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婆婆媳妇那点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春晖堂是夕照园最大一座院子,虽然位置靠后一些却占据了整个院子五分之一的面积。不仅是院中院外的湖边沿岸也种了不少桃树。北方花开的时间晚,现在桃树上只能看到一些小小的花苞,想必再过个十天半个月整个院子都会被笼罩在绝艳的桃花中了。

走进院子,立刻有丫头迎了上来,“见过王妃,见过公主。”

长平公主有些惊喜,“都布置好了?”

南宫墨笑道:“可不是么?侍候的人都是长风公子亲自选的,也调教了一些侍候。今儿就是想请母亲看看有没有哪儿不满意的好教他们再改过。随时都可以住进来了。”长平公主含笑点头道:“哪儿有什么不满意的,长风办事素来心细,本宫再满意没有了。你们有正事要做,也被为我费这么多心了。我还能委屈了自己不成?”

这却不是长平公主的客套话,整个院子打理的幽静雅致,一景一物显然都是按照长平公主的喜好布置的。就是在金陵住了二十多年的院子只怕也没有这么合长平公主的心意。

南宫墨笑道:“母亲住的高兴,我和君陌才能放心啊。”

燕王妃也跟着笑叹道:“无瑕说的不错,这是君陌小夫妻俩的孝心,五妹真是好福气。我那三个能有君陌和无瑕一半儿细心我就谢天谢地了。”南宫墨笑道:“舅母说笑了,三位表弟对舅舅和舅母自然也是十分孝顺的。”

跟在后面的陈氏没有说话,只是脸上带着淡淡地笑意听着,却也能看出脸上的笑容有些勉强。只怕这两天燕王妃没少敲打她,这会儿又挡着她的面夸南宫墨和卫君陌孝顺,陈氏若是个多心的只怕也难免会胡思乱想了。

燕王妃显然是想要晾一晾这个儿媳妇,仿佛没看见她的表情一般自顾自与长平公主说笑。长平公主和南宫墨虽然看在眼里却也无可奈何,婆媳之间的事情外人插手反倒是不好。只希望陈氏能早些明白,现在的她可还没有跟婆婆对着干的本钱呢。

南宫墨带着一行人将整个园子都看了一遍,燕王妃与长平公主都是赞不绝口。只是最后长平公主觉得夕照园的名字不喜,改成了清墨园。并且商定了三天后搬家。

回到燕王府,燕王妃挥退了跟在自己身边欲言又止的陈氏,想了想转身往前院的书房而去了。

书房里,燕王跟卫君陌正坐在书房里议事,不知道在说什么燕王妃进去的时候燕王还一脸怒气微笑的模样恶狠狠地瞪着眼前的卫君陌。卫君陌倒是浑不在意,一派从容淡定的端着茶杯坐在一边。燕王妃不由得莞尔一笑道:“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不能不能好好说?别吓着孩子。”

燕王轻哼一声,没好气地瞥了卫君陌一眼道:“你让这小子自己说!”

燕王妃看向卫君陌,卫君陌站起身来有些无奈地道:“舅舅,那些东西原本就是你给我的,现在还给你有什么不对?”

原来卫君陌当年初入江湖能够在数年之内弄出紫霄殿这样的庞然大物,除了卫君陌和蔺长风的能力之外,自然免不了燕王的财力支持。虽然燕王给的钱财这些年卫君陌算得上是十倍百倍的送回来了,但是在卫君陌看来紫霄殿的产业是有燕王府一份的。如今既然已经不打算混江湖了,这一部分自然要还给燕王府。但是很显然燕王跟他不是一个想法,当初为了幽州卫的军费让外甥十几岁就去闯荡江湖就已经很是愧疚了。更何况就算不算这些,做舅舅的那点钱给外甥做事,算什么大事么?卫君陌算的这么清楚,分明是没将他这个舅舅当一家人。

燕王冷哼道:“这么说…这几年燕王府从你那里拿的银两我也该还你才对。对不住啊,你舅舅我穷得很,还不起。”

卫世子不是什么好性情的人,见舅舅怎么说也说不通也看的说了。直接转身走人,“母亲回来了,我去跟母亲请安。”

“站住!”燕王抄起桌上的盒子直接砸了回去,道:“滚滚滚!看到你就有气,拿着你的东西滚蛋!”

