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8、新妇/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只觉得一头黑线。

燕王平静地听着两人的对话,等到他们说完了方才道:“都去查查,一个也不能漏了!”

众人齐齐点头称是。燕王瞥了一眼坐在旁边沉默不语的卫君陌道:“把你的人调过来用用,另外,没有本王的命令,幽州城里一个人也不许走出去!”卫君陌抬眼,淡定地道:“舅舅,我手里没有人了。”紫霄殿已经解散了,剩下的人都是做本分生意的。那些能用的人不是进了军中就是剩下极少数几个在清墨园当守卫。

燕王只当没听见他的话,掠过他继续对薛真二人吩咐道:“幽州城外方圆三十里,可疑人等全部给本王抓了!”

薛真二人点头。

最后,燕王看向两个儿子。萧千炯立刻挺直了背脊,眼巴巴地望着自家父王。燕王看着他撇撇嘴,对萧千炜道:“看着善嘉郡主。”

萧千炜蹙眉,犹豫了一下道:“父王是怀疑善嘉郡主是......”燕王淡淡道:“本王什么都不怀疑,本王只是到...一个商户之女,能在短短半年内一跃成为郡主,绝对不是简单的角色。朱初喻这个郡主和南宫墨这个郡主还不一样,南宫墨是先皇念她在战场上的功绩直接侧缝的。朱初喻的崛起,却更像是一种仿佛天赐的好运气。碰巧太子命在旦夕,高义伯府就献上了救命的良药。太子和先皇一死,萧千夜登基对朱家更是宠爱有加。如今看来,倒像是太子甚至是先皇都只是朱初喻晋升路上的垫脚石而已。

萧千炜点点头,“儿子明白了,父王放心便是。”

“那就好。”

“见过王妃。”门外,传来侍卫见礼的声音。

“王爷和两位公子在里面?”燕王妃轻声道。

燕王沉声道:“请王妃进来。”

燕王妃推门进来,看到一屋子的人也是一愣,“王爷这是在做什么?出什么事了?”

燕王摇摇头,沉声道:“王妃怎么过来了?”燕王妃无奈道:“刚刚送完客了,发现王爷不在才过来看看。”虽然送客用不着王爷亲自送出来,但是连个人影都看不到也还是不太好的。

燕王一怔,“已经送客了?”

燕王妃道:“炽儿已经将男宾送出去了,五妹陪着我也送了女眷。”

燕王点点头,道:“那就好。”王妃看看众人道:“这个时候你们都聚在书房里,难不成出什么事情了?”话刚出口,燕王妃想起来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该问的。正想要开口,燕王叹了口气扫了旁边的萧千炯一眼。萧千炯会意,这才三言两语将后院的事情交代了一遍。

听完萧千炯的话,燕王妃险些站不住脚。一张俏脸也气得铁青,“王爷,这件事一定要狠狠地查!”

燕王眼底冷芒一闪,“这是自然。”

清晨,南宫墨睁开眼睛便望进了一双紫色的眼眸。在看看某人俊美的容颜和清醒的没有半点睡意的眼神,显然是已经醒了不少时候了。

“什么时候醒的?”

卫君陌伸手将她往怀里带了带,道:“五更。”

南宫墨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阳光明媚,显然已经过了卯时了。在看看自己枕着某人的肩膀上,不由得有些心虚,不会是她一整晚都枕在他的肩膀上,他被压得睡不着吧?可是...这也不能怪她啊,她临睡前明明没有......

千万别以为枕着肩膀睡觉是个浪漫温馨的美事儿。一会儿倒是没关系,如果真是一晚上,不说枕的人会不会落枕,被枕的那个胳膊肯定离废掉不远了。连忙坐起身来,“你醒了怎么不起?”

卫公子淡淡地望着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仿佛是在说:你压着我,我怎么起?

