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计划/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在干什么?”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带着疑惑在门外响起。

“温大夫,救我!”被淹没在人堆里的施大夫终于发出一声狂喜的呼救。温大夫虽然年老,却颇得军中将士敬重,这些公子哥儿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去得罪一个老大夫。反正已经1打够了,众人心满意足地松手让来。施大夫终于挣扎着爬出了人堆,整个人却是一副被蹂躏的不行的模样。

温大夫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心中暗叹了口气。施大夫总是喜欢找卫夫人的麻烦温大夫并非不知道,也曾经委婉的劝过几次,只是这位心高气傲眼高于顶,就是对他也不过是面子上的事情,哪儿会听他的劝告。只是弄成这个样子,都是同僚他还管着整个医所,不问一声好像也说不过去。

“施大夫,这是怎么了?”

施大夫连滚带爬地跑到爬到温大夫身边,指着几个公子哥儿声音凄厉地道:“他们打我!”

温大夫心中默默道,“我当然知道他们打你,我年纪虽然大了,还没有老眼昏花呢。”

叹了口气,温大夫看看几个一脸浑不在意的公子哥,再看看南宫墨问道:“卫夫人,刚刚是出了什么事了么?”南宫墨起身,恭敬地答道:“温大夫,方才这几位来我这里拿些跌打药,正好撞上施大夫,一时间言语有些不谨慎起了冲突罢了。”

温大夫也知道施大夫那张嘴一向是没把门,也幸好他是军医军中的将士多少都敬他三分,若是普通的士兵这副性子,找不会到被人走过多少回了。还有这几个年轻人,他阅人无数一看就知道这几位身份不凡,性子也绝对不会是温顺有礼的。一言不合打起来实在是太正常了。

摇摇头,温大夫道:“罢了,年轻气盛都是有的。此事老夫还要报给卫千户知晓,也好给施大夫一个交代。施大夫,你说如何?”施大夫想说不同意,但是对上众人威胁的眼神,终究还是不甘地咽下了这口气,咬牙道:“我没意见,希望卫千户能给我一个交代!”

“什么事情需要我交代?”卫君陌的声音冷冽地从外面传来。众公子哥儿忍不住一抖,纷纷往角落里挤去。恨不得把自己缩小成一团滚出去,让卫君陌再也看不见自己。

卫君陌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口,一袭暗青色寻常布衣,看上去却比穿着铠甲披风的将领更加气势逼人。淡淡地扫了在场的众人一眼,最后将目光落到了鼻青脸肿的坐在地上的施大夫身上。

施大夫硬着头皮抬起头来跟卫君陌对视,那双紫色的冷眸却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咬牙道:“卫千户手下的人动手殴打军医,难道千户不改给我一个交代?”

卫君陌目光淡淡地从他身上移开,走到南宫墨面前。南宫墨含笑朝他摇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卫君陌扫了薛斌一眼,“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原本这个时候无瑕早该回千户所了,等了好一会儿却不见人回来卫君陌才过来找人。倒是没想到这医所里今天这么热闹。

薛斌连忙道:“这个…我们,回千户,我们来卫夫人这里领一些跌打药。”

卫君陌不置可否的点了下头,他的训练强度他心中自然是清楚的,倒是还没有不近人情到不许人用药的地步。他手下的一千军士,只有这几个是新人,自然也只有他们最痛苦了。

见他不追究,薛斌大喜连忙继续道:“咱们拿了药正要走,就遇到这个姓施的突然跑过来东拉西扯的教训卫夫人,嘴里还不干不净的。咱们只是一时气愤才动的手。请千户明鉴。”谁说只有读书人才会上眼药?薛大公子也是抓紧了机会黑姓施的。当然他其实也没黑他,要不是当众说出来对卫夫人名誉不好,将姓施的说的话告诉卫君陌,卫君陌只怕能当成弄死他。

众人齐刷刷点头,眼睛无比真诚的望着卫千户。我们都是为了保护夫人才动手的!

卫君陌点点头,转身对温大夫道:“既然是双方冲突,自然是一个巴掌拍不响。不过,他们殴打军医确实是他们不对,今晚不用吃晚饭了每人去演武场加训一个时辰。温大夫,你看如何?”

这种惩罚…基本等同于没罚。温大夫很是无奈,不过施大夫也确实是该得个教训了,只得点头道:“卫千户说的是。”

卫君陌冷眼瞥了众人一眼,“还不走?”

“属下告退!”众人大喜,齐声告退飞奔而去。

从头到尾没有人管坐在地上的施大夫的意愿。施大夫气得脸色铁青,胸口隐隐作痛半天说不出话来。卫公子点头道:“看来施大夫也没有意见了?施大夫应该都是外伤,送他回去休息吧。”在门外不敢进来的几个学徒闻言,连忙进来扶着被气得浑身发抖的施大夫出去了。

南宫墨上前两步淡笑道:“让温大夫见笑了,不知你来我这里是?”

