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7、萧三公子的好奇/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妃房里,往日一直让人觉得精神百倍的燕王妃正倚坐在床头上就着丫头的手喝药。看到两人进去才挥挥手让身边的丫头退下,朝着南宫墨淡淡笑道:“墨儿回来了,君陌也回来了么?”

南宫墨点点头,上前道:“无瑕给舅母请安,君陌不便过来打扰舅母,还请舅母见谅。”

燕王妃摇摇头,她如今病着卫君陌身为男子自然不方便前来请安,哪里有什么可怪罪的?

南宫墨看看燕王妃的神色,确实是憔悴苍白了许多。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浓的药味,显然燕王妃用药的时间也不短了。只闻味道也能够大致判断出来,大夫开得应该也是一些清心安神,降心火的药。说燕王妃被陈氏气得不轻显然也非虚言。不过这其中陈氏只怕也不是全部原因,更多的还是为了萧千炜和萧千炯的婚事。哪个做母亲的也不愿意让儿子娶一个居心叵测的妻子,但是如今的形势,燕王府是不可能拒绝皇帝的指婚的。

坐倒燕王妃身边替她把了把脉,南宫墨轻声道:“舅母还是放宽心一些,这身体也就好了。”

燕王妃苦笑,“让你们见笑了。”

长平公主笑道:“三嫂说哪里话?你还是赶紧好起来才是正经。这燕王府这么多事情,哪里能离得开你,我这些日子可是弄得头晕脑胀的呢。”

燕王妃点点头道:“你放心,我也该好起来了。只是还要辛苦五妹一些时候,不过现在有无瑕回来帮你了不是么?”

南宫墨苦着脸道:“舅母,你可别这么说。我可是从未管过家的,比起母亲还要不如呢。这燕王府还是得舅母你才能够支撑的起来。”

婆媳俩陪着燕王妃说了一会儿话,燕王妃眉宇间也施展开了几分。只是响起两个儿子还是忍不住愧疚,“只是可惜了炜儿和炯儿,这以后还不知道要出些什么事呢。”

南宫墨轻声道:“舅母放心,别的不说那孙家姑娘我还是有几分了解的。是个安分聪明的女子,想来不会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

燕王妃点点头,既然南宫墨这么说她自然也是相信的。但是原本他们担心的也不是孙妍儿,而是善嘉郡主朱初喻。即使是在幽州,燕王妃也听说过这位朱家大小姐的名声。这样一个女子就算没有如今这个微妙的局势,这种颇具野心的女子若是嫁给萧千炽做世子妃还好说。若是嫁给千炜…这以后…

“每每想到这些事情,我就恨不得……”想起这些糟心事,燕王妃就恨不得真的休了陈氏那个蠢货!

长平公主又是一阵安慰,燕王妃想了想,才对南宫墨道:“如今善嘉郡主和孙小姐都还住在城中的客栈。我身体不适也不能操持婚礼只得委屈她们了,还要劳烦墨儿你替我走一趟,去看看她们吧。”虽然实在是有些不欢迎这两个未来儿媳妇。但是事情却不能做得这么难看,否则说出去也是燕王妃理亏。

南宫墨点点头,“舅母放心便是。”

“幸好有你和五妹在。”燕王妃叹气道。

从燕王妃院子里出来,就碰到迎面走来的萧千炯。萧千炯看起来有些无精打采的,看到南宫墨倒是精神一震,飞快地冲了过来,“表嫂,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

南宫墨笑道:“昨天晚上。你这是要去给舅母请安。”

萧千炯苦着脸摇了摇头,“还是算了,我请过安了。而且,这些日子母妃总是一脸愧疚的看着我和二哥,看得我浑身不自在。”南宫墨了然微笑,为了世子的名声,陈氏自然是不能修的。陈氏搅坏了萧千炜的婚事也就罢了,如今凭空掉下来这么两门亲事。很明显,为了燕王府和金陵那边如今的平衡,这两门婚事不能拒绝。也就是说,萧千炜和萧千炯的婚事算是被燕王牺牲了。虽然这世道婚事本来就是父母做主,做子女的也没有资格说什么,但是娶了这么两个不合适的媳妇,燕王妃怎么能不对儿子感到愧疚和难过。

南宫墨挑眉一笑道:“听说你有喜事儿了,刚才怎么还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

萧千炯一愣,年轻的脸上有些微红和窘迫,“表嫂,你……”你也太口无遮拦了,真是比咱们幽州的女子还要豪爽。

南宫墨笑道:“男婚女嫁,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难不成你还害羞?”

萧千炯立刻挺直了胸膛,“才没有!我…我只是担心那个孙什么的,长得太丑怎么办?”

