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再现踪迹/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仿佛没有看到众人惊恐的眼神,含笑对卫君陌点头道:“你没事了么?”卫君陌微微点头,身为一个小小的千户,战事过后他最多的事情也就是清点兵马,安置伤病。战事总结什么的还轮不到他。而前者又被南宫墨手下的人做得很好,卫公子现在确实是没什么是了。

“放在在战场上,有人朝你放箭?”卫君陌问道。

南宫墨笑道:“应该不是朝我放箭,准确的说是朝着将军放箭。”虽然对方的用意确实是挑衅她没错。但是如果朝关口的守将放箭,或许有三四分的可能射中人,但是如果是对着她的话,连半分机会都没有。

卫君陌脸色微沉,淡然道:“海日古?我记住他了。”

旁边的薛斌等人深深地为尚未见过面的敌人举了一把泪。上辈子是做了多大的孽才让卫公子给惦记上了啊。

卫公子心情不好,看别人也不顺眼。淡淡的扫了一眼旁边的众人,“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

陈脩抽了抽嘴角,禀告道:“启禀千户,我们受伤了,在这里休息。”

卫公子的目光慢慢落到他们腿上,“腿断了?”完全没有迁怒下属的心虚感。陈脩心中叹了口气,“我们这就回去。”一手抓起薛斌一手拽起*,几个难兄难弟艰难地朝着军营的方向而去。

看着他们离去的背影,南宫墨不由莞尔,“他们表现的还不错,你对他们太严厉了。”

“他们跟普通士兵不一样。”卫君陌淡然道。这几个的背景怎么也不可能一直在底层混迹,只要有了军功自然会平步青云。总不能每次刚打完仗将领就瘫倒在地上爬不起来了吧?

南宫墨笑道:“我猜他们在心里骂你呢。”

“他们敢当面骂才算本事。”卫君陌淡定地道。

“……”当面骂一个武力可以碾压所有人而且小心眼的上司?那不是有本事,那是傻缺。

看了看满地战后的血腥污秽,卫君陌拉着南宫墨往关内走去。时不时避开一些坐在地上的伤病。南宫墨手下那十多个士兵正忙忙碌碌地满场跑。看上去倒是要比那些常年驻扎在军中的军医和学徒还要熟悉一些。只是他们只能处理简单的外伤,更眼中一些的还是需要高明的大夫。

看到两人经过,时不时有人起身见礼。南宫墨挥挥手示意他们继续。

“看起来效果不错。”卫君陌轻声道。

南宫墨摇头道:“还远远不够,不过我也只能做这些了。”卫君陌道:“有人做总比没人做的好。等到这些人训练完成,你若是不嫌烦可以再增加一些人手。我手下的人可以拨一些给你。”

南宫墨挑眉,“那可是会影响你手下的战力。”每个千户所只有那么多人,多出来一些人在后方,冲锋陷阵的人就会少许多。“

”未必。“卫君陌摇头道。

南宫墨点点头,也没反对。那些人想要真正能够独当一面至少还需要两三个月时间,并不着急。倒是想起方才在战场上的事情,将那个神秘的黑衣人的事说了一边。卫君陌凝眉道:”你怀疑那个黑衣人是宫驭宸?“

南宫墨也有些疑惑,蹙眉道:”虽然那人坐在马背上没有动,但是我感觉…那人身体似乎十分虚弱的样子。“

卫君陌想了想,”那么…确实有七成可能性是他。在灵州的时候他被我打伤了,不可能那么快好。“

”没想到…宫驭宸居然会投靠北元王庭。“只是不知道宫驭宸这次是真心的投靠北元王还是又打算坑人。不管是真是假,如果她是北元王知道宫驭宸那些丰功伟绩,据算宫驭宸再怎么精彩绝艳,也绝对不会用他的。

卫君陌倒是不怎么在意,宫驭宸那种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出来的。其实某种程度上说卫君陌也是未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但是卫君陌至少是有底线的,有些事情他不会做。而宫驭宸显然是没有这个底线。

”我总觉得,宫驭宸会给我们找很大的麻烦。“南宫墨叹气道。

卫君陌淡然道:”不用担心。“

南宫墨不由得一笑,道:”是不用担心。“这么多次交手,宫驭宸似乎也没有占到过什么便宜。

一场战事下来,有人死去有人活了下来。薛斌和朱弘都成功升为小旗,算是军中最最底层的小官儿了。手下统领五名兵卒。*还要查差一点,不过只要再有一次战事想必也足够了。军中有人晋升有人受罚,又是一番忙碌。

卫公子虽然心冷手黑,但是有一个好处,他从来不会贪图属下的功劳,对手下人也是一视同仁。只是这一点就足够手下的士兵们拥戴了。这一次虽然不算打了个胜仗,但是上面还是下令犒赏士兵们一顿大餐。整个营地里热闹非凡,靠羊肉烤猪肉的香味顺着风飘出关外,让驻在在不远处的北元兵马探子羡慕地直流口水,羡慕嫉妒恨。

