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七横八竖的尸体/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晨,一声响亮的号角声响起。南宫墨有些迷茫的睁开眼睛才发现卫君陌早已经起身了。看到她睁开眼睛,轻声道:“吵醒你了?”

翻了个白眼,这号角声音大的死人也能吵醒了。卫君陌无奈地道:“你再休息一会儿,我先出去了。”南宫墨不在意的挥挥手,看着卫君陌出去,抬头望了望窗外,窗外只是天色微亮,还看不清楚呢。

虽然这么说,南宫墨也没有真的打算再睡了,她平日里也没有睡懒觉的习惯。慢腾腾的起身,刚出门外面远处就传来了一阵呐喊声,那是军中的士兵在操练。燕王治军严明,如今虽然是非战时,士兵每天最多的事情还是跟老百姓一样的种地,但是每日早晚的操练还是必不可少的。就着将亮未亮的天色,南宫墨站在门外就看到上万士兵正在远处的校场上热火朝天的操练。摇摇头,梳洗完毕南宫墨活动了一下身子跟往常一样练了一会儿功才转身会回去准备早饭。

在军中最麻烦的大概就是需要自己做饭了,虽然之前好几年一直都是自己动手的,但是回到金陵之后南宫墨确实是鲜少再自己下厨了。只要是人多少还是有些惰性的,许久不下厨的南宫大小姐看着简陋的厨房还是忍不住呆了一呆。当然不想自己做也是可以的,跟所有的士兵一起吃大锅饭。那个味道,自然是不能保证了。

摒弃掉无用的惰性,南宫墨收拾了心情开始准备起早餐来了。北方食物种类本就不及江南丰富,军中就更不用说了。南宫墨也只是做了一些腊肉粥和面饼罢了。这还是照顾卫君陌的,如果是她自己的话一碗粥就打发了。

闻着锅里飘出来的浓郁的香味,南宫墨满意的点了点头。作为一个前世养活了大哥和小妹,这一世又要养活师傅师叔师兄三个大男人的姑娘,南宫墨对自己的厨艺还是十分满意的。

回过头来,却见卫君陌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就站在身后不远处的门口靠着门框望着她。南宫墨吓了一跳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心中暗暗哀戚:她的警觉性啊。早上卫君陌起身她不知道也就罢了,现在他站在自己身后也没有发现。再这么下去她不会变成猪吧?

卫公子虽然穿着一身看上去不怎么好看的军装,但是有他俊美不凡的脸蛋撑着大概也没人会去看衣服了,所以依然是俊美无俦的翩翩公子。

“吓到无瑕了?”

南宫墨上下打量了他一眼道:“确实是吓到了,卫公子这是去泥里面打滚了么?”才刚出去一趟衣服就脏成这样,这还是那个无论什么时候都一身干净,冷峻不凡的紫霄公子么?

卫公子浑不在意地低头看了看身上的衣服道:“那些人动手一向很无赖,没关系,他们下次不会这样了。”

想起回来的时候身后那一对七横八素的“尸体”,卫公子的唇角微微的勾起了一下,被人弄脏了衣服也没有觉得不爽。看了看南宫墨身后冒着惹烟的粥,卫君陌上前执起他的手道:“让柳寒和星危尽快过来。”

南宫墨不解,“星危还好说,柳寒不太合适吧?何况军中又没有什么危险,他们在外面还能帮我处理一些事情呢。”

卫君陌摇头道:“柳寒过来能帮你做些琐事。”既然无瑕能进来,再多一个女子也没什么。

南宫墨这才恍然大悟,不由笑道:“你怎么还在想这些啊?难不成我还要带着丫头小厮到军中来?可惜你还不是将军啊。柳寒和星危都有事不能来,本姑娘能替你做饭是你的福分,明白么?”

“不是姑娘。”卫君陌低头,淡淡道。

南宫墨黑线,抬起胳膊就给了他一肘子,翻着白眼道:“行,不是姑娘。本夫人能替你做饭是你的福分,要惜福,明白么?”

“恩。”卫君陌伸手将人揽进怀中。刚刚回来的时候看到无瑕一身布衣的站在灶台前做饭,卫公子心中突然涌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感动和温暖。但是更多的却是心疼,即使明白她并不喜欢寻常大家闺秀所需要的金尊玉贵十指不沾阳春水。但是他却还是不希望她受任何的苦。这是一种很矛盾的想法,他希望她永远陪在他身边,却又无可遏制的希望她过着最尊贵,最舒适的生活。可惜这并不能两全,最后卫君陌只能归纳为那是因为自己还不够强大!

南宫墨连忙手忙脚乱地推开他,“走开,你身上好脏知道么?”

“……”卫公子低头看看自己身上的尘土,终于不爽地皱起了眉头。都怪那些废物!

距离卫所两里外的平地上,七横八竖的躺着一群人。周围站着更多的人围观,对着他们指指点点但是地上的人却依然没有起来的迹象。不是他们不想起来,而是…动一下浑身上下都疼啊魂淡!