卫君陌没有回头,抬手随手一弹,盒子还没碰到他就原路飞了回去,不轻不重的落到了燕王跟前的书桌上。等到燕王回过神来的时候,卫君陌的人影已经消失在了书房门口。

“混小子!”燕王大怒,恨不得立刻冲出去抓住卫君陌打一顿。燕王妃站在一边看得不由得掩唇偷笑,“王爷这是怎么了?好好骂君陌做什么?仔细五妹听了难过。”虽是这么说,燕王妃心中也还是有几分感叹。千炽三兄弟里就算是最调皮捣蛋的千炯也绝不敢惹得王爷如此生气还能够保持从容镇定。倒也难怪王爷这么生气了,做长辈的都是这样,训斥晚辈的时候晚辈太多若是好些或者害怕,多半气就消了几分了。但若是晚辈如君陌这般淡定,这口气憋着发不出来又咽不下去,可不是要生气了么?但是生气之外,只怕也还是更多了几分欣慰和欢喜。

燕王叹了口气,取过跟前桌上的盒子翻了翻道:“你也知道,早些年君陌出去闯荡江湖的时候我给过他一笔银子,这些年幽州卫的军费有半数都是从他那里出的。现在他还将手里的产业分了一半出来交给我,本王若是拿了这些,我这…做舅舅的哪里还有颜面去见五妹?”

这事燕王妃也知道,几年前燕王一下子拿了整整十万两交给才十六岁的卫君陌。若说没有意见是不可能的,燕王府看着是家大业大,但是以燕王府之力要养着几十万兵马就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了。别的藩王或多或少都会另立名目加些赋税,或者封地里有什么矿产。偏偏幽州地处贫瘠苦寒之地,百姓的日子本身就不好过,燕王自然不肯增加那些苛捐杂税,又没有什么矿产之类的。燕王府自己的日子过得其实也并不比一般的权贵之家宽裕。因此,当初燕王一下子从府里拿了十万两给外甥,燕王妃心里还是很不舒服的。

但是这几年,卫君陌送了多少银两给燕王府燕王妃虽然不知道详情却也多少是知道一些的。对燕王如此器重外甥也觉得理所当然。只是没想到卫君陌竟然如此大方,会将自己苦心经营多年的产业分出一半给燕王府。

燕王妃想了想,道:“王爷息怒,君陌如此也是为了燕王府和您着想,你反倒是生气责骂孩子,岂不是让君陌一片好心反倒是落了个不是?”卫君陌既然既然打算解散了紫霄殿,以后幽州卫的军饷自然是没有出处了。卫君陌将这些产业送给燕王府,也是为了帮助舅舅的。燕王不但不高兴反倒是一番责骂,岂不是让人家觉得无趣。

燕王叹了口气,沉声道:“都说我这个做舅舅的疼爱外甥,但是谁知道…这些年反倒是咱们燕王府依仗君儿的地方多一些。这些年本王远在幽州,除了当初给了他一些银子能给他什么帮助?本王实在是愧对……”

燕王妃劝道:“如今君陌和五妹都在幽州了,从前是咱们照顾不到,以后王爷对君陌好一些就是了。这些年君陌在金陵也受了不少气,如今到了幽州难不成王爷还要给他气受不成?”

提起这个,燕王的脸色又阴沉了几分。微微点头道:“罢了,以后与本王在自然没人敢给君陌和长平气受。”燕王伸手将装着厚厚的地契文书的盒子盖起来,神色郑重的收进了身后的柜子里,一边问道:“这个时候你过来,有什么事?”

