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8、待嫁的人/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见过星城郡主。”两个送亲的官员带着一行人迎了出来,恭敬地行礼。

南宫墨挑眉,淡然道:“不敢,被陛下罢黜封号之人,郡主二字两位大人休提。”为首的一位管着三品文官服饰的中年男子连忙拱手道:“郡主言重了,陛下并未下诏废除郡主的封号,这只怕是个误会。”

“哦?”南宫墨扬眉,显然是不信。

那人道:“郡主有所不知,郡主和大长公主离开之后,陵夷大长公主曾进宫觐见陛下,言道郡主有功与社稷又是先帝御封,不可轻言废除。陛下虽然一怒之下…不过宗人府并未受到废除郡主封号的明发诏书。”也就是说,萧千夜当初一怒之下要废除她郡主之位是无效的,南宫墨依然还是御封郡主。

南宫墨也不在意,他们已经远在幽州区区一个郡主爵位能有什么用?微微点头道:“这位大人是?”

那人连忙道:“下官宗人府主事任子安,见过郡主。”

另一位年轻一些的男子也连忙拱手道:“下官礼部主事杨远。”

两个同为主事,只是宗人府主事正五品,而礼部主事是正六品。所以这一行人自然是由这位任大人为首。

也不怪这两人对南宫墨如此客气,谁都知道这门婚事燕王府是不太乐意的。燕王殿下肯定是找不了皇帝的麻烦,但是如果想顺手砍两个五六品的小官的话,也没人敢说什么。

南宫墨点头,道:“两位大人有礼,燕王妃近日身体不适,怠慢了各位还望见谅。不知善嘉郡主和孙姑娘可还好。”

两人双双松了口气,任子安笑道:“郡主言重了,燕王妃身体要紧,不知王妃……”

“王妃已经见好了,至少暂时只怕还出不了门。”南宫墨道。任子安有些心虚,燕王妃是为什么病的他们自然心知肚明,连忙道:“一切以王妃的玉体为重。”南宫墨点点头,道:“我奉王妃之命来探望善嘉郡主和孙姑娘,不知是否方便?”

“自然,郡主请。”

南宫墨回头对身后的人道:“你们在外面等着便是。”跟在南宫墨身后的一众燕王府护卫齐声应是,稳稳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只有跟着南宫墨身边的几个捧着礼盒的人跟了上去。

后院里,孙妍儿靠着窗口抬头望向窗外的天空,清秀的小脸上多了几分忧郁。她虽然算不得多么聪慧,却也不笨。在幽州城里住了这么多天怎么会不明白燕王府对自己这一行人的态度。当初指婚的旨意下来的时候,不仅是她就是祖父也是吓了一跳。他们孙家在朝中并不显赫,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过会被指婚给亲王的嫡子。哪怕只是个三子呢。当母亲搂着她担忧地痛哭的时候,她也只能默默将恐惧和担忧藏进了心里。

想起临走时祖父说的话孙妍儿脸上更多了几分担忧。

“妍儿,你要记住,女子出嫁从夫。无论陛下是为了什么将你指婚给燕王三公子,既然嫁过去了,你就是燕王府的人。家里的事情,你一盖不比理会。就当…你不是孙家的女儿了。孙家无法做你的依靠,以后也无需你为我们做什么。”

她知道祖父的意思,祖父这么说都是为了她好。可是…她从此就是没有家的人了。燕王府…会成为她的新家么?

“孙小姐。”门口传来朱初喻淡淡的声音,孙妍儿转身看向门口的女子。不得不承认,这位善嘉郡主确实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女子。虽然脸上有一道疤痕,但是经过名医的医治,还有妙手装点,如今脸上倒像是多了一条灵动的淡紫色花钿。陪着一身紫色的衣衫,倒是衬得整个人更多了几分妩媚风情。只是,孙妍儿却不爱喜欢跟朱初喻说话。她有自知之明,这位善嘉郡主不是她能够对付得了的。所以这一路上两人都是淡淡地。

“见过郡主。”孙妍儿起身微微一福道。

朱初喻走了进来含笑道:“不比多礼,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这样岂不是生分了?”

孙妍儿淡淡一笑道:“礼不可废。”

朱初喻看看她房间里的陈设,笑道:“孙小姐这里倒是清静。”

“郡主…有什么事么?”孙妍儿问道,朱初喻脸上的笑容微微顿了一下,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只是心中有些不安过来找孙小姐说说话罢了。咱们如今这个身份,除了孙小姐,我还能找谁说话呢。”

孙妍儿垂首并不答话。

朱初喻眼神微闪,心中暗暗叹了口气。这位孙小姐看着有些内向文静,其实也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这一路上两人都是这么不近不远的,若是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定然是先想要跟自己打好交道。毕竟,她们是一起从金陵过来的。乡土情分也总要多三分才是。但是孙妍儿却仿佛什么都不想丝毫不敢行差踏错的模样。看着像是胆小,实则却是疏离。

放弃金陵的一切,千里迢迢来的幽州。朱初喻并非没有犹豫,就是父亲也并不理解她的举动。但是…眼底闪过一丝坚定,她是对的。总有一天,所有人都会知道,她才是对的。

“郡主,孙小姐,星城郡主来了。”门外,小丫头欢喜地来禀告。被燕王府的人晾了几天,就连下面的小丫头都有些沉不住气了。

“星城郡主?”朱初喻一怔,这个时候就算是燕王妃不便出现,来的也该是燕王世子妃才对?

