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1、拿人手软/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师父!师叔!”

翠微山中的一座新建的小院子里,一个看上去仿佛最最寻常的乡野老汉模样的老头儿一脸沮丧地蹲在屋檐下,听着另外一个看上去不过仿佛还不到四十道骨仙风的中年男子说。只是看他那苦恼的模样,不像是在听人说话,倒像是在孙大圣在听唐僧念经。

乍然听到南宫墨的声音,老头儿顿时眼睛一亮飞快地传了出去。

“乖徒儿!你终于回来了!”快来救救师父吧,师父快要被人念死了!

南宫墨有些好笑地看着朝自己冲过来,身手矫健的老头儿,对于这副模样先是已经见怪不怪了。等到老头儿快要冲到自己跟前的时候,方才直接伸手“扶”住了他。身为这一门四口中武力值最低的人,老头儿也只能放弃拥抱徒儿的想法,乖乖地被她扶着了。

“师父,你又做了什么?”南宫墨无奈地道,“师父,你又做了什么?”

老头儿不爽,“什么叫我又做了什么?”

漫步跟上来的中年男子轻哼一声道:“难道是我做了什么?”

“我是你师兄!”老头儿大怒,这世上哪有这样的到底,做人师弟的气势比师兄还盛,还动不动敬老尊贤了?但是看着师弟淡淡地一撇眼,老头儿顿时蔫了,好吧,这世上就是有这样的师弟。敬老尊贤的那是别人家的师弟。

“师叔息怒。”南宫墨笑眯眯地道:“难道是师父有偷喝了师叔的酒?”她家这位师父平生没什么爱好,就是好酒而已。可惜年轻时候好酒误事,年纪大了更是对身体不好,于是一家三口联手限制他喝酒。老年人的性格跟孩子也差不了多少,越是不让他就越是起劲,于是因为喝酒这个事儿折腾出了不少事情。

师叔望着南宫墨眼中怒意稍歇,淡淡地瞥了老头儿一眼这才点了点头,表示这次的事情不再追究。老头儿松了口气,偷偷对南宫墨挤眉弄眼。

“师父,师叔,觉得这个地方如何?”南宫墨含笑问道。这翠微山面积不小,她在山中几个精致幽美的地方零零落落的规划了好几处院子。这样住着离得近方便走动,又不会住在一起而显得拥挤吵闹。至于南宫墨为什么一上来就找到了他们。南宫墨对自己的师父还是有些了解的,他肯定会选最好的地方住。

这里的院子修得并不华丽,只是比在丹阳的时候他们山上的院子要齐整宽大一些,北方最普通的四合院罢了。只是在细节和做工上讲究一些,这一处院子更是一出门抬眼就是悠悠青山,山下数里药田。院子后面有从山上留下来的泉水积成的水潭,静水细流,沉静安宁。

师叔微微点头道:“幽州难得有这样好的地方,墨儿眼光不错。”

南宫墨笑道:“这是自然,这山中温泉颇多,冬季也不如北方许多地方严寒。师父和师叔住在这里对身体也好。”

老头儿兴致勃勃地道:“师父就知道墨儿孝顺,可不像某人的徒弟……”

“弦歌是你教的。”师叔别了他一眼,冷冷道。

“……”

“卫君陌那小子呢?”师叔侧首看向南宫墨问道。南宫墨连忙道:“还在山下,跟师兄一起…他们来了。”一指不远处的山道上,果然看到卫君陌和弦歌一前一后朝着这边走过来。师叔轻哼一声,一道人影从跟前闪过朝着卫君陌的方向冲了过去。

“师叔,手下…”看着已经远在十几丈外的背影,南宫墨默默地补上未完的话,“留、情。”

从踏上山来的那一刻,卫君陌就没有放松戒备。所以对上迎面而来的身影的时候也没有显得多么慌乱。弦歌公子见机的快,找就飞快地朝后退了十几步避开了战团,绕了个圈子之后落到了南宫墨身边。

