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成婚/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客院,回到长平公主院中。萧千炜和萧千炽兄弟俩早在院子里等着了。看到南宫墨悠然的漫步回来就知道想必是没什么事了。萧千炽含笑拱手道:“多谢表嫂了。”南宫哦笑道:“谢什么?不过是走几步路说几句话罢了。不用担心,没事了。”

“不知,那位高义伯夫人是因何事动怒?”萧千炽问道。

南宫墨冷笑一声道:“动怒?自然是因为送亲的队伍被搁在客栈里的事了。不过…说是高义伯夫人动怒,我看不如说是周襄对燕王府的试探罢了。”高义伯夫人在院子里闹了那么久,高义伯和周襄若是想要让她闭嘴早就出面了,何必等到燕王府的人去了以后才一副姗姗来迟的模样?

“试探?”萧千炜凝眉,“请表嫂指点。”南宫墨道:“自然是燕王府对这门婚事的态度。”萧千炽皱眉道:“不用试探,他们也应该知道父王和母妃对这门婚事的态度才是。”在这样一个敏感的时候还用这样突兀的方式赐婚,难不成萧千夜还能奢望燕王和王妃态度好?

南宫墨摇头,浅笑道“不,我的意思是,他们是想要试探燕王府对朝廷的容忍度。”

两人都是一怔,对视了一眼。萧千炜问道:“表嫂…你是怎么说的?”

南宫墨挑眉道:“自然不用对他们客气。”

“这…是不是太…”

南宫墨沉声道:“燕王府接受陛下的赐婚就已经说明了我们的态度,若是再退让,不是让金陵那边觉得燕王府软弱可欺,就是让人觉得燕王府心怀鬼胎。对于这些人,不必再让。”

“说得不错。”燕王从外面大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一脸淡定的卫君陌。扫了萧千炽兄弟一眼,燕王道:“你们表嫂的话,可想明白了?”

萧千炽和萧千炜连忙起身,恭敬地对着南宫墨拱手道:“弟弟愚钝,多谢表嫂指点。”南宫墨自然让开,笑道:“说什么指点,不过是闲言几句罢了。舅舅不嫌我话多便是。”

燕王看了看两个儿子,微微蹙眉道:“罢了,你们先去吧。这件事先不要告诉你母妃。”

“是,父王。”萧千炽三兄弟里,除了萧千炯以外,两个大的多少对燕王都有些畏惧。听了燕王的话,自然立刻恭声告辞了。

“姓朱的真是胆子大了!当真是以为有萧千夜在背后给他撑腰,本王就不敢对他如何了么?!”萧千炽两兄弟除了大厅,燕王便怒气匆匆地做了下来,沉声道。卫君陌垂眸,道:“舅舅,这事只怕未必是高义伯的意思。”高义伯在金陵城里低着头做人做了二十多年,总不至于一下子就忘了分寸。

燕王也不是冲动地人,抬眼淡淡道:“周襄。”

卫君陌淡淡点头,燕王冷哼一声道:“那些老头子…父皇居然让他们或者回到金陵!”想了想,燕王干脆的一挥手道:“也罢!周襄那老头就喜欢自作聪明,这种人反倒是好对付。过两天就是婚期了,大婚过后,让他们立刻给本王滚蛋!”

知道燕王心情不好,南宫墨和卫君陌也不再多说什么惹他生气,双双点头,“是,舅舅。”

两天时间转瞬便过,这天一大早幽州天气晴朗万里无云,显然是个好日子。一大早,整个幽州城便已经热闹起来了。街道两旁的商户门都纷纷在门前披红挂绿,将大半个幽州城都装点的喜气洋洋的。

往燕王府毕竟之路的一个酒楼上,周襄和鄂国公坐在一间厢房里品茶。透过窗口,可以看到底下的街道上热闹的人潮。等到正午迎亲的队伍经过,他们也能够看得清清楚楚。

鄂国公心情不佳,坐在一边独自饮茶。也懒得跟周襄说话。他曾经是个大字不识的粗人,就算是现在也只是略通文字而已,跟他说起什么礼仪诗书也是对牛弹琴。自然跟周襄这样的书香门第的文坛大儒说不到一块儿去。周襄看不上他,他也懒得跟这些读书人文绉绉的说话。

倒是周襄看了看鄂国公,难得的主动开口道:“鄂国公看这幽州城里如何?”