“既然如此,孙小姐,咱们去迎接星城郡主吧。”

“好。”听到南宫墨来了,孙妍儿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笑意。不管怎么说,能见到一个熟悉的人也是好事。

“不比了,许久不见两位可还安好?”门外,传来南宫墨笑吟吟地声音。两人回头就看到南宫墨走了进来,跟在南宫墨身后的人自然不便出入未婚女子的房间,至少是捧着礼物在外面等着。

朱初喻嫣然一笑,“星城郡主,许久不见。”

南宫墨微微点头示意,侧首看向孙妍儿,“妍儿,别来无恙?”

孙妍儿抿唇笑道:“别来无恙,郡主在幽州看起来却比在金陵更加自在。”

南宫墨笑道:“幽州是个不错的地方。”

朱初喻看看两人,笑道:“郡主请坐下说话吧。”

南宫墨谢过,走到一边桌边坐下,一边道:“恰巧燕王舅母卧病在场,怠慢了两位。舅母命我带了一些礼物,算是给两位的赔礼。”

两人都暗暗松了口气,即使是朱初喻也有些担心。燕王的脾气她是知道的,就算真把她们退回去也未必做不出来。不过现在看来,燕王显然比她们以为的更加能忍也更加聪敏。

命身边的人去接下了礼物,朱初喻笑道:“燕王妃客气了。”

南宫墨浅笑不语,浅酌了一口刚刚奉上来的清茶,道:“两位在客栈若是缺了什么尽管开口便是,可别委屈了自己。”

朱初喻有些好奇,“如今燕王府是郡主在帮着打理么?”

南宫墨含笑摇头道:“舅母病着不便理事,暂时由母亲再打理,我只是跑个腿罢了。”朱初喻初到幽州又不便出门,自然不知道南宫墨之前根本不在幽州城中,是昨晚才回来的,比她们到的还晚呢。

朱初喻微微点头,心中暗暗盘算着不知道燕王世子妃出了什么事。按理说燕王妃不能理事也该世子妃操持王府才对。怎么会劳动大长公主,南宫墨甚至连提都没提过世子妃,显然世子妃是出了什么事情。

南宫墨倒是没有理会朱初喻在想些什么,只是跟孙妍儿闲聊着。问了问她们这一路北上的事情,以及在幽州可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等等。孙妍儿一一回了,笑道:“对了,我临走时佩环和秦家四小姐都来相送。她们还托我给你带了一些东西呢。”

南宫墨惊讶,“哦?她们还专程给我带了东西?”他们走的匆忙,连跟谢佩环和秦惜等人告别的时间都没有。

孙妍儿点点头笑道:“可不是么,幸好我们人多,多少东西也都能带的上。她们担心你在幽州过不惯呢,日常用度,还有金陵姑娘们喜欢的衣饰都带了不少。”南宫墨不由地笑了起来,“幽州虽不及金陵繁华,但是哪里就到这样的程度了?不过,我还是要多谢她们。”

孙妍儿道:“你既然来了,就带回去吧。”

南宫墨也不客气,点头应下了。朱初喻看看两人谈笑自若,叹了口气有些羡慕地道:“听闻郡主和孙小姐交情不错,我真是有些羡慕。”南宫墨笑道:“这有什么?郡主在金陵想必也是人缘不错的。以后到了幽州自然也会有更多的朋友。”

这个说起来还真是有些尴尬,朱初喻在金陵绝对算不上是人缘不错。至少在闺秀之中朱初喻的人缘是不太好的。除了一些想要攀着朱家家世的小户人家,还真没有几个闺秀愿意跟朱初喻交朋友。这也是孙妍儿对朱初喻冷淡的原因之一。朱初喻和南宫墨都是属于光芒逼人的女子,但是比起朱初喻大多数人显然更愿意跟南宫墨交往。

朱初喻看了看南宫墨,犹豫了一下方才道:“郡主,我知道这么问有些失礼,只是…有一事还请郡主指点。”

南宫墨挑眉,“郡主请说。”

朱初喻道:“不知…陛下指婚的事情,燕王府有何打算?”

“善嘉郡主?!”孙妍儿一惊,望着朱初喻秀眉微皱。

朱初喻苦笑,“孙小姐,女儿家自己问这种话确实是有些不知羞耻。只是如今你我孤身在幽州,又能有什么法子?任大人和杨大人只怕是……”

南宫墨挑眉,朱初喻这是在隐晦地对她表示被燕王府冷落的不满?朱初喻有御赐的郡主身份,确实是有这个资格表示不满。表面上看也确实是燕王府不够风度,将人家姑娘这样晾在客栈里。但是谁考虑过燕王府被迫赐婚的憋屈?这种新嫁娘和赐婚圣旨一道送过来的行径,与逼婚也没什么差别了。

南宫墨悠悠道:“郡主这是为难我了,我只是代舅母跑各路罢了。舅母和舅舅的事情,岂是我能够左右的?不过郡主也尽管放心,既然燕王府接下了旨意,就断不会做出抗旨不准的事情来的。至于别的…只怕要等到舅母身体好了才能处置。还请郡主体谅。”总不至于你急着成婚到了要燕王妃撑着病体为你操办婚事的程度了吧?

