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染血的新婚夜/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夜无月,却有漫天繁星。前院的天空,依然被绚丽的焰火映照的几如白昼。后院里,四处悬挂的红色的灯笼,也让院子里一片明亮。火光下,一袭紫衣的纤细女子一只如玉一般的素手轻描淡写地捏住了将要砍下来的大刀。刺客显然也是一愣,狠狠地瞪向突然出现的女子。

南宫墨低声淡笑道:“别人新婚之夜各位跑来闹事,未免有些不太道义吧?”

被她捉住的刀仿佛被千钧巨石压住了一般,丝毫动弹不得。刺客用力抽了两下,对面的女子却神色如常,仿佛他的力道只是蚂蚁撼树一般。知道眼前的人是个高手,那刺客干净利落地放弃了手中的长刀,袖中露出一只锋利的匕首,朝着南宫墨刺了过来。

南宫墨侧开两步,随手将手中的刀扔给了萧千炜,挑眉笑道:“原来还是个短兵的行家?”她没说的是,玩短兵这世上比她精通的人还真没有几个。刺客一言不发,握着匕首朝着南宫墨刺了过去。南宫墨唇边带着淡淡地微笑,下手却丝毫不容情。袖底一把朴素无华的匕首划落,刷刷的夹着寒风朝着刺客刺了过去。今天是燕王府的大喜日子,南宫墨并没有带什么兵器。也只是随手带着一把匕首罢了。不过...足够了。

两人动手不过三五招,刺客只觉得脖子上一凉,南宫墨的匕首已经从他喉咙上划了过去。而他的匕首距离南宫墨却还有足足三寸的距离。

南宫墨杀了这一个人之后也就不再动手了,而是推到了萧千炜和朱初喻身边,随手将两人推倒了屋檐下的柱子榜。院子里的刺客被南宫墨这突如其来的高手惊了一下,护卫们也反应过来立刻将三人挡在了后面,同时也朝着那些隐藏在暗处的弓箭手扑了过去。

“你们没受伤吧?”南宫墨回头问道。

萧千炜摇摇头,看向旁边的院子,“表嫂,三弟那边......”

“不用担心。”南宫墨道。

旁边的院子里不过片刻就已经安静了下来,下一刻卫君陌出现在墙头上,淡淡地扫了一眼院子里打斗的人,飘然落到三人跟前,“怎么回事?”

萧千炜也是一脸茫然,摇了摇头,“多谢表哥和表嫂及时赶到,不然我们和三弟......”

南宫墨打量着院子里的刺客,若有所思,“这些人,真是是想要杀你们么?”

今晚是燕王府的大日子,虽然宾客盈门但是戒备必定不会松懈。就算是这些人闯进来了,燕王府守卫重重高手如云的情况下,真的能够达到目的?当然,这些刺客能在今晚闯进来,本身就是一件奇怪的事情。想必...后面还有不少人要倒霉了。

远处的守卫也先后赶到加入了战团,刺客们渐渐地落了下方,人越来越少。

萧千炯拉着已经揭去了盖头的孙妍儿从院外走了进来,还没进门就大声叫道:“二哥,你们没事吧?”

看到一院子的尸体还有依然在打斗中的刺客和护卫,孙妍儿脸色有些苍白,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安静的跟在萧千炯身边。萧千炜点头道:“没事,三弟和弟妹也没事就好。”萧千炯轻哼一声,将孙妍儿推到南宫墨身边,冷笑道:“本公子倒要看看,什么人这么大的够胆敢来行刺本公子!”说着就要往院子里充,却被卫君陌从身后一把拉住了衣领。萧千炯冲不出去,只得回头看自家表哥,“表哥,你干嘛?”

卫君陌淡淡地扫了他一眼,“老实待着。”

萧千炯顿时蔫了,乖巧地站在一边当壁画。

眼看着刺客只剩下两个人,南宫墨沉声道:“留下活口!”