南宫墨顿时更加心虚,伸出双手去为他推拿刚刚被压倒的肩膀,一边道:“以后我要是再这样,你直接把握推开就行了。”她从来不知道,她居然会睡姿如此的糟糕。卫公子唇角微不可见的动了一下,没说话。

“公子,夫人,起了么?”门外,传来知书清脆的声音。南宫墨这才想起来,连忙推推卫君陌道:“快点起来,新人还要给舅舅舅母敬茶呢。”虽然理论上说没有他们什么事儿,但是他们既然住在燕王府,连个面都不露实在是不合适。

卫君陌慢慢坐起身来,南宫墨以为他还不舒服,歉疚地看了看他,才起身叫知书等人进来侍候。

等两人到了大厅,虽然新人还没有来,但是其余人却都已经到期了。燕王和燕王妃坐在主位上,长平公主就坐在燕王妃下首。萧千炽带着陈氏坐在燕王下首,他们身后是安氏带着奶娘抱着孩子女儿站着。再往后坐着的便是永成郡主和玉明郡主,燕王的几个姨娘侧室除了侧妃王氏坐在永成郡主身边,剩下的娘姨都也只能站在王妃和侧妃身边侍候。

南宫墨有些不好意思,“母亲,舅舅舅母,我们来晚了。”

燕王妃抿了口茶,笑道:“这些日子辛苦你们小夫妻俩了,好好休息一下也是应该的。何况,新人不是还没来么?快坐下吧。”南宫墨谢过,跟卫君陌一起走到长平公主身边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管事来禀告新人来给王爷王妃敬茶了。燕王妃点点头,两对新人并肩走了进来。

因为是新婚第一天,两个新妇都穿的颇为喜庆。朱初喻穿着一件淡紫色绣着粉色并蒂芙蓉的衣裙,看上去倒是婉约端庄,很是符合一个郡主的模样。孙妍儿穿着浅红色绣莲花祥纹的衣衫,披着一条紫色祥云披帛。妆容清淡却不苍白,看上却也是乖巧温顺的模样。

燕王妃点了点头,别的不说,这两个儿媳的模样总算都还不错。不过...看了看朱初喻脸上那装点成并蒂芙蓉花钿的模样,虽然不难看,但是...她是记得第一件见朱家大小姐的时候她脸上是什么都没有的。虽然前朝的贵妇姑娘们也时兴用花钿,还有什么梅花妆,桃花妆的说法,但是再没有正经姑娘会将花钿贴在眼下的地方的。看上去无端多了三分风尘气。

响起朱初喻的脸,燕王妃又是一阵气闷。

“母妃?”

燕王妃眼神微闪,微微点头侧首对燕王道:“王爷,开始吧。”

燕王点头。

两个丫头端上了茶水送到两个新妇面前。朱初喻和孙妍儿这才端起茶水上前跪倒在刚刚放好的蒲团上,恭敬地奉上茶水,“请父王用茶。”

燕王点点头,接过茶杯喝了一口。给了两人一人一个放在一边的红封。

“请母妃用茶。”

燕王妃接过朱初喻手中的茶水喝了一口,看了看朱初喻,轻声道:“以后好好跟炜儿过日子,好好跟你嫂子和弟媳相处。”从旁边丫头端着的盒子中取出一只镯子递给朱初喻。朱初喻双手接过,“谢母妃赏赐,多谢母妃提点。”

燕王妃点点头,转身接过孙妍儿的茶喝了,同样交代了两句,将盒子里的另一只金钗插在了孙妍儿的发间。

“谢母妃。”

“好了,起来吧。去见过你们姑母和大哥大嫂见过礼。”燕王妃笑道。

两个新人又跟着先拜见了长平公主,又见过萧千炽和陈氏,两人自然也都送了见面礼。最后又向卫君陌和南宫墨以及永成郡主王侧妃见过礼,一圈下来南宫墨暗暗庆幸,幸好当初他跟卫君陌成婚的时候没有多少人需要她亲自去见礼。