燕王妃点点头道:“还是为了炜儿和炯儿的婚事。”

燕王皱眉道:“本王听说,这两天你在生陈氏的气?”燕王虽然不管燕王府的内务,但是这到底是燕王府,他想要知道的事情自然会知道。

燕王妃无奈地一笑道:“什么生气,不过是说了她几句罢了,也没什么大事。”燕王妃也不想在王爷跟前说儿媳妇的坏话,何况后院的事情也不必劳烦王爷。若是连个儿媳妇都管不了,她这个燕王妃也不用做了。燕王沉声道:“不是大事?千炜和千炯的婚事难道是小事?陈氏的想法本王也不是不知道,若是父皇还在的时候看着炽儿的面上由着她也无妨,但是如今却不能任由她胡来了。”

燕王妃连忙道:“这个妾身自然明白,原本这些事情也轮不到她做主,这事是妾身想的不周到。还请王爷息怒。”

燕王摆摆手皱眉道道:“你的意思本王明白,这读书人家出来的就是麻烦。”

燕王妃不由一笑道:“王爷可别一竿子打倒一群人,炽儿媳妇性子是有些清高,平日里打理府中的事情却也没有出过什么差错。更何况,无瑕和元妃姐姐可也算是读书人家出身的呢。”燕王一怔神色缓了缓道:“总之你好好教教她,如今这时节别尽想着自己的那点事儿。多跟墨儿学学。”

燕王妃叹气道:“墨儿那样的女子能有几个比得上?还是五妹和君陌有福气,咱们家啊…还是慢慢教吧。这些日子我盘算了一番,千炜的年纪倒是和薛家的大姑娘年纪相当,那姑娘我也见过是个懂事听话的王爷觉得如何?”

“薛家?”燕王微微蹙眉沉吟道。

燕王妃点点头,“王爷可是觉得不好?”

燕王摇摇头道:“罢了,就定下薛家吧。还有千炯也尽快定下。”

“炯儿是不是…”萧千炯才十四岁,倒不是说不能订婚,但是到底是年纪小了些。

燕王挥手道:“早定早安心,谁知道到时候金陵那边会指什么乱七八糟的人过来。”

燕王妃点点头,觉得王爷说得不错,便道:“也罢,我回头再看看就是了。”

燕王妃为萧千炜定下薛家大小姐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燕王府。燕王妃也是行事爽快利落的人,第二天便去了薛家提前,一是确实是赶得急,二也是为了断了陈氏的念想。

幽州城里这些权贵不像金陵都是一大家子,嫡脉旁支恨不能有百八十口。薛家如今的家主就是薛真,薛家的人丁也简单。薛真膝下只有三子两女,一子两女是嫡妻所生,另外两个庶子一个才十二岁一个才五岁。燕王妃为萧千炜相看的便是薛家的大姑娘薛云云。上次在燕王府找南宫墨说话的是薛家的此女薛小小。

听到这个消息,陈氏自然是不高兴的。别的不说,薛云云的父亲薛真如今在军中虽然还比不上从燕王就藩的时候就跟着的朱弘和陈昱,却也是燕王的心腹之一,手握重兵。比起自己虽然父亲是礼部尚书,但是远在千里之外帮不上任何忙可好多了。将来薛云云进了燕王府,这府里自己的地位只怕是越发的不如从前了。

但是陈氏的不高兴显然并没有办法影响到燕王妃。不仅如此,燕王妃转手就将燕王麾下一个偏将的庶女抬进门来给萧千炽做了妾。立时把陈氏吓的不敢出声了。她嫁到燕王府两年了肚子还没有半点消息,如今萧千炽唯一的孩子还是安氏所生的庶女。若是新进门的妾再怀孕了……

