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9、大婚之期/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回到燕王府,还没来得及去跟燕王妃和长平公主回话,就遇到了迎面走来的萧千炜。萧千炜今年十七,但是比起萧千炽的温文多了几分刚毅,比起萧千炯的跳脱又多了几分沉稳。倒是很少让人觉得他还小。不过这个世道,十七岁也确实不算是个孩子了。

“表嫂。”看到两人走进来,萧千炜上前恭敬的见礼。南宫墨微微点头,“千炜这是去哪儿?”萧千炜道:“父王命我去母亲那里,跟母亲和长平姑姑商量婚事。”南宫墨仔细看了看萧千炜的神色,看不出来什么欢喜,但是也没有任何不高兴的意思。显然对这门婚事并没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南宫墨点头笑道:“既然如此,就一起过去吧。正好我也要去舅母那里回话。”

萧千炜看到他们从外面进来,略一思索立刻便有些明白了,“表嫂刚刚去了客栈?”

南宫墨点头,三人一起往长平公主的院子走去。萧千炯挤在南宫墨身边,低声道:“表嫂,你别理他。二哥这个人就是这么没意思。”南宫墨有些惊讶地挑眉,似笑非笑地望着萧千炯:我以为你跟你二哥的关系更好一些。

萧千炯撇嘴,“高兴就高兴,不高兴就不高兴么。二哥这样…我都不知道该高兴还是不高兴了。”

南宫墨莞尔,感情这是怪人家太淡定了。搞得他也不得不装着淡定一些?

进了燕王妃的院子,燕王妃并没有继续卧病在场,而是起身来坐在偏厅里跟长平公主说话,卫君陌和萧千炽也坐在一边神色淡定的听着。不过南宫墨只看了一眼就知道,卫公子这是觉得无聊又不好违逆母亲的意思,只得干坐在那里听两个长辈说话。

看到三人进来,燕王妃也展颜一笑,道:“倒是巧了,你们怎么一块儿过来了?”

萧千炜道:“在外面正好碰上表嫂和三弟。”燕王妃挑眉看向萧千炯,无奈地道:“又胡闹!”燕王妃哪里能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听说他跟南宫墨一起回来就知道他干了什么事儿了。有些担心地看向南宫墨,“没闹出什么事儿吧?”她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儿子的。

南宫墨笑道:“舅母放心吧,表弟很听话。”

萧千炽笑道:“三弟是很听表哥和表嫂的话。”准确的说,萧家三公子只听比他强的人的话。不管什么事,只要先揍他一顿一切都好说。

“坐下说话。”

三人谢过燕王妃,南宫墨走到卫君陌身边坐了下来。燕王妃沉吟了一下,方才开口道:“这儿的都是自己人,我也就直接问了。我虽见过那善嘉郡主一面,但是远远地也没怎么在意。无瑕看这两个姑娘如何?”

南宫墨思索了一下,方才道:“善嘉郡主是金陵城中难得一见的聪慧过人的女子,才华容貌自是不必多说。至于孙小姐,她性子平和,好读书,也不是个笨人。”

这话说的不偏不倚,不过燕王妃依然能够分辨出来南宫墨显然是更喜欢孙妍儿一些。倒也不难理解,朱初喻的事情她也查了不少,从长平公主到金陵来的普通人都打探过。确实是聪慧过人,只怕是太聪慧过人了。还有之前朱初喻明显有意君陌,就这件事就足够燕王妃郁闷一阵子了。倒不是燕王妃容不下未来的儿媳妇曾经倾慕过别人,哪个少女不怀春?只要不过分闺中女子在未出嫁前总还是会有一些旖旎心思的。但是朱初喻那样就让人难以忍受了。

朱初喻确实聪明,并没有弄得满城风雨。但是…只要有脑子的当事者有几个会看不明白?心机,手段,眼光,野心,这个女子样样不缺,但是…燕王妃却感到有些不安。侧首看了一眼坐在一边的次子,燕王妃无声地叹了口气。

“既然千炯去见过孙小姐了,你觉得如何?”燕王妃摇摇头,将朱初喻的事情抛到脑后。两个儿媳妇,总要有一个满意的吧?