明晃晃的篝火旁边,南宫墨含笑坐在卫君陌身边看着战士们大口吃肉欢呼。虽然现在战事未休不能喝酒,但是有一顿丰盛的肉食也让人很是高兴了。

只有薛斌几个蹲在旁边看看手里油腻腻的烤肉直皱眉头,薛斌低声嘟哝道:”连酒都没有,这肉吃着有什么滋味儿?“

陈脩抬手将一块烤肉塞进他嘴里,没好气地道:”吃你的吧。军中饮酒可是重罪!你以为现在是在幽州城里?“

*三两下将自己手里的肉吃完,抹抹嘴道:”你不吃给我吃好了。“这种东西若是在幽州城里他们看都不会看一眼,但是进了军营一个多月,居然有些想念了。薛斌的反应是加快速度将肉塞进自己嘴里。

再看看坐在旁边慢条斯理的吃着烤肉的夫妻俩,三位公子哥儿顿时羞愧不已。人家这在万军之中依然能够优雅吃肉的模样才是真正的大家风范啊。哪像他们,才进来不到两个月,就忘了优雅从容是什么玩意儿了。当然,也不排除是因为没人敢抢卫公子跟前的东西。

看看悠闲的过分的两个人,薛斌恶从胆边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卫君陌跟前的烤肉抓了过去,只见卫夫人仿佛没看见一般含笑低头小口小口的吃着手里盘子中的肉片。卫公子淡定的抬手,刷——一道银光乍现。薛斌吓了一跳…我只是抢个肉而已,你不用直接拔剑要宰了我吧?

刷刷刷!

几道银光闪过,原本被薛斌抛出去的烤肉被人削成了一片一片的薄肉片,整齐均匀的让军中的大厨也叹为观止。最重要的是,这些肉片,全部整整齐齐地摆在薛斌的胸口。薛公子闪避不及仰到在地上,还没来得及爬起来一堆肉片就砸了下来,又把他给砸回去了。

”没吃饱的都吃吧。“

众人一声欢呼,如狼似虎的朝着薛斌扑了过去。

”救命啊!“人堆里传来薛公子的呼救声,可惜没人理他,就连他的好兄弟*也扑了过去。今天不吃下一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抢!

”卫君陌!你个小人!“

”……“原来薛公子继卫公子恐惧症之后又患了二缺的毛病。

南宫墨看看端端正正坐在一边的陈脩,”你怎么不去?“

陈脩勉力一笑,低下头继续沉思:这群人就没有人想起过…卫千户刚刚从战场上下来,那把剑很可能是刚刚切过人又拿来切肉的么?

卫公子神色漠然,漫不经心的取出一方暗青色的方巾擦拭自己的软剑,然后将方巾投入了跟前的篝火中,燃起一道明亮的火光。

边塞另外一边的草原上,帐篷里的气氛有些凝重。几个将领模样的男子坐在帐子里都不说话,另一边,白天刚刚在战场上差点一箭射死了大夏守将的海日古也坐在一边。刚刚被人救回来的右手还包扎着厚厚的白布,上面侵染着一丝血色。很显然,最近一段时间这位北元第一神箭手是用不成弓箭了。

”现在,你们相信了吧?“一个底层的男声在帐篷里响起,沉声道:”我说过…现在不是对幽州军开战的好时候,各位偏偏不信。呵呵…对方一个女子,就杀了北元两位将领险些废了北元第一神箭手。“

有人有些不服气地瞪向次座上,披着黑色披风的男子依然只露出了半张脸。

”就算幽州军对多了两个厉害一些的人物又如何?这几次打下来,咱们也没有输。“这段时间交手数次,不过是各有胜负而已。难不成他们就要因此而胆怯退兵?

黑衣男子轻哼一声道:”这次进军幽州,你们出了北元的几成兵力?幽州军又出了几成兵力?更何况,幽州卫也不过是大夏一部分而已。各位所依仗的,也不过是幽州卫不熟悉草原的环境就算输了也能够撤回来罢了。“

众人面上都带了几分不以为然之色,显然是觉得这样想并没有什么不对。北元北靠极北苦寒之地,西接万里黄沙,东南却是被大夏包围,不打幽州他们吃什么?

黑衣男子冷笑一声道:”也罢,既然本座的话各位听不进去。本座这就起身回王庭。等到真的吃了败仗,想必各位就能够印象深刻了。“

见他起身要走,坐在主位上的主将连忙道:”先生何必这么着急?有什么话好说。“虽然这些将领对这个突然出现总是指手画脚的人很是不满,但是对方毕竟是北元王亲自委派的人,还是不宜得罪的。被说塞外民族不懂勾心斗角,只要是人都会。何况入主中原那几十年,该学的不该学的,一样没少学。

黑衣男子站住,却并没有说话。

主将叹了口气道:”并非本将不听先生谏言。而是如今北元处境艰难,我们不仅需要幽州的粮草物资,更需要提升将士们的士气。“

”打几场败仗就能够提升士气了么?“

”先生未免太小看我北元将士了!“主将有些不悦地道。

黑衣男子叹了口气,挥手道:”罢了,此地之事将军自便吧。本座过来也不过是要确定一件事情而已。还有重要的事情跟王上商量。先行一步。“说完,也不顾主将的挽留,拂袖出了大帐。

