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相救之恩/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所前空旷的平地上,南宫墨穿着一声浅蓝色的布衣坐在一边分选药材。往日在金陵和幽州讲究婉约的发髻放了下来,卸去钗环,只是以一根浅蓝色的发呆束起一丝秀发。乌黑如云的秀发柔顺的披散在身后,神情恬淡不像是一个已婚的女子倒更像是个待字闺中的少女。

身前不远处摆放着好几个竹子编成的圆形簸箕,上面都摊开放着各种药材。从小镇的药铺里买来的药材质量让南宫墨有些不太满意,不过现在也是无可奈何。既然已经说好了不会靠燕王的权势和身份,那么她现在的身份也是碰不到军中的药材的。更不用说,还有一个看他们不太顺眼的朱弘将军在了。可不是每一个军医都像是当初在南宫怀军中的那位老太医一样的开明。

将有些潮湿的药材轻轻摊平,趁着今天阳光还不错晒一晒,顺便将质量差一些的挑出来。做完了这一切走之后,南宫墨便拿出一本医术坐在房前研究起来。远处偶尔有人士兵经过忍不住朝这边望几年,不过很快就走了。这个时候大多数的士兵都在地里劳作。卫君陌身为其中的一员,自然也要跟着去监督了。

闲极无聊,南宫墨便起身往外面走去。

“夫人。”一个看上去才十三四岁的少年出现在她跟前,恭敬地道。

“嗯?”南宫墨一怔,“你是什么人?”

少年笑道:“属下是卫百户手下的,小的叫丁小铁。”

南宫墨挑眉,“你在这里干什么?”

叫丁小铁的少年笑得见牙不见眼,“卫百户命小的跟着跟着夫人,说...说夫人能教小的本事。”虽然他并不知道眼前这个看起来比自己大不了两岁的仙女一样的夫人能教自己什么本事,但是进军中的时候娘说过了一定要听从上司的命令。”

南宫墨打量了眼前的少年两眼,道:“你是刚刚从军的?”

丁小铁摸摸脑门,有些腼腆地道:“小的已经来军中两个月了,冬天的时候...我爹战死了。”

南宫墨了然的点头,大夏的兵户制度就是如此,只要一个人当兵,世世代代就都是军户。父亲死了,就必须由一个儿子接着从军。只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还不满十三三岁吧?

“你几岁了?家中只有你一个儿子?”南宫墨问道。

丁小铁摇摇头,有些黯然地道:“小的还有一个哥哥,哥哥年纪大些能在家里照顾娘,我年纪小,就来从军了。”

南宫墨叹了口气,“打仗会死人的,你不怕么?”

少年抬起头,茫然的脸上又多了一丝惶恐。好一会儿才摇摇头道:“不怕,我不来的话...就要大哥来,娘和侄儿在家里就没人照顾了。”南宫墨淡然一笑道:“罢了,以后你就跟着我吧。”

“是,夫人!”丁小铁欢喜地道。他虽然年少却也不是什么都不明白,卫百户和夫人都是好人,卫百户不过是看他年纪小,才让他跟在夫人身边也免了平日里劳作辛苦罢了。

“去外面看看。”南宫墨道,丁小铁连忙在前面引路,听到身后人问道:“识字么?”

少年摇了摇头,向他们这样的军户人家很少会正经的送孩子去上学,毕竟就算学的再好也不能考科举,还不如省下几个钱。寻常百姓家里1谁都不宽裕,南宫墨点点头道:“以后每天认十个字。”丁小铁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还是听话地点了点头。

营地外面不远处一马平川的上千亩土地都是属于朱弘手下的兵马耕种的。边军战事上马打仗闲时操练种地。种地也不是随便种种就可以了,种好了有奖励种不好也是要受罚的。每年大军大部分的粮草都是这些士兵自己种出来的。只是幽州虽然地广人稀,但是无奈土地确实是贫瘠,同样的面积种出来的粮食要比土地肥沃的地方少两三成。

南宫墨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一望无际的平原上许多人正在忙碌着,看到他们过来顿时有不少目光透了过来。丁小铁缩了缩脖子躲在南宫墨身后,南宫墨脚下也忍不住顿了顿。一个女子在军中到处行走确实是很容易引人注目,但是她既然已经到了军中而且打算长住,就不可能只是躲在卫所里哪儿都不去。

远远地就看到了卫君陌的身影,即使是穿着一样的衣服站在无数人的中间,南宫墨依然能够一眼就认出他来。卫君陌正站在地边,看着手下的人耕种,旁边还站着一个似乎同样是百户的人在跟他说些什么。卫世子出生宗室,自然是谁也不能指望他会种地了。幸好到了他这个身份也不需要亲自下地干活了。虽然南宫墨不得不承认没看到卫君陌跟寻常农夫一般的干活,心里有点淡淡的遗憾。

