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2、弦歌公子的琴/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翠微山果然是个不错的地方,因为有着温泉群的滋养山中环境全然不同于幽州的贫瘠不说,风景也是难得一见的优美怡人。虽然位置最好的院子让师叔和师父占了,但是其实整个山里的院子都是十分不错的。不说这偌大的翠微山,想要找几个修房子的好地方并不困难,每一个都是南宫墨让人仔细查看考量过得。

南宫墨和卫君陌的院子就在距离老头子选好的院子不远处,拐过一个山坳散步也走不到一刻钟时间。拐过了山坳就看到一座小巧朴素的四合院出现在众人眼前。这做院子才刚刚落成不久,但是整个院子却已经布置妥当了。院外整整齐齐的种着一簇簇的香草,菊花,院子后面是一大片竹林,院门口还种着几颗桃树。桃树已经比院子院墙还高,显然是从别处移植过来的。

“公子,夫人。”柳寒和星危早早的等在院门口了,跟在两人身边的还有许多日子不见的曲怜星。看到两人过来连忙赢了上来。

南宫墨含笑点头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们了。”她和卫君陌都不在幽州,房和蔺长风也去了军中。如今幽州还能跟着办事的也就只剩下了星危和柳寒了,也难为星危素来不爱说话,柳寒又是个女子,这些日子也就这些事情打点的妥妥帖帖。

柳寒道:“夫人言重了,这些日子倒是多亏了怜星。”曲怜星并不是跟着他们一起来幽州的。曲怜星不会武功,身份也有些不便之前便留在了灵州。等到事情尘埃落地之后才来了幽州。曲怜星或许不擅武功,对情报方面的事情也没什么天分。但是她曾经有灵州才女之称,若不是意外跌入风尘也必定是要做当家主母的人。在青楼中也算是见多识广,后来嫁给了富商也曾经跟着到处走。懂得多事情却是比寻常女子要多上许多。一些柳寒和星危都不明白的事情到了她手中却是十分顺当。

“见过郡主!”曲怜星欢喜地道。对于曲怜星来说,紫霄殿或者卫公子是什么地方什么人并不重要,最重要的却是对自己有再造之恩的星城郡主。如果她选择留在灵州,南宫墨留下的人也必定会帮她安顿好下半生的生活。但是她却毅然决定千里迢迢的从灵州到了这人生地不熟的幽州。

南宫墨伸手扶起她,轻声道:“辛苦你了。”

曲怜星连连摇头,“能为郡主效命,是曲怜星的吩咐。郡主,公子,咱们进去说话吧。”

院子里果然布置的十分仔细,每一件哪怕是最不起眼的摆设都可以看得出是费了心思的。无一不是符合南宫墨的喜好,有些即使是南宫墨自己也未必知道,只是看到了就觉得无比顺眼罢了。

各自落座,曲怜星亲自为两人送上了茶水。南宫墨问道:“这些日子,可有什么事情?”

柳寒摇头道:“回禀夫人,一切顺利。山中院落落成之时属下们也禀告过公主殿下,不过公主说如今公子和夫人都不在,她也就不出城来了。”南宫墨点头道:“如今倒是没什么,等到冬天倒是可以请母亲过来住一阵子。幽州的冬天母亲只怕是受不住。”

柳寒称是,想了想又道:“燕王府也曾派人来此过问过,不过知道是公子和夫人在此兴建别业就回去了。”

闻言,南宫墨微微蹙眉。卫君陌沉声道:“舅舅知道这里的事情,是燕王妃派来的人?”

柳寒和星危对视了一眼,摇了摇头,有些惭愧地道:“公子恕罪,属下…不知。”他们只当是燕王府来的人,却没有去追究倒是是燕王府的哪一位派来的人。既然燕王殿下知道,自然不会派人来。燕王殿下不派人来问,按理说,燕王妃也不会自作主张,至少应该会跟燕王殿下商量才对。那么…就是三位公子了?

