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上头有人好办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君陌并没有什么事,只是脸色稍微有些发白而已。

方才那一下,看起来并不费力,但是如果换个人来的话只怕躺着的那人早就断气了。卫君陌对医道并不精通,不仅要逼出他体内的箭头,还要同时护住他的心肺血脉等等,丝毫不能让震伤或者是让穿胸而过的羽箭伤到血脉使血液逆流如心室。卫君陌本身身体就有些隐患,虽然这些日子南宫墨尽力调理但是这种内伤本就需要时日。今天急匆匆从远处赶来又上阵一阵厮杀,也难怪卫君陌脸色有些不好看了。若是换了南宫墨,只怕也未必真的能救得了人。比起卫君陌来,南宫墨也只是比他更多了几分医道的了解罢了。

严百户这才看到卫君陌的脸色不好看,连忙问道:“这是怎么了?刚刚伤到了?”心中暗暗有些懊恼,他居然忘了卫君陌刚刚从战场上杀了敌军的将领回来,莫不是那里受伤了?若是因为让卫君陌带伤帮着治疗这个士兵而出了什么事,不仅他脱不了干系,就是被救回了一条命的那年轻人也要倒霉。毕竟,比起能够在千军万马中斩杀敌军将领的卫君陌,一个普通的下层士兵的命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卫君陌摇摇头,淡然道:“没事。”

南宫墨回头对严百户淡笑道:“将羽箭震出来的同时还需护住他的心脉,需要极为高深的内力。无还做不到只得劳烦君陌出手。只是他原本身体就有些内伤,所以才……”南宫墨这么说倒不是先要严百户记着他们的人情。而是军中的伤亡颇多,南宫墨虽有救人之心却不会总是要卫君陌如此消耗内力,何况这也不是长久之际。还是说清楚一些以免以后再出了什么事大家都为难。

严百户也明白这个道理,只看卫君陌突然脸色变得如此苍白就知道这其中的难处。要知道,这位半个时辰前还在千军万马中大杀四方呢。当下也对两人万分感激,暗暗下定决心绝不将今日只是说出去。

一边谢过两人,严百户指挥身边的人清理伤口做好包扎。身后,南宫墨到处一粒药丸塞进卫君陌口中,有些担心地望着他。卫君陌微微摇头,轻声道:“没事,调息一会儿就好。”

南宫墨很是歉疚,“我不该让你出手。”

其实也不是没有别的法子,虽然风险大一些麻烦一些,小心一点她也有六七分的把握能够救下人。只是或许在她的意识中卫君陌太过强大了,以至于竟然忘了考虑他到底能不能承受的问题。

卫君陌抬手轻抚了一下她满是懊恼地娇颜,道:“我没事,不用担心。”

“听说那小子救回来了?”外面想起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南宫墨回头就看到施大夫跟着几个大夫和学徒走了进来,说话的也正是施大夫。看到他,严百户脸色有些不好。虽然说放弃不好治疗的士兵去救别的能够治好的士兵是战场上的惯例没什么可指责的。但是对于一个爱护自己属下的长官来说这种行为却不是那么好接受的了。更会有一种如果哪天躺在这里的人是自己呢的想法,看那么干脆的放弃病人的人就更加不顺眼了。

“施大夫,人确实是救回来了。”严百户干巴巴地道。

施大夫脸上露出一丝不信,在看到站在一边的南宫墨挑眉道:“该不会是卫夫人救回来的吧?我倒要看看……”说着就伸手要去查看伤者,南宫墨上前一步挡开了他的手腕沉声道:“伤者不能移动。”这个伤还真是有些麻烦,前胸后背都伤了,现在人也只得被人扶坐着包扎伤口。若是被人一动指不定就要牵扯到伤口了。

施大夫脸色一黑,不悦地道:“卫夫人,我也是大夫。”

南宫墨淡然道:“他现在是我的病人,施大夫要看请等他醒过来了再看。”

施大夫脸色难看,被自己放弃的伤员却被南宫墨救活了,这不是说明自己的医术连个女人都不如吗?

南宫墨心中叹气,其实在大夫明显不足的情况下施大夫做出的决定也不可厚非,即使是严百户心中不悦也不可能说什么。只是这位施大夫不管医术怎么样,心胸实在是不太宽广。这一会儿功夫,也不知道在脑子里脑补出了多少东西了。

“卫百户和卫夫人在么?”正在气氛有些僵硬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个声音。众人回首见一个侍卫模样的男子正站在门口有些奇怪地看着他们。卫君陌起身,“何事?”

侍卫连忙恭敬地答道:“将军请卫百户和卫夫人过去一趟。”

卫君陌点点头道:“知道了。”

严百户脸上有些羡慕的神色,连忙对两人道:“既然将军召见,两位就快去吧。”看那个侍卫的模样,显然是朱将军跟前的随身护卫。能够得到将军的召见对他们这些人来说绝对是天大的荣幸怎么能不羡慕?当下连忙让两人先去。南宫墨又交代了几句看护看伤员的注意事项,才跟着卫君陌一起离去。

另一边的大厅里坐着的却不只是朱弘,还有燕王和麾下的几位将领,都是一身风尘仆仆显然都是刚刚赶到的。原本这样规模的战事倒是用不着燕王亲自驾临,不过今年北元人如此反常,由不得燕王不重视起来了。

燕王喝着茶,一边抬头看了朱弘一眼笑道:“老朱,本王给你的这个百户还不错吧?”

