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斩敌先斩将/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战场之后的门楼上,南宫墨在众人惊愕的眼神下神情淡定的将手中的弓箭交给了身边的士兵。

“卫夫人好箭法!”站在一边的边关守将忍不住赞道。原本对于这位被带到战场上来的女子还有些不以为然,只是现在战事紧急也没有功夫细问。现在他才知道她的夫君为什么敢将这样一个娇美温婉的女子带到这种地方了。刚刚那一箭,即便是军中的神射手也未必就敢说十拿九稳。

这里并不是什么重要的宽口,自然也没有高大巍峨坚不可摧的城楼。只有边军士兵自己修建的一些防御堡垒罢了,他们站的这地方也只是一个不过两人高的土木门楼,并不怎么坚固。下面不远处摆放着防御敌军骑兵的拒马。再往外才是双方拼杀的战场。

南宫墨淡然一笑道:“将军过奖了。”

将领摇摇头,顺着南宫墨的目光望去,便看到战场上纵横无敌所向披靡的男子。扬眉笑道:“那位就是卫百户?”虽然没有跟卫君陌打过交道,但是只需要看一眼就能够将人认出来。也只有那样出色的男子才能配得上眼前这美丽绝尘的女子。

南宫墨微微点头,问道:“将军,我能下去么?”

将领一愣,道:“你也想下去杀敌?”他虽然没经历过开国之前的战事,但是倒也听说过那时候不少军中豪杰的实际,但是亲自上战场杀敌的女子却是没听说过。虽然方才看到了南宫墨那惊艳的一箭,但是看着眼前着窈窕纤丽的女子,还是觉得不妥。亲自上阵杀敌和远远的用弓箭射杀可是两回事。

站在旁边的几个大夫也有些震惊地望着眼前的蓝衣少女,那位一直看南宫墨不顺眼的施大夫更是翻了个白眼有些阴阳怪气地道:“卫夫人,现在是在打仗不是在营地里玩儿。你还是别给将军添乱了。”

南宫墨淡淡地瞥了他一眼,连话都懒得回。这儿世道可没有什么战地医生,都是等仗打完之后在派人去清理战场,然后才救治还活着的伤员。至于那些等不到仗打完就死了或者被敌人顺手一刀给劈了的只能自认倒霉了。

南宫墨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角落道:“那边可能要撑不住了。”

这一次北元人显然是有备而来的,认识比这里的守军要多得多。虽然他们支援的人及时赶到了,但是赶了将近一天路就直接上战场,状态绝对不会比守在这里等着他们的北元人好。

那将领连忙举目望去,脸色果然又是一变。左前方的一角,守军已经被逼得步步后退,眼看着北元人就要冲破一个缺口冲进来了。连忙挥动手中的令旗,指挥士兵朝着左前方的位置靠近去替补那里已经战事的将士。

将领看了看身边,刚刚赶过来的是距离这里最近的一个军营,剩下的援军就算没有什么阻碍赶来也要两三个时辰之后了,他手下并没有多少兵马可用。

“卫夫人。”咬了咬牙,将领沉声道。

南宫墨回头看他,将领一指远处问道:“你的箭能射到那两个人么?”

南宫墨望过去,远远地战场边缘的位置两个北元男子骑在马背纵横来去,看上去勇武不凡身份也有些不同。

将领沉声道:“这次围攻这里的是北元的安远将军和副将,手下统兵一万五千,我跟他打过几次交道。这次只怕就是由他领兵的。”

南宫墨认真看了看,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太远了,而且那两个人的骑术十分了得,她的箭法也还没有好到出神入化的地步。见她摇头,将领虽然有些遗憾却也不算十分失望,若是那么容易就能杀死敌军的主帅,仗也不至于这么难打了。

“不过…”南宫墨淡淡道:“我可以杀了他。”

“什么?!”将领大惊,猛地转身看向南宫墨,“卫夫人,你说你…你能…”

南宫墨抿唇浅笑,“杀了他。”

将领定定地望着南宫墨,神情有些犹豫,显然是在考虑南宫墨的话究竟可不可信。南宫墨浅笑道:“将军何必如此犹豫不决,就算我失败了,对你也没有什么损失不是么?”

