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6、妻与妾/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原本燕王妃已经为萧千炜定下了薛真的长子薛云云,却没想到南宫墨和卫君陌离开幽州之后陈氏竟然公然在公众场合给薛云云难堪。薛云云虽然是将门女子,但是到底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又不如陈氏世子妃的身份。回去之后当晚就险些抹了脖子。出了这样的事情,即便对方是燕王府薛家也不可能忍下去啊。薛家把女儿嫁给萧千炜不能说没有想要和燕王府拉近关系的原因,但是这个前提总得是自己的女儿过得好。如果女儿过了门处处被世子妃刁难,别说拉拢关系了,说不准那天连命都没有了。

薛家夫人当即一封信送到军中给了薛真,一面带着女儿上门再三向燕王妃请罪。只说自己的女儿配不上燕王府的公子,以后只愿青灯古佛度此残生。辜负了燕王妃的看重,请王妃恕罪云云。燕王妃哪里肯信?连忙让人去查这才知道陈氏干得好事。当成气得昏厥了过去。

陈氏当做羞辱薛家大姑娘的事情几乎穿的幽州城中人尽皆知,薛云云也是不肯再跟燕王府扯上什么关系。明明是自家理亏,燕王妃难道还能真的让人家姑娘去落发出家?薛真可还是阎王手下最得力的将领之一呢。这让别的将领们怎么想?

无奈之下,燕王妃只得忍着怒火同意了薛家退亲。薛家也是干脆,没两天就传出消息给自家大姑娘定了一门外地的亲事。一个月后出嫁。于是,整个幽州城里的人家都知道,原来一直和和气气的燕王世子妃竟然如此对待未来的弟媳。就算燕王妃再流露出有意结亲的想法也都要思虑再三了。

事情刚出来的时候,燕王妃就气得险些要将陈氏给休了。最后还是念着她是先帝赐婚,打了二十大板。却不料,这二十大板打下去,竟然将陈氏已经一个多月的身孕给打掉了。燕王妃当即便撑不住病倒在了床上,这都已经快一个月了还没能痊愈。

看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南宫墨,长平公主舒了口气。心中暗叹,幸好自己的媳妇儿是无瑕这样的,若是换了个陈氏那样的自己只怕是比三嫂还要受不住了。原本长平公主还有些担心南宫墨一个女子在军中到处跑影响不好,但是这些日子传回来的消息,再对比一下陈氏。长平公主觉得自己实在是应该觉得满意了。

“幸好你回来了,不然的话,本宫也要撑不住了。”长平公主叹气道。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原本离得远觉得燕王府样样都好,谁知道三哥三嫂自己的烦心事儿也不少呢。这一个月燕王府的事情都是长平公主在主持,连自己的清墨园都鲜少回去了。偏偏事情出了一桩又一桩,真是让人头疼。

南宫墨端了一杯茶奉到长平公主手中,一边问道:“出了这么多事,母亲和舅舅怎不让人跟我们说一声呢?”

长平公主摇头道:“你们在军中自有正事,跟你们说了难道就能抛下一切回来?与其牵肠挂肚的担心着,还不如什么都不知道呢。”南宫墨道:“萧千夜赐婚的事情……”长平公主叹了口气道:“三哥收到消息的时候赐婚的队伍已经出了金陵城了。金陵和幽州相隔遥远,就算三哥反对圣旨已经下了又能如何?如今金陵城里那些人恨不得能抓到三哥什么错处呢。别说这婚拒不得,就是赐婚的人也不能出意外。”

皇帝赐婚给藩王子嗣是惯例也是恩典,即便是藩王自己为嫡子订了亲按规定也是要启奏皇帝的。除非这个儿子将来不想要爵位了。既然皇帝没有收到奏折,那赐婚就是无可厚非的。你说你递过折子?抱歉,皇帝没看到,说不准在哪儿丢了。

南宫墨点头道:“这么说,这婚事是势在必行了?”