“还不错。”鄂国公不以为然地道。幽州地处北方苦寒之地,即便是燕王治理有方,到底还是比不上金陵繁华。莫说是金陵了,就是南方富庶一些的城池都不如。不过,幽州的百姓倒是安居乐业,并不见鄂国公自己年少时候的百姓苦楚,可见幽州的赋税应该不重,燕王对待百姓还是十分不错的。

“不错?”周襄挑了挑花白的眉毛,若有所思地道:“怕就怕…是太不错了。”

“周大人。”鄂国公皱了皱眉,放下手中的茶杯望着跟前的周襄沉声道:“百姓过得好,周大人难不成有什么意见不成?还是要燕王殿下将幽州弄得民怨沸腾,民不聊生才是真的好?”他又不是真的傻子,怎么会不明白周襄的意思?就算原本听不出其中的真意,这么多年是不是被那些文人指桑骂槐的嘲弄几顿也该懂了。周襄1无非是觉得燕王将幽州治理的太好,空有异心。

若只是因为这个就胡乱猜测一个军功显赫的镇边亲王。鄂国公只想说,这儿下去,就算原本人不想反也要反了。

鄂国公也是跟着先帝造反起家的,自然比寻常人更明白一些。除了那些真的野心勃勃唯恐天下不乱的人以外,绝大多数人除非是真的被逼得走投无路了,有多少人愿意起兵造反?那可是拿着身家性命赌博的玩意儿。

周襄被他堵得一时说不出话来,他一个读圣贤书的人总不能说他就是这个意思吧?

鄂国公冷声了一声,望着周襄道:“周大人,咱们做臣子当做的是便是忠心辅佐陛下。陛下若有什么不当之处,也该忠心劝谏才是。文死谏,武战死,前者不正是那些御史天天挂在嘴上的么?”周襄被气得脸色一阵青一阵白,鄂国公这话分明是在说他不知劝谏君王不说,还跟着挑拨陛下和藩王之间的关系。周襄只觉得嘴里一阵发苦,虽然他也是赞同陛下撤藩的想法的,但是却从未想过操之过急。实在是陛下因为一些不可说的原因,非要针对燕王和卫君陌不可。但是这样的理由若是说出来,在鄂国公这种根本不懂什么帝王心术的人眼中,分明就是无稽之谈,不说也罢。

周襄虽然生气,却没有多说什么。他心中清楚得很,元春对朝廷忠心耿耿,南宫怀之后元春就是硕果仅存的开国老将了。更何况,他还是皇后的亲生父亲,皇长子的亲外公。不到万不得已,皇帝是绝对不会动元春的。

深吸了一口气,周襄敛去了脸上的怒色,勉强一笑道:“鄂国公误会老夫的意思了。”

鄂国公也不想真的跟周襄闹翻了,比起自己这个手握重兵的国丈,萧千夜真正信任的还是这些从小教授自己学问的老师老臣。鄂国公微微点头,算是将这件事揭过不提。周襄只在心中暗叹带着元春一起来根本就是碍事,早知道他如此顽固,当初根本不应该带他来。

周襄却不知道,他们如今在幽州能有这样好的待遇,泰半都是元春的功劳。燕王1再不待见他们这一行人,但是对于元春这样的开国老臣,多少还是要给几分面子的。

眼看着正午时分将至,远处的街道上传来了欢腾和唢呐鼓点的声音。元春站起身来道:“燕王府两位公子出门迎亲去了,咱们也该回去了。”他们既然是来参加婚礼的,自然也要做出参加婚礼的样子。一大早跑出来已经有些不好,总不能真的连婚礼都错过了。周襄也知道鄂国公说得在理,起身点了点头两人一前一后朝楼下走去了。

