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走后门是没有前途的!/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长平公主虽然有些不解燕王妃这番感叹从何而来,却也明白只怕是燕王世子妃做了什么让她不悦的事情了。陈氏是晚辈,长平公主跟前素来也是恭恭敬敬的,两人相处的也不多长平公主倒没有觉得她有什么不好的地方。自己这位三嫂虽然也不熟悉,却也不是那总无理取闹的人。只是这婆媳之间的关系自来就是难处的,外人更是不好多说什么。长平公主也只得不轻不重的替陈氏说了几句好话便罢了。

若是平时,燕王妃也绝不会在长平公主面前说自己儿媳不好。她跟陈氏虽然做不到如长平公主和南宫墨这般亲如母女,却也还算是和睦的,她也不是想让人觉得自己是个欺压儿媳妇的恶婆婆。只是今儿陈氏做得事情实在是让她生气。王爷整天忙着公务不好拿这事去烦他,跟儿子说就更不妥当了,别到时候对事情没什么帮助反倒是坏他们夫妻和兄弟的感情。燕王妃也只得自己忍下怒气慢慢教,奈何陈氏偏偏是个不开窍的,憋了一肚子气燕王妃也只得来长平公主这里说说话了。

“她的心思想法我不是不明白,也不是我这个做母妃的非要让儿媳妇不痛快。若是往常便罢了,但是如今是个什么时候…满大夏的藩王们恨不得将自己王府守得牢牢地,她偏偏还要打开门往里面拉人。”原来,果然是为了萧千炜和萧千炯的婚事。萧千炯年纪尚小还好说,萧千炜的婚事却是迫在眉睫了的。燕王妃和燕王的意思自然是给萧千炜娶一个幽州将门出身的姑娘。不管门第高低,至少是燕王麾下的亲信也放心一些。

原本燕王妃拿这事问陈氏,是带着一些考量的意思,但是同时也是给这个长媳面子。毕竟陈氏是世子妃,未来的燕王妃的女主人。没想到陈氏自己看了的几个全都是朝廷的官员之后,其中那为极力向燕王妃推荐的齐小姐不仅是朝廷的人,齐小姐的爹更是周襄的门生。这种人,燕王恨不得早早的踢出幽州去才好,哪里会同意让萧千炜取他女儿。

燕王妃隐晦的提点过陈氏好几次,奈何陈氏也不知道是听不明白还是怎么的,就是一门心思的觉得齐氏好。被燕王妃驳回了回到院子里还跟萧千炽哭诉自己的委屈。气得燕王妃险些吃不下饭,合着她想要找一个能跟陈氏合得来将来也好少一点矛盾的姑娘做妯娌,还是她这个做婆婆的错了?

听了燕王妃的话,长平公主也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想了想道:“世子妃是从金陵来的姑娘,小小年纪孤身一人也是可怜,想必是对同样出自金陵的女子更多几分好感,三嫂好好跟她说便是了。”

燕王妃轻哼一声道:“难道我不是从金陵来的?”燕王妃是燕王的继妃,当初嫁到幽州来的情形跟陈氏也是差不多的。甚至比现在还更糟,至少如今燕王早已经在幽州立定了脚跟,北元人也不敢随便过来惹事了。

对于陈氏这个儿媳妇,燕王妃感觉是很一般的。陈氏也算出身名门,身份,才貌,还有打理事务的能力都不错。若是做个普通的儿媳妇那是绰绰有余。但是坏就坏在她是燕王府的嫡长媳,未来的燕王妃。而燕王府又偏偏是在幽州边境,常年与北元甚至是边关各族摩擦不断。如今有燕王妃镇着还好,若是真的有一天萧千炽继承了王位,陈氏做了燕王妃,以陈氏那清高自诩的性子,她能跟那些燕王麾下的将领家眷们打好交道么?她真的能撑得起这个燕王府么?

