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3、深夜行走的商队/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幽静的草原上,幽幽的夜空里满天繁星,星海仿佛笼罩着无边的大地一般。宁静的小湖边,一簇篝火燃烧的正旺。火堆边上不远处,两个人并肩躺在草地上仰望天空的星辰。他们身后不远处,是一座刚刚搭好了不久的帐篷。

南宫墨靠在卫君陌怀中,听着草原上的夜风轻轻拂过的声音,轻声笑道:“好安静,好舒服。”

卫君陌低头看她,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任由她靠在自己怀中,在抬头看向漫天的繁星。

南宫墨伸手指向夜空笑道:“那是北斗星。”

卫君陌收手握住她的手拉了回来,南宫墨翻了个身与他对望,问道:“你说…如果没有当年的那个预言,你我今天会是什么样子?”

卫君陌垂眸,沉默了片刻道:“遇到无瑕之后,我庆幸有当初的预言。”

如果没有那段预言,卫君陌或许不会是现在的卫君陌。身为长平公主和靖江郡王的爱子,他或许跟任何一个金陵城中的纨绔没有什么不同,或许是个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但是…他不会是二十二岁还没有成婚的人。他永远也不会等到那个丹阳城外悠然闲适,叫做南宫无瑕的女子。

“虽然有些不厚道,不过我也这么想。”南宫墨笑道。

如果没有那段预言,卫君陌成婚的时候她才不过十岁。说不定,卫君陌成婚的时候,这世上还没有她南宫墨这个人呢。

卫君陌抬手,轻抚她柔顺的秀发。

“遇到无瑕,是我今生之幸。”

“我亦如此。”

遇到彼此,是他们今生最大的幸运。

“咴咴”原本在不远处吃草的马儿迈着轻盈的步子跑了过来。南宫墨和卫君陌的马都是从金陵带过来的宝马。特别是卫君陌的马儿更是跟着他好几年了,即使是晚上也没有管它们,直接放着任由它们吃草还是在帐篷附近休息。

卫君陌扶着南宫墨坐起身来,沉声道:“有人来了。”

南宫墨蹙眉,也望向马儿跑回来的方向,“这个时候怎么还会有人来?不会是北元人吧?”

卫君陌摇头,“不像。”

南宫墨低头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因为确定了要往北元人的地盘去,南宫墨就换下了平时常穿的衣衫,换上了北元女子的衣服。北元人尚艳色,她身上穿着的便是一件桃红色镶暗金色边的女装,穿着同色的刺绣靴子。一头秀发也简单的扎成了几个细小的辫子,腰间缠着一根精致的长鞭,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北元女子的英姿飒爽。卫君陌倒是没有穿北元人的衣服,而是随便穿了一身中原人的黑色劲装。

他们的外貌,想要扮成北元人不费点功夫还不行。不过,在北元的地方扮成北元人未必就是方便。他们的打算是扮成来北元游历的中原人。

北元也市场有中原人出没,虽然北元和大夏双方互相敌视,但是只要是有钱赚自然就会有商人的足迹。北元贵族在中原享受了几十年,坏毛病染上了不少。丝绸,茶叶,烟叶,盐等等,都是北元人喜爱的商品。而北元草原上虽然物产并不丰富,但是从中原夹带的黄金,还有各种皮毛,药材却也不少。中原也并不是完全禁止通商,只是查的严格一些罢了,却依然还有许多不怕死的人往关外跑。不仅是北元,还有鞑靼,瓦刺等部落也都是经商的好地方不是么?

两人刚站起身来,就看到一行人骑着马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看到这边的火光才勒住了缰绳似乎也有些惊讶。犹豫了一下还是策马过来了。来者一共十来个人,为首的却是两男一女,一个四十来岁的壮年男子,一个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和一个十多岁少女打扮的女子。后面跟着的十来个人却都是下人模样,都穿着寻常的北元人衣着,却都是中原人长相。身后的马背上,马车里还装着各种东西,显然是从中原到北元行商的商队。

见到卫君陌二人,对方先是愣了一下,那壮年男子方才拱手道:“我等赶路晚了一些,惊扰两位了。”

南宫墨淡淡一笑道:“不敢,都是出门在外的。”

见到她的笑容,那男子也是一愣。他也是走南闯北见过些世面的人,但是这样容貌美丽,气质出众的女子却是鲜少见到。自己的女儿也算是姿容出众了,但是在眼前这女子面前倒像是牡丹花王和路边野花的区别了。

一道淡淡地寒意从他面上划过,男子心中一惊顿时回过神来,笑道:“到底是打扰了。我等想在此处留宿不知……”

“随意。”南宫墨道。

“多谢姑娘。”男子这才朝着身后的人挥挥手招呼了一声。身后的随从立刻开始安顿好了马匹和货物,在湖边搭建帐篷安营扎寨,另外有人开始生活在湖边取水准备做饭。

这些杂事有下人去打理,这三个主子模样的人却是无所事事。还是那壮年男子开口笑道:“不知两位在这塞外是打算去哪儿?我父女三人常年在关外行商,倒是十分熟悉。”

