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9、扫地出门/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妃院子的大厅里气氛有些凝重。燕王妃脸色铁青的坐在主位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大厅里坐着的几个人。其中,为首的便是须发花白的周襄和鄂国公元春。再往下还坐着面无表情的高义伯和正在哭哭啼啼地高义伯夫人。

另一边,依次坐着燕王府的三位少夫人,只是三个人却是神色各异。陈氏一脸事不关己,眼底隐隐还带着几分兴奋,朱初喻神色凝重,沉默不语,孙妍儿看看身边的两位嫂子,同样也什么都没说。这样的场合,她们插不上嘴。

“鄂国公,周大人,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燕王妃沉声道。

周襄冷哼一声,“老夫也想要问问燕王妃,燕王府是什么意思。善嘉郡主新婚之夜险些遇刺的事情,燕王府难道不该给朝廷和高义伯府一个交代么?”

燕王妃冷笑一声,道:“笑话,刺客闯入燕王府,本妃两个儿子两个媳妇都在场,岂独是善嘉郡主一个人?此时燕王府自然会追查到底,但是,什么叫给朝廷和高义伯府一个交代?”周襄笑得意味深长,“燕王殿下拥兵数十万,燕王府更是守卫森严。新婚之夜竟然能让刺客闯入燕王府中行凶。行刺的却不是燕王殿下或者朝中重臣,而是刚刚拜堂成婚的新娘子?这话,燕王妃说出去谁信?”

“放肆!”燕王妃勃然大怒,盯着周襄道:“周大人,本妃念你是先帝的老臣给你几分面子。污蔑王爷的罪名,你只怕是担待不起。”

周襄冷笑,“是不是污蔑,燕王殿下和燕王妃心里清楚。”

燕王妃深吸了一口,定定地靠着还在哭泣地高义伯夫人和坐在一边一言不发的高义伯。淡淡道:“既然周大人绝对燕王府想要谋害善嘉郡主,那位高义伯府便将人接回去吧。这样金贵的媳妇儿,我燕王府要不起。”

朱初喻脸色顿时一白,起身跪倒在大厅中,“母妃恕罪,儿媳…儿媳绝没有这个意思!”

“可惜,你的父母显然是这个意思啊。”燕王妃淡淡道,“按周大人的猜测,便是这次的事情查清楚了,本妃也不敢留你。若是将来在燕王府里磕了碰了,咱们担待不起。”

“母妃…”朱初喻嘴里发苦,起身走到周襄等人跟前盈盈一拜道:“周大人,鄂国公,爹,娘,我相信燕王府,昨晚的事情真的跟他们无关。我已经是燕王府的儿媳了,请周大人和鄂国公明察。”鄂国公点了点头,看向周襄道:“周大人,还是等事情查清楚了再说罢。”

周襄嘿嘿一笑,“在幽州的地界上,除非燕王殿下想查,谁能查的清楚?”

朱初喻咬牙,道:“周大人明鉴,朱初喻既然已经嫁入了燕王府,从此生是燕王府的人,死是燕王府的鬼!就算真的出了什么事,也是朱初喻自己命该如此,与旁人无攸。”

“喻儿,你……”高义伯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燕王妃眼神微闪了一下,打量着朱初喻没有说话。

“新婚第一天,什么死啊活的,也忒不极力了。”门外,南宫墨的声音夹着一丝淡淡地笑意传来。周襄皱了皱眉,跟南宫墨几度交手让他知道这个还不过二十的女子十分的不好对付。

看到南宫墨漫步进来,燕王妃眼中露出一丝笑意。朝她招招手道:“又惊扰你和五妹了?快过来坐下。”

南宫墨点点头,走到燕王妃身边转身看着周襄道:“听说周大人收了善嘉郡主做干孙女。便是为了孙女好,也不该新婚头一天就这般闹才是。”周襄冷笑,道:“正是为了善嘉郡主,老夫才不得不说。这么大的事情燕王府都敢按下不提,谁知道以后还会发生什么事情。燕王府难不成是对陛下的指婚有什么不满?”

南宫墨敛眉,燕王妃脸色一沉,“周大人这是非要将昨晚的事情栽在燕王府身上了?”

“不敢。”周襄傲然道:“老夫不过实话实说。”

好一个实话实说,南宫墨挑眉道:“周大人,请问,你又什么证据?”

周襄道:“这需要什么证据?除了燕王府,还有别人有这个本事这个动机么?”

南宫墨偏过头眨了眨眼睛,笑道:“本郡主倒是觉得,周大人的动机更大一些。周大人如此处心积虑的想要栽赃燕王府,谁知道是不是你派人刺杀新人然后想要嫁祸于燕王府?或许,将燕王府两位公子一起杀了最好?”

