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6、双喜临门,险恶用心/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府里,两位公子的院子都是挨着的,只有一墙之隔。虽然比不上世子的院子大,却也都是十分宽大的两进的院子。正房,偏方敞屋抱厦加起来也有十来间。萧千夜这回也算是大方,萧千炯还小,出了嫡妻以外就赐了一个侍妾。萧千炜的院子里,除了朱初喻意外,却还有一名侧室,两个侍妾。不过这些人都要等到大婚三天之后才能进府的,现在自然不用理会。

南宫墨带着几个姑娘还有两位郡主先就进了萧千炜的院子,院子里也是到处挂着红纱,一片喜气洋洋的模样。

“见过星城郡主,见过两位郡主。”守在房外的嬷嬷见来了一大群人先是吓了一跳,才连忙上前行礼。年纪最小的玉明郡主扬起小脸,笑眯眯道:“我们来瞧瞧新二嫂,不能进去么?”

嬷嬷哪里敢拦她们,连忙打开门笑道:“三位郡主和各位姑娘快请进。”

布置的十分喜庆的新房里,朱初喻穿着一身红嫁衣,盖着头纱端坐在床边。听到身边的丫头低声说了几句方才抬起头来,伸手揭开了头上的头纱,“星城郡主。”

“新二嫂好漂亮啊。”永成郡主轻声赞道。

众人看向朱初喻也都是一怔,南方的女子长相素来是比北方好,特别是像这种世家出身的女子。但是朱初喻一身红衣的朱初喻也还是让众人不由感到惊艳。容貌精致美丽,峨眉淡扫,略施薄粉,整个人却显得光彩找人。脸上那仿佛暗金色,繁复美丽的花钿更是给人一种神秘优雅之感。确实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丽女子。

玉明郡主看看朱初喻,在看看身边低声咕哝道:“我觉得还是表嫂更好看。”虽然极少跟南宫墨见面,但是玉明郡主对这个表嫂的印象却很好。

这话一出,众人顿时有些尴尬。永成郡主连忙拉了妹妹一把,有些歉意地对朱初喻道:“二嫂,玉明年纪小不懂事,你别见怪。”就算新娘子真的不好看,新婚的时候也要给人家一点面子啊。何况朱初喻还是个美人儿。新婚当天被人这么说,心情肯定好不了。

朱初喻浅浅一笑,“这位便是永成郡主?郡主言重了。星城郡主风仪岂是我能够比得上的?”

南宫墨抽了抽嘴角,“善嘉郡主过奖了,郡主今天也是艳光照人。二表弟好福气。”

朱初喻微笑,“多谢郡主吉言。”

玉明郡主有些奇怪地看看两人,“你们真奇怪,新二嫂不是应该叫表嫂表嫂的么?怎么都郡主来郡主去的?”

朱初喻掩唇笑道:“这是玉明郡主,郡主说得对。见过表嫂。”

“客气。”南宫墨轻声道。

玉明郡主看看朱初喻撇了撇嘴角,回头跟南宫墨说话。她还是更喜欢表嫂。而且,姨娘也跟她说过,最好不要跟这位新二嫂太近了比较好,“表嫂,咱们再去看看小嫂子吧?”

明玉郡主还不满十岁,眨巴着好奇的大眼睛一脸的天真可爱让人不忍拒绝。南宫墨回头对朱初喻笑道:“我们先去看看妍儿,郡主若是有什么事情,吩咐下面的人就是了。千万别委屈了自己。”

朱初喻点头谢过,目送众人离去。

一出了院子,远门还有些局促的姑娘们顿时显得活泼了许多。朱初喻到底是个御封的郡主,何况还未拜堂成婚她们也不敢多说什么。永成郡主和玉明郡主倒是没有这个顾虑,但是永成郡主是燕王妃的亲生女儿,玉明郡主一看也是个聪明孩子,又岂会不知道燕王妃对这门婚事的态度。自然也不会太过亲近朱初喻了。

抬腿便到了一墙之隔的萧千炯的院子。比起旁边的朱初喻那边,孙妍儿这里就显得有些冷清了。毕竟一个是四品官的孙女一个是御封郡主一品大员的干孙女,朱初喻和孙妍儿两个的排场自然是天壤地别。

