炯给听见了。萧千炯虽然也有些看不上做自己那位文弱的大哥,但是到底还是自己的亲哥哥。他自己看不上可以,却不喜欢让身份不如自己的人诋毁。于是两边一言不合就打起来了。

南宫墨扫了一眼有些紧张的公子哥们,淡淡道:“宴会一会儿就要开始了,都去换身衣裳吧。一个个年纪轻轻干什么学人说闲话?”众人也知道理亏,刚刚打得热血上涌没啥想法,这会儿冷静下来了也是吓出一声冷汗。在燕王府里说世子的闲话,要是被燕王殿下知道了……

纷纷点头称是,然后灰溜溜的跑出去找地方换衣服去了。

看着衣衫不整的跑出去的一众年轻人,南宫墨暗暗在心中叹了口气。之前在金陵她也猜测过萧千炽的日子只怕不太好过,却没想到已经找糟糕到这种地步了。这些年轻人敢在燕王府里说萧千炽的闲话,只怕心里这么想着不敢说出来的人更多吧。毕竟幽州是大夏边境,未来的燕王上不了马,上不了战场算怎么回事?

伸手拍拍萧千炯的肩膀道:“做的不错。”

“唉?”萧千炯原本以为表嫂要骂做自己,却不想听到她的夸奖,顿时有些呆住了。随后又听到南宫墨道:“知道维护兄长是对的,不过,以后打架要挑地方挑时候,别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扑上去动手。”

“知道了表嫂!”萧千炯兴高采烈地道。然后看看四周,低声道:“我也不想打啊,那几个小子欠抽!大哥总是文绉绉的模样我看着也烦,但是燕王府的世子也轮不到他们嘲笑!”

南宫墨拍手往他头上拍了一巴掌,看他捂着脑袋眼巴巴地望着自己,无奈地道:“你大哥身体不好练不了武,你还不让他多读书。那他要做什么?你现在每天就上学练武万事不愁,你大哥每天做的事情你做得来?”

萧千炯扭头,“我才不要做那些婆婆妈妈的事情,本公子要跟着父王上战场!”

南宫墨挑眉道:“那你不做,别人也不做,谁做?你在战场上大战,军需谁准备,粮草谁调度?没有军需粮草,你是打算带着大军去打猎?”

“呃……”萧千炯抱着脑袋,满脸纠结。

南宫墨道:“再让我听到你说这些,打得你伤不了战场。”

表嫂好凶!表嫂是坏人!萧千炯可怜巴巴地望着南宫墨。看着这差一点就跟自己一样高的熊孩子,南宫墨忍俊不禁,叹气道:“人无完人,你又你的长处,你大哥自然也有你大哥的长处。如今他处境已经是不易,你当弟弟还要给他添堵么?”

萧千炯点点头道:“好啊,我不说就是了。但是我不说别人也还是会说的,我总不能堵住别人的嘴吧?还是跟所有人都打一架?”我也不一定打得过啊。

南宫墨笑道:“别人是别人,你是你。你听话回头,你表哥心情好说不定会交你武功哦。”

“……”表哥心情好过吗?

南宫墨带着萧千炯离去,身后的月形门后面转出两个人来。卫君陌侧首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眼睛有些发红的萧千炽淡然道:“无瑕的话你听到了?”萧千炽点点头,半晌也没说出什么话来。

他这个世子做得并不容易,他是燕王的嫡长子名正言顺的王位继承人。偏偏他父王是个手握重兵的镇边亲王,他确实个连战场都上不了的文弱书生。别说是父王麾下的将领对他有看法,就是父王看着他的眼神也时不时带着些遗憾和无奈。看着年幼的三弟时才会带着疼爱和骄傲。虽说从小到大三弟被父王修理的次数最多,但是谁说这不是另一种的儿子的看重和喜爱呢。像他这样的,父王连打他都懒得打了吧?说不定还担心罚他一次他就要在床上躺半个月,自己落下一个不慈的名声呢。

刚刚听到萧千炯打架的原因,萧千炽也很是感动的。至少看起来桀骜不驯的三弟在外人面前还是愿意维护他这个大哥的,同时也就更加的为自己的无能感到无力。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像表哥表嫂那样不带歧视的去看他啊。

卫君陌看了一眼沉思中的萧千炽道:“世上从来不止一条路段看你怎么去走。你若觉得自己是个废物,那么你却是就是个废物。”说完,也不管萧千炽的表情,卫君陌快步朝南宫墨离开的方向而去了。

身后,萧千炽也跟着陷入了沉思中。世间从来不止一条路…只要自己我自己不这么认为,我就可以么?