“哟哟,卫百户,你娘子来了哟。”看到南宫墨走近,立刻就有人开始起哄了。

可惜南宫墨却不是羞答答的小姑娘,想要指望她害羞的掩面而行是不太现实的事情。南宫墨只是对着起哄的人淡淡一笑,轻轻点了点头。堂堂七尺男儿,却顿时红了脸连忙闭嘴不敢再开口,倒是引得旁边的人又是一阵嘲笑。

“无瑕,有什么事?”卫君陌看到南宫墨,对身边地男子点了点头快步走上前来。

南宫墨浅笑道:“没什么事,过来瞧瞧。”

卫君陌也看到躲在南宫墨身后的少年,淡淡道:“这小子年纪太小了,看着应该不笨。有什么事情你就吩咐他去做,你若是看得顺眼教他一点什么便是了。”

南宫墨点头,卫君陌怜悯丁小铁年纪小是一回事,另外只怕也是想要找个人帮自己做杂务。

“第一次来这里,感觉怎么样了?”南宫墨看看远处干得热火朝天的人们,含笑问道。对于这些南宫墨倒是比卫君陌要熟悉得多,毕竟她在丹阳那样的地方住了五六年。平时自然眉梢接触那些普通的草民百姓。倒是卫公子,无论是金陵城里还是混迹江湖只怕都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事情。

卫公子淡定地点头,“还好。”

南宫墨了然,“其实还是不喜欢这些吧?谁让你非要跟舅舅斗气呢?”堂堂一军统帅不要,偏要跑来当个百户,既然来了就别想搞什么特俗,不喜欢也不行。

卫君陌道:“我没有跟舅舅斗气。”

南宫墨点头道:“我知道,卫公子是想要凭自己的本事说话么?其实你直接冲到朱弘营里去把他揍一顿应该也可以。”

“你说真的?”卫公子挑眉,仿佛心动的模样。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我开玩笑的。”

“我也是开玩笑的。”

“......”没看出来。

刚刚跟卫君陌说话的中年男子也走了过来,看了看南宫墨对卫君陌笑道:“卫百户,这就是你...夫人?”不知道这位原本想说什么,中间停顿了一下才犹豫着说出夫人两个字。显然是有些不习惯和别扭。南宫墨也不在意,这中年男子只看外表就看得出来是个从底层爬上来的,和绝大多数的军中将士一样,都是比较粗犷,不拘小节的人物。这军旅之中,像陈昱那种儒将才是极少数的,绝大多数的人都是那种大字不识,或者仅仅能认些字的人。

想必这人也是看着南宫墨和卫君陌的模样气度不像寻常人,才勉强换了一个文雅一些的词儿。

卫君陌微微点头道:“这是我妻子,姓南宫。”

“嗯?”那人一愣,回过神来才点头道:“卫夫人。”显然是对卫君陌如此郑重其事的介绍自己的妻子有些不太习惯。

南宫墨淡淡一笑,微微点头。卫君陌轻声道:“这位是严百户。”

南宫墨笑道:“严百户,打扰了。”

“没有没有。”严百户连忙摆手道,看着两人犹豫了一下,显然是跟卫君陌还有话说,又觉得打扰他们夫妻说话了。南宫墨笑道:“我没什么事,倒是打扰你们正事了。你们聊,我出去走走。”说完,便朝卫君陌点点头,带着丁小铁往前方走去了。

严百户看看漫步而去的蓝衣女子,在看看站在自己跟前冷峻逼人的新同僚,抓了在脑袋满脑子的疑惑不解。

这会儿已经是三月末了,即使是北方也已经是春光明媚,草长莺飞。当然在这里看不到什么值得流连的美景,南宫墨倒是在地边和远处的小山坡上发现了不少药材。一时兴起,便带着丁小铁往远处走去,一路上顺便教他认草药。丁小铁果然不笨,很多草药只需要教上一两遍,便不需再说,自己也能分辨出来了。

营地附近并没有什么高山峻岭,只是靠着南面有一片连绵的群山罢了,不顾山势都不高,也没有什么险峻山峰,就是在寻常不过的小山。丁小铁走在南宫墨前面,一边将刚刚认识的一些已经可以采集的草药装进身后的背篓里,一边对南宫墨道:“听那些年纪大的大哥大叔们说,这山里有不少好东西呢。冬天的时候运气好还能够打到野猪,听说彭总旗他们还打到过狼。”

南宫墨有些好奇,“这里有狼?”

丁小铁点头道:“应该是有的吧...我们家那边也时不时有狼,不过没人敢去打。听说关外的草原上狼更多,而且还是成群结队的出现。就是那些北元蛮子遇到了也害怕的不行,所以才老想着进关来抢咱们的地儿。夫人,咱们自己进去,会不会......”

南宫墨笑道:“不用怕,这里的山不大,就算有什么猛兽也不会轻易出现的。而且咱们也不去山里面。”

“是,夫人。”

坐在绿草如茵的山坡上,南宫墨手里把玩着路上折来的野花放眼望去,远远地还能看见在地里劳作的成群的士兵。身边不远处,丁小铁正欢快的将一些草药采进背篓里。短短的一会儿工夫,他就已经认识了三种草药,夫人说回去之后就教他这些草药是拿来做什么的。

“喀嚓...”一声轻响传来,南宫墨警惕地回身,沉声道:“什么人?”