“三嫂好好教教就是了,我看世子妃是个聪明人。”长平公主劝道。

燕王妃叹了口气道:“我就怕她是太聪明了。”书香门第出来的姑娘家别的不说心思绝对比那些将门之女要细腻敏锐的多。萧千炽如今的处境尴尬陈氏不会不知道。她选那样的一个弟媳未尝没有想要借此压制萧千炜和萧千炯的意思。就是这些日子,对南宫墨和长平公主也是格外殷勤。除了因为两人都是从金陵来的以外,也未必没有想要拉拢的心思。

看着燕王妃头疼的模样,南宫墨开口问道:“千炜的妻子人选,舅母确定了么?”

燕王妃微微点头道:“有几个人选,还要跟王爷商量商量才能最后定下了。”只是看着陈氏那拉长了的脸,燕王妃就觉得一阵头疼。

南宫墨浅笑道:“舅母不愿引得表弟他们兄弟有隔阂,这事儿不妨暗地里跟千炽说说,让他去开导开导弟妹。他们是夫妻,许多话也好说一些。”只希望陈氏不要一门心思的转牛角尖。她倒不是不能理解陈氏的作为,只是实在是不太聪明罢了。

燕王妃叹息道:“也只能如此了。”想起长子,燕王妃心里也很是无奈。自己的儿子自己心疼,奈何千炽天生的体质就是不如常人。看着渐渐长大成人的次子和小儿子,燕王妃心中也不是不着急,就怕有朝一日闹出兄弟阋墙的悲剧来。

出了城,两人共乘一骑往西郊的方向走去。南宫墨坐在前面低头沉思,卫君陌从身后扣住她的腰,将下巴支着她肩头轻声问道:“还在想舅母的话?”

南宫墨抬起头来莞尔一笑道:“有兄弟的权贵之家大概都有这样的苦恼吧?幸好咱们家就你一个啊。”长平公主膝下就只有卫君陌一个,倒也不用担心谁说母亲偏心不偏心的问题。

卫君陌不以为然,“就算不止我一个也无所谓。”

“嗯?”南宫墨挑眉,卫君陌淡然道:“修理到他听话为止。”

说到底,还是萧千炽太过弱势了压不住两个弟弟罢了。如果萧千炽强势一些,那些人根本不会冒出任何的想法,嫡长子继承王位本就是天经地义的,他们会想得太多无非是因为觉得萧千炽担不起这个为止罢了。

“舅舅还年轻,他们想太多了。”卫君陌漠然道,对燕王府那些暗地里的东西不感兴趣。燕王如今才不过四十出头,不出意外怎么样也还有二三十年的时间,现在想这些未免太早了些。

南宫墨想想也是,既然燕王都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想必也是心中有数的。只是燕王妃和陈氏担心却是难免的,一个是为儿子一个是为丈夫和自己。

南宫墨买的土地在幽州城西十来里地的地方,临近太行余脉的翠华山。南宫墨刚到这里的时候一见欣喜,便连着翠华山一起买了下来。有着燕王殿下外甥的身份,在幽州境内无论干什么别人都要多给几分面子。偌大的连绵四五个峰头的翠华山连着几千亩土地便被南宫墨以区区十二万两的价格买了下来。

蔺长风办事的效率极快,不过短短十来天时间偌大的一块土地上已经建起了庄子,雇来了农户,种上了粮食。不过这些也只是外围能够看到的景象,幽州城里的人们也有些好奇这卫家竟然还真的买了地来自己种了?