燕王府里,今天自然是宾客盈门。许久没有出门见客的燕王妃也收拾了一番,穿着亲王嫡妃的正式礼服出现在众人面前。虽然大病初愈,脸色还有些不还看,不过经过身边丫头的巧手略施薄粉,笑吟吟地看上去倒也是满脸喜气。半点也看不出来对这桩婚事有什么不满。

南宫墨和陈氏一左一右跟在燕王妃和长平公主身边接待女眷。幽州城中数得上的贵妇大多也只是在上次燕王府的宴会上见过南宫墨一面,并不怎么熟悉。此时看到她跟燕王妃世子一起跟在燕王妃和长平公主身边,倒是对这位长平公主的儿媳更多了几分看重。不过南宫墨长时间不在幽州,在许多人眼中倒是留下了一个不爱应酬的印象。也只有少数知道内情的人才知道这位公主的儿媳,先帝御封的郡主的行踪了。

陈氏好不容易被放出来见客,自然也不敢再有什么差错。跟在燕王妃和长平公主身边竭力的奉承。只是她这些日子颇为焦虑,刚刚小产不久又没有好好调养,神色倒是比燕王妃这个大病了一场的人还显得有些黯然了。看在这些贵妇眼中,又不知道脑补出了多少事情。

“恭喜燕王妃了,愿两位公子和少夫人白头偕老,早生贵子。”薛家夫人带着两个女儿大大方方的出现在人前。之前燕王府二公子和薛家大小姐的婚事幽州城里的人们大都是听说过的,原本以为两家必然是有些隔阂,倒是没想到薛夫人大大方方的带着女儿前来道贺,就连那薛大小姐也是一脸得体的笑意,丝毫看不出强颜欢笑的模样。如今燕王府二公子大婚,薛家大小姐也即将出阁,显然两家都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中。心中也不由得称赞薛家大气,原本两家有了隔阂的猜测不攻自破。

燕王妃脸上含笑,只是看向薛云云的时候眼底闪过一闪而过的遗憾。含笑道:“你们家大姑娘婚期也近了,大家同喜。到时候可要请我去吃一杯喜酒。”薛夫人欢喜地笑道:“王妃能够赏脸,是这丫头的福分。”

长平公主也笑道:“夫人到时候可别只记得三嫂,倒是将我跟忘了。”

薛夫人连道不敢,之前退婚的事情对薛云云的名声到底还是有些影响。但是如果出嫁的时候有燕王妃和长平公主亲自驾临的话,谁还敢多说什么?想起两个女儿之前跟自己说的话,薛夫人对坐在长平公主身边的南宫墨也偷去了感激的一瞥。南宫墨浅浅一笑,点头示意。燕王府和薛家的婚事破裂已经是定局,但是燕王府却不能因此而让薛真这员悍将心生芥蒂。就算结不成婚,也不能结成仇不是?

众人就座,整个大堂里一片宾主尽欢。倒是高义伯夫人坐在一边有些冷清,幽州的贵妇们跟她不熟,除了打个招呼也没什么好说的。虽然说这位是高义伯夫人,郡主的亲娘。但是说到底那也是南边儿的人,跟他们幽州这些人扯不上什么关系。过两天就走了,身份在搞也犯不着她们这些人费力讨好。

燕王妃和长平公主的身份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跟高义伯夫人说家常。高义伯夫人认定了燕王妃冷待了自己的女儿,心情不好面上自然就带了一些出来。燕王妃是什么人?随便扫一眼也知道她坐在想些社呢么,当下也就转过去跟长平公主以及诸位将领夫人说话去了。如此一来,高义伯夫人这里就更加清冷尴尬了。

“王妃,两位公子回来了。”