“那个小白脸…出手真狠。老彭,咱们…咱们别跟他斗了。”躺在彭信身边的是卫君陌所在的卫所的另一个总旗,姓金名山。跟彭信关系不错,两人虽然职位身份相当平时倒是难得的没有什么矛盾。

彭信伸手揉了揉自己的腰,痛的嘶了一声,“就这么算了?”

旁边的属下齐刷刷地怒视二人,特么一百号人还打不过人家一个人,不算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犯了众怒的彭信只得摸摸鼻子咬牙道:“好吧,就这么算了。那小子…还算有点本事。”

“哟,彭总旗,你们新来的卫百户可不是有点本事而已啊。”旁边围观的人跟着起哄,他们可是全程围观了新来的俊美公子大发神威一个人撂倒这上百号上过战场的男子的过程。几个往日里跟彭信不对付的总旗就开始起哄笑道。

何况,那位公子哥儿哪儿是有点本事?本命是太有本事了啊。要是他们能学上两手,将来在战场上也能多一点活命的可能。想到此处,又有不少人眼含嫉妒地看向地上的人了。

彭信轻哼一声,没好气地道:“老子是打不过那小…呃,卫百户,但是收拾你们还是绰绰有余的!”

众人一片嘘声,看到他挣扎着要爬起来了立刻一哄而散。该回去吃早饭了,谁管这些被揍得爬不起来的家伙啊?

用过了早膳,南宫墨才有空跟着卫君陌到军营中走走。这个营地驻扎着一万多人,面积自然不小。不过卫君陌需要管的也只有自己手下那百来号人罢了。而且下面还有两个总旗十个小旗负责具体的事务,卫君陌这个百户其实没有太多的事情要管。

两人并肩走在营地里,自然吸引了不少人的主意。只是早上卫君陌刚刚大展了伸手,等闲人也不敢上前来招惹他们。只是南宫墨有些好奇地看看这些人古怪的神色,“你做了什么,他们看起来好像…有点怕你?”

卫君陌挑眉,淡然道:“没什么,跟人切磋了一些。”

南宫墨顿时了然,紫霄公子的武功拿来跟这些人切磋,自然是全方位无死角的碾压啊。

卫君陌拉着她往外走,道:“我们去外面买些东西。”

南宫墨点头,他们初来乍到许多东西都带的不够周全,确实是需要去买些东西。

两人走向营地的大门,就看到彭信带着几个人靠在不远处的木头架子下面,挤眉弄眼地道:“卫百户刚来就要带着娘子往外跑啊。”周围的人也跟着笑起来了。卫君陌回头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彭信只觉得背脊一凉,连忙缩起了脖子。只听嗖的一声风声从耳边划过。彭信听到身后的木头架子咚的一声轻响,回过头来就看到那有一个男子手腕粗细的木头咔擦一声断成了两半朝他砸了过来。

连忙就地打了个滚避开了,再抬头来看想那已经断成了两段的木料时,彭信吓出了一脑门的汉。旁边的人也是吓得一愣,回过神来才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兄弟,保重。”

彭信连忙回头去看身后,卫君陌和南宫墨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南宫墨拉着卫君陌的手愉快的走在去往小镇的路上,一边走一边忍不住低头闷笑起来。卫君陌无奈,“笑什么?”

南宫墨问道:“这是那些人第几次找你麻烦了?卫公子连这些人都收复不了,传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卫君陌倒是不怎么在意,淡淡道:“他们很快就会听话的。总不能真的弄出什么事儿来。”要是刚一进军营,就弄出什么死伤朱弘还不跑到舅舅那里去跳脚。他也不想再听舅舅碎碎念了。

“我拭目以待。”南宫墨笑眯眯道,摆明了就是要看好戏。

小镇距离营地并不愿,两个人又都武功不弱,施展轻功不到两刻钟就到了。因为靠近边关偶尔也有外族人来换一些东西。军中的将士有时候也会过来买一些东西什么的,看上去倒是还算繁华热闹。

“要买些什么?”南宫墨有些新奇的道,她们平时逛街也就是看看首饰衣服古董,或者喝喝茶什么的,如寻常百姓一般的买什么东西还从来没有过。不过他们大约也做不了寻常百姓就是了,寻常人家一两银子也能过一个月,到了他们这里一两银子干什么都不够。

卫君陌道:“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好吧。南宫墨也没指望卫公子真的能知道应该买些什么。一边走一边盘算着道:“那么…就买几匹布料回去将家里的东西都换了,然后还可以做一些衣服。还要买些米粮肉菜之类的……”卫君陌每个月的俸禄都是固定的,粮饷自然也是固定的。想要额外的东西都要自己掏钱,“然后还有……”

卫君陌看着她低头盘算,伸手将她护在自己的臂弯中,免得被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给撞到。最后南宫墨发现他们要买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这么多东西,我们怎么拿回去?”军中可不是外人可以随便近的,就算可以,卫君陌现在也还没有这个权力。

卫君陌道:“你尽管买就是,不用担心。”

“那就好。”南宫墨愉快地表示,扫货最烦的就是需要自己拿。没有了这个后顾之忧就会愉快许多。于是,这天小镇上的居民都看到一对长得极其出色的男女在街上购买了许多东西,让好些店主乐得嘴都要合不拢了。

“哟,墨姑娘,你们也在逛街啊。”走在街上走着,头顶上一个熟悉的声音笑眯眯地道。

南宫墨抬头,果然看到长风公子正坐在楼上的茶楼里笑眯眯地看着他们。南宫墨挑眉,“长风公子怎么在这里?”

