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揍他丫的!/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大厅,两人对视一眼南宫墨叹了口气道:“看来咱们又要搬家了?”这就叫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吧?他们这才待了多久就流走了?可怜她还好了好几天时间认真布置的房间啊。

卫公子抬手安慰的拍拍她的脑袋,“没关系,我让人把东西给你送过来。”

当然要送过来,她买的各种东西,收集的药材都在那里啊。

“恭喜啊,卫千户?”看着他,南宫墨笑容愉悦地道。

卫君陌一怔,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笑意,回道:“也恭喜你,无瑕。”

卫君陌升为千户的消息很快便传了出去,旁的人还好,一众认识卫君陌的人已经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了。这升迁的速度,简直不让人眼红都不行。偏偏人家确实是立了大功,名正言顺谁也说不出一个不字。于是,回到暂住的营地,卫公子收获了一箩筐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儿。

同样招人恨的还有南宫墨,虽然她招的人要少得多,但是那程度却比卫君陌这边一点点嫉妒的小眼神要热烈得多。只看施大夫那眼神,看起来像是随时随地想要下毒把她给毒死,如果他有那个本事和胆量的话。

一个女子成为军中正式的军医,这还是大夏军队中前所未有的。从前也也有一些随着丈夫上阵的女中豪杰没事帮个忙什么的。毕竟军医是需要一定的学识和技术并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做的。看着施大夫酸的像是掉进过醋缸子里的神情,南宫墨拉着卫君陌好心情的笑了笑,直接走人了。

他们驻守的关口距离距离草原只有一步之遥。事实上从他们驻守的那倒土墙出去,就是辽阔无垠的草原。距离边境越近,也就表示了条件更差。不过幸好,卫君陌刚刚升职了。这个关口并不大,往常闲时也不过驻守的四五千人罢了。毕竟边境线那么长,若是每隔关口都驻扎几万人的的话,大夏也没有那么多兵马,更是一种浪费。就如同这一次,一旦有敌军突袭,只要守军能够抵挡几个时辰,附近的援军就足够赶到了。这一次因为北元人异于往常的动作,燕王才将这一代的防御重新加固到战时的状态,加上卫君陌等人一共也就两万余人。

关口后面就是大军的营地,一片片土木垒成的房子整整齐齐的排列着。卫君陌身为新上任的千户,加一个正式军医南宫墨,分到了一个还算不错的小院子。

确实是一个很小的院子,总共也不过四五间房子和一个小小的院子。不过总算是可以专门腾出一个房间来给南宫墨放置自己的药材了,还有一个放置可以给丁小铁住。身为千户的随身侍从,他终于不用再去跟普通士兵一起挤通铺了。有了自己的房间,高兴的丁小铁到处乱蹦。

他们的行礼很快就被人送到了边关,又是一阵兵荒马乱的收拾总算是重新安顿下来了,南宫墨心中也不由感叹,这一次应该能住的长久一些了。从百户升千户跟在往上升可不是一回事儿了。

突然从百户变成千户,手下的人是之前的十倍。当然,一千个人在军中实在是算不上多。不过其中突然来的几个新兵就比较令人侧目了。

南宫墨一如往常的带着丁小铁路过宽阔的演武场时,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叫声,“卫夫人!卫夫人!”

南宫墨回头,虽然军中的人都称呼她卫夫人,但是能够叫的如此热情洋溢的却是少见。回过头便看到几个走得东倒西歪,满脸疲惫还有些眼熟的年轻人。见她停下来,几个人也是精神一震,连忙跟了过来。南宫墨仔细打量了这几个人一番,很快便想起了对方的身份。

“薛大公子,你怎么在这里?”不仅是薛斌,这几个都是之前在燕王府见过的将门之后。其中一个还是之前跟萧千炯打过架的。显然,脑子动得快的也不只是陈昱几个,就算消息不够灵通看到别人一个今儿的将儿子往军中送也必须来凑个热闹啊。

薛斌摸摸鼻子,陪笑道:“卫夫人,您不是也在这儿么?”

南宫墨点点头,其实也不是真的很在意他们为什么在这里。将门之后,不管他们之前在干什么,以后若是不想一辈子在家里吃闲饭,也就只能走从军这条路了,“几位有什么事儿么?”

几个年轻人对视一眼,还是薛斌开口道:“我们…我们现在在卫千户麾下。”

南宫墨一怔,上下打量了一身狼狈的几个人一番,有点明白他们为什么这副要死不活的德行了。

“你们…没事吧?”

有事,事儿打了。但是…他们不敢说。

另一个身形修长,看上却明显要斯文几分的年轻人开口道:“卫夫人,我们是想问…您这里有没有什么好的跌打损伤药?”

卫君陌操练起人来可不管你是新兵老兵什么身份,统统一视同仁。第一天进来,这一群眼高于顶的将门之后就被虐的死去活来,连给卫君陌找麻烦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两天好不容易缓过来,也只是吊着半口气罢了。最后众人合计了一下,还是先自救要紧。等到缓过劲儿来了再想其他的吧。

南宫墨了然地点点头道:“你们跟我回去拿吧。”

刷!