永成郡主还没出阁,玉明郡主年纪尚小,还有尚在襁褓中的小小姐,这三个是要两个新妇送见面礼给她们的。两位郡主也含笑收下了,小孩子的见面礼则是由陈氏代为收下。从头到位,陈氏有些沉默却没有多说什么。

等到全部人都见过了礼,燕王妃才让两对新人各自坐下。王侧妃带着一干姨娘和两位郡主退了出去。

燕王妃看了看两个儿子,萧千炜神色淡定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萧千炯平素喜怒都是挂在脸上,现在看着虽然没见的有多高兴,看孙妍儿的神色却还算温和,可见对这个新婚妻子并没有什么不满意。燕王妃这才暗暗松了口气。不是自己相看的儿媳妇,做母亲的总是有些不放心。偏偏她就是没有相看儿媳妇的命,在陈氏闹出这些事情之后,燕王妃越发的对此耿耿于怀了。

“你们刚从金陵过来,想必很多地方都不习惯。本妃当初也是跟你们一般的,这些日子就好好歇一歇也适应一下。”燕王妃看着两个儿媳妇道,“这段日子本妃和你们大嫂身体都有些不适,府里的事情是你们姑母和无瑕在管着的。有什么缺了少了的去问管事便是,有什么不懂得,来问本妃或是请教你们姑母都可以。”

陈氏看了看燕王妃,有些欲言又止。

燕王妃淡淡扫了她一眼,仿佛没看见她的神色一般。继续道:“如今你们三兄弟都已经成年家,我和王爷也算是了了一桩心事。王爷?”燕王点了点头,燕王妃身边的嬷嬷捧着一个锦盒过来,燕王妃从里面拿起几张纸笺道:“你们都是大人了,许多事情我这做母妃的也就管不着了。两年前炽儿大婚的时候我没说什么,是想着千炜和千炯还小。如今...你们自己的事情也该自己操心了。”

“母妃?”萧千炯有些疑惑,“你要赶我们出门么?”

燕王府不由得一笑道:“胡说。你都是大人了,难不成还要你媳妇儿跟你一般,一个月拿着那几两银子过活?”

燕王妃将手中的东西分成三分,看了三个儿媳妇一眼道:“炽儿是世子,我多给他一些。咱们家在幽州的三个铺子一个庄子还有三千两银子是给你们的。炜儿和炯儿,你们一人两个铺子,三千两银子。”

“母妃,你真是做什么?”萧千炽有些焦急地道。父母俱在,哪里就有分家产的道理?

燕王妃瞥了儿子一眼,道:“急什么?这些是给你们自己做私房的。你们是要花掉还是要自己经营我都不管。以后府中的月例也依然照旧。你们都成了家,以后就要有家小了,总不能自己手里一分多的银子都没有,要做点什么也是捉襟见肘的。我也不能让你们花用自己媳妇儿的嫁妆罢?”

“那...儿子跟两个弟弟一样就可以了。”萧千炽道,其实两年前他成婚的时候母妃已经给过他一千两银子,如今又比两个弟弟多了一个铺子一个庄子,萧千炽还是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萧千炯不以为然,“大哥,母妃和父王给了你那这就是。我和二哥又不是那么小气的人。”在萧千炯看来,老大是世子,就凭这个比他们多一些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将来说不准整个王府都是他的呢。

萧千炜也点点头,“三弟说的是。”

燕王妃欣慰的一笑,再看三个儿媳妇也没什么不满的模样,心中点了点头。

萧千炽还想说什么,长平公主轻声道:“长者赐,不可辞。千炽以后多照顾两个弟弟便是。”

萧千炽这才点了点头,朝着长平公主一揖,“多谢姑母教诲,多谢父王母妃。”