但是再往里走,翠华山脚下的土地却是外人难入的。翠华山内有数支温泉水流,山脚下和山中因为温暖的存在都是草木繁盛,极为适合各种在北方不以存货的草药或者作物生长。南宫墨第一次来翠华山看到这里更是喜出望外,当场就决定无论花多少钱也要将这几座山买下来。幸好这些温泉似乎并没有被人发现,才让南宫墨以极低的价格全部买了下来。

山脚下的种满了各种珍贵药材,就连山中也都是如此。南宫墨专门找了动医药的人来帮忙打理,刚开始不放心只要用空就往城外跑。

看到南宫墨二人到来,正蹲在山脚下百无聊赖的望着眼前的药田发呆的长风公子立刻一跃而起落到两人跟前,“墨姑娘,这些事情都丢给我,你会不会太过分了?”

南宫墨不由一笑,扬眉道:“我可没有让长风公子天天呆在这里。”

蔺长风叹气,“好吧,我就是有点好奇,你种这么多药材干什么?想要自己开药店不成?”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我是学医的。”

“别开玩笑了,你就算把药当饭吃,一个人也吃不了这么多。”长风公子给了她一个“你以为我很好骗?”的眼神。

南宫墨摆摆手道:“我自己自然是用不完,不过…你以为药材很多么?放心,这世上什么多也不会有人嫌药多的。”

“所以,你还是想要开药店?”长风公子叹气,然后苦口婆心地劝道:“墨姑娘,做生意赚钱不是这么赚的啊,这玩意儿能赚多少钱?真正值钱的药哪儿是你这样能种出来的啊。”那些真正名贵的药哪个不是要百八十年的,等她种出来一辈子都要过去了。

南宫墨不以为然,“谁告诉你我要那些玩意儿了?我只种常用药材。”当然也有一部分珍贵药材,就如在丹阳的时候师傅的药田一样,她在山中最适合药材生在的地方也种了一大片。不过那只是极少的一部分。

“谁要?”蔺长风不解。

卫君陌扫了一眼刚刚生出嫩芽还看不出是什么的嫩苗。虽然忍不住来,但是无瑕打算种药材的时候他是看过单子的,挑眉道:“军队。”

南宫墨给了他一个赞许的眼神,如今这世道还有比军队更需要药材的地方么?特别是驻守北方边境呃幽州卫和泰宁卫。北方药材本就不及南方供应充足,等到萧千夜想要钳制自己的这些皇叔的时候这种情况只会更严重。到时候……

经卫君陌一提醒,长风公子也顿时悟了。望着南宫墨半晌,才无语的朝她竖起了大拇指。这才刚来幽州就打起了幽州卫和泰宁卫的主意,墨姑娘果然很强大。

南宫墨有些心虚地撇过了脸,赚钱当然是个事儿。她绝不会告诉蔺长风她弄这些只是为了吊几个人上钩罢了。等到她将这片地方弄好了,山里长出了各种别人求而不得的名贵药材,还有这温泉…不愁他们不肯过来。

“修院子的事情弄得怎么样了?”南宫墨问道。

蔺长风叹气,有些惋惜地道:“墨姑娘真是好眼光,谁能知道幽州这鬼地方城外居然藏着这么多的温泉?这地方若是劝修上院子,一个院子随随便便买上个好几万不成问题。偏偏你要来中药材。”

“别想太多了。”南宫墨没什么诚意的安慰道:“你以为幽州是金陵么?有多少人乐意花好几万两买个院子一年就住个十天半个月?咱们自己修几个院子住着多清净自在。”

蔺长风摸着下巴一边思索着一边道:“按你的打算,山下先修三个院子,另外山里也修一个院子。不过这地方不能让太多不相干的人进出,所以要修完大概得年底了。”

南宫墨挥挥手笑道:“无所谓,横竖咱们现在也没空住。过些日子不是就要去军中了么?”

长风公子顿时来了精神,“什么时候?”

卫君陌淡淡地看了他一眼道:“城里的园子已经要弄好了,半个月后。”

长风公子兴奋莫名,这辈子他长风公子当过世家公子,做个职业杀手,也干过商人的买卖。但是就是没有做过将军啊。

“别太高兴,进去之后怎么样看你自己。”卫君陌淡淡提醒道。

长风公子一脸真诚,“请问,什么叫看我自己?”