被嬷嬷请进来,孙妍儿看到南宫墨也不由得松了口气。自己的婚礼身边却连个亲人都没有,孙妍儿显然还是有些紧张的,“墨…郡主。”

南宫墨笑道:“什么郡主,叫表嫂。”

孙妍儿脸色微红,低头轻声叫了一声表嫂。永成郡主和玉明郡主都挤在最前面,好奇的打量着孙妍儿。她们自然不会看不出来,南宫墨对孙妍儿明显比对朱初喻要亲近一些,“表嫂,这就是三嫂么?”

玉明郡主好奇地打量着孙妍儿,比起朱初喻孙妍儿算不得多么出色。却也是个婉约端方的大家闺秀。

南宫墨点点头,对孙妍儿道:“这是永成郡主和玉明郡主。”

“见过两位郡主。”孙妍儿想要起身。两人连忙避开,玉明郡主连忙摆手道:“可别,三嫂你快坐着吧,你可是新娘子。叫我玉明就成了,大姐…呃,你也叫大姐把?”永成郡主比萧千炯要大一岁,按排行孙妍儿应该跟着萧千炯叫一声姐姐。

孙妍儿点点头,有些羞涩地轻声叫道:“大姐,玉明。”

玉明郡主很是开心的拍手叫了声三嫂。燕王府里总共就两位郡主,永成郡主很快也要出嫁了。玉明郡主是庶女年纪又小了好几岁,自然觉得孤单。如今来客一个看起来十分和气的小嫂子,玉明郡主自然是欢喜的。比起朱初喻那样一看就是让人觉得有距离感的人,玉明郡主更喜欢孙妍儿这样亲切和蔼看起来脾气就好的嫂子。永成郡主对孙妍儿也颇有好感,她虽是侧妃所生,却是燕王妃亲自教养长大的,想的自然比妹妹多。燕王府三个嫡子同母所生,燕王妃希望儿子们永远相亲相爱,那么后面两个儿媳妇就觉不能太强势太有野心了。何况有一个绝对不受欢迎的朱初喻做对比,孙妍儿怎么看都要顺眼几分。

在场的姑娘们对孙妍儿印象也不错,孙妍儿既没有金陵女子的弱不禁风,也没有那些金陵世家女子的高傲,看起来就是比较好打交道。一时间,房间里倒是热闹了不少。有人陪着说话,孙妍儿心中的紧张不安也顿时去了好几分。看向南宫墨的目光也更多了几分感激。南宫墨含笑不语,她跟孙妍儿的交情虽然算不得深厚却也还算不错。一个才十五岁的姑娘家独自一人在在幽州也不容易。她不过随口多说两句能让她以后过得好一些又何乐而不为?

另一侧的新房里,朱初喻依然一脸平静地坐在新房里的床上。盖头下的美丽容颜上没有半分新婚女子的羞涩和不安,一个丫头从外面进来,走到她跟前低声道:“郡主,星城郡主带着人还在旁边院子里。”

朱初喻点点头,沉声道:“我知道了。”

那丫头有些愤愤不平,道:“星城郡主在郡主这里不过站了站就走了,却陪一直陪着孙小姐说话,这分明是不将郡主看在眼里。”

“住口。”朱初喻沉声道,淡淡的看了自己的丫头一眼道:“星城郡主不将我看在眼里你是现在才知道的?”丫头呐呐不言,在金陵城里的时候,星城郡主还真的没有将自家小姐看在眼里过。而且好几次给小姐难堪。跟在小姐身边,她多少也是知道星城郡主的手段的。

朱初喻轻声叹了口气,道:“南宫家大小姐,生来便是天之骄女,她又将谁看在眼里过?只怕金陵皇城里那位也没在她眼里吧?我这点事儿算什么?”想起萧千夜在南宫墨手里吃了多少闷亏,朱初喻深深地觉得,自己这点事儿真的不算什么。

“可是,如果星城郡主向着孙小姐…”

朱初喻摇摇头道:“不必担心,孙妍儿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才是明哲保身之道。只要她不跟陈氏扯在一起,对我们来说便无关紧要。区区一个陈氏……”想起这两天打听到的事情,朱初喻眼底闪过一丝嘲弄的笑意。陈氏枉为世子妃,根本就是一个愚不可及的蠢货。燕王妃能够看在燕王世子的面上护她一次两次,她就不信还能护她十次百次?