卫君陌垂眸看南宫墨并不说话,南宫墨粲然一笑,道:“我与兄长出门游历,想要看看塞外这广阔天地。听说横穿草原可以到更远的西边国度去,我兄长也想看看是否能够从那边带些稀罕物品回中原来。也不算白跑一趟。这位先生竟是常年在外行商的前辈,倒是还要请老先生指点。”

男子朗声一笑道:“姑娘客气了。”虽然眼前这对男女穿着都并不起眼,但是只看那男子冷漠矜贵的模样和女子天真烂漫的笑容就知道,想必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公子小姐不知道深浅想要跑出来闯荡罢了,“只是,这关外可不比关内,想要做生意也是危险重重啊。”

南宫墨握着卫君陌的手,笑道:“不怕,我兄长很厉害。”

男子也是常年到处走的人,眼光也是不差,自然看得出来卫君陌腰间扣着的一柄软剑,还有南宫墨腰间的鞭子显然也不是玩具。不由得笑容更甚了几分,笑道:“两位若是不嫌弃,咱们正好也要往西走,倒是可以做个伴。”

南宫墨眨了眨眼睛,有些犹豫地看向卫君陌。卫君陌淡淡道:“不必,我们自己走。”南宫墨点头,回头对那男子一笑道:“多谢先生好意,我们还是自己走好了。”

见两人如此干净利落的拒绝,男子眼底闪过一丝放心,也不勉强只是笑了笑。旁边已经升起了更大的两堆篝火,一堆是十来个随从用,另一堆自然是这父女三人了。那三人坐在篝火边上,回头看向南宫墨二人笑道:“咱们在这里只怕吵着两位也睡不着,不如一起过来喝杯酒?”

南宫墨拉了拉卫君陌的衣袖,做出哀求的表情,卫公子冷着脸点了点头,拉着南宫墨到旁边坐下了。

一直没有说话的那对青年男女显然也对南宫墨二人十分好奇,只是之前父亲一直在跟南宫墨说话他们也就没有开口罢了。此时,见两人坐了下来,那少女便忍不住开口问道:“还不知道两位高姓大名呢?”

南宫墨十分大方地笑道:“我叫宫墨兰,我兄长叫宫君清。姑娘,你叫什么?”

少女笑道:“我叫卢湘湘,这是我大哥卢云枫,我爹爹,名讳是上启下临。”

闻言,那中年男子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南宫墨二人,一边在心中盘算着大夏有什么姓宫的名门望族,一边笑道:“两位原来姓宫,不知和安西宫氏有什么渊源?”

南宫墨摇摇头道:“应该没什么关系吧?我们是灵州人,与安西隔着千里之遥呢。”

“原来如此,在下见两位气质出众,还以为…见谅。”

南宫墨直道无碍,“卢姑娘和卢公子年纪轻轻就跟着先生出来走商,可比我们有出息多了。在家里的时候母亲就常念叨兄长整天只知道读书习武,半天不说一句话,将来就是考中了功名只怕也是无济于事,还不如出来走走开阔眼界呢。”

“令堂高论。”中年男子笑道。再看一眼坐在旁边的冷峻男子,果真是一言不发只是淡淡地看了“妹妹”一眼,确实是寡言少语,不适合在官场上的人。

南宫墨笑容可掬地道:“所以啊,我们就一起跑出来了。不玩儿个三年两载才不要回去。”

卢湘湘看了看南宫墨,好奇道:“宫姑娘的年纪,也该出阁了吧?怎么还能跑出来玩儿?”

“所以我们才偷跑出来的呀。”南宫墨笑眯眯道:“更何况,我什么时候成婚岂是别人能决定的。就算一辈子也不成婚,兄长也会养我的是不是?”旁边的卫公子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淡淡地点了下头。

那位陆公子倒是有些不赞同地道:“宫公子这般溺爱妹妹,岂不是反倒害了令妹?”

“不许你说我兄长!”南宫墨不悦地瞪眼,狠狠地瞪着卢云枫道:“兄长对我最好了,不许你说他坏话!”

一时间气氛有些凝重,卢湘湘和卢云枫没有注意到,坐在一边看着他们的父亲眼中更多了几分放松和笑意,看南宫墨二人的目光也更多了几分和气。

一个高傲不知世的公子和一个骄纵无礼的姑娘,确实是不容易引起别人的警惕不是么?

最后还是跟对方不欢而散,南宫墨气嘟嘟地拉着“兄长”回另一边自己的帐篷了。一进了帐篷,还没点灯南宫墨就感到腰间被一双手紧紧地扣住了,微热的吐息落在脖子上让她有些难受,“别闹。”

“兄长?嗯?”卫公子的声音低低地从身后传来。

南宫墨无奈,转过身靠近他怀里,低声道:“这样不容易惹人怀疑么?你别忘了,关外可能有很多宫驭宸的人。”

卫公子轻哼一声,显然对她这个答案不是那么的满意。南宫墨叹气,“好啦,我觉得这几个人有些古怪,兄妹相称跟着他们比较容易一些。”她当然不能说只是一时兴起。

“比如?”