众人齐刷刷地后退了好几步,一脸惊恐地望着他。南宫墨不解,“这是怎么了?”

薛斌赔笑道:“那个…卫夫人,能不能,麻烦你…拿出来给我们?”他们一点儿也不想在非训练时间见到卫君陌了。

南宫墨不由得莞尔一笑道:“你们想什么?我是说你们跟我回医所去拿。”

众人大喜,连忙又凑了过来。薛斌扭扭捏捏的道:“谢谢你,夫人。我们…我们会付钱的。”总算家里的老头子还不算太丧心病狂,他们每个人都带了一些盘缠过来。不过可惜的是,这里不是之前南宫墨他们待得那个营地,这里是距离北元人最近的地方。一道防御关卡,外面是茫茫草原和敌人,身后是一望无际的土地。有钱也没地儿买东西。

南宫墨也不拒绝,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军中可没有那么好的待遇,训练还配发跌打损伤药。想要额外的待遇,自然是要自己掏钱的。

南宫墨可算是医所里最悠闲的军医了,毕竟即使有人听说过她医术很好到底还是男女有别。一般的病痛伤势大家还是都乐意找男大夫。另外一方面,只怕也未必没有不信任她的意思。对此南宫墨也不是十分在意,她只需要在打仗的时候能帮上忙就行了,平时风寒咳嗽的小毛病让她一个一个看她也觉得颇为无聊。更多的时候还是自己在房间里研究医书药理,或者出门去演武场走走。卫君陌手下的人,特别是最早跟着他的那一拨人倒是完全不在意她一个女子在演武场上走动。毕竟,南宫墨的实力他们也都是见过的。十几个大男人打不过一个弱女子,他们也自觉没有颜面说什么了。

走进医所里自己的屋子,里面整整齐齐的几个架子上摆满了各种药材和医书。南宫墨回头对丁小铁道:“把我前两天刚配的药拿一些给他们。”

丁小铁点点头,熟门熟路的从架子上取下来一个盒子,里面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大大小小十几瓶药。丁小铁从里面挑出五六瓶放到南宫墨跟前的桌上,南宫墨挑眉笑道:“这些是刚做好的,外敷。你们拿走吧。”

看看那小小的药瓶,薛斌有些迟疑地道:“这个…有用吗?”

南宫墨道:“如果你是指演武场上被摔出来的伤的话自然没问题。”不用问南宫墨也知道他们想要什么药,刚进来每天在演武场是被摔来摔去,这几个公子哥儿能撑到现在已经相当不错了。倒是不愧是将门之后也不是只会斗鸡走狗的胡闹。

“多谢卫夫人。”谢斌大喜,他不仅仅每天被摔来摔去,前些日子被老爹打了一顿板子他也觉得还不太好啊。最重要的是,他怀疑卫君陌在针对他啊。别的人被摔三次他至少会被摔五次,“那个…多少钱?”南宫墨扬眉一笑道:“一瓶二两银子。”

这个价钱有点坑,不过是用一些配药剩下来的材料配出来的罢了。外面的跌打损伤药一瓶也要不了半两银子,不过这些公子哥儿们并不在意。在军中,还能买到要就不错了。干净利落地掏了钱,还对南宫墨十分的感恩戴德。

其实军中也并不是真的没办法弄到这些药,八成是那些士兵看这几个刚来的公子哥不顺眼,没人告诉他们罢了。南宫墨自然也不会多嘴,含笑让丁小铁手下了钱。虽然十几两银子不算多,但是也能买不少药材了,研究药物是个烧钱的事情,能用别人的钱当然还是少用自己的比较好。

“卫夫人这里难得这么热闹啊。”门口传来一个有些尖锐的声音,南宫墨习惯性皱眉。有一个好同僚在工作中是一件多么重要的事情,现在南宫墨深有体会。虽然施大夫并不能真的影响1到她什么,但是整天有个人对着自己阴阳怪气的挑刺嘲讽总还是不会让人觉得舒服的。而身为新来的,南宫墨自然也不能光明正大的对施大夫做什么。

抬眼,南宫墨淡然道:“施大夫,有什么事么?”

施大夫轻哼一声,拂了拂衣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挑眉道:“没什么,只是听到卫夫人这边这么热闹,过来悄悄是不是出了什么事。这是……”施大夫的目光落到一个年轻人还没来得及收起来的药瓶上,沉声道:“这似乎并不是军中的药。”说着就要伸手去拿。

但是眼前这几个是什么人?平时在幽州城中都是横着走的,被他如此无礼的问都不问一声就要抢自己的东西,他们怎么会答应?一只手啪的一声拍开施大夫的手,不悦地道:“干什么?看着还像是1识字的,不问自取是为贼,不知道啊?”

