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初入军中/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州城里的事情和城外的庄子都打理的差不多,南宫墨和卫君陌一行人就准备起身去军中了。清墨园中只留下十来个护卫和蔺长风精挑细选的下人,有紫霄殿的前杀手做护卫又有燕王府在南宫墨二人也不用担心长平公主的安危。

幽州卫军营距离幽州城并不愿,毕竟幽州城距离边关也不过百十里左右,快马加两三个时辰就能回来。只是军中到底不比寻常地方,不可能那么随意进出。

南宫墨和卫君陌被燕王分配到朱弘的军中,朱弘手下统兵五万,大夏军制百户手下统兵两旗,十小旗,共一百人。正六品的官衔可算是小的不行不行的了。更何况,幽州卫这里的将士朝廷还不负责发俸禄,卫公子一下子从郡王世子从二品大员跌倒六品芝麻官,不知道是个什么感想。

朱弘看卫公子十分不顺眼,身为燕王的外甥从军倒是没什么,直接给个百户也没什么,毕竟才六品。就算王爷给个千户他们这些做属下的也没什么话可说。但是…从军还要带着媳妇一起算个什么事儿?以为现在是二十多年前还在打天下的时候么?就算是那个时候,也没有谁听说区区一个百户可以带老婆上阵的啊。

看卫公子不顺眼的朱将军连迎接都免了,直接踢了一个偏将出来带两人去他们所属的营地。南宫墨二人也不怎么在意,一个空降的百户要是真让将军来迎接亲自带领,那才是现眼呢。

他们驻扎的营地是边关一处关隘不远的地方,这个营地并不大一共驻扎了也不过一万多人的模样。大夏的边军并不是除了打仗什么都不干,战时上阵杀敌,闲时还要种地。正好幽州地广人稀,就当是补充军饷的缺陷了。

那带路的偏将长期在军中并不知道两人的真是身份,却知道朱将军不待见这两位,于是对两人也不怎么热情。只是该说的说,不该说的一分也没有,到底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毕竟能带着妻子一块跑到军中来,只怕是哪家纨绔子弟来军中玩儿或者是想要捞点军功回去罢了?

“卫百户,你们的营地就在这里。这个百户所的王百户去年冬天的时候被北元人砍断了右腿,这里一直就没人管。正好你来了,就先管着吧。”偏将指了指眼前有些破败的卫所道。

就算不是军队中最下层的官员,百户也绝对算是最下层的那几个之一,自然不能指望卫所能够有多么好了。不过就是一个土木房屋罢了,大约就比南宫墨在丹阳的房子大那么一点点,但是也绝对打不到哪儿去。这已经算是不错了,要是燕王殿下再狠狠心只给个小旗什么的官职,卫公子就要去跟人挤通铺了。

南宫墨没有职位,跟卫君陌既是夫妻自然也就没有另外的房屋,两人理所当然的住在一起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淡淡道:“有劳。”

那偏将怔了怔,抓了抓头望着眼前的男女心里暗暗不解。这军中都是些糙老爷们,能够看到几个平头整脸的都不容易。这对小夫妻的模样却是出类拔萃得很,他见过这么多的男男女女也没见过比他们更出色的。而且这两人一看就是出身不凡的,这是有多想不开才跑到这种地方来吃苦啊。还有,那女子虽然浅笑盈盈,但是那男子一身气势却是十分不凡,就是他这样上过战场的人看了都忍不住心里发憷。朱将军就这么把人家撂着真的没问题?

“没…没什么,两位请吧。那些兵丁现在应该在休息。”不自觉得,偏将也跟着客气起来了。

没人管的兵卒自然规矩不到哪儿去,三人走过去的时候一群上百个人正七零八散的散落在各处。有的在切磋打架,有的倚在墙根下晒太阳发呆,还有的坐在一起嬉笑。看到三人过来倒是都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跟着偏将一起进来的一对男女。大多数的目光自然是落到了南宫墨身上。这军中,别说是女子了,连母猪都不容易看到。如今突然出现一个天仙一般的美人儿,这群人还不看直了眼?

“杨将军,你怎么来了?”一个看似领头的男人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三人跟前笑嘻嘻地道:“这怎么还带了个小娘们和小白脸啊?没听说杨将军家里有这么标志的妹子啊。”

偏将没好气地斜了他一眼道:“胡扯什么?这是你们新来的百户,卫百户。还不过来见礼!”

刷!原本还都在看美人的目光瞬间全到了卫君陌身上。那男子上下打量了卫君陌两眼,啧啧道:“不会吧?这是哪家的大少爷?难不成是朱将军家的公子?还带着个侨娘子一起来?没听说朱将军有这毛病啊。”

那姓杨的偏将没好气的踢了他一脚道:“总之,就是这样了,这是朱将军的命令!卫百户,我先回去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淡淡道:“不送。”

杨偏将摇摇头自己走了,这位卫公子看着冷漠实际上也是真冷漠,从头到尾跟他说的有十个字吗?