“比如,那个卢启临可能会想要召你当女婿。”南宫墨趴在他胸口,低声嗤笑道。

腰间的手又是一紧,南宫墨眨眼,“或者,招我当儿……”话还没说完,唇就被人狠狠地稳住了。直到南宫墨有些喘不过气来,才连忙推开他低声道:“别闹,再闹下去会被人怀疑的。”卫公子这才慢慢放开她,轻声道:“无瑕,我不高兴。”

南宫墨一边点燃帐篷里的烛火,一边耸耸肩道:“知道,我也是随口一说嘛。”

“所以,回去以后你要补偿我。”

“……”可以当我什么都没说吗?

第二天一早,双方人马都起身收拾了然后准备上路。双方果然是走的同样的方向,南宫墨二人轻装简行自然快一些,不过出发一会儿就将那一行人甩开了。但是到了中午用膳的时候,又被跟上了。看到两个正懒洋洋地躺在草地上,旁边将要熄灭的篝火边上还放着没吃完的野味以及一堆明显是从关内带来的水果的两个人,行商的众人都忍不住抽了抽嘴角。他们一路上辛辛苦苦地赶路,人家一路上慢悠悠地边走边玩儿,居然还走在他们前面。

看到他们过来,南宫墨两人坐起身来挑了挑眉。

“宫姑娘,你们还在这里?”卢湘湘翻身下马,有些欢喜地问道。

南宫墨懒洋洋地道:“我们不赶路啊,觉得哪儿好玩就多待一会儿。”

卢启临也过来,摇了摇头道:“两位,你们这样只怕走不到北元人聚居的地方,干粮就要吃完了。而且,你们还带着这些…根本放不了两天。”果然是不懂事的富家公子小姐啊。南宫墨依然一副无忧无虑的模样,“不怕,我兄长会打猎。”

卢湘湘也似乎看不下去了,摇头道:“再往西走可就没有这么多水源了,打猎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你们只有两个人,万一遇到狼群什么的…宫姑娘,宫公子,你们还是跟咱们一起走吧,人多也安全一些。”

“这样?”南宫墨有些犹豫地回头看卫君陌。

卫君陌瞥了三人一眼,沉吟了片刻方才点了点头。南宫墨顿时高兴起来,回头对卢湘湘道:“太好了,我也觉得人少无聊呢。只要我和兄长能够一路安全,我们可以付保护费的。”

卢湘湘皱眉,她觉得有些不喜欢这个骄纵地有些目中无人的大小姐,却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忍了下来。微笑道:“好呀,保护费就不必了,不过是顺路罢了。”侧首看了看站在南宫墨身后的清俊男子,卢湘湘俏脸微红。

卢云枫也上前,笑道:“既然大家以后要同路了,昨晚的事情,还请姑娘见谅。”

南宫墨傲然道:“你不说我兄长的坏话就可以。”

卢云枫摸摸鼻子无奈地苦笑:他什么时候说她兄长坏话了?不过看这对兄妹的模样倒真是感情非常好了。

两路人合为一路人,南宫墨也十分大方的将自己准备的水果点心分享给卢湘湘,还送了卢湘湘一件十分精致的宝石手链。卢湘湘便也抛开了原本心中淡淡的不喜,跟南宫墨变得无话不谈起来。不过大多时候她的目光还是穿过南宫墨去看跟在南宫墨身后的卫君陌去了。对此,南宫大小姐深觉自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她跟卫君陌开玩笑是一回事,她可没有真的打算让出自家男人去勾搭别的女人。奈何卫公子那张脸实在是遭人恨,即便他什么都不做甚至连话都没有说过两句,还是容易让妙龄少女们春心萌动。

不过一路上,南宫墨也从卢湘湘那里探听到了不少消息。卢家是隰州的富户,发家的生意就是从大夏运茶叶药材烟叶到关外卖给北元人,再从北元收购一些特殊药材皮毛等转道鞑靼瓦刺等部,沿途收购各种物产最后从玉门返回隰州。因为从隰州往塞外的路并不好走,所以他们一向都是先从隰州到幽州然后再出关的。不过从幽州出关也没那么容易,燕王对北元这个前任仇敌现任邻居…恶邻,是深恶痛绝。因此并不允许中原人将大量的茶叶药材送出关去,就像是北元人严禁将自己的骏马卖给中原一样的道理。所以,他们自然不能够光明正大的出关,而是走一些少有边军驻守,甚至是根本不知道的小道。

而且,像卢家这样行商的人家并不在少数。甚至很多人家就是靠这门生意成为富甲一方的富商。由此可见,这走私贸易的利润绝对是足以令人垂涎的。

南宫墨坐在马背上,一边跟卢湘湘聊天,一边思索着事情。当然打听消息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是单方面的,也要不着痕迹的向对方透露一点自己的消息。比如宫家是灵州书香世家啊,比如前段时间灵州战乱和瘟疫之后宫家有些不如前所以才放他们兄妹出来闯荡啦。比如,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宫家在朝中也有些关系,以后还是会东山再起再上一层楼之类。最后,在双方都感到十分满意的情况下,她们到达了在草原上遇到的第一个北元人聚居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