门外,管事满脸喜色的来禀告。

“哦?”燕王妃也是满脸欢喜,笑道:“可去见过王爷了?快让他们进来。”

管事笑道:“两位公子已经见过王爷了,说是来跟王妃和大长公主见过礼。”

“快让他们进来吧。”长平公主笑道:“没见三嫂都急了么?”燕王妃没好气地白了长平公主一眼,道:“我岁没见过,也去听说过,君儿大婚的时候你也不必我强多少。”长平公主认输,笑道:“是我不对,不该调侃三嫂。”

两位公子穿着一身大红的新郎衣衫并肩跨步进来,“孩儿给母亲请安,见过姑母。”

燕王妃连忙唤两人起来,看看两个身姿挺拔的儿子,欣慰地点点头笑道:“好,成了婚就是大人了,以后可要好好地。”

“多谢母亲教诲。”萧千炜道。

旁边地萧千炯倒是撇了撇嘴,朝着燕王妃做了个鬼脸。在座的众人也在打量着两位公子,萧千炯还小,虽然身高已经跟萧千炜差不多了,但是面容到底还嫌稚嫩,神情见更是带着一种孩子的跳脱。萧千炜却是燕王府三公子中相貌最好的,十七八岁的年纪性格沉稳,看着倒像是二十出头了。面容英俊,身形挺拔,今日一身喜气洋洋的红衣,更是衬得气势非凡。不少人都忍不住在心中暗叹:燕王府的公子果真是出类拔萃,倒是薛家大小姐,这样的一个如意郎君真是可惜了。

这么想着,又不少人就忍不住去看薛家大小姐。却见薛家大姑娘坐在母亲身边,神色平淡,落落大方。倒是薛家二小姐正瞪了大眼睛,使劲的想要将每一个打量自己大姐的人给瞪回去。

薛云云心中确实是平静,虽然燕王府二公子确实是出色,但是那也只是毫无感情的陌生人而已。她自问自己也不是聪明绝顶手段非凡的女子,进入燕王妃这样的地方,有一个不待见自己的嫂子,将来的日子只怕也未必就过得比嫁给一个寻常人顺心一些。更何况,说道出类拔萃,单论容貌的话,只怕谁也比不上星城郡主的夫君卫公子吧?见过卫公子那样俊美绝伦的男子,薛云云到不觉得自己会为了萧千炜而感到遗憾失望。只是,被人这么打量着总是不那么舒服的。

燕王妃同样也将薛云云的神色收在眼底,暗暗叹了口气,对儿子道:“行了,这里没有你们什么事。去你父王那边吧。一会儿就该拜堂了。”

“是,母妃。孩儿告退。”两人起身道,转身并肩走了出去。

燕王妃笑道:“新娘子是接回来了,无瑕,还要劳烦你去那边看看。小姑娘们陪咱们坐着也没去,都出去玩儿吧。”

南宫墨立刻起身笑道:“是,舅母。”正好她在这里做得也有些翻了。朝坐在薛夫人身边的薛小小挑了挑眉,薛小小立刻会意拉着薛云云站起身来道:“母亲,我们陪郡主出去。”薛夫人有心留下长女,但是想想若是太过小心翼翼反倒是显得它们放不下,便点了点头叮嘱道:“别跟郡主淘气。”

薛小小吐了吐舌头,拉着姐姐站在了南宫墨身边。

“母妃,我也跟表嫂一起去吧。”陈氏站起身来,轻声道。燕王妃看了她一眼,淡淡笑道:“这么多位夫人在此,你做主人的不说在这里陪着倒是跟着无瑕到处淘气不成?”

陈氏一怔,一时不知道是喜是忧。喜的是燕王妃挡着这么多人的面如此说,也是为了说明她燕王世子妃的身份。忧得是她心中明了,母妃这是还防着她呢。点了点头陈氏低声道:“是,母妃。”

南宫墨淡淡一笑,带着几个姑娘一起出门去看新娘子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