南宫墨拉着卫君陌的手臂笑眯眯道:“就是说从头做起,长风公子,好好奋斗吧。”

长风公子顿时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本公子这么玉树临风的人,你让我去当一个小兵?!”一个小兵,小兵,兵……

南宫墨同情地看着他,“走后门是没有前途的。你也可以留下继续帮忙打理……”

长风公子轻哼一声,傲然道:“休想,不就是从头开始么?本公子去就是了,休想让我再替你们这对混蛋做牛做马!”不就是小、兵、么!凭他长风公子武功超群,上一次战场就能跳几级了!哼!

旁边两个无良的夫妻谁也没有告诉长风公子,除非是燕王殿下亲自提拔,否则上了战场无论他有多少功劳,一次也最多升一级。想要连级跳什么的,实在是想太多了。

新买的园子需要盖建的地方并不多,毕竟是前朝大员修建的园子,虽然建好之后二十多年从来没有人住过,但是维护的还算十分不错。只需要将自己觉得不合意的地方大概改一改就可以。前后用了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这期间长风公子也十分有效率的订制好了所有的家具,等到园子盖建完成直接放进去就行了。看着焕然一新的园子,长平公主也是十分欢喜。

夕照园面积自然不如燕王府庞大,但是却不比金陵的寄畅园小。远中有一楼,两阁三院,景致也十分不错,可见原主人财力雄厚。这样一座园子即使是空园子以那样的价格被南宫墨买了也是赚了。园子改建完毕,南宫墨便请了燕王妃陈氏等人和长平公主一起先去看看。

一进了夕照园,只见园中郁郁葱葱,假山奇石亭台楼阁美不胜收,哪里还有半分一个月前的荒凉颓败?引得众人也是连连惊叹,跟在陈氏身后的安氏也忍不住道:“这样一座园子只怕改建也需要不少银子吧?”

南宫墨淡淡一笑道:“这些都是蔺长风在打理,我倒是不太清楚。”

确实是不好,园子买下来也不过才一万多两,但是为了改建这个园子还有园中的陈设等等下来却花了七八万两。不过以后这里就是自己的家了,南宫墨倒也觉得十分值得。

安氏之前想要利用自己的女儿与南宫墨套近乎,没想到南宫墨对那孩子也只是不远不近的,跟她更是没有什么话说,心里正郁郁着这会儿碰了个软钉子心里更加不高兴了。不过她也明白南宫墨的身份非自己能比,倒也不敢发作。

“母亲和舅母看这园子如何?”南宫墨扶着长平公主含笑问道。

燕王妃笑道:“自然是好极了,若非今日一见我也不知道这幽州城里还能有这样一个园子。五妹好福气,以后我少不了要经常来你这里玩儿了。”

南宫墨笑道:“我和君陌时常外出,舅母能时常来走动我们才是感激不尽呢。”

长平公主拍拍南宫墨的手背,也是十分欣慰笑道:“无瑕说的是,我就怕三嫂不肯来呢。”

南宫墨指了指前方的一处院落笑道:“母亲看那处院子如何?”

长平公主看过去,那是一座三进的院子,还没走进就能看到那精雕细琢的雕梁画栋,气势宏伟却不乏精细之处,颇有几分江南韵味。

南宫墨笑道:“那院中有十来株桃树,再过些日子正好便是花期。君陌说母亲喜欢桃花,因此便想请母亲住这个院子。这院子远门叫凌月院,君陌将之改成了春晖堂,母亲看可使得?”

长平公主自然是万分欢喜,院子如何不说,儿子媳妇这份孝心就让她万分欣慰了。

“好,咱们去瞧瞧。”长平公主含笑道。

“是。”

------题外话------

么么哒,本文不种田,几笔带过。很快就要那啥去了~你们说的包子,你们确定现在要包子么?现在不好包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