“胡说八道!老夫为什么要栽赃燕王府?!”周襄怒道。

南宫墨扬眉,“原来周大人也知道这是胡说八道啊。本郡主也很想问周大人一句。周大人,你——是疯狗么?见人就咬。”

“小辈无礼!”周襄气得脸色发紫,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被人骂疯狗绝对是平生第一遭。

燕王妃冷笑道:“本妃看无礼的是周大人你吧?无凭无据就能污蔑当朝亲王,原来这就是帝师风范。好得很!本妃倒有些怀疑,难道是陛下让周大人来诬陷我们王爷的?陛下到底想要干什么?若是对我们王爷有什么不满,就下旨杀了我们一家就是了。横竖是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王妃,这话重了。”鄂国公开口道。

燕王妃气红了眼,对鄂国公道:“国公也在此看着的,正好也为本妃做个证。自从周大人还有这位高义伯夫人来了燕王府,都做了些什么事情?我燕王府有哪里对不住他们了,还是说王爷跟他们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成?无凭无据就跑到本妃这里来指责燕王府要杀刚过门的媳妇。刀剑无眼,本妃的两个儿子当时也在场。退一万步说,便是燕王府真的想要对善嘉郡主不利,难道就蠢到要在昨晚那种情况下动手?”

鄂国公叹了口气,他也明白这事他们根本不占理。只是这次来金陵一切是以周襄为主,说白了他就是个来压场子的。他说什么,周襄听得进去还好,听不进去他也没有办法。

“燕王府的事情,老夫会据实禀告陛下的。”也就是说,不管周襄怎么猜测怎么认为,他只会说他看到的。燕王妃自然相信元春的人品,点了点头道:“多谢老国公。”

“来人!”门外,传来燕王夹带怒气的声音。

燕王带着一声怒火和阴郁的表情快步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长平公主卫君陌和萧家三兄弟。几个侍卫走了进来,齐声道:“王爷!”

“将周襄和高义伯府的人给本王赶出府去!”燕王厉声道。

“燕王殿下!”周襄猛地起身,高声叫道。他不敢相信,燕王竟敢如此无礼。燕王回头看着他,冷声道:“本王不管你想要跟陛下说什么,现在给我不滚。否则本王的刀可不认人!”

“老夫一定会将这件事禀告陛下的!”周襄被两个侍卫一左一右的拉起身,挣扎着叫道。

燕王冷笑道:“随便。你回去不妨告诉皇帝,本王的头就在这里,随时等他下旨来砍!以后少给本王万这些鬼鬼祟祟的东西。滚!”

“父王…”看着父母被侍卫拖着往外走,朱初喻忍不住想要开口。不等她说完,燕王淡淡道:“你也可以跟他们一起走。”

朱初喻脸色一变,摇了摇嘴唇低下了头。

“燕王!老夫一定会请陛下主持公道的!”门外还传来周襄的呼叫声。燕王皱眉道:“堵上嘴,扔出去!”

大厅里,只剩下鄂国公一人了。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鄂国公也无颜再多说什么。无论昨晚的刺客是怎么回事,周襄也不该如此武断的将事情扣在燕王府的头上。叹了口气,鄂国公朝燕王拱手道:“王爷,得罪了。老夫也先行告辞了。”一行人都被赶出去了,他总不能还住在燕王府里。与其两相尴尬,还不如早早回去算了。

燕王微微点头,“炽儿,送国公出去。”

“是,父王。”萧千炽上前道:“鄂国公请。”

鄂国公道了声告辞,跟着萧千炽走了出去。

外人走了,大厅里的气氛反倒是越加的凝重起来。看着燕王难看的别人,大厅里的人连一句话也不敢说。好半天,才听到燕王咬牙切齿地道:“萧千夜小儿,欺人太甚!”

“请父王息怒。”朱初喻微微一福,轻声道。

燕王侧首扫了她一眼,没说话。朱初喻道:“此事未必便是…陛下的意思,父王若是一时动怒失去理智,说不定,反倒是中了别人的算计。”

燕王打量着朱初喻,淡淡道:“你倒是聪明。”朱初喻垂眸,低声道:“儿媳不敢,儿媳既然嫁入了燕王府,就是燕王府的人。只愿被父王母妃和夫君分忧。”

坐在旁边的燕王妃也开口,道:“王爷,炜儿媳妇说的不错。此事还需仔细查清楚。”

燕王轻哼一声,道:“本王知道。”

“那,周襄那里……”燕王妃还是有些犹豫,到底是皇帝的特使,就这么将人赶出燕王府只怕是不太好。燕王挥挥手,浑不在意,道:“不用管他们,赶出去!若是一直忍着他,他还真为本王是包子做得!”

燕王妃叹了口气,点点头道:“也罢。”赶都赶了,若是再反悔去挽留,那燕王府的人才丢尽了。更何况,以周襄那种性格,势必会记恨燕王府,如今也没什么差别了。

燕王府两位公子新婚的第一天,众目睽睽之下,燕王府就将皇帝派来的特使和二少夫人的娘家爹娘都给赶了出来。这还没玩,当天挡着燕王府整个王府的下人的免,将十几个侍卫管事甚至是普通的下人活活打死,其他被罚的人也不在少数。整个燕王府的下人们也是噤若寒蝉,生怕一不小心就轮到了自己。再想起昨天晚上后院发生的事情,以后行事也就更加小心谨慎了。

新房里,朱初喻看着大红的喜帐还没有撤去的房间,微微垂眸神色有些凝重。

贴身的陪嫁丫头进来,低声禀告道:“郡主,派出去的人已经回来了,说老爷和夫人暂时在城中的客栈落脚,周大人一行人过两天就准备启程回金陵了。”朱初喻点点头,看着丫头欲言又止地模样,问道:“还有什么事?”

