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0、惊喜/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说薛小姐的婚期是在八月?”南宫墨侧首看向旁边的薛云云,含笑问道。六七月不是适合成婚的时间,不过燕王府是这是没有办法,薛家要将女儿嫁到外地,自然不会如此仓促。

薛云云俏脸微红,轻轻点了点头。

一时间气氛有些尴尬,南宫墨心中无奈的叹气。但是既然遇到了,这件事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绕过去的。真的不闻不问,只怕薛家人心里更加不自在。薛真对燕王可说是忠心耿耿,这些年也是战功卓著,遇上这样的事也是无妄之灾。薛家自己识趣处理好了,甚至还主动将错误揽到自己头上给了燕王府一个台阶下。无论如何,燕王府也要有所表示,不能寒了功臣的心。

南宫墨浅笑道:“真是可惜到时候我只怕是不在幽州,无法分享薛小姐的喜气了。不过,母亲肯定回来凑个热闹,到时候薛家大公子自然也是要回来送送妹子的。”

薛云云一怔,面上也多了几分欢喜。虽然他们薛家主动退亲这事算是给了燕王府一个台阶下。但是深究其中原由也还是他们不远掺和这些事情罢了。薛云云自问是个寻常女子,既然世子妃已经表明了态度不喜欢自己,又何必去凑那个热闹。他们主动退亲,燕王府理亏自然不好说什么。但是到底还是有些担心燕王妃不悦的。如今南宫墨这样说,也就婉转的表明了燕王府对之前的事情并不在意。

南宫墨虽然不是燕王府的正经主子,但是谁不知道在燕王殿下眼中卫世子和卫少夫人只怕是比燕王世子和世子妃更的看重。毕竟,燕王府三位公子如今都还没有接触军中的事务,卫公子和卫少夫人却已经进了军中了。好几个将领家的公子如今都在卫公子麾下,就是薛家也不例外。而这些日子,燕王府的事情更是由卫少夫人一手打理的。她说话只怕比燕王世子妃更惯用。

轻轻点头,薛云云笑道:“多谢少夫人。”

南宫墨笑道:“客气了。”

薛小小偏着头打量着两人,道:“不知道你们府里那个世子妃现在高不高兴?”

“小小!”薛云云皱眉,低声叱道。薛小小撇嘴道:“本来就是嘛。她不喜欢大姐,现在多了个郡主当妯娌,她肯定高兴了。”虽然陈氏有世子妃的身份,但是朱初喻本身本身就是郡主,天然地就比陈氏高一大截。想到这个,薛小小就觉得对燕王府这么婚事喜闻乐见。你怕我姐姐压着你就败坏她的名声给她难看,现在来了个郡主看你怎么办?

薛云云无奈地对南宫墨道:“少夫人,小小口无遮拦,还望见谅。”

南宫墨摇摇头表示不在意,薛小小得意地朝自己姐姐做了个鬼脸。

“郡主?”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南宫墨抬头去看到朱初喻和孙妍儿带着几个丫头走了上来。孙妍儿神色有些不好,原本低着头没说话,听到朱初喻的声音才抬起头来看到南宫墨也是一怔。

南宫墨挑眉,“善嘉郡主。”

薛小小顿时瞪大了眼睛,犹豫地看了看自己的姐姐见她神色淡定才放下心来。她也没想到看到卫少夫人便硬拉着姐姐过来想要打听一下兄长的消息,居然也会遇到刚被赐婚给燕王府二公子的善嘉郡主啊。说起来,她们跟燕王府现在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但是无奈薛云云确确实实又是萧千炜的前未婚妻。想到这点,薛小小觉得她们应该感谢陈氏之前的举动,不然等这善嘉郡主来了幽州他们要怎么办?难道让大姐和善嘉郡主共侍一夫么?

只是这前任未婚妻和现任未婚妻碰到一起…总是让人有些不自在的。

朱初喻漫步走了过来,笑道:“没想到这么巧,竟然在这里遇到了星城郡主。”

薛小小轻哼,哪里巧了?她怎么不知道原来金陵的大家闺秀竟然比幽州的女子还要豪放?马上就要大婚了还到处走?

