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老臣忠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告别了师父师叔,一路快马加鞭的回幽州城里去。回到燕王府,连跟燕王妃说一声都来不及就直接被燕王召进书房了。书房里,燕王府的三位公子都在。只是萧千炽和萧千炜的神色有些凝重,而萧千炜却是一脸的淡定和悠闲。显然燕王只是让他过来听听,没打算让他发表什么意见。他自己大概也对这些不怎么感兴趣。

“舅舅。”

“坐下说话。”燕王摆摆手,示意两人坐下说话。萧千炽和萧千炜有些惊讶地望着南宫墨。他们是知道父王和母妃都十分看重表哥和表嫂。却不知道父王竟然连商议这些事情都会叫表嫂一起来。要知道,就是母妃大多时候也是不能参与这些事情的。南宫墨只当没看见两个表弟的眼神,看向燕王道:“舅舅,皇帝陛下这次是什么意思?”

比起沉默寡言的外甥,燕王殿下觉得自己还是更喜欢跟这个外甥媳妇说话。虽然是女子,但是却不会言之无物,每次开口更是总能够切中重点。最要紧的是,她不会跟卫君陌一样,好像每吐一个子都要一两金子似得,让人时不时觉得冷场。唯一可惜的就是,竟然不是一个男子。否则以后也是军中的一员猛将啊。

燕王轻哼一声,淡淡道:“他还能有什么意思?不就是不放心,派人来看看本王是不是有什么想法么?”

萧千炜蹙眉,道:“可是,父王?陛下为何独独盯着我们?手握重兵的亲王并非只有父王一人啊。”同样手握重病的还有隰州的宁王,巴蜀的康王,并州的代王。燕王看了儿子一眼并不说话,卫君陌的身世他是知道的,但是这些却不能跟三个儿子讲。只是淡淡道:“皇帝如今将金陵皇室收拾服帖了,金陵那些世家也识趣的不想跟他抬杠,他自然是想要另外找对手的。不过…先要对付这么多亲王,谁给他的信心?”

南宫墨笑道:“自然是朝中的那些老臣。”那些人整天除了排除异己,就是歌功颂德。哪怕萧千夜是个自卑狂被这么捧着大半年,自信心也会无限膨胀起来。更何况,萧千夜本质上也不是什么谦逊的人物。

萧千炽也明白父王不想多说什么,开口问道:“那鄂国公和周大人那里怎么处置?”

燕王道:“他们不是来参加婚礼的么?过几天大婚之后就让他们立刻滚蛋。这几天,你们自己小心点儿。”鄂国公他们其实并不担心,幽州现在也没有什么把柄给朝廷抓。但是周襄那里燕王却有些不放心,周襄早年被先帝放逐受了不少苦,而且为人也不是什么度量大的人物。这些文人的毛病就是喜欢抓着鸡毛当令箭,若是有一点小差错被他就住了,就恨得闹成天大的事情。

“是,父王。”三人齐声应道。只是萧千炽认真,萧千炜凝重,萧千炯漫不经心。

萧千炽三兄弟告退,南宫墨和卫君陌却被燕王给留了下来。书房里只有三个人一时有些冷清。南宫墨犹豫了一下,才开口问道:“舅舅,萧千夜盯着燕王府,是否是…因为,君陌?”

燕王抬头看她,微微点了下头。抬手阻止了两人后面想要说的话。沉声道:“你们不比想太多,就算没有君陌的事情,这些事情早晚也是要来的。无论是本王,还是别的兄弟都心知肚明,一旦新皇登基,最不放心的必然就是咱们这些手握重兵的藩王。”萧千夜想要收回亲王手中的兵权,甚至想要削藩,这本身并没有错。问题就在于他有没有这么能力了。谁也不会真的束手就擒让他随意宰割。

南宫墨苦笑,若不是因为卫君陌的身世,至少萧千夜不会全然将主意里集中到燕王府身上来。

燕王显然并不在意这个,沉声道:“不必多想,本王就不相信他敢明目张胆的对本王动手。拿不出来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他的这些皇叔也不是吃白饭的。”

南宫墨点了点头,燕王继续道:“元春那里不用担心。倒是周襄那老头,你们两个注意一些。千炽他们三个,到底还是有些太嫩了。”

“是,舅舅。”两人点头,齐声道。

燕王让人盯着周襄,但是第一个找上了南宫墨的却是元春。如今都住在燕王府里,想要山门拜访也不过是抬个腿儿的事情。南宫墨正坐在长平公主跟前说话,外面的丫头就来禀告鄂国公求见公主和郡主。长平公主一怔,有些不解,“鄂国公怎么会专程来见我?”

