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1、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燕王府的事情自有燕王和燕王妃处理,既然已经没有什么事了,两天后南宫墨和卫君陌就起身回军中了。等到从自己的嫁妆中抬头起来的朱初喻发现卫君陌和南宫墨不见了的时候才知道卫公子如今在燕王军中效力。虽然没有说起南宫墨去了哪儿,但是以朱初喻的聪明,即使不用查她也能够猜得出来南宫墨必定是跟着卫君陌一起去了军中。对此,朱初喻并没有想太多,现在她最要紧的事情就是在燕王府里站稳脚跟。然后才能想别的,在此之前,南宫墨去了哪儿做了什么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更何况,南宫墨留在幽州城中对她来说反倒是不利。

不管朱初喻是怎么想的,南宫墨和卫君陌却已经回到了离开大半个月的军营。迎接他们的是…全营大围殴!

南宫墨站在校场边上,悠闲的看着在人群中游刃有余的卫君陌,唇边带着淡淡地笑容。离开不过大半个月,这些人显然是长进了不少。一拥而上的围殴上司。这大概就是他们想出来的新主意?一千个人车轮战,只要卫君陌还是活人,总能够把他放到。

“夫人,要不要一起来玩儿?”刚被甩出开直接就躺在地上休息的薛斌笑眯眯地问道。先躺着休息一刻钟,在接着干!

南宫墨挑眉,“帮你们还是帮他?”

“当然是帮我们。”薛斌抹汗,卫千户已经够彪悍了,在来一个看起来也不逊色多少的卫夫人,恐怕他们再去隔壁借一千人来也不一定够。这夫妻俩联手肯定不是一加一等于二。

南宫墨摇头,表示没兴趣,“这是你们想出来的新招数?”

薛斌裂开嘴笑道:“嘿嘿,不错罢?经过本公子的周密计算,卫千户打到一百人平均需要大概一个钟时间,对付比较精锐的人大概需要一刻多一些。如果我们一起所有人轮着来的话,每个人大概能够有两刻钟左右的时间休息。只要能够支持个四五轮…卫千户总归还是人吧?”熟话说,双拳难敌四手。四手肯定是打不过卫君陌的双全的,但是…四十手,四百手,四千手呢?

南宫墨怜悯地看了他一眼。有一句送给薛大公子正合适:不作就不会死。

就算按照他的法子打败了卫君陌,对他能有多少好处?地道的那点儿奖励,还不够抹平被卫君陌恶整的痛苦的。

薛斌似乎看明白了她的意思,笑道:“这个么…以后本公子也是曾经打败过卫千户的人了啊。就图个心理满足不成么?”

“那里努力吧。”南宫墨无语地道。

碰!有一个人被一脚踹了出来,南宫墨看着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陈脩,有些惊讶,“你怎么也跟着他们一起胡闹?”陈脩是个聪明人,一向对于这种找死的事情不感兴趣,对于薛斌这种热衷于找死的人也很是不理解。

陈脩躺在地上笑道:“这个么…有人跟说我,年轻时候就该做一些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事情。免得以后老了想做也没机会了。”

“谁跟你说的?”

陈脩疲惫地抬起手指了指躺在另一边的薛斌。

南宫墨挑眉,“你真不觉得他是在忽悠你?”

陈脩点点头,“我也这么觉得,不过我又觉得他说的有点道理。”

也就是说你高兴被他忽悠。好吧,军中果然是个很能改变人的地方。不知道陈昱将军看到一个如此勇敢的儿子之后会不会想哭呢?

薛斌的推测并没有错,卫君陌在厉害也是人。最重要的是,卫君陌不可能真的杀了他们或者上了他们。所以几轮车轮战下来,终于有人沉寂抱胳膊抱腿把卫公子给打倒在地上了。虽然只是倒地了片刻,但是总算是倒了不是么?但是薛斌还没来得及高兴,就呆住了。因为…在场的人也没有一个还能够自己爬的起来的了。所以,他们如今的占据并不是胜利,而是——与敌偕亡,同归于尽。

“怎么会这样?”薛公子欲哭无泪,但是,卫公子站起来了,他们却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让自己站起来。

卫君陌低头扫了他一眼,淡然道:“还打么?”