“上来喝杯茶?本公子请客。”

两人上楼去,就看到蔺长风独自一人坐在窗口,跟前摆着一大桌的美味佳肴。好吧…边陲小镇也没美味到哪里去。

卫君陌淡淡道:“蔺长风,你怎么在这里。”

长风公子愉快地道:“你们为什么在这里,我就为什么在这里。”

南宫墨挑眉,“陈将军的营地离这里可不近。”

蔺长风耸耸肩,“好吧,我奉陈将军之命给你们朱将军送个信来,正要回去呢。”

南宫墨顿时明了,“你在偷懒么?”

长风公子不爽,“墨姑娘这话说的…送信只要天黑之前赶回去就行了。现在…离天黑还早着呢。本公子比那些家伙动作快,趁着多余的时间来大大牙祭怎么算偷懒?”再看看卫君陌二人,长风公子忍不住叹了口气羡慕地道:“本公子真是羡慕你啊,带着墨姑娘简直是个再正确不过的主意了。你不知道军营里的饭有多难吃。”

南宫墨掩唇轻笑,“我还是那句话,不习惯就回去帮我打理产业吧。随时欢迎。”

长风公子摸摸鼻子,当着没听到。他也只是偶尔抱怨一下而已,有些遗憾地道:“如果跟你们分在一个营地该多好。”全然忘了就在一天前他还在兴高采烈的欢庆终于摆脱了姓卫的家伙。

“对了,听说…你手下的人很不给你面子?”长风公子幸灾乐祸地道。这当然是他去朱弘的营中的时候打探来的。他去得早,只听到了昨天的消息,还没来得及听到今天的消息。卫君陌斜了他一眼,懒得回话。

蔺长风抬手拍拍他的安慰道:“没关系,时间久了他们就会从你比小白脸还小白脸的外表下体会到你比恶魔更像恶魔的心肠的。”

卫君陌淡然地看着他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长风公子嗖的一声收回手一口饮尽了跟前茶杯里的茶道:“本公子赶时间,先回去了啊。对了,不用担心那几个,听说今儿一早陈将军手底下有四个卫所的人被人整的一个都爬不起来。连操练都给耽误了。小二,给本公子打包!”

军营里的大锅饭实在是太难吃了!

看着长风公子拎着一大包吃食摇摇晃晃的消失在人群中,南宫墨忍不住摇了摇头道:“看来长风公子真的很不习惯。”

“他很快就会喜欢的。”卫君陌喝了一口茶,淡定的道:“无论他带回去多少东西,他一口都吃不到。”

“这是为何?”

“因为他的上司会帮他吃掉。”他绝对不是故意不告诉蔺长风陈昱是个吃货的。而且是个属狐狸的吃货。

两人一直在小镇上逛到下午才回去,刚回到卫所还没进屋一大群人就涌了上来。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卫君陌回身看向他们,目光落在领头的两个总旗身上,“你们来的正好。去把这些东西拿回来。”

搜的一张纸拍在彭信的脑门上,彭信扯下来一看,“这是些什么玩意儿?”

棉布十匹,大米一百斤,面粉五十斤,鸡鸭鱼肉若干,药材若干等等等等,写了满满的一张纸。上面还有各种东西的地址,卫君陌冷声道:“带四个人去,日落之前回来。如果回来晚了……。”

“回来完了怎么样?”彭信有些犹豫地问道,

卫公子唇角微微勾起了一些,却看不出来半点笑意,“明早我再陪你们操练。”

众人闻言,机灵地悄悄撤退,不够机灵地也在两个总旗转身的瞬间一哄而散。等到两人回过神已经傻眼了,只来得及抓住跑得不够快的几个倒霉鬼。

“总旗,饶命啊!”被抓住的人鬼哭狼嚎。彭信拍拍对方,“怕什么?不是还有老子跟你们一起倒霉么?还不走,真想挨揍啊。”

看着几个人以可以媲美轻功的速度狂奔而去,南宫墨挑眉笑道:“这就是你说的办法?”

卫公子淡定地道:“他们会乖乖的帮你拿回来的,以后有什么还是可以让他们帮你拿。”

“这样真的没问题?”

“除非他们还想挨揍。”

“……”这样真的不会让人忍无可忍奋起反抗暴政,或者干脆在战场上捅你黑刀子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