她虽然是一国大长公主,但是跟朝廷上的人着实没有什么交集。更不用说鄂国公身为一品国公开国元老,如今又是皇后的亲爹,高居国丈之位,他不来拜见长平公主也没人能说什么。

南宫墨苦笑,无奈地道:“鄂国公大概…是来找我的。”

她还没有忘记,离开金陵之前她曾经利用了鄂国公一把。虽然她做的事自己觉得应该做的事情,但是对这位正直了一辈子的鄂国公多少还是有一点歉意的。长平公主也不是十分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得点头道:“既然如此,请鄂国公进来吧。”

丫头应声去了,不一会儿便看到鄂国公穿着一身寻常衣衫,龙行虎步地快步走了进来。虽然已经年过花甲,但是久经沙场之人鄂国公的精神还算不错。上前一步朝着长平公主恭敬地一揖,“老臣见过大长公主。”

长平公主淡笑道:“不敢,鄂国公快免礼。请坐。”

鄂国公谢过长平公主,在下首坐了下来,才看向坐在长平公主左手边的南宫墨道:“星城郡主,别来无恙?”

南宫墨起身,微微一福笑道:“多谢鄂国公挂记,一切安好。国公看起来也是福体安康,北方之行也依然神清气朗。”

鄂国公笑了笑,打量着南宫墨道:“老夫这辈子见过的人不少,却没见过比郡主更会说话的人。”

南宫墨维持着笑容,“国公过奖了。跟善嘉郡主比起来,南宫墨只怕还有些伤不了台面。”

“善嘉郡主?”鄂国公皱了皱眉,不知想到了什么。显然是对朱初喻的印象有些不佳,似笑非笑地道:“若是善嘉郡主真的比郡主更会说话的话,为何善嘉郡主从未得罪过老夫,老夫却对她不甚喜欢。反倒是郡主,利用起人来毫不手软,老夫却依然赞赏有加?可见…还是星城郡主比善嘉郡主更加的厉害。”

南宫墨心中叹息,果然还是躲不了这件事。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朝着鄂国公一拱手,南宫墨正色道:“金陵的事情,晚辈也是迫不得已,还请鄂国公见谅。”

鄂国公摆摆手,看着南宫墨道:“老夫不知道你们跟陛下有什么恩怨,但是金陵的事情确实是陛下做得不地道。老夫此来也不是为了向郡主问罪的。”

南宫墨挑眉,看着眼前须发灰败的鄂国公倒是有些不解他的来意了。鄂国公轻哼一声道:“郡主和卫世子对皇后有救命之恩,老夫就算是再不晓事,也知道救命之恩当涌泉相报。金陵的事情,郡主也不比放在心上。”虽然刚回过神明白过来自己是被南宫墨给利用的时候鄂国公也有些生气,但是想清楚了之后也没有什么可说的。皇帝摆明了是想要卫世子和星城郡主的命,难道还不许人家反抗不成?若是南宫墨和卫君陌当真是犯了什么滔天大罪还好说。但是皇帝陛下那样的行为分明就是挟私报复。另一方面,鄂国公对南宫墨的才智也很是佩服。这次来,原本也不是为了找南宫墨讨旧账的。南宫墨和卫君陌救了皇后和小皇子两条命,这对元家来说就比什么都还重要了。

南宫墨垂眸,轻声道:“鄂国公言重了,分内之事罢了。”

鄂国公看看南宫墨和长平公主,沉声道:“这次的事情是陛下不对,但是…陛下到底还年轻。如果陛下…回心转意,大长公主,卫世子还有星城郡主可愿……”不等鄂国公说完,南宫墨便开口道:“国公,多谢国公美意。只是…此事应该不是陛下的意思吧?”

鄂国公一愣,微微点头道:“只要郡主和卫世子愿意,老夫愿以身家性命担保三位的安危。”

南宫墨摇头,浅笑道:“国公,皇帝陛下的心性,你只怕还不了解。若是我们回到金陵,别说是您的身家性命,只怕就算配上整个宗室的身家性命,皇帝陛下也不会改变主意的。”

鄂国公愕然,“何至于此?”在鄂国公看来,萧千夜对卫君陌和南宫墨那点心结应该也就是先帝在世的时候对卫世子的明显看重和好几次卫世子扫了皇帝的面子罢了。剩下的就是紫霄殿那点事儿,私自组建杀手组织虽然是大事,但是只要解散了紫霄殿,诚心认错,又有自己陵夷大长公主以及燕王齐王的担保,陛下总是会网开一面的。更何况,如今朝中武将人才匮乏,鄂国公原本是很看好卫君陌的。虽然知道皇帝忌惮燕王不会让卫君陌手握重兵,但是卫君陌却是是个难得一见的文武全才。

这样的人才,被迫流落幽州虽然有燕王扶持,却也着实是委屈了。

南宫墨道:“鄂国公最好还是不要跟陛下提起此事,否则只怕是对国公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事。”南宫墨倒是没有怀疑鄂国公是萧千夜派来的说客,萧千夜就是再傻也该知道他们有了那样的原因他们是绝对不会再会金陵去了,无论是派谁来说都是一样的。更何况,要让鄂国公替他诓骗他们回去,他就必须告诉鄂国公他非要杀卫君陌的理由。只怕短时间里,萧千夜也不会愿意将这个理由告诉生性正直的鄂国公。