守卫也是一愣,手下跟着顿了一下。却不想那仅剩的两个刺客一看无路可逃,竟然干脆利落地咬碎了藏在口中的毒药,唇角流下一缕黑色的血痕,轰然倒地。

南宫墨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但是人已经死了也没有办法。

萧千炯愣了愣,走上前去踢了踢地上的尸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南宫墨耸耸肩,这突如其来的,她哪里知道是怎么回事?”

“本王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燕王的声音从院外传来,众人回头就看到燕王带着人脸色阴沉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前面还在宴客,燕王妃和长平公主都留在前面还不知道后面出了什么事情。燕王身边跟着的也只有身边的侍卫随从和特意赶回来参加婚礼的陈昱和薛真,朱弘如今却要镇守边关,没能赶回来参加这次的婚礼。

燕王的心情显然非常不好,任是谁在儿子的新婚之夜府里进了刺客心情都好不了。

“舅舅。”

“父王。”

燕王轻哼了一声,看了看两个儿子,“你们没事吧。”

萧千炜和萧千炯连忙摇头,燕王点点头,神色稍霁,沉声道:“先收拾收拾,让她们先歇着。你们两个一会儿跟清行无瑕到书房来。”

“是,父王。”两人恭敬地应道。孙妍儿除了脸色还有些白,神色还算平常。朱初喻听了燕王的话,不由得望了南宫墨一眼,也没有说什么微微低下了头。

燕王这才转身离去,陈昱和薛真看了看一片混乱的院子,摇了摇头也跟了上去。这事儿...只怕要麻烦了。

“妍儿?”南宫墨侧首看了看孙艳,轻声唤道。孙妍儿抬起头,朝着她勉强笑了笑。对于一个从小养在贵重的大家闺秀来说,这个新婚之夜绝对是显得太过惊奇了。孙妍儿现在还能够撑得住没哭没倒下没吐,已经算是相当不错了。

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轻声道:“一会儿我让丫头给你送碗安神汤过来。”

“多谢...表嫂。”孙妍儿低声道。

南宫墨微笑道:“举手之劳,谢什么?千炯,你先带妍儿回去吧。”萧千炯这才记起自己新娶过来的媳妇儿是个跟幽州的姑娘不太一样的千金小姐,有些苦恼地抓了抓头,听了南宫墨的话连连点头。看了孙妍儿一眼,略带些窘迫地道:“那...咱们先回去吧。”

“是。”孙妍儿点头,跟在萧千炯身边往院外走去。萧千炯见她走的颤颤巍巍地,干脆一把拉住她的手往外面走去。南宫墨看得直叹气,这两个人的性格当真合适么?

南宫墨回头对萧千炜两人点点头道:“我们先走了,你们也收视一下吧。善嘉郡主受了惊吓,最好也喝一些安神汤。”萧千炜点头道:“多谢表嫂。”南宫墨淡笑,正要说话院外传来了高义伯夫人有些尖锐的呼叫声。

“瑜儿!瑜儿...”

南宫墨皱眉,高义伯夫人这会儿应该和女眷在一起赏焰火,怎么会知道这里出了什么事,还来的这么快?

高义伯夫人被几个丫头扶着,跌跌撞撞地冲进了院子。看到这一地地尸体顿时吓得尖叫一声,“这是怎么回事?!”

“娘。”朱初喻连忙迎了上去,“你怎么来了?”高义伯夫人脸色发白,抓着朱初喻的手道:“娘听说...听说这边院子里闹刺客,就过来了。瑜儿,你没事吧?”朱初喻蹙眉,怎么会那么巧,就让她娘听到了后院有刺客的消息?朱初喻自然也知道,这个时候前院喧闹得很,除了这些高手,前院的女眷只怕根本就听不到后面的动静。

“娘,你是听谁说的?”朱初喻垂眸,轻声问道。

高义伯夫人道:“是你身边陪嫁的丫头啊,我心里闷得很,就想在花园里走走,正好碰到她跑出来求救。”

在场的几个人对视了一眼,这根本不合理!从这里到前院的花园中间各种两进院子,一个内花园和外院的一个院子。那丫头若真是刺客混战的时候从这里跑出去,根本还到不了前院就会被人拦下来。又怎么会正巧碰到在花园里散布的高义伯夫人。如果高义伯夫人说的是真的,那就是说有人故意将她引到这里来!