温大夫摆摆手,叹气道:“施大夫性子有些左,还望卫夫人大人不记小人过。对了,老夫过来是为了之前卫夫人送过来的药方。已经呈给将军和燕王殿下看过,将军那边也让大夫试过了确实是很好的药。燕王殿下已经下令以后军中将会常备这种止血药。以后受伤的士兵治愈的可能就更大一些了,夫人居功至伟。”南宫墨浅笑道:“分内之事,温大夫言重了。”

温大夫道:“岂会言重?朱将军传下令来,卫夫人以后需要什么药材尽管开口便是。另外…夫人身份特殊,军中也不便授职,朱将军奖励夫人黄金百两。将军也说了,夫人的功劳将军和燕王殿下都会记得。”

南宫墨扬眉,倒是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好处。黄金百两虽然对南宫墨来说并不多,但是对寻常人来说却也不少。普通士兵一年的军饷还不到十两银子,南宫墨既然进了军营自然也不可能拿自己的钱补贴军中,公私还是要分明的才好。

南宫墨想了想,道:“如此,有劳温大夫代我谢过朱将军。另外,我瞧着咱们医所很是简陋,其中五十两就拿来扩充医所吧?”

温大夫大喜,倒是没有想到南宫墨如此大方。不由得有些迟疑地看向卫君陌,卫君陌微微点头道:“无瑕说了便是。”

“如此,老朽代军中将士谢过两位。”温大夫拱手道,心中对南宫墨的印象更好了几分。虽是女子,医术高明不说,气度也是难得一见,更是深明大义。相较起来,施大夫实在是差的太多了。

辞别了温大夫,两人才携手回千户所去。刚刚看到不顺眼的人被人暴打一顿,南宫墨心情很不错。于是神情间也带了几分欢快之意。卫君陌挑眉,“无瑕心情很好?”南宫墨也不否认,“刚刚得了奖励,当然心情好。”当然最要紧的还是出了一口恶气。

卫君陌岂会看不出来她到底是为了什么,淡淡道:“姓施的说了什么让你这般不悦?无瑕为何不让我动他?”医所的事情卫君陌怎么会不知道,若不是有南宫墨拦着,施大夫也等不到这些纨绔公子来揍他了。

南宫墨握住他的手笑道:“以后这些事情不会少遇到,难道还真的都要去将他们给怎么样了?我若有这心,也不用你动手自己便做了。当初彭信那几个那般挑衅你,你不是也忍了么?”

真想要对施大夫做什么,对他们来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但是南宫墨并不打算这么做,既然进了军中就要按照军中的规则来,总不能每一个看不顺眼或者得罪她的人都给弄死弄残吧?若是这样,以后大概是没人敢得罪她了,但是同样的大概也没人敢接近她了。

卫君陌望着她不说话,南宫墨嘻嘻一笑,拉着他往回走,“走啦,难得我心情好。不要扫我的兴,对了,你是怎么折腾那几个公子哥儿了?看起来一个个都像是被霜打了的茄子一般。”

卫君陌淡定地道:“送他们进来不就是为了磨炼么?我正按照朱将军的吩咐,磨炼他们。”

南宫墨耸耸肩道:“好吧,你心里有数就行了。”卫君陌总不至于把人给弄死了吧?

“嗯。”卫公子点头道,“我心里有数。”

日子依然如流水般静静的过,一群从幽州来的公子哥们依然在卫君陌的魔掌下接受着磨砺。医所里依然还是那些鸡毛蒜皮的磕磕碰碰,自从南宫墨献上的药方开始在军中推行,还有拿出五十两黄金扩充医所之后,南宫墨在医所的人缘也比从前好了许多。除了越发的阴阳怪气的施大夫,其他的对付对南宫墨都和气了许多。那些年纪小的学徒更是没事就爱跟丁小铁凑在一起,听他说一些南宫墨教导的医理。

丁小铁也是个聪明孩子,跟着南宫墨不过两个多月一般的常见药材药方都记得清清楚楚。平时自己抓药也从来没有出过错,南宫墨又开始教他诊脉,学的也不慢。南宫墨并没有“教会徒弟饿死师傅”的想法,教导起来自然也是十分用心,让一众学徒都羡慕不已。他们说是学徒,大多也只是跟着师傅打打下手罢了。真的想要学成医术出师,没有个二三十年想也别想了。

南宫墨悠闲地坐在房间里调制手中的药膏,偶尔抬头看一眼外面的院子里丁小铁跟几个小学徒蹲在地上低声嘀嘀咕咕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卫夫人可在?”门外想起温大夫的声音。丁小铁连忙起身见礼,“温大夫,夫人在里面。”

南宫墨自然也听到了声音,放下手中的东西笑道:“温大夫,请进来便是。”

温大夫走了进来,后面还跟着梁大夫和李大夫。南宫墨连忙起身笑道:“三位大夫怎么一块儿来了,可是有什么事?”