前边的丁小铁立刻警惕地扔掉背篓朝着南宫墨这边跑了过来。不远处转角的树丛里,一个人跌了出来。南宫墨怔了怔,看着眼前有些眼熟的青年男子,“你......”

那青年男子倒是眼睛一亮,笑道:“姑娘,你还记得我?我是镇上药铺的掌柜啊。”

南宫墨确实是记得他,昨天去买药材的那家小小的药铺的年轻掌柜,南宫墨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那年轻人有些无奈地苦笑了一下道:“闲着无视,我会到山里采些药。没想到...”南宫墨这才看到他身上有些狼狈,一只腿还不自然的弯曲着,本就有些消瘦的年轻的脸也是一片煞白,还冒着冷汗。

“你不是药铺的掌柜么?”

年轻人摇头道:“我们这种小地方,除了偶尔有百姓自己采了药卖到店里来,大多数也都是自己采的。到幽州城里跟大药店买药来卖根本赚不了钱,也太贵了。大的药店也不愿意到咱们这里来开店啊。”南宫墨点头道:“你店里的药确实是不怎么样。”不只是药材种类品质不怎么样,采药的人手法也不怎么样。

被客人吐槽,年轻的掌柜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丁小铁警惕地盯着他,确定他没有什么危险了才微微放松问道:“你怎么了?”

年轻人苦笑,“从山坡上跌下来,好像...骨折了。”

“那...那你怎么办?”丁小铁有些无措地看向南宫墨,南宫墨走过去蹲下身,伸手在他的左腿上捏了捏,道:“确实是骨折了。”

年轻人只能无奈地苦笑。

南宫墨想了想,回头对丁小铁道:“你回去跟君陌说一声,看他有什么办法。”

丁小铁连忙摇头,“那怎么行?我走了谁保护夫人?”

南宫墨淡淡地撇他,年轻人道:“小兄弟,我都要瘸了,就算心怀不轨也不能做什么啊。而且...我真的是镇上开药铺的。”丁小铁翻了个白眼,“谁说你啊,这山里有野兽!”

南宫墨笑道:“好了,你快去快回。不然咱们就把他扔在这里自己回去吧。”

小小的少年终究还是同情心占了上方,看看那年轻人对南宫墨道:“我很快就回来,夫人你千万小心啊。”

“快去吧。”南宫墨低头看伤势,顺口道。

丁小铁飞奔而去,南宫墨随手抽出富一把匕首来,吓得那年轻人连忙往身后缩了缩,“你想干什么?”南宫墨沉默地瞥了他一眼,直接一刀下去裤腿上划破了一条口,将伤了的地方露了出来,一分不多一分不少。这人伤的确实是不轻,不仅是鲜血淋漓,隐隐都能看到骨头了。

南宫墨从容不怕的帮他清理了伤口,拉过被丁小铁扔在一边的背篓捡出几颗草药扔给他道:“你自己是买药的,知道怎么敷药吧?”

看看她手里寒光熠熠的匕首,青年吞了吞口水将不会两个字咽了回去,飞快地点点头。南宫墨这才转身走开。

这种不负责任的人蒙古大夫真的会治伤么?年轻人清瘦的脸上多了一丝纠结,看了看自己手里的草药,在看看自己的伤咬了咬牙,将草药塞进嘴里嚼碎了慢慢敷上。

就在年轻人怀疑南宫墨是不是已经弃自己而去的时候,又看到她拿着几根树枝走了回来。蹲下身,看了看已经敷好了药的腿,有些嫌弃的皱了皱眉。抬眼去看年轻人,那人十分识趣的奉上了一块还算干净的布。南宫墨三两下包扎好用树枝固定,最后犹豫了一下,扯下自己头上的发带将固定好的树枝帮了起来。

“多谢你啊,姑娘。”年轻人松了口气,敷上药之后腿上的伤好像不是那么疼了。看了看南宫墨道:“不知姑娘...贵姓?”

南宫墨瞥了他一眼,“卫。你在这带着吧,一会儿大概会有人送你回去。”

说完,南宫墨捡起背篓往另一边走去。年轻人脸上闪过一丝失望,卫?还是魏?

不远处,丁小铁带着两个人飞快地跑了回来,“夫人,我回来了!百户说让人送他回去。”

跟在丁小铁身后的果然是卫君陌手下的两个士兵。南宫墨问道:“不会耽误你们的事么?”

士兵道:“夫人不用担心,原本现在就并没有什么事。只要百户允了咱们是可以出去的。”

“那就好。”南宫墨点头,指了指身后的人道:“送他回去吧。”

“是。”

那青年人被两个士兵一左一右扶起,还不忘道:“姑娘,多谢你相救之恩。以后你再来买药我给你打折。”

“你的药太差了。”南宫墨淡淡地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