朱弘摸了摸鼻子,没什么话可说。他就算再怎么看卫君陌这样的公子哥儿不顺眼,但是人家的战功却是实打实的。第一次上战场就能够杀敌上百,还斩了对方的主将。就连最让他诟病的被带进军中的南宫墨也杀了敌军的副将,他还有什么话能说?

坐在燕王下首的陈昱挑眉笑道:“老朱,看这个情形,卫百户该位置该升一升了吧?这样的大功,给个千户也是使得了。”

朱弘轻哼一声道:“试千户。”本将军可不会看在他是燕王殿下的外甥的面子上就给放水。

陈昱啧了一声,拍拍朱弘的肩膀道:“你这人就是太小家子气,他的功劳又不是不够,直接给个千户也显得你大方一点。堂堂一军主将,这么扣扣索索的多难看?还有,你该庆幸了,卫公子也算是给你面子了,你问问老薛,他营里那几个小子有多闹腾。”

薛真捧着茶杯点点头,很是羡慕地看着朱弘道:“你要实在看卫公子不顺眼,不如跟我换换。我手底下新来的那几个肯定对你胃口,都快要把营地给掀翻了。”

“去去,谁对胃口了?”朱弘连连挥手,作为一个人他是比较欣赏性格磊落没有心机的不错,但是可不代表作为一个将军他也喜欢惹是生非的。

陈昱不由一笑,挑眉看向燕王道:“王爷,你瞧。老朱其实还挺舍不得卫公子的。”

为撇在一边站着的守将默默低着头不说话,原本他还想着设法把那位卫百户提拔到自己手下难。现在听这几位的意思,这位卫百户来头不简单显然不是他能够肖想的。说不准那天就已经到他上头去了。

“属下卫君陌求见。”门外传来卫君陌冷淡的声音。

“进来。”燕王开口道。

南宫墨和卫君陌走了进来,看到坐在堂上的燕王倒是没有怎么惊讶。

“属下见过燕王殿下,见过朱将军,陈将军,薛将近。”两人齐声见礼。

陈昱和薛真对视了一眼,总算还是忍着没有起身避开。他们是将军,要是连一个百户的礼都不敢受站在一边的将领直接就要吓趴下了吧?

燕王抽了抽嘴角,扬眉道:“起身。”

“谢王爷。”

燕王看了看一副恭敬的模样站在跟前的两个人,有些无力地朝着侍立在一边的众将领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出去。等到众人都退了出去,只留下朱红几个才道:“坐下说话吧。”

卫君陌侧首看了看身边的南宫墨,方才低声道:“多谢舅舅。”

燕王轻哼一声,道:“你们俩谁说说看,今天战场上的事情。”

战场上的事情想必在他们来之前时关口的守将就已经说的清清楚楚了,两人自然明白燕王不是想听这些。想了想还是由南宫墨开口,将事情的经过说了仔细说了一遍。听完她的话,朱弘等三个将领都忍不住对这个看似温婉清丽的女子侧目而视。之前不是没有听说南宫墨曾经在南宫怀军中待过,但是也只是以为这女子胆子大罢了。现在才知道,这位不仅仅是胆子大,而且本事也不小。这可是千军万马之中能斩敌将首级的人才啊。陈昱和薛真都不由得有些羡慕地看向朱弘,转念想想自己麾下好像也有几个挺能折腾的,就算没有这两个厉害应该也不差吧?

燕王倒是饶有兴致地打量着南宫墨道:“原来你箭法也不错?”

南宫墨垂眸道:“还过得去。”内功高手准头都不会太差,何况她还是专修过暗器的。至少不会比一般的弓箭手差就是了。

燕王摆手道:“谦虚了,罗城跟本王说过,你可不只是还过得去。”罗成便是此处关口的守将,也是拜托南宫墨的那人。同样也是隶属朱弘麾下的将领。

南宫墨不再说话,燕王也侧首看向陈昱等人问道:“北元人突然选在这个时候偷袭,你们怎么看?”

陈昱摸摸下巴,道:“只怕是去年冬天的雪灾所致,北元人素来是自己没有就来抢。另外…北元王庭那边也该主意一些,是不是有什么变化。北元王庭那位好几年没有这个魄力了,怎么突然又来劲了?”

燕王冷笑道:“看来是又想挨揍了。”

燕王从不掩饰自己好战,每隔几年总是要往草原上跑一趟。把北元人撵地在草原上到处跑。若不是后勤不给力,又顾忌着金陵的皇帝老爹,北元人说不准现在在哪儿蹲着生蘑菇呢。

听燕王这么一说,几个将领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王爷打算到草原上走走?”总不能只准北元人来抢他们,不许他们打过去吧?