”将军!这个人到底是什么来历?也太嚣张了!“坐下,有将领忍不住起身,沉声道。

主将叹气,摇摇头道:”本将军也不知,不过陛下对此人十分信任看重。“

说话的将领轻哼一声,有些轻蔑地道:”连战场都没有上过的人,能有什么本事就指手画脚?那份弱不禁风的模样,一看就是大夏那些南蛮子,当年先帝就是因为重用那些南蛮子,才让大好河山被人给占了!“

主将揉了揉眉心,道:”好了,这些话就不要说了。还是多想想眼前的战事吧。无论如何…这一仗也不能让幽州军占了便宜。“

又有人忍不住道:”幽州军如今只怕也是越来越没用了,居然让女子上战场。“

”你们别忘了,那个女子差一点就……“主将沉声道。众人的目光不由得转向了海日古,看着他包的厚厚的幽州。有人低声嘟哝道:”还不是南蛮子狡猾。“

海日古沉默不语,低头望着自己受伤的右手神色凝重阴郁。

大帐外,出了帐篷黑衣人抬手揭开了头上的兜帽,露出一副精致却让人觉得诡异的面具。面具下,是英挺的下巴和有些苍白的唇色。两个黑衣男子出现在他跟前,拱手道:”宫主。“

黑衣男子,正是失踪了一段日子的宫驭宸。宫驭宸轻哼一声,沉声道:”备马,立刻返回北元王庭。“

”宫主,你的身体……“黑衣侍卫有些迟疑地道。自从在灵州和卫君陌一战受伤之后,宫驭宸的身体就一直不见好。平时虽然看不出什么异样,但是只要劳累过度,就会非常难受。更何况如今失去武功的宫驭宸,与普通人体质并没有太多的不同。也就表示他根本经不起太多的劳累。

”不碍事。“宫驭宸冷笑一声道:”没有吃过亏,这些人就不知道什么是天高地厚。既然如此,本座何必管他们死活?走吧。“

”是,宫主。“

宫驭宸回身,望着远处黑暗中幽州方向低声笑道:”卫君陌…南宫墨,燕王殿下…本座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接下本座的下一步棋。大夏的天下…呵呵…“

很快,几个黑衣人牵着几匹马出现在宫驭宸面前。宫驭宸翻身上了其中的一匹,轻叱一声,一行人飞快地消失在暗夜之中。

南宫墨一如往常的训练着手下的士兵,有了一次战场上的激励,士兵们的斗志更加高昂。虽然他们的身体素质远不如普通的军中士兵,但是如今一对一的情况下他们已经足矣和军中的将士打成平手了。甚至有的时候还能够略占上方。

演武场上,南宫墨和卫君陌并肩而立,看着卫君陌手下的一个总旗和南宫墨手下的一个士兵厮杀成一团。一个是军中将士惯用的招式,大开大阖威风凛凛,一个胜在身手矫捷,出手快很准。一时间倒是打得旗鼓相当。站在旁边围观的士兵们却有些震惊。这些人他们自然都认识,前不久才刚刚分进他们卫所,当时他们还各种看不起呢。没想到才不过短短一个多月,这些人就已经成长到能够和在战场上出生入死了数年的总旗旗鼓相当的程度了。若是所有人都如此……

南宫墨手下受训的士兵们却都仰起了脸,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他们从军开始就一直被人看不起,如今终于能够扬眉吐气了,自然是高兴。对于带给他们这一切的卫夫人更是万分崇敬。

这场比斗最后以身形消瘦的士兵将匕首抵上了总旗的喉咙做结束。两人从地上爬起来互相拱手行礼,那总旗也不小气,粗声道:”我输了。“

士兵恭敬道:”承让,若是真的在战场上,未必就是我赢。“虽然赢了但是他并没有骄傲,卫夫人曾经说过,即使他们训练的再好,缺少经验的情况下还是有可能会实在战场上那些经历过千锤百炼的老兵手中。闻言,那总旗的脸色也更好了几分,两人各自归队。

卫君陌负手淡漠地扫了一眼属下们,冷然道:”平时都觉得自己天下无敌了,现在打成这样你们好意思么?“

众人羞愧地低下了头,”卫君陌继续道:“之前你们看不起他们。现在才不到两个月,你们觉得自己能比他们强多少?”

沉默。

“未来三天,所有人训练加一倍。以后每隔半个月比试一次,若是再输了同样照此办理。”

众人一片哀嚎,他们的训练平时就比别的卫所重了,再加一倍这是要死人的节奏啊。虽然哀嚎归哀嚎,但是所有人还是都奉命照做。不仅是因为服从军令,这几次与北元人交锋,他们卫所的人伤亡数量远比其他卫所要少但是战绩却并不少也是一个原因。毕竟,命都是自己的,而每个人也都只有一条命。

------题外话------

么么哒~圣诞快乐亲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