卫君陌淡然道:“无妨,以后仔细一些。”这里说明白了其实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倒不是不能跟人说。只是卫君陌不喜欢有人窥探无瑕的东西罢了。

“是,公子。”

曲怜星继续道:“另有一事禀告公子和郡主,山下药田中一部分药材再过两个月就可以收获了,不知郡主有什么打算?”

南宫墨道:“之前让你们找的药师找到了么?”

柳寒点头,“一共有二十多位,这些日子都在帮着打理山下的药田。”

南宫墨点头道:“回头我给你们几个药方,等到山下那些药材收获处理了了之后,就按照药方配置成药丸或者散药。”

曲怜星眼睛一亮道:“郡主是打算直接卖成药?”一般种植药材的商人都是卖药材,毕竟配药的药方许多都是秘密,他们未必能有。更不用说配置出来的药都有时效,若是卖不出去可就坏了。

南宫墨淡然道:“现在我们的药材并不多,不用担心卖不出。至于以后…我自然会确定了销路再开始大规模的配药。何况…成药虽然有时效,但是药材何尝没有?”若是说运输,药材还没有成药方便。配置好的药只要不进水都不会有问题,但是药材的话,无论是淋雨暴晒还是受潮着火都是事儿。南宫墨相信,那些需要大范围用的药剂,比起原材料藩王们应该会更喜欢成药。

三人点点头,恭声应是。说完了正事,曲怜星又将这几个月的账册捧来请南宫墨过目,南宫墨看得极快,放下账册也不由赞叹曲怜星的才能。曲怜星生性聪慧不说,而且心细如发,正事适合打理这些账册银钱方面的事情。将曲怜星称赞了一番,女子美丽绝艳的俏脸满脸红晕,十分欢喜的跟着柳寒等人告辞了。只是曲怜星原本想着跟着南宫墨入军中照顾起居被南宫墨拒绝了有些小小的失望。就连武功高强的柳寒都没能跟着去,才刚刚开始习武的曲怜星自然更不行了。

曲怜星也不气馁,出了小院便拉着柳寒要继续习武了。

遣退了三人,小院子顿时安静了许多。南宫墨悠然地靠在卫君陌肩上,望着屋外的小院子不由得轻笑出声。卫君陌低头看着她,轻声道:“笑什么?”南宫墨道:“你怎么将鸣鸿刀送给师叔了?”

“不好?”卫君陌挑眉,南宫墨摇头道:“我以为你打算送给燕王舅舅呢。”毕竟鸣鸿刀来历不凡。卫君陌浑不在意地道:“舅舅武功不行。”言下之意,鸣鸿刀给燕王用纯属糟蹋。

南宫墨无语地望着他,“你可真是个孝顺的外甥。”

卫君陌扬眉不语。他孝顺舅舅是一回事,当宝刀蒙尘又是另一回事。显然,鸣鸿刀跟着师叔比跟着舅舅更有意义一些。而且…没有鸣鸿刀他拿什么让师叔不好意思找他麻烦?得罪一个武功比自己高的绝顶高手,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伸手将人揽入自己怀中,卫君陌轻声问道:“喜欢这里么?”

南宫墨点点头,“很不错的地方,比幽州城里住着舒服。”

卫君陌道:“以后我们就住在这里。”

南宫墨叹气,“别尽想美事儿,一年能有空来住个十天半个月剧不错了。”卫君陌道:“总是会有时间的。”南宫墨莞尔一笑,“希望不是等咱们都老得走不动了。”

“不会。”卫君陌道,“我们今天就住宅在这里吧,明天再回去。”

“这样好么?”现在燕王府可是很忙的,他们这样跑出来已经算是忙里偷闲了。

“有什么不好的?”卫君陌问道,“无瑕不是问我喜欢孩子么?”

“嗯?”