长平公主无奈地苦笑,“若是三哥拒绝了指婚,你说金陵那边会有什么反应?”

南宫墨想了想,“那些人想必会抓住机会指控舅舅不尊皇命,有不臣之心。”

长平公主点头,两人对视一眼双双叹了口气。

“公主,世子妃求见。”门外,鸣琴匆匆进来禀告。

长平公主有些厌烦地皱了皱眉,道:“不是让她禁足了么?怎么又出来了?”

鸣琴有些为难地道:“世子妃说…小小姐病了。”

长平公主冷笑一声道:“珠儿病了自有大夫和她亲娘照顾,关她什么事?”

“公主,世子妃是小小姐的嫡母。”世子妃是有资格照顾抚养小小姐的,何况燕王妃只说让陈氏禁足在自己的院子里,可没说她不能在自己的院子里走动只能待在房间里,世子的院里还是陈氏说了算的。

长平公主淡淡道:“她什么时候关心过庶女?”长平公主同样不喜欢妾室庶女,但是她无论自己到了什么地步也绝不会拿无辜的庶子庶女来做筏子。更何况,那还是个还在襁褓中的孩子。

“母亲息怒。”南宫墨轻声劝道:“既然已经来了,就让她进来吧。”

长平公主叹了口气,看着她道:“我知道之前你跟她有些交情,但是她如今名声不好,你可千万别让她连累了你。”南宫墨不由莞尔,“母亲你看我像是心慈手软的人么?”

“你啊。这个陈氏真如三嫂说的,真是疯魔了。”长平公主原本对陈氏的第一印象真心不坏,真的有些不明白怎么才短短的时间一个好端端的人就变成这幅模样了。不是疯了是什么?

南宫墨淡淡一笑道:“她也不容易。”陈氏当然不会是一开始就这么荒唐的。谁也不是天生下来就是坏人或脑残,都是后天环境和自己的心性造成的。陈氏一个自视甚高的名门淑女独自一人孤零零的在这幽州城中。数年未孕,妾室又先生下了孩子。公公婆婆强势,丈夫性格温和两个兄弟看着显然更得燕王的喜欢,陈氏但凡是个有些心计的也不可能不着急。她若是真的还能安稳无忧的过日子,那不是淡定那是傻白甜。

只是,这世上谁又是容易的?

陈氏有些吃力的抱着个七八个月的婴儿走了进来,颤巍巍的样子让人担心她把那孩子给摔了。一进了门,陈氏扑通一声就跪倒在了长平公主跟前,“姑母……”什么也不说,呜呜咽咽地痛哭起来。

长平公主皱了皱眉,示意旁边侍候的嬷嬷过去把小小姐给抱过来。陈氏却不肯松手,只是抱着孩子痛哭,那嬷嬷又不敢去抢,只能有些无奈地望着长平公主。长平公主沉声道:“世子妃,有话起来说。你这般一言不发就哭哭啼啼,难不成是哪个不长眼的下人怠慢你了?”

陈氏抱着孩子起身,含泪道:“姑母,我不是故意的…珠儿病了…”

“你把孩子给嬷嬷抱着,我让人去请了大夫。”长平公主道。

陈氏犹豫了一下道:“还是…还是我抱着就是了。这孩子,认生。”长平公主险些气乐了,认生?你可不是这孩子的亲娘。

“既然如此,你便抱着孩子回院子里去。大夫来了会直接过去,你如今还在禁足,随便跑出来三嫂那里如何交代?”

