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军中废材收容所/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卫君陌麾下的士兵们发现,他们突然又多了有些同袍。只不过,这些同袍看起来实在是有些文弱。军中将士都是在战场上的滚的,特别是北方汉子更多是身形魁梧的彪形大汉,对于那些身体虚弱或者长得消瘦矮小一些的,天生就有一种看不上眼的感觉。卫君陌手下这些士兵自然也不例外。虽然刚刚打过仗不久,而且看起来随时都可能还会打起来,补充兵源也是无可厚非的。但是…为什么分给他们的都是这些弱鸡?!

对此不满的自然不只是普通士兵,卫君陌手下的几个百户更加不满。士兵的强弱可是关系到他们将来的前途,弄这么些弱鸡到自己手下…卫千户真的像传说中那么来历不凡么?

卫君陌淡定地看着几个一脸郁闷的总旗,淡定地道:“这些人只是在你们手下挂个名。他们不归你们管,你们也不用担心。”

“可是……”有人有些担心地道。

“他们不占你们手下的名额。”卫君陌继续道。

好吧…卫千户大概真的是来历非凡。不占自己手下人手的名额,自然就不所谓了。挂个名而已,这儿面子还是要给上司的。只是…彭信有些好奇地问道:“既然不是咱们的人,这些人是来干什么的?”因为上次的军功,彭信总算是混上了一个试百户,也算是小升了一级。

卫君陌抬眼看了一眼正端着茶水过来的南宫墨,道:“那些是无瑕要的人。”

南宫墨进来恰巧也听到了他们的话,含笑道:“给各位添麻烦了,请喝茶吧。”

众人连忙道不敢,谢过了南宫墨。南宫墨走到卫君陌身边坐下道:“各位百户不用管他们,只是需要挂个名头而已。呃…还有每天训练大概需要占点场地?”

这些天来他们也早就习惯了在跟卫君陌议事的时候看到南宫墨,上次战场上南宫墨一战成名,这些军中的将士也不敢对她有什么不敬。何况,南宫墨显然十分有分寸,虽然经常出现在书房里,但是军中的事情却极少开口茶话。

彭信忍不住问道:“卫夫人,你弄这些人来做什么?看那模样要上战场也不太顶事儿啊。”最奇怪的是,上头的将军们居然还同意了。他们可不认为上面的人不同意,这两位会随便的扩充兵马。在军中这可是杀头的大罪。

南宫墨浅笑道:“回头你们就知道了。对了…好心提醒一下,各位最好是别得罪他们。”得罪谁也不能得罪大夫啊,特别是一群把脑袋挂在裤腰上的人。

难不成…又是什么名门子弟?看着也不像啊。

卫君陌侧首看南宫墨道:“无瑕打算亲自训练他们?”

南宫墨点点头,卫君陌道:“既然如此,另外几个无瑕也帮我练练吧?”

“嗯?”南宫墨不解,卫君陌道:“薛斌那几个。”

那几位虽然多少都有点武功弟子,但是养尊处优惯了想要跟军中的将士一般吃的苦头实在是有些难度。卫君陌也不可能专门腾出时间来训练他们,至于手下的这些百户总旗,他们自己训练都还不得法。

南宫墨了然,既然陈昱等人将人送进了军中,无论怎么样卫君陌总要教他们一点东西才行。也算是给几位将军一个面子,但是卫君陌亲自教导别说不合规矩,那几位只怕也吃不消,不吓得哭爹喊娘才怪。想了想,南宫墨点了点头道:“没问题,不过…我有什么好处?”

卫君陌淡定地道:“我刚找到一处不错的地方可以做小演武场,先给你用。”

“成交!”南宫墨笑颜如花,虽然跟着一般的士兵也能训练,但是到底有些麻烦。而且这些人体能跟不上,在军中只怕也只能被那些军痞子笑话。

说起来,这事儿南宫墨觉得自己还是被朱弘给坑了一把。虽然她要求都了年纪军籍而且最好都是识字的,但是却没想到朱弘会将那些身体最弱,或者身份特殊不好管教的兵全部丢给她。她还不能反,想也知道朱将军自会眼睛一番说道:“你见过几个读书人身体好的?”

那些是读书人么?读书人会进军中么?只是识过一些字而已。或者干脆就是那些被迫从军的关系户。她这里其实应该叫“军中废材收容所”吧?

几个属下也一脸怪异地看着这对夫妻,见过这么多人事,他们就没见过这么奇怪的夫妻俩。

一大早,薛斌几个正准备跟往常一样起身去训练。睡了一晚依然还没能够让昨天一天的疲惫劳顿完全消散。扭扭有些酸痛的肩膀,哭着脸朝外面奔去。普通士兵的日子就是这么苦逼,所以但凡那些将门之后都是不会从最普通的小兵当起的。最少也是要个千户起步,像卫公子那样那种身份却从个小小的百户混起都算是奇葩了。当然,这朵奇葩不仅本事高,运气也好,总共也没受几天苦。

“你们几个,站住!”刚出了们,身后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几个公子哥齐齐地停下来脚步,回头看身后的总旗,“总旗,有什么事?”难道他们又出什么问题了?没有啊。

总旗抽出怀里的一叠纸,一人一张拍在几个人的胸前,道:“你们从今天起不用训练了。照着这张图纸到图纸上的地方去,记得,一刻钟赶不到…后果自负。”

卫君陌又在玩什么花样?难道又想出新的办法折腾他们了?众人对视一眼,纷纷低头去看自己手中简单到粗暴的图纸。

“这…这是什么鬼?”薛斌抖了抖手里的图纸问道。完全看不懂这是什么玩意儿啊。

旁边一个有些不确定地道:“这个…大概是一座山吧?”