“我喜欢,我们来生个孩子吧。”卫君陌的声音低低地响起,南宫墨抬头,温热的唇落到了自己的唇边。

“喂…别,现在…”现在是生孩子的时候么?某人是不是忘了自己现在只是军中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千户而已啊。

“无瑕,我要孩子。”卫公子望着她,紫眸沉静。

“……”南宫墨咬牙,“孩子又不是我说了算的!”

“我们都努力就有了。”卫公子声音里带着淡淡地笑意,某人还没回过神来就再一次被封住了嘴唇,很快地便被某人乍然的热情燃烧掉了所有的理智,清幽的小院里春意浓浓。

清晨,一大早卫公子不知道跑哪儿去了。南宫墨起身梳洗完毕,听到院外响起空灵的琴声,一时兴起便走了出院子沿着琴声的方向漫步而去。后山的一处山崖边上,弦歌公子一身白衣坐在悬崖边抚琴。远远地看去,身后薄雾缭绕,弦歌公子白衣若雪乌发如云,仿佛虽是都要羽化归去一般。

一曲终了,弦歌公子抬起头来看向南宫墨站立处,淡淡道:“既然来了就过来,站在那里干什么?”

南宫墨笑道:“看到师兄如此悠闲自在,不忍打扰啊。”

弦歌公子嗤笑一声,显然是对她的话不以为然。挑眉道:“我哪里比得上你自在。江湖朝堂,战场军营一个不落。”南宫墨无辜地渣渣眼睛道:“师兄这是怪我不带你一起玩儿么?是你自己不肯啊。”弦歌公子素来是浪迹江湖,连跟朝廷的人打交道都不愿意。

弦歌公子不屑,“本公子才不去自讨苦吃,皇家的人素来刻薄寡恩,心狠手辣。你自己小心点。”

南宫墨耸耸肩,叹气道:“我已经领教过来。”若不是萧千夜,他们能匆匆忙忙地跑到幽州来么?弦歌公子淡淡道:“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南宫墨叹气,走到弦歌公子身边坐下。清晨的雾气未散,看山下只能仿佛隔了一层淡淡地薄纱。

“师兄,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做人想太多了,因为有些是没有必要的。如果人生在世连个信任的人没有,那还有什么意思?”

弦歌公子毫不优雅的翻了个白眼,“你不是人?师父和师叔不是人?”

“你也知道我说的是什么。”南宫墨有些担忧地望着弦歌公子。师父和师叔从来没有告诉过她师兄的身世,也不许她问。但是她多少能够猜到一些,师兄这些年游戏江湖,说到底…其实是曾经被伤害的太深,不愿意再想些除了家人以外的人任何人了吧。但是,根据师父的说法,师兄是被他们在襁褓里就捡回去,她实在是有些想不明白,到底是什么样的事情让师兄这么年不仅无法释怀而且还不愿相信世人。

弦歌公子看似优雅出尘游戏人间,但是实际上却对任何人都格外的疏离。除了他们一家三口,弦歌从不会与任何人深交。

弦歌公子没好气地拍了她的脑门一把,道:“小丫头懂什么,你师兄我好着呢,只要你别老是弄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来烦我。”

南宫墨真诚地道:“师兄,你真的不考虑找一个师嫂么?”

“像你这样的?”弦歌公子嫌弃地道。

南宫墨不爽,“我这样的有什么不好?我长得好,武功好,医术好,还贤惠,孝顺心灵手巧,善解人意。能找到我这样的是你的福分好么?”弦歌公子做呕吐状,“墨儿,虽然你是我师妹,但是…师兄还是想跟你说。要脸么?就你还好意思说贤惠?等什么时候你给卫君陌娶个小的再来跟我说这话。也就是卫君陌那个木头根本不会欣赏女人,才对你一心一意。对了,在他眼里,你该不会也跟一块木头没什么两样吧?既然都是木头,有一块就够了,自然不会想要在家里堆满了木头。哈哈…”

“弦、歌!”南宫墨大怒。

可惜弦歌公子已经早一步起身飘然退远了,“难道我说中了,恼羞成怒?”