“……”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

卫千户挑眉,“那么,惩罚……”

“启禀…千户,我们…没输…”薛斌颤颤巍巍地道,若是再被罚,他今天晚上绝对会被全卫所的兄弟给踩死。

卫君陌点点头,“那么罚你一个人。”

“为什么?”

“办法太蠢,浪费我时间。”卫君陌毫不留情的道。

“……”武功高的聪明人真是太讨厌了!浪费时间你还跟我们玩儿。

卫君陌淡定地道:“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什么叫不自量力。这个月你们房里所有的衣服你一个人洗。”说完,卫君陌再也别看眼前的躺了一地的“尸体”,拉着南宫墨扬长而去。

我们千户就是这么酷炫!

有个武力值变态的上司该怎么办?

镰刀形的月亮从冬天升起,边关的校场上却已经有狼嚎叫的声音。

“呜呜…老子一定要想办法弄死他!”

“兄弟,别发癔症了。”旁边*拍拍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人,“对了,明天记得帮我把被子也洗了。”

“滚!卫君陌只说洗衣服!”

千户所里,卫君陌褪去了上衣坐在床边。胸膛上,还有胳膊上都有好几处青青紫紫的痕迹,显然卫公子也没有少吃亏。毕竟是那么多人车轮战,还不能真的伤了人,吃上一圈,挨上一脚那都是常事。而且,到底是军中的将士,力气也绝对不会小。

南宫墨拿过药来,小心地替他抹受伤的地方。使着巧劲儿按揉着伤处,将那些瘀伤按散,药力也能吸收的更好一些。

“疼不疼?你还真陪着他们胡闹?”南宫墨道。

卫君陌神色淡然,仿佛那一身的青紫伤痕不是他的一般,“无瑕不是想揍我么?”

南宫墨撇嘴,“我才懒得揍你。你欺负不会武功的人啊,到后面你用内力了吧?”

卫君陌浑不在意,“他们车轮战也没讲道义。”

卫君陌从不觉得欺负不会武功的人算什么事儿,而且,那些人也算不上不会武功吧。更何况,能想出一千对一这种损招的人,需要道义么?战场上,只有生死,没有什么公不公平道不道义的问题。

想起那躺了一地的人,南宫墨不由噗嗤一笑道:“这次过后,肯定没有人再敢跟你动手了。”卫公子离开的时候走的那叫一个淡定,那叫一个潇洒。只怕那些人现在还在怀疑他们到底有没有碰到卫公子的一根汗毛。

“他们太烦了。”卫君陌嫌弃地道。他不爱跟这些连三流的算不上的三脚猫功夫动手。一次揍听话了,以后就会乖乖听话了。

南宫墨挑了挑眉,转到另一边的涂抹另一边的伤,“大概要两三天才能完全好。”

“没关系。”卫君陌不在意地道。这种皮肉伤,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就算不上药很快也会好的。伸手去揽她的腰,“唔……”伤口处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无瑕……”

南宫墨笑眯眯地看着他,“卫千户,我动手可不是跟他们一样替你挠痒痒。”纤细的手指正按在他一处青紫的伤处,只要轻轻一用力,保证某人疼的酸爽。

卫公子沉默了片刻,非常识相的道:“我只是想说,无瑕,我有点渴了,能帮我倒杯水么?”

南宫墨挑眉,“好多天没住人了,没水。我去让小铁烧水,你这里自己搞定?”