施大夫脸色更加难看起来,沉声道:“我看看这是什么药。”

“你管是什么药?这是本公子的东西。”

施大夫打量了眼前的几个人一番,都是最普通的兵卒打扮,虽然看着和普通的底层士兵有些不同,但是施大夫也没放在眼里。冷笑一声道:“军中的药材药品都是有定数的,什么人用什么药更是有规定,几个小兵蛋子也敢自己跑到医所来拿药。你们上战场了?受伤了?卫夫人,总不能因为这几个是你丈夫麾下的人,就格外优待吧?这让别的人怎么看咱们医所?”

听了施大夫的话,几个大少爷不干了。薛斌脸色难看地道:“什么意思?本公子难道连买点药自己用都不行了?你算哪根葱啊?”

施大夫一听,厌恶地扫了众人一眼,果然是来军中混军功的公子哥儿。当下就将枪口对准了南宫墨,“卫夫人好本事,竟然拿军中的药卖钱。看来是不将军法放在眼里了?”

南宫墨懒洋洋的抬头,淡淡道:“把药给施大夫一瓶,让他看看我用了军中的什么东西?顺便,把清单也给施大夫一份,免得他怀疑我们作假。”

“是,夫人。”丁小铁狠狠地瞪了施大夫一眼。夫人用自己的钱买药材,自己去采药研制药方。关这人什么事儿?夫人配置药方的时候从来没有用过军中准备的药材。

那年轻人这才不屑地扫了施大夫一眼,恶狠狠地将手中的药瓶塞进他手里,一边道:“小心点儿别弄坏了,花了本公子二两银子呢。”

施大夫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军中的将士一般对大夫都十分尊重,哪里受过这种气?

迟疑了一下,施大夫拔开药瓶闻了闻,脸色变了变。他虽然为人有些心胸狭隘,但是医术还算是靠谱。自然能够分辨出这瓶药里面的主要药材都不是军中常备的药材,显然是南宫墨自己准备的。军中并不禁止大夫自己研究药方,毕竟医术是需要不断磨砺进步的。只是每个月用药的数量都有严格的规定和审核,并不容忍公器私用。他偶尔也会自己弄一些省下来的药材配一些药暗地里卖给一些中低层的将领,毕竟战场上多准备一些药品有时候就等于多了一条命。这也算是军中一部分人心照不宣的潜规则了。

见他神情僵硬,那公子哥哼了哼,飞快地抢回自己的药,“没问题了吧?”

施大夫看了一眼身后不远处有些好奇地望着这边的学徒和几个军医,咬牙道:“这不合规矩,你们必须把这些药交出来!”要是就这么算了,他的脸可算是丢光了。这医所的人以后会怎么看他?

薛斌偏着头打量着他,懒洋洋地道:“哪儿不合规矩了?军中什么时候禁止人出钱买东西了?只要本公子花的是自己的钱,卫夫人卖的是自己的药,你管得着吗?别说卫夫人卖的是自己的,就算咱们花钱买医所的药,也没什么问题吧?”只不过是有一定的数量限制罢了,毕竟军中还是要先保证战事来了的时候大部分士兵的用度的。真当他们是第一天进军中的新兵蛋子啊?就算自己没来过,他们家在军营里混的老少爷们可不少呢。

施大夫被堵得脸色铁青,沉声道:“你们几个小兵懂什么?这样偏袒卫夫人,难不成你们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关系?”

顿时,整个房间都炸了。特别是当初只是因为不长眼想要请人喝个茶就在家里躺了大半个月的薛斌。姓卫的心眼比针还要小,这话要传到他耳朵里还得了?

低咒一声,薛斌一脚踢翻了眼前的凳子,“欠揍!”

“揍他丫的!”几个公子哥眼睛顿时亮了,身上的伤也不痛了。如狼似虎一般地朝着施大夫扑了过去,原本就长得有些单薄的施大夫顿时被淹没在了人堆里。很快就传来一阵惨叫声。

“老子让你嘴贱!”一拳头打在肚子上。

“找死,也不看看本公子是谁?!”一脚踢在腿上。

“看你长得一脸猥琐,还敢出来吓人!”一掌拍在脸上。

“夫…夫人…”丁小铁惊呆了,望着南宫墨结结巴巴地道:“这个…这怎么办?”万一把施大夫打坏了,将军不会算到夫人身上吧?这些日子跟在南宫墨身边,丁小铁也知道夫人身为女子坐在军中想要跟男子平起平坐并不容易。

南宫墨淡定地喝茶,“没事,不用担心。他们有分寸。”这些人都是在幽州城里打群架打惯了的,就冲着他们打了这么多年居然都没有打出什么事儿来,就知道这些人打归打,下手还是有分寸的。看着被围在人堆里只闻惨叫不见人影的某人,南宫大小姐轻轻勾了下唇角。

其实…她也很想亲自动手啊。不过为了她的形象,还是要忍耐。现在这样看看也不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