将领哑然,可不是么?就算是失败了对他对大军都没有什么损失,最多只是死了一个女子而已。终于,将领点了点头咬牙道:“如此,就有劳夫人了。”

南宫墨点头,“分内之事。”

见将军如此轻易就答应了,施大夫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却见南宫墨淡淡扫了他一眼,手在前面的扶手上一撑直接从门口上一跃而下了。

南宫墨跃下城楼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主意,但是这其中绝对不包括卫君陌。卫公子即便是在战场上也是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更何况方才还看到南宫墨射出一箭救了彭信的命。

战场上虽然冲杀不断,但是大体的阵型是不会乱的,卫君陌周围自然也都是他自己手下的士兵。只是士兵们脸上的表情有些怪异,跟着为卫百户打仗大概会很安全,因为所有的敌军都让他一个人给杀了。但是…跟着卫百户他们想要军功的怎么办啊?大夏的军队中,军功就等于敌军的人头啊。

卫君陌回头望过去,跟在卫君陌不远处的彭信几个自然也跟着回头看到敌军中打定了一脚踢开一个北元士兵的南宫墨。若不是在战场上彭信简直要撞墙了,“她…她又要干什么?”

丁小铁跟在他们身后,小声道:“我说过,夫人很厉害的…”

“……”今天之前,他们从来没有把丁小铁的话当真。

南宫墨却并没有朝他们这些走,而是远远地向卫君陌打了个手势。卫君陌微微蹙眉,然后点了点头扫了一眼众人沉声道:“好好呆着。”

“你…卫百户,你要去哪儿?”临阵脱逃可是死罪!

卫君陌给了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然后在众人疑惑地眼神中平地一跃而起。同时,另一边一道浅蓝色的声音也跟着跃起。一黑一蓝两个身影齐齐地朝着战场边缘的位置扑了过去。开始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在意,军队中偶尔也不是没有过几个武功高手,但是在那种动辄数万人的战事中,一两个武功高手就像是水入大海大海一般惊不起半点波澜。

直到……

“怎么回事?那是什么人?!”战场边缘,骑在马背上的北元将领眼睛一沉,突然厉声道。黑衣男子手中长剑寒光闪烁,剑气逼人。蓝衣女子手中并没有什么兵器,却同样的让人感到不安。

“弓箭手!放箭!”安远将军本能的感到一阵不安,立刻下令道。

如果是混在人群中的话还不好放箭,但是这两个人却都在半空中踩着低下的士兵的肩头往这边冲过来,正是弓箭手的目标。

卫君陌脸上掠过一丝冷冽地杀气,手中长剑一剑横斩。十来支射向两人的羽箭齐齐被斩落在地上。同时,南宫墨素手一挥,十几道银芒同时从手中射出,还没来得及再一次拉开弓箭的弓箭手已经倒地不起。两人都是一流的杀手,即使是在万军之中也知道如何用最快的方法找到自己的目标。

就在安远将军想要再一次下令弓箭手放箭的时候,两个人已经消失在了眼前。

“可恶!”

卫君陌穿着大夏军人统一的黑衣不好找,但是穿着蓝衣的南宫墨却好找的多。安远将军看着已经落入人群中的南宫墨冷笑一声,“大夏已经没人了么?竟然连女人都上战场了!杀了她!”