卫公子点了点头,结果药膏自己上药。南宫墨转身出去了。

卫公子看看毫不犹豫地离去的妻子:好吧,无瑕又生气了。没关系,来日方长……

卫君陌一个千户,随便休个假就是大半个月,营中的将领却什么都没有说,军中上下更加确定这对夫妻俩来历非凡了。南宫墨也不是不懂人情世故的人,从幽州带了不少东西过来,医所熟悉的大夫还有军中的将领以及卫君陌相熟的同僚人人都送了一点儿。薛斌陈脩几个收到他们帮自己从幽州带来的东西之后,更是感激涕零。天知道,自从进了军中之后他们连家里的一片纸都没有收到过。若不是这次看了南宫墨帮他们带来的家里的信,他们都要以为自己是不是被爹娘给抛弃了。

他们不在的这大半个月,边关倒是没有发生什么战事。对面的北元人也还算安分。现在正是牧草丰茂的时节,北元人大约都在忙着放牧,暂时没空来跟他们打仗了。

回来第二天,南宫墨就照常去医所了。现在正是最炎热的时候,没有什么战事,一般将士身体都不差也不容易生病,这时候医所的大夫倒是都比较清闲。一进了医所,迎面而来的就看到那位施大夫。两人同时停下了脚步,都是面无表情。南宫墨心中暗道了一声晦气,面上却是微微一笑朝他点了下头,“施大夫。”

施大夫挑眉,依然还是阴阳怪气地模样,“哟,这不是卫夫人回来了么?”

南宫墨微笑,“可不是回来了么?施大夫。”

“嗯?”施大夫盯着她,一副随时准备迎战的准备。

“麻烦让让你挡路了?或者你先过?”整天跟个人斗得乌眼鸡似得,当她吃饱了撑着了?

施大夫顿时脸色难看起来,轻哼一声拂袖而去。

丁小铁跟在南宫墨身边,看着他的背影不高兴地道:“这个施大夫真没礼貌,夫人又没有招惹他。”

南宫墨笑道:“有的人,天生小心眼没药治。不用理他。”

“可是,他总是跟别人说夫人的坏话啊。”听小铁义愤填膺地道。南宫墨有些好奇,“哦?他说什么?”丁小铁道:“她说夫人一个女子跟着丈夫跑到军中来,不知羞耻。还说…夫人根本不懂什么医术,那个新的止血药的药方也是夫人从别人那里得来的。不过这个没人信她,夫人的医术大家可都是见过的。总之…他说了很多夫人的坏话。”

南宫墨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扬眉道:“我还以为只有女人才喜欢道人是非,没想到施大夫也擅长此道啊。倒是比我这个女人还喜欢嚼舌头。”

“可不是么!夫人,施大夫不是好人,咱们要小心点!”

南宫墨伸手拍拍他的脑门笑道:“知道了,这些日子你没有偷懒吧?”

“当然没有!”丁小铁连忙抛开施大夫的事情,坚定地道:“夫人给我的书,我已经背完了。我还跟着温大夫他们认了很多的。”

“那就好。”南宫墨笑道:“学无止境,想要有所成就就千万不可以怠慢,知道么?”

“是,夫人!”丁小铁朗声应道。

“卫夫人回来了。”温大夫听到外面地声音,从里面弹出个头来笑道。

南宫墨含笑点头,“温大夫。”身后丁小铁将带过来的礼物送上,南宫墨笑道:“从幽州带了一些吃食,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温大夫尝尝。”

温大夫也不客气,伸手接了过来笑道:“那就多谢卫夫人和卫千户了。”虽然东西不贵重却是个心意。难得年轻人有心,温大夫自然也是高兴的。温大夫犹豫了一下,道:“那个…施大夫那里…”

南宫墨笑道:“施大夫的也送过去了。”虽然跟施大夫不对盘,但是南宫墨也没有那么小气落人口实。反正也不过是顺手多拿一份,至于施大夫是扔来还是烧了,都跟她没关系。

温大夫点头笑道:“卫夫人是个大度的人。”温大夫身为医所的领头人,自然还是希望医所上下一片和睦的。但是施大夫那个性格,不只是南宫墨,跟别的大夫也和睦不到哪里去。这种情况,要不将人赶走,要不胖的人就免不了要大度一些了。卫夫人虽然是个女子,却为人却十分大方有度。倒是显得施大夫小肚鸡肠让人笑话。