燕王点头,淡然道:“成了婚就是大人了,以后不可再像从前那般胡闹。”这话,主要针对的对象是萧千炯。萧千炯显然也知道父王这话是对谁说的,缩了缩脖子当没听见。

敬过茶之后,一家人一起用过早膳。燕王带着卫君陌萧千炽几个去了书房。燕王妃要跟三个儿媳妇说话,南宫墨便陪着长平公主一起回院子去了。跟着长平公主漫步在燕王府中,王府中已经是一片宁静,四处的红灯红纱还没有取下,依然带着几分喜气。只是,在王府中不为人所知的地方,多了一些人,又少了一些人。这些事情自然是没有必要让长平公主知道的。只是在路过花园的时候,长平公主看着一个正在修剪花圃的花匠不经意地说了句,“这人看着有些眼生。”

南宫墨扶着长平公主,浅笑道:“许是下面换了人吧。”花匠这一类的人,下面的管事就可以自己做主,自然没有必要惊动公主或者王妃。长平公主点点头,便也撂开不自在多问了。看看南宫墨笑道:“今儿看到三嫂,我倒是想起来了。无瑕进门这么久,我倒是没有给过你们什么东西呢。”实在是这对儿子媳妇太能干了,完全不需要她操任何心。南宫墨未嫁过来之前卫君陌就从来不在钱财的事情上让她费心,反倒是出门时时常给她待会许多珍贵的东西。刚开始险些将长平公主吓着,再三确定儿子没有做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又有自家三哥作保长平公主才放下心来。当然,事实证明卫君陌还是瞒着长平公主做了许多事情。

等到南宫墨进门更不用提了,南宫墨的嫁妆就算是长平公主自己只怕也是比不上的。何况长平公主早将自己的产业都交给儿子打理,直觉的他们钱不够用自己拿了用便是。现在想想,倒是觉得自己做个做婆婆的太不上心了。儿子媳妇就算真的缺钱只怕也不会动用她的私房。

南宫墨不由莞尔一笑道:“是该我们孝顺母亲,哪里还能要母亲的东西?何况,我和君陌跟三位表弟不同,都不缺这些。若不是不够用了,不用母亲说我们也会厚着脸皮问母亲要的。”

前面的话长平公主信,后半句却是不信的。想了想,长平公主点头道:“也罢,既然你们不缺我便自己留着。将来给我的孙儿孙女用。倒是你们两个...也要给我争气一些啊,这想送送不出去也是焦心的很。”

“母亲...”南宫墨俏脸微红。

她跟卫君陌成婚已经半大年,再过两三个月就满一年了。长平公主倒是从来没有问过他们孩子的事情,不过心里肯定也是盼着的。像长平公主这样从来不在这件事上过多催促儿媳妇的婆婆可不多见。即便是燕王妃,不也往萧千炽房里放了两个通房侍妾?

长平公主拍拍她的手笑道:“害羞什么?女子总是要过这一关的,不过...这儿女啊,也是讲究个缘分。母亲不会催着你的。”

南宫墨垂眸浅笑道:“多谢母亲,我知道了。”

“这才对。”对于孩子的事情,长平公主是真不着急。儿子身体很好,儿媳妇医术高明,还有个神医师兄和师父,生孩子肯定没问题的。成婚这些日子还没有孩子,只能说是缘分未到罢了。

南宫墨眼神漂浮,有些心虚地低下了头。

生孩子?生,还是不生,这是个问题。

“公主!郡主!”身后,一个丫头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两人回头,看到是燕王妃身边的丫头,南宫墨挑眉,“舅母有什么事情吩咐么?”丫头喘了口气道:“启禀公主,郡主,王妃院子里出事儿了!”

“出什么事了?”长平公主神色微变。

丫头道:“是金陵来的人,到王妃院子里闹起来了。说是...说是要为昨天晚上的事情讨一个说法!”

“昨晚?”长平公主皱眉。

南宫墨沉声道:“母亲,我先过去看看。你......”

“你先去吧,我后面跟过来。”长平公主道。

------题外话------

打滚跪求票票~中国网络小说排行榜还有两天,已经掉到第八名鸟,亲们快来砸票啊~不必注册,点击投票方便快捷~每天都可以投一次~(づ ̄3 ̄)づ地址:http://xsph。chinawriter。com。cn/web/index/comment?quarter_book_id=212

洒泪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