有些狭窄的山道上,一暗青一深蓝两个身影正在激烈的交手中。看得不远处围观的人们头晕眼花,武功最差的老头儿直接捂着脑袋转过头表示不屑理会这群武夫。

“好小子,几个月不见武功进步不小。”

卫君陌从容地避开对面斩过来的剑气,淡然道:“多谢师叔所赐的秘籍。”

师叔冷哼一声,“可惜还是嫩了点,乖乖让老夫揍你一顿再说其他的。”

卫君陌挑眉,“请师叔指教。”

“指教?”师叔冷笑道:“害得墨儿跟着你一起去平乱到处颠簸老夫就不跟你计较了,你还敢让她去有瘟疫的地方。还有现在…跟着你跑到边关苦寒之地去受苦,你说你该不该打?”

卫君陌沉默不语。

“看来你是认了,那就好说。”手下剑气纵横,杀意凛冽。

旁观的南宫墨皱了皱眉道:“师兄,不会有事吧?”弦歌公子挑眉,“能有什么事?放心,师父出手有分寸。卫君陌想要跟师父拼个你死我活也还要些时候呢。”南宫墨忍不住抚额,弦歌斜睨了她一眼道:“你最好还是让师父把这口气出了。知道你们这几个月的事情,师父气的不轻呢。当时就说要灭了卫君陌。”虽然理智上知道这些事情也不是卫君陌的错,但是自己心疼的小徒弟就是在丹阳也没受过什么苦,谁知道嫁了人了反倒是山上下海过得水深火热。还变成了逃犯被人一路追杀者跑到北方了。如果他们不过来,幽州和丹阳相隔数千里,以后想要见个面都有些困难。更不用说万一出了什么,就算是想要求救也不知道时间够不够用了。

南宫墨有些歉疚,“让师父和师叔担心了。”

老头儿摞到南宫墨身边,笑眯眯地道:“乖徒儿,别理你师叔,他就是喜欢时不时的抽风。为师觉得你还是很有眼光的,幽州是个好地方。丹阳为师早就住腻了。”

“师伯?”弦歌公子挑眉,“你以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老头儿挥挥手,翻着白眼道:“小孩子懂什么?搬家不要钱啊。”

“……”我们什么时候缺过你钱了?

“至少丹阳就没有这么舒服的温泉啊。”老头儿感叹。

这边在嘀嘀咕咕,另外一边卫君陌以后落了下方,有些撑不住了。上一次跟南宫墨联手能够抗敌千招而不败,这一次卫君陌武功长进了却反倒是撑得时间更短了许多。显然上一次师叔并没有真的用尽全力。这也不能怪卫君陌,两个同样的绝世奇才,很明显年纪大的那个更占上风一些。眼看着卫君陌就要伤在剑下,南宫墨正想要开口却见师叔身影一闪已经远离卫君陌几步远,飘然回到了院门前。

“君陌。”

卫君陌也跟着落地,神色淡然只是脸色脸色有些发白。南宫墨伸手探了一下他的脉搏,这才松了口气。身后传来师叔一声不悦的轻哼,南宫墨只得转头笑道:“师叔,君陌武功是不是跟你年轻时候一样好?”

“还不错。”师叔扬眉淡淡道,眼中却是带着一丝赞赏还有对某人的恨铁不成钢。弦歌公子浑不在意,笑容自若,他对高深的武功没有什么执念,可以自保就足矣。反倒是对医术和奇怪的病症更有兴趣一些。所以说,最开始拜师的时候就拜错了。资质好,不代表他就能够成为绝代高手。

老头儿从弦歌公子身后弹出来一个脑袋,打量着卫君陌笑眯眯道:“那个卫小子,上次为师忘了送你一件礼物。”

卫君陌垂眸,“师父,已经送过了。”第一次见面,老头儿就送了他一颗价值连城的夜明珠。老头儿一瞪眼,“老夫说没送就没送,只有嫌收礼少的哪里还有嫌弃礼物多的。这个给你,你要好好收着知道么?”