南宫墨坐下来跟温大夫说话,问起这些日子医馆的事情。温大夫想了想,还是道:“倒是有个事儿。”

南宫墨点点头,表示洗耳恭听。

温大夫道:“老夫年事已高,原本定了两年前就该告老还乡了。只是这两年军中大夫不够,才多留了两年。近年,无论如何也要退了,所以这医馆首位这个位置就要空出来了。”以大夫来说温大夫年纪其实还不算高,但是温大夫如今身体不太好,以一个军医来说就有些不好应付了。

南宫墨也明白温大夫的意思,温大夫走了,这医所首位的位置自然就需要人顶上去了。原本大概施大夫是最有可能的人选,但是现在凭空出现一个南宫墨,而且南宫墨无论是医术还是对军中的贡献都不是施大夫能比的,如此以来温大夫就有些为难了。

南宫墨倒也没有客气推辞,只是问道:“不知,温大夫是怎么想的?”

温大夫看看她平静的神色,心中暗暗点了点头。道:“这医所中虽说不是绝对按照医术来决定的,但是上面的将军们总是要考虑这方面的。还有对军中的功劳和贡献等等,原本老夫想着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人,便只能提拔温大夫了,如今有了卫夫人在,老夫倒是有了别的想法。”

南宫墨微微点头,也不说话。只是听着温大夫道:“卫夫人到军中的时间虽然不长,但是所作所为老夫,还有军中的将士都是看在眼里的。虽说从未有过女子任医所的首位,但是在夫人之前医所也从未收过女子。将军既然同意卫夫人留在医所,这自然是是没有问题的。卫夫人以为如何?”

南宫墨含笑道:“承蒙温大夫看重,若是如此,我自是尽力而为。”南宫墨并不打算退磁,她跟施大夫不对盘早已经是定局。如果施大夫主掌了医所,对她以后的行事都会极为不方便。

温大夫含笑点头道:“好,听卫夫人这么说,老朽也能放心了。”原本施大夫就不是个满意的人选,只是实在是找不到何时的人无可奈何罢了。南宫墨虽是女子,但是这些日子温大夫也看着,无论是行事还是性格方便并不比男子差,甚至还要好上许多。前些日子南宫墨训练的那几十个身体差的病,最近几次上战场都大放异彩。温大夫相信,将医所交到她的手中绝对不会错的。只是…

“施大夫有些心高气傲,以后若有什么地方得罪了卫夫人,还请卫夫人莫要跟他一般见识。”到底是同僚好几年,温大夫还是忍不住替施大夫说了两句好话。南宫墨点头笑道:“只要施大夫不做太出格的事情,我自然不会对他如何。”如果施大夫真的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就算她不管不问,军中的将领也不会放过他的。

温大夫也明白这个道理,倒也没想要强求什么。只是笑道:“既然卫夫人同意了,老夫就这样向统领禀告了。再过一些日子,老夫也就该离开了。”

南宫墨笑道:“温大夫在军中辛苦多年,改回回家安享天年了。”或许是想到将要回家,温大夫的脸色也多了几分喜悦,点头笑道:“承夫人吉言。”

------题外话------

我一向不爱理会看盗版的,也从来不删差评。写得不好就是写的不好,没什么不敢承认的。但是请主意一下,粉丝值零的请不要在我文下秀存在感,看到了心情真的不会好。就算我赚钱也没赚你们一分钱,被人白看文还要被人骂,当你是谁啊。另外,本人对撕逼,吵架等等一盖概不感兴趣,别来找我。烦!

不过…骂我的人应该看不到这一章,早该弃了么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