“这个是一条河?”

“我还以为是一条虫子呢?”

“真难为你还看得见虫子。”

“这是一棵树!”

“那个…”在众人七嘴八舌地讨论的时候,终于有人忍不住轻咳了一声道:“别忘了,我们只有一刻钟时间。”

顿时一静,所有人看了看自己的同袍,然后有志一同的转身朝着距离他们最近的一座山下狂奔而去。

南宫墨悠然的坐在一棵树上抬头望天,卫君陌找到的地方果然不错,距离军营不远,三面环山只有一个入口。地方虽然不大,但是对他们来说已经足够了。无论是骑马射箭还是练拳脚兵器都能够施展的开,最重要的是,风景居然还不错。

下面,丁小铁胆战心惊地望着树上的人。虽然早就知道夫人轻功了得,但是这样坐在一颗挂在山崖边上的枯树上,还是让人觉得心惊不已啊。

“夫人,他们来了!”

南宫墨抬头往入口的方向望去,果然来了。一群人跑的上气不接下气,最后的几个都是连滚带爬的冲了进来。

一马当先冲进来的薛斌却是一愣,“卫君陌人呢?”原本以为卫君陌找到什么新法子折腾他们了,但是人呢?难不成是在耍他们?在看看站在里面的丁小铁,便开口问道:“你怎么在这里?卫千户人呢?”

丁小铁苦着脸摇头,“卫千户?卫千户没来啊。”

“什么?!难不成他让你在这里等我们,就是为了告诉我们他在耍人?”

丁小铁摇头,指了指头顶上道:“卫千户没来,但是…夫人来了。”

众人这才发现,就在距离他们头顶上好几丈高的地方的一颗枯树上,还坐着一个人。

“卫…卫夫人!”薛斌有些震惊,反射性地往后退了两步。他表示他一点儿也不想见到卫夫人,虽然这位貌美如花,但是卫千户的醋劲儿大到薛斌怀疑任何一个单独跟卫夫人说话的人都会被他弄死。

南宫墨点点头,淡然道:“你们迟到了。”

“……”这是我们的错么?那张图画的鬼都不认识啊。他们都有些为画图的人的绘画水平感到同情了。

南宫墨翻了个身,在众人的惊呼声中从树上飘然落地。

那些刚刚被调过来的普通士兵不敢说什么,薛斌这些人跟南宫墨好歹也算是熟悉了,自然没这个顾及,上前一步问道:“卫夫人…你怎么在这里?”南宫墨偏着头大量他道:“是我叫你们来这里的,我自然也在这里?”

“你?为什么?”

南宫墨指了指他们身后的人道:“看到了?他们都是新来的由我来训练。你们卫千户觉得你们跟他们也差不太多,所以就干脆一起了。”

这绝对是污蔑!

众公子哥扫了一眼身后的众弱鸡,眼露不忿。他们好歹也是将门之后,多少还是练过那么几下的。身形还是高大挺拔,魁梧健壮的。怎么可能跟这些弱鸡差不太多?

“卫…卫夫人,为什么是你来训练我们?”有人问道。

南宫墨道:“因为卫千户亲自来训练你们受不了。所以,就只能将就一下了。当然,你们中间要是有谁能够打得过我,这训练也可以免了。”

在场的人,就算再瘦弱好歹也是男人。男人的自尊心更是不可小觑。若是被军中的同袍鄙视也就算了,被一个女人鄙视了却不是他们能够接受的。于是,不少人跃跃欲试。倒是那几位公子哥儿见机立马后退了好几步,将身后的勇士们让了出来。就算有不知内情想要以身试法的,也被旁边的小伙伴很讲义气的拉了回来。

南宫墨悠闲的打量着眼前的几个年轻人,淡淡道:“你们一起上吧?”

“那怎么行?男子汉岂能以多欺少?”一个年轻人高声道。旁边的人脸上也露出赞同之色。南宫墨唇边勾起一丝清冷的笑意,点头道:“倒是有几分君子之风,既然如此,我就不客气了。”

“卫夫人请!”

眼前一道冷风挂过,说话的男子只来得及看清楚一道浅蓝色的声音掠过,还没来得及反应脸上就重重的挨了一拳,轰然倒地。

旁边的人也是吓了一跳,反应过来连忙就想要扑上去,却被南宫墨横披一掌直接打出了几步远。不过几个眨眼的功夫,几个年轻人已经全部躺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南宫墨站在场中,低头看他们,淡淡道:“现在你们知道,战场上不是将君子风度的时候了?”