“还是郡主想的周到,奴婢愚钝,往郡主恕罪。”丫头心悦诚服地道。朱初喻望着她柔声道:“你也是为我着想,无妨。以后咱们在这府中,只怕是没有在金陵那般方便了。我还要依靠你们呢。”

丫头沉声道:“奴婢誓死效忠郡主。”

“启禀郡主,拜堂的时辰到了。”门外,有人恭声禀告道。

“进来。”朱初喻再一次为自己盖上盖头,沉声道。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喜娘带着几个丫头婆子一拥而入,幽静的新房里顿时又热闹了起来。

燕王府主殿的大殿里,燕王和燕王妃高坐在上面,看着两对新人并肩从门口走了进来。

“吉时到!拜堂!”主持婚礼的礼部官员高声唱道。两对新人被身边的丫头扶着,随着礼官的声音一次一次地朝着燕王和燕王妃行礼。看着底下的两个儿子,燕王妃眼底也多了几分喜意。不管这婚事有多么的不满意,但是成婚这件事本身就是一件喜事。她的三个儿子,终于都长大成人了。

“礼成!”外面的礼乐声再次响起,新郎新娘朝着上面拜了拜转身朝外走去,“送入洞房!”

“且慢。”一个有些苍老地声音响起,众人皆是一愣齐刷刷地看向坐在前方突然站起身来的周襄。婚事是金陵的皇帝陛下赐得,这老头儿专程来总不至于是要在这个节骨眼上闹事吧?

只见周襄朝着燕王和燕王妃拱了拱手,笑道:“王爷王妃见谅,两位公子大婚,陛下的贺礼还没有送上呢。”

燕王挑眉,盯着周襄道:“哦?不知必须送了什么贺礼给犬子?”

周襄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从袖中抽出一卷明黄的绢帛举到跟前,道:“陛下圣旨。”

大殿中,礼乐顿时一停。所有人都站起身来,然后跪了下来。周襄展开手中的圣旨,沉声念道:“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燕王嫡次子萧千炜,嫡三子萧千炯,仁孝勇武,忠君体国。赐封萧千炜为顺义郡王,萧千炯为安庆郡王,钦此。”

圣旨一出,满殿的人都是一愣,险些回不过神来。

周襄捧着圣旨,沉声道:“顺义郡王,安庆郡王,还不接旨?”

萧千炜和萧千炯也有些反应不及,听到周襄的提醒方才回过神来,看了看燕王和燕王妃,恭声拜道,“叩谢皇恩。”

周襄满意地点点头,笑道:“两位郡王请起,今天是两位的大婚,可谓是双喜临门,恭喜两位,恭喜燕王殿下。”

大殿里众人这才跟着起身,燕王神色淡然,沉声道:“多谢周大人,还请周大人代为转达本王对陛下的谢意。”周襄笑道:“这是自然。”

燕王挥了挥手,大殿里乐声再起。两对新人继续转身朝外面走去,圣旨也被人恭敬地碰了下去。大殿里依然是一片喜气腾腾,仿佛方才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只是,坐在燕王和燕王妃下手的萧千炽敏锐的察觉到,落在自己身上探究的目光更多了一些。在心中暗暗叹了口气,回过神继续与身边的人含笑交谈。

南宫墨坐在卫君陌身边,看了看四周各自说话的人们,低声道:“萧千夜终于想出来一个还算像样的主意。”只是,这个主意实在是有些阴损,而且还不需要他付出任何东西。一道圣旨,两个郡王的爵位。再多一点儿的不过是两个郡王的俸禄而已,但是对于燕王府来说……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

卫君陌在桌子下面伸手握住她的手,淡淡道:“是不是好主意,还要看燕王府自己怎么应对。”