萧千炯摸摸脑门,低声嘟哝道:“就那样呗,取谁不一样。只要她安分守己孝顺母妃就行了。”

燕王妃了然,这是还算满意了。若真的不满意,萧千炯的态度绝对不会如此客气。

淡淡一笑,燕王妃对南宫墨道:“辛苦无瑕了,如今事情也多,我跟王爷商量过了,婚礼就定在下个月初一。这些日子,也还要辛苦你和五妹。”长平公主犹豫了一下道:“下个月初一…是不是不太合适?而且,时间也有些赶了。”只有十多天时间,虽然萧千炯和萧千炜不是燕王世子,但是婚礼也不能马虎。

燕王妃无奈,“这个月更不合适。若是等到八月,军中事务繁忙,送亲的人只怕也等不及了。咱们也不是那些讲究的人,倒是不忌讳这个。至于时间,赶一赶应该来得及。”燕王本身就没打算办多么盛大的婚礼。一来两个小儿子的婚礼肯定不能跟世子相提并论。二来先帝热孝虽然已经过来,但是毕竟还不满一年,若不是皇帝赐婚,就算再急萧千炜和萧千炯的婚礼都要拖到明年再说。

听燕王妃这么说,长平公主也不好说什么。点头道:“既然三哥三嫂这么说,那我们就照着准备就是。如今府中倒是没什么事,只专心忙千炜和千炯的婚事就是了。”

燕王妃点点头,看向萧千炽道:“如今府里忙得很,你媳妇的事情我也懒得再跟她计较。让她出来给你姑母和表嫂打个下手吧。有了这次的教训,她也该知道个分寸了。若是再胡闹,就别怪我这做婆婆的不给她世子妃的脸面!”

萧千炽连忙点头道:“儿子知道了,多谢母妃。孩儿会好好提点她的。”

燕王妃这才满意,叹了口气道:“你一向不用母妃操心,但是你那媳妇儿这段时间当真是糊涂。眼看着两个弟妹就要进门了,让她好好学学怎么给人做嫂子。”想起快要进门的朱初喻,燕王妃心里又是一堵,陈氏那个德行,真跟善嘉郡主交手只怕还比不上人家一根手指头。

若是从前,燕王妃绝不会在人前这么明显的表达对嫡长媳的不满。但是这段日子陈氏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燕王府忍无可忍了。若是依然如往常一般包容,只怕她还以为自己的错误不值一提了。

长平公主伸手拍了拍燕王妃的手背,笑道:“三嫂,千炽是个懂事的孩子,他记住了。有了这次的教训,千炽媳妇儿想必也能明白了。你还是安心养病吧。”

燕王妃点点头,也不再去想这些烦心事了。若是到了两个儿子大婚的时候她的病还没好起来,那才是不好看了。

从燕王妃院里出来,萧千炽跟上来恭敬地朝着长平公主一揖,道:“姑母,多谢你……”

长平公主叹了口气,道:“好孩子,你母妃也是为你们好。回去好好跟陈氏说清楚,都是一家人,千炜和千炯也是自家兄弟,不会为这点事更你生分的。”这些日子长平公主就住在燕王府中,怎么会看不出来这兄弟三个之前的气氛有些尴尬。说到底还是陈氏作出来的,萧千炯喜怒都在面上,还好说一些。萧千炜这样的并没有什么不满,反倒是不好说。以至于兄弟间相处的时候就越发的有些生分了。萧千炽也无可奈何,他跟两个弟弟的感情本来就不是十分好,这次是自己的妻子对不住两个弟弟,他能说什么?

“是,姑母。我先回去了。”

“去吧。”

看着萧千炽离去的方向,卫君陌微微蹙眉道:“母亲,千炽他们怎么了?”他们昨晚才刚回来,今天一早一个被燕王妃打发出去一个被燕王叫进了书房,还真的不太清楚燕王府的事情。

长平公主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大事,只是事情弄成这样,千炽对两个兄弟总是觉得有些亏欠罢了。”若说萧千炜和萧千炯对这次的事情心里一点芥蒂美欧,谁也不相信。偏偏除了萧千炯,另外两兄弟都是能忍的,什么也不肯说。兄弟之间若是有什么不满,说出来或者打一架都好,若是这么憋着不说,只怕以后要憋出事儿来。

南宫墨扶着长平公主,淡笑道:“母亲也不比太过忧虑,这些事还是顺其自然吧。”

长平公主点头道:“也只能如此。之前看着千炯那招猫逗狗的模样我头疼,现在倒是觉得千炯那样的挺好了。罢了,先将婚事打点好了再说吧。君儿军中的事情耽搁着没有什么大碍吧?”