其实燕王妃也算是给陈氏留了面子了。只是做主为萧千炽纳了一个小偏将的庶女,要是燕王妃狠狠心做主纳了一个嫡女进来。陈氏的日子只怕就当真要不好过了。燕王妃如此做,也只是想要敲打敲打陈氏,希望这个儿媳妇清楚些罢了。

南宫墨一家三口早早的搬去了清墨园,对于燕王府这些事情知道的自然也就不多了。只是在陪着长平公主过去和燕王妃说话的时候看到陈氏脸色更加憔悴起来,身边还跟着一个从未见过的女子才知道燕王府里这些事情的。心里也不由得有些感叹,所幸长平公主不太管她和卫君陌的事情,也从来没有如别的做母亲的一个劲儿的往儿子房里塞人,不然这日子可真的没法过了。

趁着长平公主和燕王妃说话,南宫墨被陈氏请到偏厅去喝茶乐了。南宫墨也猜到陈氏有话跟自己说,虽然不太感兴趣却不能不给陈氏这个面子,只得跟燕王妃告退随着陈氏出去了。

坐在偏厅里喝着茶,南宫墨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眼站在陈氏身后的女子。不过才十五六岁的年轻女子,脸上还带着一些少女的青涩和初为人妇的羞涩。长得也不算十分出众,圆圆的脸蛋有些丰盈的身形,大约就是属于老辈人眼中好生养那种。看来燕王妃对萧千炽如今膝下还只有一个庶女也是有些微词的。

陈氏扫了一眼那女子,沉声道:“这里不用你侍候了,你退下吧。”

“是,世子妃。”那女子乖巧的福了福身,转身下去了。

南宫墨淡定的喝着茶,等着陈氏开口。陈氏怔怔地望了南宫墨许久,方才道:“我真是羡慕表嫂。”

南宫墨挑眉,“弟妹这是什么话?弟妹身为燕王世子妃,这幽州城里不知道多少姑娘羡慕得很呢。”

陈氏苦笑,抬起手用手帕抹了抹眼角道:“我不过是看着风光罢了,哪里比得上表嫂……”

“弟妹,慎言。”南宫墨放下茶杯,看着陈氏沉声道。

陈氏一愣,很快又苦笑起来道:“表嫂放心,我也只是在你面前说说罢了。”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看起来像个知心姐姐的?

陈氏叹息道:“表哥对表嫂一心一意,皇姑母也从来不管表嫂院子里的事情。听说直到如今,卫公子身边连个通房也不见,只是这些就不知道多少人羡慕表嫂了。”

南宫墨沉默不语,陈氏这话若是让被人听了还以为她是不喜燕王妃多管萧千炽院子里的事情呢。当然她确实是有这个意思,没有几个做儿媳的喜欢婆婆管着自己丈夫的事情,甚至还为丈夫纳妾。可惜,这个世道…就是这般。做母亲的做主为儿子纳妾是天经地义的事情,谁也说不出错来。所以南宫墨才万分感激长平公主从来不说这些,对长平公主也更多了几分真心和孝顺。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弟妹这话在我这里说说也就罢了,舅母总归是是为了表弟好。”

陈氏幽幽道:“我自然知道母妃是为了千炽好,但是…母妃也不止千炽一个儿子。”

南宫墨有些头疼,“弟妹,虽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但是…想得太远了也未必是件好事,便是千炽只怕也不会高兴的。”

陈氏怔怔地望着南宫墨。许久才呐呐道:“我…我也是为了世子好啊。”

南宫墨道:“千炽对弟妹不薄,弟妹为他着想是自然的。只是…有些事情并非你一味的为他好就是对的。”

陈氏沉默不语,南宫墨也不再多说什么,能不能听得进去她也只能说这些了。陈氏请她出来是为了什么她不是不知道,但是她却不能给陈氏开这个口的机会。她和卫君陌作为萧千炽三兄弟的表哥表嫂,许多事情还是不插手的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