“郡主,王爷和王妃才刚刚打杀了府里的人,咱们就派人出去见老爷夫人,让王爷王妃知道了,是不是不太好?”

朱初喻淡淡道:“我若是不闻不问,父王母妃看在眼里未免觉得我铁石心肠,一样不好。幽州已经没有什么事了,让他们尽早回去吧。”

“老爷和夫人大约是想等到郡主回门之后在走。”

朱初喻嗤笑一声,淡淡道:“现在这个处境,还回什么门?早走早了,也免得再伸出什么事端。”

“是。”丫头应声,接着又道:“院子里的管事带着下面的人来拜见郡主。”原本应该早上就来的,只是府里突然出来这么多事情,就是萧千炜院子里也被赶出去了好几个人,于是就拖到了这会儿。朱初喻点点头,站起身来道:“去看看吧。”

花厅里,一个管事和一个婆子带着一群丫头下人等着拜见主子。燕王妃对三个儿子教养严格,燕王府三个公子在八岁以后奶娘什么的就直接调离身边了。身边跟着近身服侍的也都是小子而不是丫头。

看到朱初喻带人进来,众人连忙上前见礼,“见过郡主。”院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位二少夫人有着御赐的郡主身份,自然更加恭敬几分了。

朱初喻微微点头道:“起来吧。”

“多谢郡主。”

在主位上坐了下来,朱初喻看着众人淡淡道:“今天府里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只要忠心于燕王府,好好服侍二公子,一切都好说。我也不是个苛待下人的人,但是若是有那敢背主的人,他们的今天,就是你们的明天!”

这位郡主虽然看着柔柔弱弱,但是说出口的话却让人从心头升起一股凉意。想起那些被打死打伤的人,其中还有不少就是他们平时熟悉的人,所有人都不由得抖了抖,连忙道:“谨遵郡主教诲。”朱初喻满意地点了下头道:“那就好。”

“竹儿。”

叫竹儿的丫头上前,看了一眼身后的小丫头手中捧着的盖着红绸的托盘,道:“郡主初来乍到,算是给大家一些见面礼。管事一人十两,下面的人也通通以上。另外,咱们院子的人这个月的月钱都多给一个月的。”

听到有赏,众人都是大喜,连忙谢过郡主的赏赐。

朱初喻淡然道:“你们好好做事,我自然不会亏待了你们。都去吧,回头将二公子院里的账册拿过来给我。”管事犹豫,“郡主,二公子那里…”这院子到底还是二公子说了算的。朱初喻道:“自然是夫君同音了的,你也可以先去请示过他再说。”

“不敢。”管事连忙道:“属下立刻便将账册送过来。”

朱初喻又交代了一些事情,下人们见她不骄不躁,处理事情却是娴熟有度,而且十分的公正重视让人心服口服,倒是对这位新的夫人更多了几分佩服。

打发了众人下去,朱初喻端起茶杯浅酌了一口。唇边勾起一丝极淡的笑意,竹儿站在身旁轻声笑道:“果然还是郡主厉害,这些人一个个都对郡主心悦诚服。”朱初喻并不得以,淡淡道:“想要让他们真的臣服哪里有那么容易?现在不过是还摸不清楚我的深浅罢了。”

竹儿笑道:“等到他们知道了郡主的深浅,只会对郡主更加服帖的。”

朱初喻淡淡一笑,问道:“各个院子的赏赐和礼物都送去了么?”

竹儿连忙点头道:“郡主放心,都打点妥当了。府里的下人,长平公主和星城郡主还有各位姨娘那里该送的都送到了。”

“那就好。”朱初喻点点头,叹了口气道:“燕王府现在肯定不会待见我们,一切都要小心,千万不能行差踏错。”

“奴婢明白,郡主放心便是了。”竹儿恭敬地道。看了看朱初喻,竹儿有些不甘地道:“只是,郡主这般未免太委屈自己了。”那萧二公子也并非多么出类拔萃的人物,又不是世子。以郡主如今的身份在金陵城中想要嫁给谁不行?何必千里迢迢跑到这幽州来受这个苦,还不被人待见。朱初喻的决定,不仅是高义伯夫妇不理解,就是她身边的心腹也同样不能理解。

朱初喻伸手摩挲着手中刚刚送来的账册,淡淡道:“你放心,不会一直这样的很快,我们的处境就会改变的。”

竹儿叹了口气,横竖郡主的想法不是她能够想明白的。郡主聪明绝顶,这样做自然有她的道理。她们做下人的只要执行郡主的命令就是了。朱初喻含笑看了她一眼道:“行了,去吧。看看二公子回来了没有。如果回来了就请她过来,我等他一起用晚膳。”

竹儿微微福身,恭敬地道:“是,奴婢这就是去。”

------题外话------

我觉得我猜到看到标题亲们在想啥了~(づ ̄3 ̄)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