卫君陌摇摇头,南宫墨只得翻了个白眼补充道:“母亲放心,君陌现在也只是个小统领而已,军中大事轮不到他。手里的事情有副手看着不要紧的。就算真有事儿,军中离幽州城也就七八个时辰的路程,回去一趟也不费什么事儿。”

“那就好。”

燕王妃既然说了要下个月初一是婚期,自然是半刻也拖延不得。整个燕王府上下甚至是幽州城几乎都忙了起来。幽州城里没有金陵那么多富商权贵,燕王殿下的两位嫡子大婚可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大事了。各家商户想方设法的想要往燕王府里拉关系就差挤破头了。送亲的队伍那边也不遑多让,萧千夜急匆匆的下了赐婚圣旨就将人送出了金陵,两人的嫁妆自然都是捡贵重方便的拿,那些大件繁琐的东西却还要在幽州城里重新置办。因为这两桩婚事,整个幽州城似乎都热闹来了许多。

长平公主院里,燕王府的管事们来来往往的对汇报各种琐事。南宫墨坐在书案后面听着,时不时地翻动呈上来的账册。一目十行,几乎过目不忘的能力让众人惊叹不已。看着这位长平公主疼爱的如亲生女儿一般的少夫人神色淡定,面对琐碎繁杂就算是执掌中馈几十年的贵妇人都要头疼的账目,琐事从容自若不紧不慢的模样,过来回事的管事们也是佩服不已。

倒是长平公主悠闲地坐在一边喝茶,美丽的容颜上满是愉悦和自得。陈氏沉默的坐在一边,除非南宫墨开口询问否则她绝不开口。这次的事情,对陈氏总算是有了几分警醒。即便她是上了宗室玉牒的世子妃。但是在这燕王府里,若是燕王妃不高兴了她也别想好过。

挥退了最后一个管事,南宫墨活动了一下身子长长的舒了口气。见她如此,长平公主不由得莞尔一笑,倒了一杯凉茶递过去笑道:“辛苦无瑕了,快喝杯茶休息一会儿。幸好有你在,这么多的事情给我两天时间我也弄不完。”

南宫墨浅笑道:“母亲言重了,倒也不累只是太过繁琐了一些。过了今天我才知道舅母和母亲平时有多辛苦。”这些名门贵妇真不是每天就坐在家里喝茶赏花华服美饰,养尊处优就可以了的。

长平公主道:“你做得很好,我年轻时候可做不到你这般有条不紊。”

南宫墨有些慵懒地靠着椅子,道:“大婚所需的用品大多已经采买齐全了,千炜和千炯的院子在让人收拾。大婚的帖子这些事得舅舅和舅母亲自做主,咱们也算是能歇口气了。”回来幽州这几日,当真是比在军中待着还要辛苦。

长平公主点头道:“离婚期只有几天了,幸好来得及。”

“母亲。”卫君陌从外面走进来,朝长平公主恭敬地问安。长平公主微笑道:“过来接无瑕?你舅舅肯放你出来了?也不知道你们每天哪儿来的那么多话。将事情都丢给无瑕,也不怕你媳妇儿累着。”

卫公子无辜地望着母亲。不是他有那么多话,是舅舅有那么多话。舅舅有话要说,他做晚辈的总不能让他闭嘴吧?

南宫墨含笑起身,道:“今天没事了?”

卫君陌摇摇头道:“无瑕还有事?”

南宫墨摇头,卫君陌伸出手轻声道:“出去走走。”

长平公主望着两人掩唇低笑,挥挥手道:“行了,你们有事儿就快走吧。剩下也没什么事了,我来处理就是了。”

“母亲,我们先告退了。”两人谢过母亲,携手走了出去。

望着两人携手而去的背影,在看看长平公主面带笑容轻松愉悦的模样,陈氏眼底闪过一丝淡淡地羡慕,默默地低下了头。

出了燕王府,南宫墨拉着卫君陌的手臂有些好奇地问道:“咱们去哪儿?”

卫君陌低头轻声道:“出去走走,这几天你都在府里打理这些事情,不烦么?”

“当然!”南宫墨斩钉截铁地道,有些无奈地叹气道:“执掌中馈这种事儿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真不知道怎么那么多人喜欢。”卫君陌道:“她们喜欢的自然不是那些琐事。而是…那些琐事带来的权力。”

南宫墨耸耸肩,反正她是没有什么兴趣。如果可以,她巴不得长平公主能够一辈子都掌管着府里的事情。呃…这么想好像有些不孝顺。

卫君陌低头望着她,突然低笑出声道:“无瑕不喜欢,也不是没办法。”

南宫墨挑眉,卫君陌低声道:“现在自然有母亲打理,但是如果无瑕早些生个儿子的话。不用十几年就有儿媳妇替你打理了。”

南宫墨俏脸顿时木了,上上下下打量了着跟前的男人,怀疑是不是被谁给掉包了。

“无瑕在想什么?”卫君陌问道。

南宫墨问道:“你喜欢孩子么?”