“堂堂燕王府,怎么会有刺客!”高义伯夫人紧紧地拉着女儿,瞪向站在后面的三人,道:“不行!瑜儿,你不能继续待在燕王府了。他们...一定是他们想要害死你!”

这话一出,萧千炜的脸色顿时一沉,沉声道:“高义伯夫人,慎言!”

高义伯夫人自觉没有说错,咬牙道:“你们燕王府从一开始便对这门婚事不情不愿的,说知道是不是你们故意的想要害死瑜儿?”

“娘!”朱初喻厉声叫道,看到高义伯府人茫然地模样,心中无奈地叹了口气,咬牙道:“你别胡说,燕王府怎么会做这种事?”她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从来都不聪明,但是如今这情形她还如此口无遮拦,就让她感到万分头疼了。别说今天的是应该跟燕王府没有关系,就算真是燕王府做得也不能当着人家的面说出来啊。

萧千炜脸色阴沉,冷笑一声道:“原来高义伯府是这般看待燕王府的,既然如此,善嘉郡主还嫁过来干什么?难道就不怕在燕王府被人折磨死了么?”

朱初喻脸色微白,轻咬了一下嘴唇低声道:“我娘只是被吓到了一时口无遮拦,请郡王勿怪。”萧千炜已经被册封为顺义郡王,朱初喻也就以郡王相称。如今这个情形,若是叫夫君反倒是显得有些尴尬。

萧千炜脸色变了变,没有说话。

南宫墨揉了揉眉心,抬眼去看卫君陌。卫君陌也正低头看她,对上她无奈的眼神,卫公子眼底掠过一丝淡笑。抬起头,卫君陌对高义伯府人漠然道:“高义伯夫人,一路从外院过来走得倒是顺当。”

高义伯夫人眼中闪过一丝疑惑,显然是不明白卫君陌这话的意思。朱初喻和萧千炜却是明白的,朱初喻拍拍高义伯夫人的手轻声劝道:“娘,你先回去。这里的事情...先别说。”

“可是......”高义伯夫人显然还是不放心。

朱初喻叹了口气,看向高义伯夫人的神色露出一丝哀求。高义伯夫人愣了愣,终究还是点了点头,任由朱初喻吩咐身边的丫头将她送了出去。

看着没什么事了,南宫墨也拉着卫君陌转身告辞了。

回到新房里,布置的富丽堂皇的新房里此时只剩下朱初喻和萧千炜了。门外的院子里,燕王府的侍卫正在清理院子里的尸体,即使是在新房里也依然还能够闻到一股淡淡地血腥味。

朱初喻望着萧千炜,轻声道:“夫君...我娘刚刚,还请夫君不要见怪。”

看着烛光下美丽忧郁的女子,萧千炜神色缓和了几分,淡淡道:“那些话只是我听见也就罢了,若是传到父王和母妃耳朵里......”朱初喻唇边绽出一丝浅浅的笑容,点头道:“我知道,这次是我娘不对。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我...我从没有如此想过燕王府。我知道...这门婚事燕王府并不情愿......”

“事已至此,不必多说。”萧千炜挥手淡然道。

朱初喻点点头道:“以后妾身定会孝顺公婆,友爱弟妹,做个好妻子的。”

萧千炜没有再说什么,只是道:“你先休息一会儿,吃点东西吧。我还有事。”

“是,送夫君。”朱初喻也没有多问,微微垂首神态恭谨。萧千炜转身走了出去,很快门外便传来他离去的脚步声。

望着眼前空荡荡的新房和摇曳的红烛,朱初喻原本带着淡淡笑意的容颜上笑容渐渐淡去,更多了几分阴冷和凌厉。

书房里,燕王和薛真陈昱正坐着说话,看到南宫墨四人进来才停了下来抬头看向四人问道:“有什么线索?”