陈氏眼睛闪了闪,扑通一声又跪了下去,“姑母,我知道错了,求你跟母妃求求情吧。我真的知道错了……”长平公主被她吓得一怔,有些忍无可忍,咬牙道:“本宫不管你想说什么,先把孩子交给嬷嬷!”这一会儿起一会儿跪,陈氏不难受只怕孩子也受不了。

看着长平公主神色冷漠,隐含模样的模样,陈氏终于还是将怀里的孩子递了过去。嬷嬷接过来打开襁褓摸了摸孩子的小脸,皱眉道:“启禀公主,小小姐有些发烧,只怕是着凉了。”

“快带下去,将府里的大夫都找过来看看!”长平公主皱着眉吩咐道。嬷嬷匆匆抱着孩子去了,长平公主揉了揉眉心看着陈氏道:“你到底想做什么,你说吧。”

陈氏有些委屈地道:“姑母明鉴,是那些丫头不肯听使唤,珠儿病了让他们去请大夫她们也爱理不理的…”

“够了!”长平公主道:“她们有几条命敢对珠儿的病情不闻不问?不如本宫将人招来问问?”

陈氏咬着唇角不肯说话,长平公主望着她摇了摇头道:“之前三嫂给炜儿说了薛家大姑娘,你不满意。现在你满意了?陛下亲自为炜儿指了善嘉郡主,你可高兴?不说善嘉郡主的出身和品级,就是她本人的手段,不是本宫看轻你,你就是有八个脑袋也不是她的对手。”

“姑母……”陈氏默默地垂泪。

长平公主冷眼看着她,“你觉得三嫂对你不好,殊不知道她为你们打算了多少?他给炜儿说了薛家大姑娘,你只看到了薛家的兵权和势力,却没想过薛大姑娘出生将门,性情耿直大方。你有世子妃的身份,又协助三嫂管着整个王府,三哥三嫂谁也不是糊涂人,再如何也不至于压着长媳看重次媳。只要你自己不行差踏错,薛大大姑娘进门了又能把你怎么样?现在行了,一进门就是个郡主。你这个世子妃的身份跟人前比起来能占多少上风?”

陈氏抹着泪,“姑母,我知道错了。求你跟母妃说一说吧,我以后会改的。”

“你母妃现在还在床上躺着呢。”长平公主道。

陈氏脸色一白,忍不住看向旁边坐着的南宫墨,“表嫂……”南宫墨摇摇头,叹了口气,“之前我说的话,你没听进去。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陈氏脸上露出一丝幽怨,默默地低下了头。

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其中还夹杂着哭泣声。长平公主皱眉,门外的丫头急匆匆地进来,“启禀公主,世子院里的安氏在门外哭闹着,说…说世子妃抱走了她的女儿。”

长平公主淡淡扫了陈氏一眼道:“就说小小姐没事,在我这里玩一会儿就给她送回去。”长平公主这般也算是给陈氏面子了,若是外面的安氏知道女儿病了只怕又是一阵闹腾。丫头为难地道:“可是…安氏说、安氏说世子妃故意弄病了小小姐,想要害死小小姐。”

“她胡说!”陈氏尖声叫道。

南宫墨挑眉,“看来谁都不是省油的灯。母亲,还是让她进来说清楚吧。万一真出了什么事儿只怕不好说。”

长平公主有些疲惫地点点头,“让她进来。”

安氏苦苦齐齐地走了进来,连看都没看陈氏一眼就冲到长平公主面前,“公主,求你救救我女儿啊,呜呜…求你了,公主大慈大悲…”

长平公主沉声道:“好了,好好说话。到底怎么回事?”

安氏怨恨地看了陈氏一眼,含泪道:“前两天世子妃非要让人将珠儿抱过去照顾,妾身无法只得将孩子送了过去。妾身挂心女儿,就忍不住时时着人打探。珠儿昨天就病了,但是世子妃却不肯让人请大夫给她看病。呜呜…今天一早,世子妃却说院子里的下人怠慢耽误了珠儿的病,抱着珠儿跑了出来。公主明鉴,世子妃这…我可怜的女儿啊。”

“安氏,你放肆!”陈氏大怒,咬牙道:“你分明是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不让大夫给珠儿看病了?”