听到轻哼声,朱初喻将目光望向薛家姐妹俩,有些疑惑地道:“这两位是?”

南宫墨垂眸,淡淡道:“这是薛家的两位小姐,刚好碰上了就一起坐下聊聊。”她当然不相信以朱初喻的心思会不知道薛家姐妹俩的身份。不过这个时候也不宜说破。朱初喻嫣然巧笑道:“原来是薛大小姐和薛二小姐。”

“见过善嘉郡主。”薛云云拉了拉了妹妹,一起向朱初喻行礼。朱初喻连忙让两人免礼,笑道:“我跟孙小姐也是出来走走,不想竟然碰到郡主和两位姑娘。没有打扰你们吧?”南宫墨笑道:“自然没有,两位请坐。”

原本三个人的地方又添了两个人,顿时便显得有些拥挤了。朱初喻仿佛没看见薛小小古怪的神色,从容自若地跟南宫墨和薛云云说话。寒暄了几句,薛云云便起身对南宫墨笑道:“郡主,我们家里还有些事情,就先告辞了。”

南宫墨点头道:“无妨,以后有空再聊便是。薛夫人若是有什么东西要带给薛公子,尽管让人送到清墨园便是。”薛云云松了口气,不顾薛小小的些微挣扎拽着妹妹起身告辞了。

看着薛家姐妹俩下楼,朱初喻浅笑道:“看来是我们打扰了郡主和薛家两位姑娘了。”

南宫墨垂眸不语,朱初喻眼神微闪,心中有些恼怒。她知道南宫墨不喜欢自己,但是一般人表面上的功夫总是要做得,却没想到南宫墨竟然挡着孙妍儿的面丝毫不给自己面子。只是,她更知道自己若是想要在幽州立稳足跟,是绝对不能得罪南宫墨的,只得忍了下来。

南宫墨伸手给两人到了一杯茶,放到孙妍儿跟前轻声问道:“妍儿,你们上街是有什么事么?”一般待嫁的女子临近要出阁的时候总是要留在家里足不出户的。这个规矩南北皆同。所以看到他们出现在这里,薛小小的表情才那么奇怪。

孙妍儿微微点头,道:“其实…也没什么事。只是嫁妆里面有些东西需要打点。任大人他们……”任子安和杨远到底是男人,而且年纪都不算特别大,哪里能够明白这些。大面上的东西弄得差不多,有些精细的东西自然还是要朱家和孙家自己打点。原本孙妍儿是打算让跟着自己陪嫁过来的嬷嬷和管事去打理的,但是朱初喻亲自出面相邀,她又岂能不给郡主面子。

南宫墨点头,这门婚事来的匆忙,许多东西准备不周全也是可以理解的。南宫墨问道:“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

孙妍儿浅浅一笑,摇头道:“都差不多了,听说这几天你也很忙,倒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如今燕王府的情形他们自然是听说过一些的。对此朱初喻是什么态度孙妍儿不知道,但是她自己却是松了口气的。这些日子他们也打探清楚了萧家二公子之前那么亲事是怎么黄了的,那位世子妃显然不是个能容人的。如今燕王府的事务由南宫墨和长平公主打点,至少刚进门的时候世子妃不会有机会为难她们。

南宫墨笑道:“忙了好几天,正好今天闲了出来透透气儿。”

朱初喻道:“郡主是和卫公子一起出来的?”

南宫墨淡然点头,眼角的余光瞟到卫君陌走了上来不由一笑,“买好了?”

卫公子手里拿着几包幽州最有名的点心铺子刚出炉的点心,与他冷傲出尘的模样截然迥异。南宫墨忍住笑,道:“辛苦你了。”卫君陌淡淡瞥了在场的两人一眼道:“谈完了?”那眼神却让孙妍儿觉得卫公子在说“怎么又来了两个?”