晚上,燕王府里高朋满座热闹喧天。燕王和燕王妃坐主位上,旁边坐着的便是长平公主和卫君陌夫妇俩。就连萧千炽夫妇都要往后靠些。众人也知道今晚的宴会本就是为长平公主一家三口接风准备的,对燕王对自己亲妹妹和外甥的看重更多了几分认识。

在看长平公主一家三口,女子清丽绝俗,男子俊美无俦,一眼望过去就能够吸引住了所有人的主意。同时也有不少消息灵通的人听说了南宫墨在幽州城里购买了许多园子商铺和土地的事情,也暗叹不愧是皇室宗亲,帝王之后,果真是财力惊人。

燕王更是当众宣布了卫君陌将会从军的消息,虽然没有说具体的职位,但是想也知道燕王殿下的亲外甥自然不可能从普通的小兵做起。只是不少人惊讶,要知道燕王殿下的三位公子如今可都还没有真正的进军中任职呢。只是偶尔燕王出征会带上二公子或者三公子去,平时还是该干嘛干嘛。没想到燕王殿下手中的兵权,三个儿子半点还没有摸到倒是这个外甥后来居上了。不过再想想卫君陌的身份和年纪,倒也释然了。毕竟只是外甥而已,燕王总不可能真的越过儿子将兵权全部交给外甥。大半还是因为燕王世子体弱,而二公子和三公子还没有成婚吧?

想到此处,又有更多人的目光落到了燕王世子的身上了。一个注定无法掌握兵权的世子,继承燕王之位真的合适么?

若是往常,这样探究怀疑的目光必定让萧千炽羞愧难忍,但是今天萧千炽却显得格外的镇定。从容自若的与旁边的弟弟以及世子妃说话,仿佛丝毫没有发现别人的目光一般。见他如此,燕王眼底也闪过了一丝淡淡地欣慰和满意。

宴会结束之后,长平公主也渐渐与幽州城中的贵妇们熟悉起来了。便时不时有人上门拜访,也有人下帖子请长平公主赴宴。长平公主虽然养尊处优二十多年,到底不是天生就出生皇族的,倒也很能拉的下架子。渐渐地交际多了起来,整个人也显得有生气了许多。邀请长平公主自然不能不邀请南宫墨,不过大多数都被南宫墨给推了。趁着园子还没有改建好,他们也不方便搬家,南宫墨便天天拉着卫君陌往城外跑。在幽州的贵妇闺秀们眼中,倒是显得这位少夫人十分神秘且不爱交际了。

“母亲,舅母。”南宫墨拉着卫君陌过来跟长平公主请安,却见燕王妃也在连忙一起见礼。

燕王妃看了看她身上的衣服,笑道:“无瑕和君陌这是又要出去?”

南宫墨含笑点头道:“我跟君陌出城一趟,可能回来的晚些过来跟母亲说一声。”

长平公主朝她招招手将人叫到跟前看了看,不悦地瞥了卫君陌一眼道:“外面冷得很,天天带着无瑕到处跑别冻坏了。”南宫墨暗暗对卫君陌做了个鬼脸,还是不好意思地对长平公主笑道:“母亲别怪他,是我拉着他往外跑呢。”

长平公主道:“我记得你说在城外买了不少土地,难道是打算种地?那也用不着你亲自去看啊。可是长风那里人手还没准备齐全?”

南宫墨笑道:“我找到一个好地方,正准备在那里种些东西,再修两个院子,等到弄好了母亲也可以出去散散心小住几天。”

长平公主莞尔一笑,伸手点点她的眉心笑道:“母亲知道你想着我,可别太累了。”

燕王妃坐在一边看着她们不由笑道:“你们这对婆媳看着倒像是母女,反倒是君陌看着像女婿了。”

长平公主无奈地瞥了儿子一眼道:“他对谁都是这副模样,可不是没有无瑕体贴?”卫君陌无奈地忘了母亲一眼,倒也不反驳只是坐在一边看着跟母亲依偎在一起的妻子,眼神温和。

燕王妃叹了口气道:“无瑕聪慧懂事,万事不用五妹你操心。炽儿媳妇若是有无瑕一半我就要谢天谢地了。”

长平公主一怔,道:“这是怎么了?炽儿媳妇是个孝顺的好孩子,若是有什么做得不周到也是她还年轻,三嫂多提点一些就是了。”

南宫墨看了看燕王妃,心中一动有些明了燕王妃这番感叹所为何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