安氏咬着唇角道:“昨儿照顾珠儿的嬷嬷就说她病了,世子妃偏说她没病。难道不是…世子妃,就算珠儿不是你生的,也是世子亲生的女儿啊,你怎能如此狠心…”

“住口!”陈氏厉声道:“你这贱人整日勾搭世子不说,还在姑母面前诽谤我。便是乱棍打死也是死有余辜!”

“就算妾身死了,只要珠儿平安无事也就心满意足了。”安氏叫道,说着又失声痛哭起来。一副一心为了女儿的模样,令旁观的人也忍不住升起几分恻隐之心。长平公主看着眼前争锋相对的两人,脸色阴沉,“够了!本宫不想管你们到底谁对谁错!既然是世子院里的事情,就让世子自己处理吧。来人,去请世子过来!”

“是,公主。”

大厅里顿时安静了一些,只是时不时的响起安氏的抽泣声。南宫墨饶有兴致地打量着眼前的两个女子,果真是有人的地方就有斗争。即使是燕王府也不能免俗啊。眼前这两位,谁都不是无辜的人。陈氏想要借着孩子生病的事情出来,而安氏则是想要借着这件事黑陈氏一把。如果真如安氏所说的昨天就知道孩子病了,哪个做娘亲的能够忍到现在陈氏抱着孩子出来了才跑来哭诉?若是陈氏再晚一些来呢?

不多时,萧千炽走了进来,“侄儿给姑母请安。”看到跪在地上的陈氏和安氏,萧千炽皱了皱眉,“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姑母,可是他们有什么地方惹您不悦了?”

长平公主叹了口气,道:“你们自己把事情跟千炽说吧。”

安氏悲鸣一声,扑倒萧千炽脚边搂着他的腿痛哭起来,“世子,求你救救珠儿吧……”

“到底怎么了?慢慢说。”萧千炽皱眉。

旁边的陈氏咬牙,暗暗地捏紧了手:贱人!

听着安氏连哭带说的叙述,中间还夹杂着陈氏冷怒的反驳。萧千炽听得一个头两个大,在看看坐在一边的长平公主和南宫墨,也自觉有些丢脸。

“惹姑母烦心,是千炽的不是。侄儿会好好管束她们的,还请姑母恕罪。”萧千炽沉声道。

长平公主点点头,她也没有心情去管萧千炽打算这么处置自己的妻妾,只是道:“我已经让大夫去看珠儿了,你也去看看她。这些事情你自己看着办吧,你母妃还病着,别拿这些事情再去烦她了。”

萧千炽也是个孝顺的孩子,想起母亲生病的愿意心中更是羞愧难当,心中对陈氏也更多了几分怒意。连连点头道:“侄儿明白,请姑母放心便是。”

“明白就好,你是个懂事的孩子。”长平公主点头道:“你去吧。三嫂也该醒了,我跟无瑕去看看她。”

萧千炽连声称是,又对南宫墨微微拱手道:“有劳表哥和表嫂从军中赶回,千炽没能迎接,还望表嫂见谅。”南宫墨浅笑道:“世子言重了,世子还有事要办,先去吧。我陪母妃去见舅母。回来还没来得及跟舅母请安呢。”

“是,千炽先告退了。”

看了一眼地上跪着的妻妾二人,萧千炽温文的脸色也忍不住沉了沉,沉声道:“还不起来回去!”

“是,世子。”两个女子齐声道,对视了一眼心中各有所思。

看着三人出去,长平公主摇摇头,“以后这燕王府只怕还要热闹。”这才娶了一房媳妇儿就闹成这样,以后只怕是还有得闹。

南宫墨有些惋惜道:“世子性情温和,只怕也…”性情温和的人若不是内心藏奸的伪君子,大都心软念旧情。在处理有些事情的时候自然也就难免有些犹豫不决,看得出萧千炽对陈氏还是有些感情的,只是陈氏这段日子的失常才让萧千炽有些不满。但是毕竟是自己的妻子,萧千炽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就放弃这个妻子。若是陈氏能够明白萧千炽的心意还好,若是执迷不悟,以后还有的闹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