一个不明物体朝着卫君陌的方向抛了过来。站在卫君陌身边的南宫墨先一步伸手接住,一块雕工精美的极品美玉。老头儿每次出手总是大方的让长风公子都忍不住羡慕嫉妒恨。

南宫墨无奈,“师父,废这么多功夫您不累么?”

伸手在玉佩上一抹,然后叩着玉佩的某个地方一按,突突几声几枚暗器从玉佩里射出来落到不远处的地上。

“不孝徒儿!”老头儿幽怨地望着南宫墨,南宫墨叹气,“师傅,不小心会玩出人命的。”暗器和毒药只有一样或许上不到卫君陌,但是如果两样一起触发就未必了。若是卫君陌没有发现,反倒是被别的什么人给触发了,那简直是死路一条。

老头儿偏过头,“那是他没用。”

跟老头儿将到底等于对牛弹琴,南宫墨深知这个到底也不强求。只是回头将玉佩递给卫君陌笑道:“师父送的礼物,你收着吧。这可是好东西。”

老头儿郁闷,眼巴巴地望着那块玉佩。那可是他花了很多功夫才做出来的得意之作。

卫君陌伸手接过,“多谢师父。”

我一点儿也不想送给你,还来!

卫君陌淡定地将玉佩收进袖袋里,“晚辈给两位准备了一些礼物,还请两位长辈笑纳。”

谁说卫公子冷漠的不近人情?那只是因为没有必要他近人情罢了。就连南宫墨都有些惊讶,她根本不知道卫君陌居然还准备了礼物。其实,南宫墨之前根本不知道师父师叔已经到了幽州,但是看着院子里的布置和他们的吃穿用度,显然都是卫公子命人安排的。

几个侍卫模样的男子捧着礼盒从山道上快步而来。山道狭窄,但是这些人却走到如履平地,显然身手也不差。

老头儿傲然的撇过头去,老夫才不喜欢你的什么礼物!

盒子一个个打开,老头儿好奇地回头看了一眼,就眼睛就再也收不回来了。盒子里装的并非什么锦衣珠宝,奇珍古玩,这些东西虽然珍贵但是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说却还不看在眼里。卫公子显然很明白要怎么讨好一个看自己不顺眼的长辈。盒子里装着的全部都是各种珍贵药材,这天下绝不会有比皇室更土豪的家族,幽州也绝不会有比燕王府更有权有势的地方。燕王府和皇家虽然不一定有医书比老头儿和弦歌公子好的大夫,但是能够收集的药材却绝对不会比他们少。

最后一个盒子里,装着的却是一柄刀。南宫墨有些惊讶,那正是他们当初从瑾州带回来的鸣鸿刀。南宫墨对这种长刀兴趣不大,当初就直接交给卫君陌处理了,也不知道卫君陌拿去做什么去了。原本以为是打算送给燕王,倒是没有想到会在这里看到。

师叔也是一愣,“这是鸣鸿刀?”

虽然他不是用刀的人,但是武功到了一定的程度其实用什么兵器都无所谓了。而身为一个习武之人,鸣鸿刀这样的几可与早不知道跑到哪儿去了的轩辕剑相提并论的宝刀,是很难有人能够不动心的。即使是个世外高人。

卫君陌微微点头,“是。”

师叔挑眉,打量着卫君陌道:“你这小子,有点意思。”他当然是见过卫君陌的剑的,卫君陌的紫霄剑虽然是一把好剑,但是比起鸣鸿刀来却还差得多。说不定连南宫墨在金凭轶手中得到了青冥剑都有些不如。想了想,师叔道,“老夫也不占你便宜,拿去。”随手一抽,原本还在他手中的软剑已经落到了卫君陌的手中。卫君陌抓在手中一看,泛着淡淡青芒的剑身上刻着繁复的花纹,却丝毫不会显得整把剑浮躁累赘,素雅的剑柄上镶嵌着一整块紫色的宝石,有静心凝神之用。

卫君陌沉吟了片刻道:“这是…思归。”

“眼光不错。”

