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凶残的上司和他凶残的夫人/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天有人找人你麻烦?”晚上,用过晚膳之后卫君陌拉着南宫墨一如往常的在营中散步。过往的士兵看到这一对璧人漫步而行除了羡慕嫉妒恨也没啥好说的。虽然羡慕嫉妒卫君陌一个小小的百户能够带着媳妇儿一起留在军中,但是不知道人家背后到底有什么靠山倒也没有人多说什么。何况卫君陌本身身手不凡,军中的汉子最佩服的便是有本事的人,虽然稍有些微词倒也不足为难。而卫君陌手下的那一群,早就被他收拾的服服帖帖,除了暗地里嘀咕几声意外,在卫君陌面前连吭都不敢吭一声。

至于南宫墨,不管是慑于卫君陌的能力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一般人也都是不会去当年找她一个弱女子的麻烦的,特别是,她还是一个容貌绝美的女子。

南宫墨含笑摇头道:“一点小事。”

卫君陌低头看她,这自然是丁小铁告诉他的。其实丁小铁自己也不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远远地看到施大夫一脸阴郁的来怒气匆匆的走,等他过去的时候人已经走了。丁小铁自然觉得自己找上门来的施大夫是在找南宫墨麻烦。这种事情当然要告诉卫百户了。

南宫墨握住他的手笑道:“真的没事。这点小事我都难道还解决不了?相信我好么?”

卫君陌沉默地看了看她,还是点了点头。南宫墨这才满意地点点头笑道:“这才对,排斥外人是常见的事情即使是军中也不例外。你刚来的不是彭信几个不是还想要给你下马威么?何况我还是个女子。”

卫君陌轻哼一声淡淡道:“你什么都还没做,就这么急着来找麻烦,显然医术也没好到哪儿去。这种人留在军中才是罔顾士兵姓名。”若不是觉得无瑕的医术比他好觉得被扫了面子,又何必如此迫不及待的来找麻烦?

南宫墨笑道:“我的医术自然比他好。放心吧,咱们也来军中不少日子了,我也该做点事了。”这些日子她看似每天什么都没做不是出门采采药就是在家里带着,但是该做的事情却一点没少,对这个营地的了解也差不多了。后面…自然要做自己该做的事情了。

这个营地一共吞并一万,加上一些杂役,工匠等等一共一万一千余人。一共却只有四位军医和十来名学徒。平日里倒是没什么问题,但是一到战时或者出了什么大事的时候就难免手忙脚乱了。不过大夫不够用的问题并非幽州卫独有的问题,如今这世道无论在哪儿大夫都是不够用的。寻常百姓或者低层的士兵看不起大夫吃不起药也就是自己硬撑着罢了,撑不过去也是命该如此。

南宫墨倒是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宏伟壮志,要改变这个世界的医疗制度。只是既然他们以后都要准备扎根军中了,而军医对军队的战斗力也有着极为重要的作用,她自然也不介意做一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至于那位施大夫…大家慢慢走着瞧?

南宫墨一向不是个逆来顺受的人。虽然她也不爱找事儿,但那是因为她认为自己一个习武之人没必要去跟那些不会武功的寻常人计较。但是这不代表别人找上门来了她还能一声不吭的退让。从那天起,南宫墨一反往日足不出户的模样,经常在营中各处走动起来。特别是医所那边,更是她经常拜访之地。

这个营地的医所就在营地的西南角边缘,算是比较安静的一个院子。只是一个极为简陋的四合院,院子里几个架子上都摆放着各种药材。整个院子隔出了十多间小屋子,四位军医一人一个单间,剩下的学徒只能五六个人共用一件。剩下的几个房间都堆满了各种药材和书籍工具等等。

医所中以年纪最大的温大夫为首,另外两位大夫都是刚刚年过而立一位姓梁,一位姓李。只是温大夫近年已经年过六十,若是普通士兵这个年纪早就已经退伍了,但是大夫特别是中医这个行业本身就是越老越香,所以温大夫如今依然留在军中。但是也留不了几年了,如今他这个年纪根本就已经没办法跟着军队上战场了,所以往后这医所大约是以施大夫为首。

南宫墨这才有些明白这位施大夫为何迫不及待的来找自己麻烦,是觉得自己的权威收到了挑战吧?