燕王托着下巴想了想,有些遗憾地摇了摇头,“暂时不行。”他可不希望自己出钱出粮出人去打北元人,结果身后面后院起火。所以,还是要再等等啊。至少要等都金陵那摊子事儿稳定下来再说。

闻言,众人又快速的蔫了。身为军人不打仗,人生都没有意义了。

燕王才不管属下们的精神气儿好不好,正色道:“虽然不能打过去,但是人家自己跑过来咱们还是要狠狠地揍的。从今儿起,你们手下各调两万人马驻扎边境!本王不管他们来多少人,都要他们一颗粮食也抢不到!”

“是,王爷!”三人齐声应道。

燕王指了指坐在一边的南宫墨和卫君陌道:“老朱,就掉君陌他们那个营地过来吧。年轻人要好好的磨练,别让他们太轻松了。”

“……”王爷,想要给你外甥找立功的机会就直说啊,老朱我听不懂拐弯抹角地话,“是,王爷。”

回头,朱弘严肃地望着卫君陌两人道:“卫千户,立刻回去整顿兵马,你们就留在这里了。还有…卫夫人。”朱弘神情扭曲了一下,道:“听说你医术不错?去医所帮忙吧?本将照军医的待遇给你军饷。”

南宫墨看看卫君陌,浅笑道:“是,将军。”你就直接告诉我可以让我当军医不就完了么?还有卫公子…一个月不到从百户升为千户,这速度就是坐火箭也赶不上啊。果然,无论什么年头,上头有人才好办事儿。

“是,将军。”卫公子淡定地道。

燕王殿下满意地点头道:“你们去吧。”

两人起身,“属下告退。”

看着两人出去,燕王殿下看看朱弘笑道:“老朱,你也别不高兴,君陌运气好可不怪本王。本王不开口,你也得给他升职。”朱弘看卫君陌不顺眼燕王怎么会不知道,不过也不怎么在意。谁还能要求全天下人都喜欢他不成?卫君陌的出身宗室,又是他外甥,长得好还带着媳妇儿,从哪一点看也不会让这些从底层爬起来的将领喜欢。若是他没本事让朱弘接受他,那也是他自己无能。

原本燕王还想着卫君陌能爬上来最少应该要等到年底去了,谁知道他才刚进军中就遇到了战事还立下了大功呢?今天他们能赶得及过来这个关口没有失守,可以说都是卫君陌和南宫墨的功劳。

朱弘也无话可说,王爷亲自开口也算是给了他一个台阶下。其实朱弘倒也不是真的有多讨厌卫君陌,只不过生性比较古板,不太喜欢特立独行的人罢了。若只有卫君陌一个人,朱弘也没那么多想法了。

旁边薛真看看朱弘想了想,真诚地问道:“老朱,你军中还缺人么?”

朱弘翻了个白眼,道:“军中什么时候不缺人了?”今天刚打了一仗,至少也战事了一两千人,能不缺么?不过,姓薛的问这个干什么?往日他们这些人坐在一起只有抢人抢钱抢粮的,难不成薛真还想给他送人?

薛真还真是想要给他送人。

薛真道:“不如,我把我家那小子送过来给你使唤?”

朱弘木着脸看着自己满脸笑容的同僚,倒是旁边陈昱眼睛一转,跟着笑道:“薛兄说得对,我家那三小子年纪也差不多该磨练磨练了。不如跟薛兄家的公子一起送过来?”朱弘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他只是不爱动脑子而已,这两个真当他是傻子啊?他怎么不知道他军中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

“你们手下不缺人?有那个功夫还不如自己带在身边。不然磕了碰了我可赔不起。”朱弘没好气地道。

陈昱摇头笑道:“话不能这么说,从军就是来吃苦的,带在做爹的手下算什么事儿?不如,你就把他分到卫千户麾下,听说他对待手下的士兵的手段如寒风般冷酷,正好让他们吃吃苦头。”

薛真连连点头,浑然忘了自家儿子现在还患者卫公子恐惧症呢。

朱弘侧首去看燕王:王爷,他们这么光明正大的假公济私你不管么?

燕王殿下笑容可掬,大度地对属下道:“这种小事,不用来问本王。”

陈昱和薛真都是大喜,王爷这么说就是同意了。他们会当着王爷的面问自然也是想要看看王爷的意思,“老朱,就这么定了,回头我就将人给你送来!”

谁不知道燕王殿下有意提拔外甥,以后卫公子立功的机会肯定多得是。更何况,他们也听说过卫君陌操练士兵的手段,今天卫君陌手下可是一个都没死。将儿子送过来给他训练简直是再好不过的主意呢。能学本事能立功,身边还有个神医随时候着,过了这个村儿可就没这个店儿了。

看着两个同袍欢喜的模样,朱弘摸摸脑门在心中盘算着:要不…把他家大孙子也扔过来看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