“那你倒是不用担心。”南宫墨笑道。

“你见过她?”萧千炯好奇地道。南宫墨含笑不语,萧千炯更加好奇起来,“表嫂……”

“好了,不逗你。”南宫墨笑道,“我跟孙妍儿还算熟悉。”

“你们关系很好么?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萧千炯追问道。到底是十四五岁的少年,正是知好色而慕少艾的年纪,对于自己未来的妻子怎么可能会不好奇。南宫墨看着她,正色道:“这门婚事,你父王和母妃可跟你说过什么?”

萧千炯愣了一下,这才道:“我知道表嫂的意思,父王母妃也跟我说过了。如今…新皇刚刚登基,正是对咱们这些封地藩王不放心的时候,这门婚事怎么样也不能拒绝的。那个孙妍儿若是个安分的我自然会好好待她。若是……”

南宫墨点点头,“你明白便好。你二哥那里怎么说?”

萧千炯抓了抓脑袋,有些茫然地摇头道:“二哥什么也没说,我也没看出来二哥到底是什么想法。不过,看起来倒是没有不愿意的样子吧。”南宫墨点头,其实是她多虑了。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个世上的年轻人们早就习惯了这样的婚嫁行事。哪里会有那么多的不满心思?只要女子家世相当,心性没什么瑕疵大多数人也就觉得够了。就算是萧千炯只怕没有将婚事看得多中。不喜欢,再纳妾就是了。

“表嫂你这是要去哪儿?”萧千炯好奇地问道。

南宫墨道:“舅母让我去客栈看看那两位。”

萧千炯眼睛一亮,话还没说出口就被南宫墨堵了回来,“不行。”

“表嫂!”萧千炯哀嚎,“我还没说呢。”

“你说了也不行。”南宫墨挑眉道,“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合规矩。”

“别呀,表嫂你什么时候也开口规矩闭口规矩了?”萧千炯连忙拦住她,“我保证什么不会胡来,我就是去看一眼就是了。总不能都要成婚了我还不知道未来媳妇儿长什么样子吧?万一她是个麻子脸怎么办?”南宫墨失笑,萧千夜再傻也不会把一个麻子脸指给藩王嫡子做正妻。就算是朱初喻的脸上稍有瑕疵,也被她掩饰的很好。至少不碍观瞻。

“我说过我见过孙妍儿了。她长得计算不是美若天仙,也是个清秀佳人。”南宫墨笑道:“放心吧,容貌不会配不上你萧三公子的。”

“表嫂……”萧千炯可怜巴巴地望着南宫墨。

南宫墨抚额,一个十四岁但是看着跟十七八岁的少年也不差什么的少年这幅模样看着自己…真像是一只被抛弃的大狗。

“表嫂,我就去看看。我…我扮成你的随从总可以吧?”萧千炯铁了心要去看看自己未来的媳妇儿长什么样子。

南宫墨无奈,只得点头同意,道:“我没开口你一句话不许说。不然…我保证你一个月也说不出话来。”

萧千炯缩了缩脖子,表嫂的手段他还是见识过的。连连点头道:“一切都听表嫂的吩咐,可以了吧?”

“这才乖。”

南宫墨带着燕王府人和事先准备好的礼物,以及扮成侍卫混在南宫墨身边地萧千炯出了燕王府朝着幽州城中的云来客栈而去。

因为还没有成婚,一行人自然也不方便住进燕王府。燕王府倒是在城中还另有别院,但是燕王妃病倒了也没有人打理,燕王殿下表示没有办法。送亲的官员自然明白这其实是燕王殿下在对陛下表示对这次指婚的不满。当下也十分识趣的婉拒了幽州布政使邀请住进布政使府的话,直接将城中最好的云来客栈抱了下来。一行人就在客栈里住了下来。

燕王府对他们不怎么热情,除了第一天以外连个人来问一声都没有。不过送亲的官员也不着急,燕王殿下这口气总要让人出了,只要最后这两门婚事成了就行了,现在受点委屈也没什么。所以,听到下面的人禀告卫少夫人求见,送亲的官员们都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这憋屈的日子总算是要过完了。

卫少夫人是谁,他们自然心知肚明。曾经的楚国公府大小姐,先帝御封的星城郡主,长平大长公主的儿媳妇。如今燕王妃卧病在床,大长公主自然不可能亲自来见他们,这位卫少夫人能来就说明燕王府的态度已经有了软化了。当下众人连忙迎了出去。那殷切的态度,仿佛完全不知道就在几个月前南宫墨一行人还在被萧千夜派人追杀一般。

------题外话------

么么哒。很多亲们不理解燕王为什么不直接拒绝这门亲事。其实这指婚就是新皇帝对藩王的一个试探,同意代表臣服,拒绝代表不服新皇。不管内心怎么想的,燕王现在必须要表明一个态度,他不想跟新皇决裂,也没打算反对新皇。否则,一旦新皇缓过气来,要对付的第一个藩王就是燕王。

作为藩王燕王很强大,但是一个藩王对一个国家并不是很容易的事情。而藩王们本身也不是铁板一块,谁也不可能自己跳出去当出头鸟。

恩…我是这样理解的,不造能不能说服大家。我尽力。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