温大夫笑道:“这些孩子倒是很是投缘。”丁小铁年纪小,人也聪明乖巧,在医所里人缘也不差。就算是跟南宫墨不对盘的施大夫手下的几个学徒虽然碍于师父的威严不太敢接近他,但是平时也都相处的十分和气。

梁大夫也跟着笑道:“卫夫人大度,这些日子那些小子倒是学到了不少东西。都高兴得很呢。”对此他们倒是没有什么不高兴的,南宫墨愿意怎么教徒弟是她自己的事情。而且丁小铁也不吝啬,有什么不明白的问他他都会仔细回答。其实也并不是他们做师父的非要捂着自己的本事不肯交徒弟,只是行医救人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一般的大夫都挑选学徒看得十分重要,自然不会轻易教导。但是寻常一些的医理却都是会教导的。只会能领悟多少还要看学徒的资质和自己努力的程度,这方面丁小铁倒是两样都不缺。

南宫墨笑道:“小孩子学东西都快。”

三位大夫嘴角有些抽搐,这位卫夫人的年纪其实也没比外面那几个大多少。真不知道是何方高人能够教导出这样的高徒。

温大夫道:“之前卫夫人跟老夫提起想要多找一些学徒的事情老夫跟将军说过了。虽说有些不合规矩,不过有朱将军的吩咐倒是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只是最多也只能给十五名学徒,再多了…这医所也住不下了。”

一个大夫只能带着四个学徒入军营,如今一次就给南宫墨十五个,确实是不能再多了。

南宫墨含笑点头道:“有劳温大夫了。不知我说的条件温大夫给将军说过没有?”

温大夫点头道:“这个自然,要都是军中的人,年龄需在十六岁以上二十五岁一下?”对于南宫墨这个筛选条件,温大夫其实是有些不解的。学徒自然是自己从外面1带来的好,只要身家清白。以后离开军中也好带走。年龄更是,做学徒的十六岁这个年纪就有些大了,更何况是二十五岁?不过这些温大夫并不在意,既然南宫墨这么说他自然也就这么跟将军提了。没想到当时正巧在场的朱将军只是摸了摸下巴不知怎么的就同意了。

南宫墨这才满意地一笑道:“多谢温大夫。”

旁边,李大夫有些好奇地道:“要年纪大一些的我有些明白,年纪小确实是有些不好带。不过…卫夫人为何要特意强调要军户?”若是能学得一技之长的,谁愿意在军中?而那些军中的士兵,就算他们学好了医术,除非将来老了或者伤病不能上战场了,否则他们也只能一辈子待在军中。

南宫墨淡笑道:“军中的人身体好些。”

做学徒需要身体好么?好吧,确实是需要身体好的,至少不能是个病秧子。但是总觉得卫夫人这个身体好的要求程度跟他们想的不太一样。

“卫夫人一次收这么多学徒?”梁大夫也忍不住问道。教三四个就已经让人有些头疼了,一次教十几个多累?

南宫墨摇头笑道:“我不收学徒,他们也是军中士兵。我会暂时请将军将他们编入君陌麾下的。”

三位大夫都有些茫然地对视了几眼,显然是不太明白南宫墨的想法。还是温大夫见多识广也想的明白一些,迟疑地道:“卫夫人的意思…是打算让他们上战场?”军医是不上战场的,战场上刀剑无眼,若是不小心死了一个军医不知道要耽误多少士兵的姓名。

南宫墨有些惊讶地看了看温大夫,道:“有这个想法,不过具体如何还要再看。”这个时代可没有不杀军医的说法,若是跟普通士兵一般冲锋陷阵,她培养的速度还赶不上折损的速度呢。但是经过上一次那般小规模的交锋,至少可以肯定,军中的医护人员确实是太少了。有不少士兵都是因为没有来得及得到治疗才死去的。

“这只怕是……”梁李二位大夫都有些迟疑。

南宫墨抿唇笑道:“两位不必担心,这边是我要军户的原因。即使是在医所,本质上说他们也还是军中的士兵。”至于别的…如医所现在这些大夫和学徒自然是不一样的。但是,如果真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大夫不是军户又如何?难道敌人就会因此放过你?

温大夫叹了口气道:“老夫年纪大了,卫夫人竟然有这些想法试试也是无妨。我手下那几个小子,若是他们愿意夫人看着顺眼不妨也请跟着教教吧。”温大夫如此说,就是等于是表态支持南宫墨的想法了。

另外两位大夫自然也不甘落后,表示自己的学徒也要麻烦卫夫人了。

南宫墨点头称谢,收下他们的支持和好意。同时也表明了普通学徒和军中士兵到底是不同的,并不强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