“你最好祈祷你这辈子都是打光棍!”南宫墨咬牙道。

“谢谢你的祝福,我会努力的。”弦歌公子笑眯眯道,朝着南宫墨挥挥手道:“好了,别摆出一副母老虎的模样,小心吓到卫君陌。你慢慢赏雾吧,师兄先回去吃饭…嗯?卫君陌,你干什么?!”

刚要回身的弦歌公子险些撞上了身后的人,连忙想要闪开,却被某人暗算了一下,险些一头栽倒在地上。

卫公子不知何时站在他跟前,一脸淡定地看着扶着树干站稳了的弦歌淡淡道:“我只是想告诉师兄,无瑕是我妻子,不是木头。你手里的才是木头。”弦歌公子忍不住咬牙切齿,若不是实在是打不过,恨不得将眼前的男人给狠狠揍一顿。你难道挺不出来我是在跟师妹开玩笑吗?!

卫公子淡定地看着他:听不懂。

弦歌公子没好气地看向南宫墨:看看,这就是你的好相公。

南宫墨抿唇浅浅一笑,走过去对卫君陌含笑道:“你怎么来了?”

“找你。”卫君陌道,侧目看了一眼旁边好扶着树干的弦歌公子:你还不走?

弦歌公子心中冷笑一声,本公子还不就不走了!优雅地放开树干,弦歌公子望着南宫墨叹息道:“墨儿,师兄最近新谱了一首曲子,你回头替我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好啊。”南宫墨含笑点头道。她虽然琴艺只能算一般,但是美好的音乐任何人都是不会拒绝的。虽然师兄的琴声有时候让人有些难受,但是大多数时候还是非常好听的。而且当初在丹阳的时候师兄谱了曲子也总是第一个来找她试听。

弦歌公子微笑,“那真是太好了,自从你走了,每次弹琴总是觉得少了些什么。现在想起来,还是要有你舞剑配着我的琴音才是最妙的。”

南宫墨有些茫然,师兄什么时候喜欢她舞剑了?师兄不是老师说她的剑法总是杀气腾腾,与他的仙音相冲么?

卫公子不动声色,淡声道:“无瑕,你忘了…最近你很忙。”

南宫墨一想,连忙道:“师兄,这事儿得缓缓,我最近有点忙。”幽州城里事情多得很,她们这次能挤出时间跑来城外就已经不错了。今天肯定不能再留下了。弦歌公子微微眯眼,面上却是一派月朗风清,“没关系,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也是一样的。”

“那就好,师兄不着急就好。”南宫墨笑道。

“公子,夫人。”远处,柳寒身形如鸿,几个起落就闪到了三人跟前。南宫墨挑眉笑道:“这是怎么了?都往这里跑?”柳寒无奈,道:“回少夫人,燕王殿下派人来了,请公子和少夫人立刻回城。”

“出什么事了?”南宫墨笑容微敛,沉声道。

柳寒道:“说是金陵皇城来人了。”

南宫墨挑眉,回头和卫君陌对视了一眼。送亲的人不就是金陵皇城里来的么?怎么现在又来了?当然,送亲的那两位身份实在是不够高,大概也顶不了什么事儿。那么现在能够让燕王殿下急匆匆地召他们回去的,想必不是一般人物了。

“什么人?”卫君陌问道。

柳寒沉声道:“是鄂国公,高义伯和周襄周老大人。”

即使是卫君陌,眼底也不由闪过一丝诧异,这个阵容可算得上是绝对的浩大了。高义伯可以忽略不计,但是鄂国公和周襄这两个人,别说只是参加燕王嫡子的婚礼,就算是参加燕王本人的婚礼也算得上是隆重了。这两位,现在可算是金陵朝廷中文武官员第一人啊。萧千夜同时将这两个人派过来……

------题外话------

16年的第二天,亲爱哒们么么哒~新年快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