萧千夜的挑拨离间之计确实是高明,但是如果燕王府三兄弟衷心不改,也没什么用。

南宫墨秀眉微蹙,显然是对前景不太看好。不过,这种事现在根本没法说,别说是他们就是燕王和燕王妃也没办法明着说。最多也只能暗中注意敲打一下萧千炜和萧千炯兄弟俩罢了。若是真说出口了,那才是祸事。

整个燕王府灯火通明,热闹喧天。燕王府还特意准备了焰火烟花,以供宾客欣赏。整个幽州城的夜空也是一片光华绚丽。不仅是燕王府的宾客们,就连幽州城里的百姓也有幸一起欣赏这美丽夺目的焰火。

南宫墨站在卫君陌身边,含笑抬头望着天空绽放的五光十色的花朵。虽然前世她见过不知多少比这个更美丽恢弘十倍不止的焰火,但是换了一个时空,换了一起看焰火的人,感觉还是分外不同的。幽州的夏夜格外的美丽,月初天空看不到月亮,却又漫天的繁星,再看那在星幕下绽放的绚丽焰火,令人心旷神怡。

“喜欢?”卫君陌靠着她,低声道。

南宫墨点点头,“好看么?”

卫公子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南宫墨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不喜欢别勉强。”

卫君陌摇摇头,“跟无瑕一起,都好看。”

南宫大小姐双颊微热,在夜色下一抹看不到的红晕悄悄地飞上脸颊,“以后我们自己放着玩儿。”其实他们大婚的时候也是有放焰火的,不过,新郎新娘显然不在观赏的人之列。卫君陌点头,“好。”

又一朵红色的花朵在空中绽开,燕王府上空大半个天空都仿佛被染红了一般。观赏的宾客们也不由得惊呼出声,连声赞赏。正在喧闹的时候,后院传来一阵嘈杂的喧闹声。卫君陌微微蹙眉,低头看向南宫墨。南宫墨自然也听见了,跟着蹙眉道:“后院出事了?”

不只是他们,在场听到的人不在少数。燕王猛然站起身来,神色微沉看向南宫墨两人。卫君陌微微点头,两人如两只在黑夜中的惊鸿一跃而去,飞快地朝着后院新房的方向掠去。

两人轻功都是极好,一前一后不过转瞬间就到了萧千炜和萧千炽院门外。这边已经是一片混乱,不知从何处来的一群黑衣人正与燕王府的护卫缠斗在一起,还有不少人显然是先要往新房里冲去。南宫墨秀眉微沉,道:“有人刺杀朱初喻?”

两个院子里都有刺客,但是显然萧千炜这边更多一些。而且另一边的刺客只在院中更护卫交手,但是这边的刺客却疯狂地朝着新房冲去。甚至还有人直接朝着新房放箭,显然一副不杀死朱初喻不肯罢休的模样。

单薄的窗户和北方显然挡不住弓箭的袭击,萧千炜只得拉着朱初喻冲了出来。两人一出现,刺客更是有了目标,纷纷放弃了身边的对手不顾一切地朝着朱初喻扑了过去。萧千炜功夫还算不错,但是却显然挡不住这么多训练有素的刺客。不过片刻就被打得狼狈不已,只能拉着朱初喻东躲西闪。朱初喻更是完全不会武功,只能任由他拉着自己躲闪。

一前一后,两把刀封住了两人的去路。旁边的护卫看了连忙扑过来想要相救,却被身边的刺客拦了下来。萧千炜一咬牙,伸手将朱初喻搂入怀中,一脚踢开一个刺客背过身躯,准备硬抗着一刀。

只见一道冷风掠过,一个淡紫色的衣衫从身边闪过。萧千炜一怔,抬头看去却见不远处,一个纤细美丽的女子伸出一只手捉住了那把寒光熠熠的大刀。刚刚还虎虎生风的大刀在她纤细如玉的指尖竟丝毫动弹不得。

------题外话------

高声求票!票!中国作家网第四季度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凤轻的《盛世谋臣》参与精品榜的角逐,希望大家能够帮忙投一票。能不能入围就看亲们啦。跪求~

拜托亲们了,爱你们~链接地址:http://xsph。chinawriter。com。cn/web/index/boutiquebook?&page=4不用注册就可以投票,拜托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