鄂国公皱眉,南宫墨都说的这么明白了他自然明白这其中只怕还有自己不知道的内幕。对于萧千夜这个女婿,鄂国公原本以为自己还算了解的,但是自从先帝过世之后他才发现自己似乎完全不了解他。比如萧千夜和萧纯之间的事情他就几乎完全不明白。对卫君陌这种莫名的杀意更是全然不解。在想起萧纯逼宫那一晚所说的话,和萧千夜不惜代价也要抢先杀了萧纯的行为。鄂国公不由得在心中打了个寒战,不敢再想下去。

见鄂国公如此,南宫墨也知道他是想明白了。其实很多事情不是人看不明白,而是他们潜意识里不愿意去看明白罢了。一旦有人提醒,掩耳盗铃显然是行不通了。

想明白之后,鄂国公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不仅是为南宫墨和卫君陌,也是为大夏的将来感到担忧。陛下派他和周襄来幽州,显然是对燕王殿下不放心了。但是现在…皇帝陛下难道不觉得自己操之过急了么?登基才刚刚半年就敢打藩王的主意,哪怕就是当初皇太子登基也不敢如此心急吧。

南宫墨和长平公主平静地坐在一边陪着喝茶。良久,鄂国公方才长长的叹了口气,朝长平公主拱手道:“老夫一时鲁莽,还请大长公主见谅。”

长平公主摇头,淡笑道:“本宫知道,鄂国公是一片好意。”

鄂国公苦涩地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起身告辞。

南宫墨跟着起身亲自送鄂国公出去,一路上两人也是无话可说。最后鄂国公也只是望着南宫墨叹了口气,摇摇头转身告辞了。

南宫墨站在院门口,望着鄂国公离去时有些蹒跚的背影,也是微微叹了口气。

“无瑕?”另一侧,卫君陌漫步而来,正好看到站在院门口的南宫墨开口道。南宫墨回头一笑道:“你回来了?”

“站在这里做什么?”

南宫墨将鄂国公来访的事情说了一边,卫君陌微微点头也没有再多说什么。他们跟萧千夜早已经没有了任何缓和的余地,鄂国公虽是一片好心,但是这一番苦心却是白费了。

南宫墨拉着卫君陌往里走,一边好奇地问道:“周襄那个老头儿怎么样了?”同样是老头儿,比起周襄还有金陵那几个,南宫墨怎么看都觉得自家师父格外的可爱。

卫君陌摇头道:“不知道。”

“咦?我以为舅舅让你去见周襄和鄂国公了呢。”南宫墨有些惊讶。卫君陌淡然道:“没有,舅舅只是留下我说了一会军中的事情。”显然,燕王殿下并不怎么将这两位特使放在眼里。虽然说要小心不能让他们抓住了什么辫子,但是燕王一个亲王若是对着两个臣子还需要小心翼翼卑躬屈膝,那这个王爷还不如不做了痛快。

南宫墨点点头,叹气道:“喜欢这场婚礼能顺利完成,把这两位送走了咱们也好回军中去。”军中虽然条件简陋了一些,日子过得简朴些。但是比起这幽州城中的这些琐事和金陵的那些勾心斗角,却要轻松不止百倍。

卫君陌伸手将她揽入怀中,轻声道:“好,婚礼过去了咱们就回去。另外,你之前写的那个想要在军中训练大批军医和药瓶供应的事情舅舅同意了,不过还有一些事情想要亲自跟你谈谈。”南宫墨一怔,有些惊喜地道:“你方才跟舅舅就是在谈这个?”

卫君陌微微点头。

南宫墨愉快地伸手给了他一个拥抱,训练军医的事情算是为了军中打算,但是供应药品的事情却大半都是为了她自己赚钱的。虽然军中也会得不少方便,但是她能够转很多钱才是重点。虽然她已经有很多钱了,但是却并不介意自己赚更多的钱。特别是这些赚钱的方法都是建立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的时候。

不过这些都是南宫墨私底下闲着没事的时候写的计划,卫君陌偶尔也会拿着看两眼却没有说过什么。没想到他会亲自拿给燕王看,南宫墨清楚如果没有卫君陌说服的话,燕王只怕也不会那么快下定决定。

“谢谢你。”南宫墨笑道:“我会尽快做出最完整的方案,让舅舅满意的。”

“你喜欢就好。”卫君陌望着他,轻声道。

看在他怀中,南宫墨一边愉悦地在心中盘算起自己的事情来了。燕王手下一共有将近四十万兵马,只是每年需要的各类药品数量就至少在二十五万两以上。有了燕王的帮忙,以后靠近北方的宁王,齐王,周王,鲁王等等都可以考虑。这样以来的话,她那区区几千亩的土地就有些不够了。别看这一年也不过二十多万两的收入,当初卫君陌那样一出手就是五十万两看病那才是脑抽了。

看着依靠在自己怀中的女子清丽的眼眸不停地打转,显然是在盘算着什么。卫公子挑了挑剑眉,正要说话,身后传来一个含笑地声音,“表哥,表嫂,你们这是在?”

两人回头,就看到萧千炜和萧千炽并肩站在门口一脸怪异地望着他们。

南宫墨连忙从卫君陌身边退开,含笑道:“两位表弟,有什么事么?”

燕王府的两位公子对视一眼:表嫂果然是女中豪杰,这淡定地姿态…让他们想多想一点什么都觉得是自己心思龌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