卫公子轻声道:“无瑕生的我自然喜欢。”南宫墨点点头,道:“好吧,我知道了。咱们还是继续出去逛逛吧?”看着漫步朝前走去的女子,卫公子挑眉,“无瑕,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我知道了。”南宫墨白了他一眼,淡定地道。

“卫少夫人!”两人正走在街上,一个俏丽的女声从身后传来。南宫墨回头,便看到一个朱衣少女正兴奋对对着自己挥手。南宫墨一愣,不由笑道:“是薛小姐?”那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在燕王妃有过一面之缘的薛家二小姐薛小小。

薛小小身边还站在一个比她大两岁模样的紫衣女子,正是薛家大小姐薛云云。只是比起薛小小的兴奋,薛云云显然的神色显然是有些尴尬。南宫墨了然,薛云云原本跟萧千炜订了亲,以后应该称呼南宫墨一声表嫂。谁知道因为陈氏的胡来,让这么婚事付诸流水。如今萧千炜即将成婚,薛云云也已经定亲,婚期将近,再见到南宫墨这个燕王府的外甥媳妇,难免有些不自在。

“两位姑娘,别来无恙?”

薛小小似乎很高兴看到南宫墨,连连点头道:“我们很好,倒是很久没有见到少夫人了。”

南宫墨含笑道:“我这些日子不在幽州。”

薛小小对着手指,偷瞄了南宫墨几眼似乎有什么话要说。倒是薛云云有些担忧暗中拉了拉她示意她不要胡闹。南宫墨笑道:“薛二小姐有什么话要说么?”薛小小点点头,看了看旁边的卫君陌。

南宫墨叹气,回头对卫君陌轻声道:“君陌,我有些渴了,咱们去喝杯茶吧?先帮我去那边买点点心?”

卫君陌淡淡地瞥了薛小小一眼,转身走了。被他冷淡地目光扫过,薛小小不由得缩了缩脖子飞快地低下了头,倒是和薛家大公子的模样有三分神似。

薛云云有些无奈地朝南宫墨苦笑道:“打扰少夫人了。”

南宫墨笑道:“哪里,横竖我们也是闲着没事。两位不如赏脸一起喝杯茶吧?”

于是,三人转身进了路边的茶楼坐定,南宫墨看着薛小小问道:“薛二小姐有什么事情要说么?”

薛小小低声道:“少夫人,你…不是不是见过我大哥?”

“嗯?”南宫墨挑眉,有些不解,薛小小有些纠结地道:“我知道少夫人是跟着卫公子一起去军中啦。听说我大哥是在卫公子麾下,我就是想问问……”他家大哥可是狠狠地的罪过卫公子和卫少夫人的,她实在是很想知道他家大哥还有人形么?

看着她纠结犹豫地模样,南宫墨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点头道:“嗯,我是见过薛大公子。他现在就在君陌麾下。已经是个小旗了。”

小旗这职位在薛家看来绝对不是一个值得说起的职位,甚至薛家的姑娘只怕连听都没听过还有这么小的官职。但是这不妨碍她们理解薛斌在军中过得还不错,而且还升官了。即使是薛云云也跟着松了口气。她虽然比薛小小沉稳许多,但是对于自己素来不靠谱的兄长还是有着许多担忧的。

南宫墨有些好笑地道:“你就是想问薛公子?直接写信问薛将军不是更方便一些?”虽然不是一个军营的,但是以薛真跟朱弘的交情,关心一下儿子还是不成问题的。薛小小苦着脸,道:“每次我娘问起爹就将娘骂一顿,还说谁都不许管大哥。更不许家里人用托关系帮大哥。我娘担心大哥得很,但是爹那里又…所以我才……”

南宫墨点头,笑道:“你们放心,薛公子在军中过得还不错。我记得…士兵是可以写信给家人的啊?”虽然一般很少有人写,但那是因为军中会写字的人不多,送信也很困难。但是军中距离幽州不远,薛真一群人再纨绔也不至于不会写字。现在不算战事,一个月写一封信还是没问题的。

薛小小有些茫然地摇摇头,“我们一封信都没有收到。啊,还有朱将军家的*,陈将军家的陈脩,都没有写过信回来。朱夫人也在想着是不是上门来问问呢,只是现在燕王府忙得很,不敢贸然上门。”

南宫墨了然,只怕是这几位公子哥儿的信笺都被上面给挡了。看来这些幽州的权贵也不是真的想把儿子养成纨绔,关键时候还是下得了狠手的。

“真是太谢谢少夫人了,听了你这么说,我娘还有大姐也放心了。”薛云云马上就要嫁到外地去了,对刚刚从军的哥哥又怎么会不担心?

南宫墨笑道:“小事儿,我们再过些日子就要回去了。你若是想要给薛大公子带什么东西……。”

“多谢少夫人!你真是好人!”薛小小欢喜地道,望着南宫墨的眼眸也亮晶晶满是喜悦和亲近之一。

------题外话------

么么哒~快要过年了哟~好吧,元旦~亲们放假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