“见过卫公子。”孙妍儿有些拘束,朱初喻落落大方,两人双双起身见礼。朱初喻再次得到孙妍儿怪异的一撇。她见礼是因为卫君陌是大长公主的儿子,但是朱初喻有御赐郡主的身份,根本用不着如此自降身份的行礼。再想起在金陵的时候朱初喻曾经对卫世子…孙妍儿皱了皱眉,有些担忧地望了南宫墨一眼。

南宫墨浑不在意,拉着卫君陌做了下来,看着眼前的一堆点心有些无奈,“你真买了?”还买了这么多?其实她真的不爱吃点心。卫君陌道:“带回去给舅母和母亲。还有事?”

对上卫世子明显不耐烦地眼神,就算真的有事也没事了啊。孙妍儿连忙摇头,“没有。”

“咱们走吧。”卫君陌起身,伸手去拉南宫墨。南宫墨无奈,只得歉然地对两人点点头笑道:“你们慢慢玩儿,我们先回去了。”

“两位慢走。”

看着两人头也不回地离去的背影,朱初喻原本还温婉有礼的容颜也多了几分阴郁。从头到尾,卫君陌仿佛没看见她一般。甚至连不起眼的孙妍儿好歹也还得到了几个眼神的注视!

“善嘉郡主。”孙妍儿看着朱初喻,微微蹙眉忍不住开口。但是一时又不知道要怎么说才合适,只得叹了口气沉默无言。

一时间,空荡荡的尴尬清冷的气氛在两人间弥漫。

出了茶楼,将那一堆东西交给伸手跟随的人,南宫墨拉着卫君陌的手臂好奇地看着他冷淡的俊颜,“怎么了?生气了?”

卫君陌蹙眉,“他们两个怎么在这里?”

南宫墨耸耸肩,“说是出来买东西的,她们孤身在幽州,礼部和宗人府的人肯定也有想不周到的地方,谁知道了呢。我们现在去哪儿?”

“回府。”卫君陌道。

“嗯?”南宫墨挑眉,“我们才出来啊。”

卫公子低头,淡淡地望着她,“你不是不想出来么?”

“我什么时候不想出来了?”南宫墨震惊,她自己怎么不知道有这种事情。卫公子轻哼,“先跟薛家那两个聊,又跟上面那两个喝茶,无瑕很忙么。”南宫墨无语,卫公子你不仅吃男人的醋,现在无聊到连女人的醋都要吃了么?

“你哪里看见我想跟她们喝茶了?是她们自己走过来坐下的嘛,我又不能赶人家走。”小气的男人偶尔也需要听一些好话,“之前是燕王府对不住薛家,人家薛家两位姑娘叫住了咱们,咱们不能不理不睬吧?卫公子,我是为了谁?”

卫君陌眼神微暖,抬手轻抚了一下她的脸颊,轻声道:“你不需要为了他们做那些事。”以卫公子的心思,怎么会不知道南宫墨的想法。从南宫墨跟薛小小答话那一刻他就明白她的心思了。只是,他不愿意看到无瑕为了别人而委屈自己跟人应酬。即使这个别人是燕王府。

南宫墨伸手搂住他的手臂,笑道:“好了,我知道了。不过是顺便么,而且我也觉得薛家两个姑娘都很不错啊。对了,你原本打算去哪儿,咱们快去吧。”

卫君陌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微笑,“出城。”

城外,南宫墨当初买下的土地已经跟几个月前既然不同了。两三个大小不同的庄子将几千亩土地包围在里面。外面跟寻常的农庄一样种植的都是寻常的庄稼。但是再往里走,就能看到郁郁葱葱的药田被人打理的整整齐齐的。远远地就看见一大片正开满了紫色花朵的桔梗药田,紫色的小花仿佛织成了一张宽大的紫色的花毯,在微风中起伏波动着。

“看来房他们打理的很不错,之前将他们留在这里果然是对的。”南宫墨笑道。虽然这附近种植的都是极为常见的药材,但是正因为常见他们的用量也非常庞大。只要证明幽州附近能够如南方一样中种植出何时的药材,完全不愁没有销路。