因为之前的不愉快,每次南宫墨去医所施大夫都有些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能的两个年轻的大夫也尴尬不已,更不用说那些学徒了,更是躲得远远地生怕惹施大夫生气。但是如今这医所终究不是他说了算,所以即使他再不高兴南宫墨依然在医所中来去自如。

温大夫虽然年老体衰,但是在军中大半辈子见过的世面自然不少,也不如施大夫那般基于维护自己的面子,对南宫墨倒是颇为和蔼。南宫墨若有什么问题请教也都一一认真的作答。一来二去,温大夫才发现原来这个女子的医术竟然十分的出色。偶尔碰上几个来求医的士兵,手南宫墨出手总是好的特别快。渐渐地,军中也开始传出卫夫人医术高明的话来。倒是让施大夫的脸色更加不好看了。

这日,南宫墨坐在医所里跟温大夫讨论自己刚刚研究出的止血散。平心而论这并不是南宫墨能拿得出来的效果最好的止血散,他们师门就有比这好上十倍百倍的药。但是这要最大的好处便是药材普通便宜,毕竟极品的好药根本不可能供应给普通士兵。无论再怎么财大气粗的皇帝只怕也供应不起,何况是现在并不怎么财大气粗的燕王殿下了。

温大夫对南宫墨的药却是赞不绝口,这药效果比现在他们军中常用的止血药好了许多。而且制作携带都方便,不需要像很多药材需要现捣现敷。梁大夫和李大夫见他们讨论的热火朝天,也忍不住加入了其中。这几天他们听着温大夫和南宫墨的谈论,自然也知道这位卫夫人确实是有真才实学的。至于施大夫只是沉着脸一挥袖出去了。

“卫夫人,这止血散是否可以大量的制作?”温大夫问道。

南宫墨浅笑道:“这是自然,药方便在这里,都是一些极为寻常和廉价的药物。若是咱们能够提前制作出来足够的数量,遇到什么战事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温大夫点头,看看药方果然都是常见药材,“这几种草药,军中现在没有这么多。不过现在到秋天还有好几个月想必也不会有什么战事,都还来得及。不过夫人,这药方……”温大夫有些犹豫,这世道但凡有什么好的配方都恨不得藏得紧紧地不让别人看见。要卫夫人无偿的将配方贡献给他们未免有失厚道。南宫墨笑道:“不过是闲暇时玩笑之作,军中能用得上自然是好事。”

“夫人大义。”温大夫赞道,“不过老夫却不能如此做。请夫人随老夫一起去见千户大人,老夫将此时禀告,请千户决断如何?”南宫墨秀眉微蹙,道:“还是有劳温大夫了,我就不去了吧?”

温大夫只当她是觉得自己女子身份不方便,倒也不多劝,点了点头道:“老夫一定将夫人的功劳和大义禀告千户。”

南宫墨淡淡一笑,摇摇头表示不在意。

正在说话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鼓声,南宫墨一怔,三个大夫却都立刻站起身来。

“怎么了?”

温大夫道:“有战事了!大军要立刻出发。”

两个年轻的大夫已经起身往外走去,“温大夫,我们先去了。”

温大夫点点头,他已经老了根本没办法跟上行军的速度,所以一直都是留在营中的。南宫墨问道:“不是说现在不是战时么?”

温大夫摇摇头,叹气道:“谁知道,去年关外糟了灾,那些北元人,鞑靼人有时候也会闯进管内来打草谷。不过规模都不打,驻扎在边关的边军就足够应付了。倒是好多年没有在这个时候要驻扎在关内的兵马支援了。”

如今虽然是非战时,但是便观赏依然有兵马驻守的,只是不像秋冬那么多罢了。只是应付一些零零散散的外族还是足够的。向今天这样紧急求援只怕就不是零星一些那么简单了。南宫墨点头,扫了一眼院子里的丁小铁道:“你留下陪着温大夫。”就快步朝着院子外面而去。丁小铁望了望温大夫,在看看已经走大门口的南宫墨,咬了咬牙追了上去。

“你跟来干什么?”营地里已经一阵兵荒马乱,不少士兵正在飞快的奔向各自的卫所集合。

丁小铁道:“我也是卫百户手下的人,自然也要跟着上战场。夫人,你也想去么?”

南宫墨叹气,“傻小子,上战场是要死人的。”

丁小铁咬牙道:“我知道,但是我总是要去的。夫人你上过战场么?你害怕么?”

南宫墨道:“去过一次,还好。”

“夫人真厉害,我也不怕!”丁小铁欢快地道:“如果我活着回来,夫人就教我飞来飞去的武功好不好?”

南宫墨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这些日子在让你干什么?”

“无瑕。”回到卫所前,正好看到卫君陌一行人已经准备好整装出发。卫君陌也不多问什么,只是淡淡的扫了丁小铁一眼道:“归队。”丁小铁连忙应了声是,飞快地派回了队伍中。

“走吧。”南宫墨动作很快,原本也没有什么需要往战场上带的。南宫墨早就准备好了上战场是需要的行礼放在房间里随时备用。只需要进去一趟直接拿出来就是了,出来的时候卫所的众人也正要出发。

卫君陌点点头,看了一眼一群瞪大了眼睛的下属,沉声道:“出发。”

队伍中的一众士兵看着漫步跟在卫君陌身边的蓝衣女子,都忍不住惊讶的长大了嘴。原本以为卫百户只是舍不得漂亮的妻子,这舍不得到连上战场都要带着,这到底是喜欢还是跟他媳妇儿有仇啊?