众公子哥儿齐齐捂脸:看上去好疼。

“你们要不要也来试试?”南宫墨回眸一笑,轻声问道。

摇头。

南宫墨满意地点头,道:“虽然我不小心被朱将军给忽悠了只能接收你们,但是…你们放心,我会好好地教导你们的。从今天开始,这里就是你们以后每天训练的地方。嗯,先来个开胃菜吧。每个人在这个山谷里跑二十圈,不为难吧?”

“为什么……”有人忍不住想要开口。

南宫墨眼眸一愣,沉声道:“就算你们比别人废材,总该听说过这四个字吧?军令如山!”

“是。”众人不敢再多说什么,齐声应道。南宫墨拍拍手对身后的丁小铁道:“你跟他们一起,顺便…把汤头歌教他们背熟了。”

丁小铁眨了眨眼睛,问道:“夫人…你是说…”

“一边跑一遍背。”南宫墨肯定地道。

“是。”

于是,距离军营不远处的山谷里,二十多个年轻人在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的带领下一边跑步一边背书。南宫墨飞身跃上头顶的枯树,靠着树干悠然的闭目眼神。晚春的朝阳静静的洒在她身上,远远地看去仿佛整个人都笼罩着一层七彩的佛光。但是下面的人们却一点儿欣赏的心思都没有。

什么佛光,简直就是恶魔!

如今南宫墨的日子过得十分充实,除了每天去医所以外,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到了自己手下这些人身上。都是年轻人,虽然身体先天不如那些身体强壮的士兵,但是南宫墨也没指望他们冲锋陷阵。一段日子的训练下来,所有人还是都有些进步的。

南宫墨自然不是只训练他们体能,箭术,刀法,等等一个不落。更有各种医理常识,战场救护等等。并不指望所有人都成为医术高明的神医,只需要学一些基础的医理,和急救就可以了。这些薛斌几个自然不用学,南宫墨又额外挑了一些适合战场上使用的武功交给他们。在经历了数次反抗起义均被南宫墨武力镇压了之后,这些公子哥儿不得不承认自己不但打不过卫君陌,就连卫君陌她媳妇儿都打不过。他们也明白南宫墨教他们的武功有多么重要,也都不是不识好歹的人,倒是从此对南宫墨服服帖帖了。

南宫墨坐在山谷一隅的石头上看着底下的士兵射箭,另一边刚刚练完刀法的众人走了过来。看看不远处的士兵再看看南宫墨,陈昱的儿子陈脩开口道:“卫夫人是打算让他们做军医跟着上战场?”

陈脩长相虽他父亲陈昱,也是儒雅的有些不像北方的男子。若是能够成才,将来大约也是跟他父亲一般是一员儒将。这几个公子哥中,大概也就是薛斌陈脩和朱弘的嫡孙*跟南宫墨要亲近一些。另外几位对卫夫人如此柔美婉约的外貌下隐藏着彪悍的身手产生了极大的阴影。看到南宫墨就像是老鼠看到猫,比对着卫公子还要退避三舍。

南宫墨微微点头道:“试试看。”

陈脩笑道:“倒是个好法子。不过…只怕是不容易。真要练成精兵做军医太可惜了,若是伸手不济在战场上死的也快。”

南宫墨道:“无论如何,军中多一些军医总是好的。”

陈脩沉思片刻点头一笑道:“夫人说的是。”军中的军医不够用从来都是无法掩饰的问题。但是在乎这个的将领并不太多,只要主要的将领受伤了有人医治就行了,至于底下的士兵,活的了是运气,活不了是命该如此。

南宫墨指了指底下的人,道:“他们的身手并不比普通士兵差,甚至要更好一些。而且,也不需要他们真的去冲锋陷阵,能够多活下来一些人总是好的。”

陈脩道:“现在这样的战事或许可以应付,但是如果是大军开战,这些人还远远不够。”

南宫墨摊手,无奈地道:“慢慢来,试试看总比永远没有要好得多。”

“夫人言之有理。”陈脩笑道,“这些日子,多谢夫人指点了。”

南宫墨挑眉道:“没什么顺便而已。我看你似乎不太喜欢刀法,回头我换一套剑法给你。”

陈脩大喜,“多谢夫人。”他确实是不太喜欢刀法,读书人总是有那么一点两点的怪癖。比起刀法他还是更喜欢卫公子那样惊艳的剑法。当然,他或许一辈子都练不成卫公子那么高明,但是谁在乎呢。

薛斌走过来直接坐倒在地上,道:“你们说什么呢?”

南宫墨含笑道:“说下次你们就该上战场了,怕不怕?”

薛斌剑眉一样,“怕什么?本公子正愁新学的刀法无处施展呢。”一个多月的军中生活还是让薛斌颇有些变化的。算不上脱胎换骨,但是原本的那一声纨绔气息却是荡然无存了。

南宫墨道:“不怕就好…”话还没说完,远处的军营中想起了急促的战鼓声,南宫墨一怔,淡定的接口道:“你要的机会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