说完亲自提刀拍马冲了过去。南宫墨仗着轻功之利在乱军中来去自如,时不时顺手解决一个北元士兵。眼看着一群北元士兵在安远将军的指挥下将她围了起来。南宫墨对着策马冲过来的安远将军启唇一笑,足下轻轻在一个士兵刺过来的长枪上一点拔地而起。安远将军一怔,只见眼前黑影一闪,之前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的卫君陌突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而南宫墨已经凌空扭身掠向了想要冲过来的副将。

战场上一瞬间仿佛一片寂静,但是仔细去听却又发现依然还是杀伐冲天。站在远处的门楼上的众人只看见几乎是同一时间,卫君陌的长剑划过了安远将军的脖子,而南宫墨从疾驰而至的副将身边掠过,那副将就一头栽倒在了地上。

“将军死了!”不知道是谁叫了一声,北元的骑兵顿时阵脚大乱。鸣金声呜呜响起,北元士兵如潮水一般的退去,只留下满地的尸体和怔愣的大夏守军。

南宫墨飘然落地,回头看了一眼身后刚刚从马背上跌落下来的尸体挑了挑眉。尸体的脖子上一道细细的血痕正在慢慢地绽开。回头看身后不远处,卫君陌手持长剑漫步朝着自己走了过来。一缕鲜血顺着长剑满满的滴落到地上。

“我们赢了!”战场上,顿时响起一片欢呼声。

“无瑕,可有受伤?”卫君陌拉过南宫墨的手,轻声问道。

南宫墨淡淡一笑,道:“没事。倒是没想到这么容易。”

“出其不意罢了,何况…不过是个安远将军。”卫君陌浑不在意。安远将军不过是北元从三品的武将,算不得什么大人物。不过对于现在只是个百户的卫君陌来说这却是个天大的功劳了。

“我们赢了!”众人的欢呼声中,卫君陌手下的兵士都挤了过来。看看地上的两句尸体,彭信有些酸溜溜地道:“百户眼看着要升千户了吧?”

果然人比人要死货比货要扔啊。这位才来多久,但是这军功…就是给他们十年时间也不一定能捞到这么大的功劳啊。

南宫墨淡然一笑,挑眉道:“彭总旗,你没事吧?”

“啊?”彭信一脸茫然,南宫墨指了指他背后,“你的伤不要紧吧?战场上小心一点。”

彭信这才记起,这位…仿佛刚才还救了自己一命。虽然被个女人救了说出去有些不好听,不过彭信总算还是光明磊落的男子汉,只得有些纠结的上前郑重地向南宫墨道了谢。南宫墨也不在意,抬手扔过去一个小药瓶道:“这是伤药,看谁用得上就用吧。你们没事就去帮帮那些受伤的弟兄。”

彭信犹豫地看看卫君陌,卫君陌漠然地看着他,“还不去?”

“是!属下告退!”彭信咬咬牙,一挥袖带着人走了。他算是明白了,这两位他哪一个都是得罪不起的。

战场上一片血腥,士兵们已经开始打扫战场。已经战死的尸体抬走,还或者的伤员抬回去救治。还有少数的受伤了没来得及被打走的北元人,除了有些性子烈的自杀了,这些人也是要救的,只不过是拍在大夏伤病的后面。战场上被俘虏的人除非是上面的人下令,一般也是不杀的。等到以后可以拿来跟敌军交换战俘或者换钱换物,再不然就是直接当做奴隶劳作。

南宫墨看看周围被抬走的伤兵,转身对卫君陌道:“我去帮忙。”

卫君陌拉住她,“我跟你一起去。”

“唉?”南宫墨挑眉,卫君陌淡定地道:“现在没我什么事儿。”他只是个百户而已,就算要讨论什么军情还是商议别的什么事儿都还轮不到他操心。南宫墨一想也明白了,莞尔笑道:“那咱们一起去吧。”

卫君陌手下的一百人马因为卫公子大展神威的缘故倒是没有人战死,只有几个人轻伤一个伤势稍微重一些不过也还算好。两人过去的时候都已经处理完了,丁小铁跟着南宫墨一些日子,虽然还没学什么医术,不过一般止血的药物他都认识也知道怎么包扎伤口。这些人的伤倒是都处理的很不错。看到两人过来,丁小铁眼睛亮晶晶地奔过来,“夫人,我杀了一个北元人!”