杨偏将一走,整个卫所顿时就热闹起来了。一群兵痞子都围着两人肆无忌惮的打量着,之前说话的中年男子撇撇嘴道:“看来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角色,俏娘子,你怎么跟着这位小少爷跑到军营来玩儿?这里可不是玩闹的地方不如跟着本……”

话还没说完,整个人就被一道强劲的力道踢飞了出去。直直的飞出了五六丈撞上身后的人墙才停了下来。

“唔…咳咳…”腹腔里一阵火辣辣地疼痛,那人跪倒在地上捂着肚子半天爬不起来。勉强抬起头来想要说话,却对上了一对冰冷的紫眸。卫君陌站在他跟前,俯身低头看着他,问道:“你刚刚想说什么?”

“咳咳……”

在场的众人顿时吓的鸦雀无声,惊恐地望着眼前的青衣公子。虽然他们都是在战场上打过几个滚儿的人,但是一脚能将人踢出那么远却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做到的。若不是被身后的人墙挡住了,那人还不知道要被踢出去多远呢。

卫君陌平静地扫了一眼方才还完全不将他们放在眼里肆意谈笑的众人,再次低头看着地上跪着的男子,“刚才,你想说什么?”战场上练出来的直接告诉他,如果这个问题回答不好的话,今天他的倒霉经历将会不止于此。男子连忙摆摆手道:“没…没什么,属下有眼无珠,求百户恕罪!”

卫君陌沉默不语,男子额边悄然低落一滴冷汗。一半是疼的,一半是吓得。

“君陌。”南宫墨看了看面无人色的男子,觉得差不多了方才上前一步轻声唤道,“这位……”

那人也算是极有眼色的,连忙道:“属下是总旗彭信。”

南宫墨点点头道:“这位彭总旗想必是记住教训了,今天就算了吧。”

卫君陌这才慢慢地收回了落在彭信身上的视线,彭信暗地里吁了口气。

卫君陌到了众人一眼,沉声道:“我是卫君陌,你们若是有什么不满尽管来找我。但是若让我听到什么不该听到的话,你们的舌头就不用要了!”说完,也不管目瞪口呆的众人,直接拉着南宫墨进去了。

被留在外面的人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看着地上的人连忙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候着,“彭兄弟,你没事吧?”

“总旗,伤的怎么样?”

不管怎么说,彭信今天惹毛了新来的上司也是为他们试探的结果,看起来这位新来的百户不仅身份不凡,而且还不是普通的纨绔子弟,显然是有些本事且不好对付的。

彭信轻咳了一声,扶着身边的人站起身来道:“没事。”没事才怪,这新来的百户看着长得俊美不凡,比小白脸还小白脸,但是下手忒狠了,他肯定内伤了。

旁边一人低声道:“看来醒来的百户不好惹啊。”

有人有些不满的轻哼道:“那些世家子弟多少总是学过一些功夫的,从军还带着女人,还不许人说不成?朱将军也没有这样的。”

彭信摆摆手道:“先别惹他,看看再说。”那位百户可不只是多少学了点功夫而已。在他看向自己的那那一瞬间,彭信觉得自己看到了一个视人命如草菅的杀人魔头。他甚至觉得如果不是那个女子开口说话,说不定他真的打算杀了自己。

摇摇头,彭信也在心中暗笑自己想太多了。再怎么样他也还是个总旗,又没有违背军令卫君陌一个百户还未必敢杀自己。只是…那小子气势也太强了一些。

房间里,南宫墨已经飞快地开始收拾起来了,住所果然是很小,只有一间平时处理事务的正厅,一个小书房和一间卧室。里面的陈设也是简单的可怜,比起在丹阳的时候的屋子也好不到哪儿去。他们也没有带多少行礼,只是将一些平常惯用的东西摆放好就是了。卫君陌看着眼前简陋的屋子直皱眉,南宫墨不由得笑道:“怎么了?住不惯么?”卫公子好歹也是皇族出身,除了平时打仗或者出任务以外,只怕还真的没有住过这个差的地方。

卫君陌微微摇头,道:“离这儿不远有个小镇,无瑕去那边住吧?”

南宫墨眨眼,“没什么?”她当然知道离这里不远有个小镇,但是好好地她为什么要跑出去住?看了看卫君陌盯着房间里嫌弃的模样,顿时悟了,不由笑道:“你觉得委屈我了?”

卫君陌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南宫墨轻笑一声,飞身向他扑了过去。卫君陌伸手接住她搂在怀里,轻声道:“这里太过简陋,而且也太吵了。”不只是简陋,军营这种地方住着上万人,自然别指望有多安静。

南宫墨笑道:“那又什么关系,想要安静我就待在幽州了。我还没住过军营呢,要出去你自己出去,我可不去?”