“啧,你以为就凭你那几个人能搞定这些事情?”一个不悦地声音从不远处响起,南宫墨回头便看到一身白衣的弦歌公子正抱着琴一脸嫌弃地看着两人。

“师兄?!”看到弦歌公子,南宫墨万份惊喜,“师兄,你什么时候来的?”说着就放开卫君陌,快步朝着弦歌公子的方向走去。弦歌公子看到师妹如此热情,唇边也多了几分笑意。伸出手想要如往常一般摸摸师妹的头,却不想南宫墨被人突然拉了一把拽进了怀里,弦歌公子险些摸到某人的肩膀。虽然及时收了回来,但是弦歌公子瞪了一眼卫君陌,再甩了甩自己的手,仿佛手指头上沾了什么脏东西一般。

南宫墨也不在意,靠在卫君陌怀里问道:“师兄,你还么说,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弦歌撇撇嘴,挑眉道:“两个月了。你们在边关玩得风生水起的时候。”

“咦?”南宫墨挑眉,回头看卫君陌。卫公子淡定地道:“我也不知道,军中不能随便传信。”

师兄妹俩双双鄙视地盯着卫公子:信你我们就是傻子。

弦歌公子轻哼一声道:“不只是我来了。”

“还有谁?”南宫墨挑眉,想不太出来自己还认识一些什么人跟弦歌公子有关。弦歌公子冷笑,上下打量了她两眼叹气,“果然是嫁出去的姑娘泼出去的水。不知道是师父和师伯知道小师妹你早就把他们望的干干净净了会不会失声痛哭啊。”

南宫墨一愣,“师兄?你说师父来了?!”师父居然这么轻易就离开了丹阳跑到幽州来了,感觉好不现实好么?原本她还以为至少要她们什么时候三崔四请,或者是多带点人直接绑过来呢。

弦歌公子斜睨了两人一眼,“没良心的丫头,听说你们被皇帝追杀,老头子就急吼吼地收拾东西跑过来了。谁知道到了这边你俩却跑到军中去了。老头子没有跑去大闹军营都是我师父的功劳。对了…老头子对你们这俩不孝徒弟十分生气,自己皮子绷紧一点。”

“师父和师叔在哪里?”南宫墨问道。

弦歌指了指身后的山上,道:“你让修得房子刚完工不久,那俩就搬进去了。”把位置最好的院子给挑走了!

不等弦歌公子说完,南宫墨已经一跃而起,朝着后山的方向掠去。片刻间就只能看到一个蓝色的身影,然后消失了。两个男人之间的气氛一阵冷淡,弦歌公子打量了卫公子一眼挑眉道:“妹夫,师兄我提醒过了。皮绷紧一点。”

卫公子淡淡地看着他,“不劳弦歌公子操心。”

“本公子就是多余操心你们。”弦歌公子冷笑,他等着看某人被师父和师伯收拾。

“你们来干什么?”卫君陌心情不太好,他点儿也不想看到眼前这个人。去军中果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弦歌公子悠然道:“这个么?自然是来看我的小师妹了。恭喜你们,师父和师伯看完这座山之后,决定以后就在这里养老了。小师妹就是会挑地方啊。”

“师父和师叔在这里养老,你也要养老?”卫公子毫不客气地道。

弦歌公子抽了抽嘴角,淡定地道:“提前养老也是一种福分。总比从从堂堂郡王世子从二品朝廷大员混到八品百户要强,是吧?”

卫公子的回答是:拂袖而去,留给弦歌公子一个冷漠的背影。

------题外话------

亲爱哒们,新年快乐!第四季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的投票将于明天启动,投票时间为2016年1月1日至1月10日。凤轻的《盛世谋臣》参与精品榜的角逐,希望大家能够帮忙投一票。

ps:另外,还有沧海明珠童靴的《吃货皇后》也入围。有的话也请投一张。每个id有十张票票哦。

拜托亲们了,爱你们~链接地址:http://xsph。chinawriter。com。cn/web/index/boutiquebook?&page=4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