这把剑虽然并非什么传世名剑,但是却也是两百年前的名家所造。软剑本就不是大众兵器,不好学更不好用,好的软剑能够流传下来的更是不多。这柄思归剑却是软剑中的极品,不仅名字带着一股缠绵的味道,这把剑本身比卫君陌的紫霄剑更难控制。若不是卫君陌的武功已经到了一定的程度,这柄剑就是师叔送给他了他也不一定能用。至少,南宫墨和弦歌公子就肯定用不了这把剑。

卫君陌也不推辞,干脆地收了起来,“多谢师叔。”

拿人手软,既然收了人家的厚礼,当然不好意思对人家横挑鼻子竖挑眼了。当然老头儿依然对这个徒弟女婿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但是看他那飞快地将东西往自己怀里搂的动作就知道,他对卫君陌的见面礼还是很满意的。

进了院子,南宫墨打量着看着有些朴素却五脏俱全的院子,含笑道:“看起来真是不错,师父和师叔喜欢我就放心了。师兄住在哪儿?”弦歌公子指了指后山的位置,道:“旁边转弯处的院子是留给你们俩的。还有几个院子离得近的院子,想必是留给燕王府那几位的?”

南宫墨含笑点头道:“是这么计划的,不过除了母亲大概舅舅和舅母短时间是没空过来住了。”燕王府的众人自然不会忘了,不过南宫墨和卫君陌也不是什么挥金如土的土财主,也只是给燕王和燕王妃留出来了一个院子罢了,至于萧千炽三兄弟,暂时还不用考虑这些事情。

师叔点头道:“你们考虑的很是周到,这很好。”

虽然徒弟想着自己他们很高兴,但是婆家的人也必须要照顾好。毕竟南宫墨现在是要跟婆婆还有燕王府的人相处的,他们自然也听说过长平公主对南宫墨的态度。身为一国公主,能对儿媳妇如此宽厚亲切,不得不说徒弟的运气着实不错。

南宫墨浅浅一笑,点了点头。

众人进了房间坐下来,师叔开口问道:“你们以后就打算待在军中了?”

南宫墨点头,“目前应该是这样。”师叔挑眉,“既然如此,你这里弄得这么大的局面又是干什么?我听说,你在军中还培养了不少军医?”南宫墨忍不住笑道:“不是还有师父和师叔么?军医哪儿是那么容易教出来的,不过是教他们一些粗浅的知识罢了。”师叔道:“学医之事本就不可操之过急,你心中有数便好。这里的事情,你可别找我,找你师父和师兄去。”他对医术只能说是了了。

南宫墨渣渣眼睛,眼巴巴地望着自家师兄。师父是个不靠谱的,指望他还是算了。果然,弦歌公子还没答话,就听到老头儿兴致勃勃地道:“乖徒儿,你们军中缺大夫么?为师去当个军医怎么样?你说我能够做几品的官儿?一品够不够?”

无论是军医还是御医,都从来没有过一品的。

南宫墨只当没听见,“师兄?”

弦歌公子无奈地叹了口气道:“住了你的地方,自然不能白住。你这样丫头不去做生意真是亏了。”

南宫墨知道他答应了,笑道:“这里平时有人管着,不用师兄废什么心。只是有些跟医药有关的他们不懂有劳师兄指点一些罢了。如果能顺便教一些粗浅的医理就更好了。”

弦歌公子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回头看向卫公子道:“你们家的事情都是墨儿在决定不成?”

卫君陌抬眼,“无瑕是我妻子。”

你早晚变成妻奴!

------题外话------

亲爱哒们,中国作家网第四季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的投票已经启动,投票时间为2016年1月1日至1月10日。凤轻的《盛世谋臣》参与精品榜的角逐,希望大家能够帮忙投一票。就在1精品榜第四页,谢谢大家。

拜托亲们了,爱你们~链接地址:http://xsph。chinawriter。com。cn/web/index/boutiquebook?&page=4不用注册就可以投票,拜托啦么么哒(上面地址,句号换成点,复制到网址栏就能进入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