卫君陌凝眉,有些无奈地注视着怀中浅笑盈盈的女子。他当然知道无瑕不会嫌弃这里,若是别的女子看到这里的环境只怕就算不闹着要走也要哭丧着脸了。哪里会如她这般开心,只是他却舍不得她如此委屈。

南宫墨含笑在他俊美的脸颊上落下一吻,“你答应了要让我留在军中的,反悔可不是君子所为。你若是一定要我走,那我就回幽州陪母亲去了,绝对不会来看你的!”对上她仿佛恶狠狠地威胁的眼神,卫君陌眼神却更加温和起来了,低头道:“无瑕舍不得我么?”

南宫墨狠狠地瞪他,许久才突地莞尔一笑道:“是呀,舍不得你这张脸。”

卫君陌却不在意她为什么舍不得,就算是脸不也长在他的脸上么?何况……。“嗯,其实我也舍不得无瑕,那就留下来吧。”大不了他假公济私一下弄些好东西进来好了。横竖混迹江湖的卫公子也没有真的把规矩看得多么重要。

“不知道长风他们跑到哪儿去了?”坐在卫君陌怀中,南宫墨趴在他肩头上有些无聊的道。虽然紫霄殿的精英大部分都进了军中,但是很遗憾跟卫君陌分到一个营地的一个都没有。长风公子更是被燕王不知道有意还是无意的调的老远。所以很长一段时间大概只能他们自己奋斗了。

“哎呀,在江湖中呼风唤雨的紫霄公子突然变成了六品百户,不知道会不会不习惯啊?”南宫墨打量着卫君陌,好奇地道。虽然紫霄殿没有千军万马,但是绝对可以以一当百,而且卫君陌的话也是绝对的权威。如今到了军中,连区区一个总旗走敢跟他叫板,南宫墨想想就觉得十分好笑。卫君陌这张脸长得太俊了,就算今天小小的露了一手震慑了众人,只怕那些兵痞子还是不服气的居多吧?

卫君陌无言的伸手揉揉她的发丝,眼底带着淡淡的笑意,显然没将这些事情放在眼里。南宫墨不悦地瞥了他一眼,伸手拉过被他揉乱了的发丝,侧首避开他的魔掌。卫君陌却似乎玩出了兴趣,继续伸手,南宫墨大怒,回身搂住他的脖子就狠狠地咬了过去。

“呵呵……”

听到他的笑声南宫墨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干了什么蠢事,只得恨恨地住了口。卫君陌挑眉看她,仿佛再问怎么不咬了?

南宫墨反了个白眼,军中的衣服领子都不高,真咬了下去明天她就不用见人了。

卫君陌低声笑道:“不咬么?还可以做点别的?”南宫墨一怔,一点微温的暖意落在了唇边,然后更加热烈缠绵起来。很快,一方的纠缠就变成了两个人的共舞,南宫墨伸手环住他的肩膀,两人双双陷入了火热的热情之中。

同是第一天入军营,南宫墨和卫君陌这边虽然稍微发生了一些事情但是算得上是非常平静且低调的了。在距离他们几十里外的地方,长风公子独自一人料到了上百号人,脚底下踩着一个傲然的宣布,“就这点本事还想跟本公子过不起,眼睛长到脑后门上了吧?从今天起,这块地儿本公子说了算。本公子让你们向东就不许有人向西,本公子让你们撵猫,就不许给我逗狗!明白了么?”

被打得爬不起来的众人呻吟着稀稀拉拉地道:“明…明白了…”

“哼!”刚刚打了一架长风公子只觉得浑身舒畅,“本公子叫蔺长风,以后就跟着我混吧。跟着本公子有肉吃!”

还有更多的地方,也发生了大同小异的各种事情。更有比较奇葩地例如上司突然拉肚子拉到腿软,一群人出门被机关困住爬不出来,想找麻烦未遂被绑成猪猡等等。这一天,幽州卫非战斗损伤人员就比往年一整年加起来还要多。

教训完了地下不听话的新人小弟们,长风公子独自一人躺在房顶上望着天空的明月突然感到森森的寂寞了。

“不知道卫君陌和墨姑娘在干什么?没有他们在身边还真是不习惯啊。”长风公子叹气,下面这些人都太蠢太无聊了,根本就提不起精神跟他们玩儿。所以虽然每次长风公子都嚷着要摆脱卫君陌和南宫墨这对只会压榨人的夫妇,但是真的离开他们一个人奋斗了长风公子顿时又觉得无精打采了啊。

“唉,算了。本公子还是努力奋斗吧。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了卫君陌那混蛋的上司了呢。”想到此处,长风公子暗搓搓地笑了起来。想起卫君陌对自己行礼的场面就觉得格外的愉快啊。现在他们的起点可是一样的,最重要的是,朱弘不喜欢卫君陌。而陈昱将军对他却是十分的看重。呵呵……

此时正在暗暗偷乐的长风公子不知道,他的军旅生涯并不会比卫君陌更加轻松愉快。至于原因还是因为两人的顶头上司的属性不同。朱弘是属老虎的,陈昱却是属狐狸的。

在朱弘手下你只要够厉害就可以了,在陈昱手下…脑子够或者不够都只能给他玩儿,因为官大一级压死人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