往年的这时候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战事的,刚到春天万物复苏,关内的幽州卫要忙着种地,关外的游牧民族也要帮着放羊牧马,但是去年冬天特别的冷,关外各部落饿死冻死了不少的牛羊,就连牧草都长得比往年完一些。好不容易熬过了东西,等到冰雪化开,不少人就忍不住骑着都饿瘦了的马儿嗷嗷叫着扑向了大夏边境。大夏的边军自然不能让他们得逞。原本边境的百姓就不多,大多都是被朝廷发配或者实在是过不下去的人才会来这里。再被这些强盗给祸害了,这幽州地界岂不是除了他们就真的要了无人烟了?

于是双方两天一小打三天一大打。北元人有时候几个几十个瞧瞧越过边境抢点百姓的粮食牛羊,有的几百人结伙掠夺一个村子。抢了东西就跑,要是被幽州卫边军装上了自然是一顿好揍。一个多月打下来,双方都有些火大了。这一次北元王庭突然纠结了上万骑兵突袭一个关口,恰巧距离最近的就是他们这个营地,于是接到消息营地的将领一面派人飞快的禀告朱弘,一面就直接带兵增援去了。

营地距离关口也不远,一路急行军不过旁晚的时候就到了。他们赶到的时候双方厮杀的正烈,不过大夏边军虽然有关隘做依仗却明显开始有些撑不住了。不用下令,突然被拉上战场的士兵们就直接气势汹汹的杀了过去。

战场上一片腥风血雨,南宫墨站在一个关口的门楼上看着下面的战场。战场上已经混乱成一片,北元的骑兵和大夏的黑衣幽州卫骑兵混战在一起打得难舍难分。南宫墨到并不怎么担心卫君陌,如果连这种程度的战事都无法全身而退,那就不是卫君陌了。

双方不断的有士兵被杀死,或者被砍伤。浓浓的血腥味被微寒的北方吹过来,令人呼吸的忍不住一窒。

下面的战场上,彭信一脚踢飞了一个北元士兵将跌倒在地上的丁小铁拉起来怒骂道:“你小子不要命了!”

丁小铁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长刀,小脸吓的发白。

“自己小心点!”彭信坐在心中暗骂了一句“第一次上阵的新兵蛋子就是麻烦”,叮嘱了一声握紧了长刀又杀进了敌军之中。战场上,敌军的人头就是自己的军功啊,只要再打几次仗还能或者回来,他也能升为百户就不用看卫君陌那小子的脸色了!

北元的士兵显然也发现了这边有个硬点子,几个人对视了一眼齐齐的朝着彭信扑了过来。彭信低咒了一声,握着长刀毫不犹豫地砍了过去。对方也毫不示弱,单对单的拼斗,他们北元人还没怕过这些弱不禁风的南蛮子呢。

到底双拳难敌四手,很快彭信就跟着挂了彩。后背上火辣辣地挨了一刀,心中不由暗道:“难不成我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

“老彭!小心!”身后传来金山惊怒的叫声。彭信回头就看到一个北元的百夫长面目狰狞的一刀朝着自己刺了过来。

嗖!

长刀还未落下,一支羽箭凭空而至正好射中了那百夫长的胸口。手中的刀还高高的举起,却再也落不下来,睁大了眼睛砰然到底。

“老彭,没事吧?”金山终于冲过来扶住了彭信。彭信回头朝着见射来的方向望去,想看看是谁救了自己的性命。却见身后不远处门楼上,一袭浅蓝色布衣的女子真慢慢放下了手中的弓箭。

我…去!

彭信震惊,一道冷风从脑后掠过,两人回头就见一个北元士兵怦然倒地,身后是一脸冷漠提着带血的长剑的卫君陌。

卫君陌冷冷地扫了两人一眼,“战场上发什么呆不要命了?”

卫公子…你媳妇儿那么凶残你知道么?

说完也不管两人是什么表情,卫公子再一次转身杀入了人群中。

“……。”你都杀完了,我们能干什么?

卫公子所到之处所向披靡,只见长剑纵横无敌,只要跟他遇上绝没有能够走过第二个回合的人。不管是士兵将领骑兵步兵统统一招解决。两人跟前方圆十步之类鸡犬不留。

看着卫君陌越走越远的身影,听着远处北元士兵的惨叫和恐惧的眼神,两位总旗总算是回过神来了。双双对视了一眼,难怪娶了那么凶残的老婆,原来卫公子本人更加凶残。这些日子跟他们过招的时候卫公子到底留了多少力啊,两人深深地庆幸起来。

“发什么呆,杀啊!”彭信精神一震,朗声道:“都让那小子杀光了,咱们怎么办!”连背后的伤都忘了,兴致高昂地冲向敌军,“老子可不想一辈子都当他的手下!”

被人敌人就没有人头,没有人头就没有战功!大夏的军功就是这么简单直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