萧千炯侧首去瞄南宫墨和卫君陌,萧千炜垂眸,羞愧地道:“儿子无能,还没有......”陈昱笑道:“王爷,这才多长时间?差不多什么也没什么奇怪的。”燕王看向南宫墨和卫君陌,“清行,无瑕,那些刺客的身份能确定么?”

卫君陌微微蹙眉,道:“是训练有素的杀手,但是是谁的人,却不好说。”虽然他们最先怀疑的就是萧千夜,但是没有证据。而且,也不是没有别的可能。

燕王神色冷厉,冷笑道:“堂堂燕王府,居然能够让那么多刺客闯进后院还无人知觉。本王看...这些人大概都活腻了!”燕王府守卫森严,若说没有内贼里应外合那些刺客能够那么顺利的闯进后院。而且还准确无误的摸到新人的院子里,在场的人只怕是谁都不会相信。

陈昱和薛真神色也有些凝重,还是陈昱先开口道:“王爷,您是说......”

燕王冷哼一声道:“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好得很!看来是本王这几年都表现的太过仁慈了!给本王仔仔细细的查,一个也不能漏掉。本王倒要看看这年头,到底有多少人不要命的!”

“是,王爷。”知道燕王气得不轻,陈昱二人连忙应道。其实...追查王府里的这些事,还用不着他们插手。

发泄了一通怒火,燕王神色这才缓和了一些。重新坐下来,轻叩着椅子的负手,一边思索着道:“你们说...这次的事情会不会是咱们那位皇帝陛下搞的鬼?”薛真有些不解,“皇帝?婚是他自己赐的,弄出这么一出做什么?万一新娘子真的被弄死了,这婚不是白赐了么?”

燕王嘿嘿一笑,没好气地白了薛真一眼。陈昱笑眯眯地道:“那可未必,燕王府戒备森严,成功的可能性本来就不高。除非是咱们自己...不管成不成,若是将这件事栽在咱们头上,总少不了一个藐视圣意,阳奉阴违的罪名吧?只是这点事自然无妨,就怕事情多了对王爷的名声不利。”陈昱没说的是,皇帝找到借口将萧千炜和萧千炯封为郡王,目的只怕本身就达到一大半了。虽然不赐婚也能封王,但是总没有那么名正言顺,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不少的东西。如今趁着两位公子大婚侧缝郡王,就算将来燕王府这三兄弟打成一锅粥,也没人能说萧千夜什么不是。这主意...绝对不是萧千夜自己想出来的。一看就是那些文绉绉地酸儒出的损招。

南宫墨挑眉道:“也有可能是有人想要嫁祸萧千夜。”

众人齐齐看向南宫墨,陈昱摸着下巴点头道:“虽然,确实是有这个可能。不过...挑拨皇帝和王爷的关系,对这个人有什么好处?真的...能有这个人存在么?”如果有,这个人的身份只怕也不简单。最少也该是跟燕王一样是个亲王,而且,还是个手握重兵的亲王。但是...陈昱将自己记忆中手握重兵的亲王挨个的捋了一遍,也没看出到底哪一个像是会干这种事情的人。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我就是那么一说。”她倒不是觉得是哪个亲王不想过安生日子了。而是...还有一个不知道为什么从来就不肯过安生日子的宫驭宸啊。前些日子看到宫驭宸出现在北元,南宫墨就一直觉得有个不太好的感觉。

陈昱哪儿那么容易被她糊弄过去,想了想道:“少夫人说的是,北元?”

南宫墨想了想,虽然不准确,也不算错吧?微微点头。

陈昱道:“北元蛮子有这个脑子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