南宫墨伸手拍拍他的脑门,淡笑道:“哦,第一次上战场就敢杀人?不错。”

被夫人夸奖了,丁小铁顿时笑眯了眼睛。倒是丝毫没有第一次上阵杀敌的恐惧和不安,南宫墨心中暗笑,这孩子年纪小小的,心眼也大,不爱想太多倒也不用担心转牛角尖。

“卫夫人…”一个有些急促的声音响起,众人回头看到一个有些眼熟的男子快步奔了过来直直地朝着南宫墨冲了过来。卫君陌凝眉,上前一步挡在了南宫墨的跟前,“严百户。”这位真是上次南宫墨见过的严百户。这位的卫所和他们的卫所挨着,平时倒是经常见面。只是这会儿一身的血污和狼狈差点让人认不出来了。

“卫夫人,听说…停手你会医术?”严百户焦急地问道。

南宫墨微微点头,“略知一二,可是有人受伤了?”

严百户点头道:“我手下一个小旗,受了箭伤。大夫说伤得不是地方只怕是…还请夫人过去看看。”

“请严百户领路吧。”南宫墨道。

“多谢卫夫人。”严百户感激地道。军中的大夫本身就不多,像他们这样的低层士兵受了那么重的上,大夫看一眼说一句治不了也就算了。谁也不会真的费尽心力想法设法非要救人。严百户也是没有办法,才想起听说卫夫人会医术,只得死马当成活马医罢了。

严百户说的那人才不过二十出头的模样,年轻的脸上满是污血整个人已经陷入了昏迷。一只羽箭从心口的位置直接穿了过去,这样都还能撑到现在也可见这人意志顽强了。

“夫人你看他如何了?”严百户有些担心的问道。

南宫墨低头伸手把了把脉,探了探呼吸,有伸手查看了羽箭的位置,凝眉道:“没有射到心脏,不够也确实是够险的。”

严百户有些失望,“真的…真的救不了了?”

“我手上工具不齐,试试看吧。”南宫墨道。

伸手抽出随手携带的银针放在旁边摆开,捻起一根银针在火上靠了靠然后找准了穴道砸了下去。砸了几针之后才抬起头来看向卫君陌道:“伤在这个位置,只要一拔箭血涌出来只怕就要立刻灌进他的心肺,我已经用银针所锁了他周围的几处穴道,你帮我将肩头从他背后取出来。”

羽箭的肩头都是带着倒钩的,没有工具不说就算有工具这个环境南宫墨也不敢开胸膛去箭。就只能依靠卫君陌的高深内力和精准的控制力将箭从身后逼出来了。如果没有卫君陌在此,南宫墨独自一人想要这样做是非常费劲的。她才不满十七岁,轮内力确实是不错但是也绝对还称不上深厚。

卫君陌沉默地点点头,道:“扶他起来。”

严百户连忙小心翼翼地将躺着的人扶了起来。南宫墨取出匕首干净利落的切断了箭尾的羽毛,将位置让给卫君陌。同时也拿出药品和银针随时准备着有什么意外发生。

卫君陌容颜冷峻,伸出一只手抵住受伤的人的伤处,严百户没有感觉到半点动静,就听到咚地一声肩头穿过了男子的后背冲了出来直接射到了旁边的柱子上。昏睡中的男子这才颤抖了一下,无意识的痛吟了一声。南宫墨出手如风,飞快地点了好几处穴道,手中的银针也跟着落了下去。然后拿过放在一边的药粉往男子背上的伤处撒去,一边道:“先帮他止住背后的血,然后清理身前的伤口再包扎。这两天先不要动,如果伤口不恶化的话,他的命应该能保住。”

严百户有些发愣,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好了。正要说话,就见南宫墨看也不看他一眼直接转身扶住卫君陌,“君陌,你没事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