朱初喻勉力一笑道:“郡主误会了,我只是……”

“善嘉郡主。”孙妍儿突然开口,望着朱初喻轻声道:“星城郡主说得不错,咱们既然已经到了幽州城中,安心等着便是了。想必燕王殿下和燕王妃自有安排。”

朱初喻气闷,同行的人若是个掐尖的固然让人烦闷,但是如果是个什么都不管的包子也好不到哪儿去。难道她以为这样住在客栈里很好看很好听么?现在幽州城里那些权贵不知道多少在看她们的笑话呢。

南宫墨看看朱初喻,轻声叹息道:“郡主想得太多了,这些事情燕王府自然会打理好的。舅舅和舅母喜欢安分守己的儿媳妇。”这也算是提点,只是朱初喻能不能领情却不是南宫墨能够管的了。

朱初喻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跟南宫墨要强,只得点头道:“多谢郡主提醒。”

南宫墨点点头,起身道:“我还有要事,只怕不能陪两位了。还请见谅。”

两人连忙起身送南宫墨出去,站在院门口,南宫墨回头对孙妍儿笑道:“等过些日子,有空不妨来我府上坐坐。我们家就住在离燕王府不远的清墨园。”孙妍儿含笑点头道:“这是自然。”

“我先告辞了,两位留步。”

“郡主慢走。”

看着南宫墨带着人远去的身影,朱初喻回头看向孙妍儿叹气道:“孙小姐和郡主的关系这般好,以后在燕王府也要容易得多。”

孙妍儿皱眉,淡淡道:“善嘉郡主言重了,星城郡主自有府邸,又岂能管到燕王府的事情。我只盼着…安安稳稳的过日子罢了。”

朱初喻笑道:“孙小姐这便不知了,以燕王殿下对卫公子的看重,只怕星城郡主的地位就是世子妃也是比不上的。否则,今天来的就该死世子妃而不是星城郡主了。也不知道世子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孙妍儿摇头不语,轻声道:“多谢善嘉郡主指点,我先回房休息了。”

朱初喻也不阻拦,只是淡淡地含笑看着孙妍儿离去。眼中闪过一丝轻蔑和不悦。

“郡主,这孙小姐也太不是抬举了。”身边,一个长相娇俏的小丫头低声道。小姐诚心结交,孙妍儿居然一副不冷不热的模样,真是不识抬举。朱初喻冷笑一声,淡然道:“不过是在家里被宠坏了罢了,等到进了燕王府她就知道日子难过了。”

小丫头笑道:“是了,到时候,只怕就是她来求着郡主了。”

朱初喻叹了口气道:“这燕王府…只怕也不是那么好过的。燕王妃……。”燕王世子妃还是孙妍儿她都没有放在眼里,但是对燕王妃却不得不重视。不说燕王妃的名声,就是身份上燕王妃就先天的占着优势,容不得她不敬。如今燕王妃对她的印象绝对不会好,以后…还需多花些心思才行。

“星城郡主看起来倒是过得不错。”小丫头忍不住叹道。他们以为星城郡主和卫公子逃离金陵来投靠燕王府,就算燕王重视寄人篱下的日子总不如自己的地方舒服。但是现在看起来,星城郡主依然容光焕发,倒是比在金陵城里还更加自在了几分。

朱初喻轻笑,“燕王殿下对卫君陌看重只怕就是燕王府的三个公子也比不上的。星城郡主岂能不如鱼得水,哪里是束手束脚的金陵城里能够比的。罢了,现在也不是羡慕星城郡主的时候。”当初如果能够如愿嫁给卫君陌,现在哪里有那么多的事情。可惜…她没那么好的命,想要什么那就只能自己去取了。

出了客栈不远,萧千炯就立刻摆脱侍卫的阵型蹦到了南宫墨面前。南宫墨淡淡地扫了他一眼,“看到了?满意了?”

“表嫂!”萧千炯脸色微红,倒不是因为他对孙妍儿有什么一见钟情的想法,而是自己忍不住去见未婚妻这件事本身。南宫墨挑眉笑道:“好了,不笑你。满意了。”萧千炯瞟了瞟左右,低声道:“还成吧。”

虽然没有多惊艳,但是看起来还是个安分的女子,这样也就可以了。

南宫墨打量着他,了然一笑。这是还没有到情窦初开的时候,这个时候的少年,到了这个年纪还如此单纯倒是难得一见。想必是将所有的心思都放到练武和战场上去了吧。

“既然满意了,你给我乖乖的别闹事。今天的事情也不许说出去,不然我抽你。”

萧千炯一缩脖子,连忙捂住自己的头后退了几步,仿佛生怕南宫墨真的抽他一般,“知道了,表嫂。”

“这才乖。”南宫墨满意的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