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4、北元青年的爱慕/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地方距离幽州边关已经有两百多里的路程了,远远地望去是一个一个圆顶的大帐篷。远处,还有一群一群的牛羊马匹在四处游荡。看到他们一行人过来,这些人都显得十分热情,并不若想象中北元人看到大夏人的那种仇恨和排斥。还有人主动上前来跟卢启临等人打招呼,说的自然也都是北元的语言。

曾经的南宫墨通晓多国语言,就是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她也曾经跟着师兄师叔学过一些地方话甚至是南疆语言。但是...北元话显然不在她通晓的语言范围内。不过幸好,她虽然不懂卫君陌却懂。虽然卫君陌并没有表现出来,卢启临跟北元搭话的时候他就一如往常的孤傲高冷不言不语,仿佛根本不关心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不一会儿,跟卢启临说完话的中年男子便朝着他们走过来了,用有些僵硬的中原话道:“两位,卢先生已经跟我们说过你们的事情了。我们北元人欢迎朋友,欢迎两位...来到我们这里。”两人对视了一眼,卫君陌微微点头,南宫墨笑道:“谢谢你,不知您......”

男子朗声笑道:“我是巴图,是这个部落的首领。”

这个部落并不大,男女老少加起来也不过一千多人。是札阿惕部的一个分支,一直生活在关外。即使当年北元入侵中原他们也是属于留在草原上的一支。没有享受过中原的似锦繁华,自然也就对生活的落差感觉不太大了。最多就是觉得北元覆灭之后他们的日子比起以前没那么愉快了。毕竟,北元王庭还在中原的时候,大片的草原都是他们的牧场,关内的商品也可以随意的运送到塞外买卖。反倒是北元王庭带着铁骑归来之后,让他们的牧场都缩水了很多。北元王庭虽然打不过大夏皇朝的千军万马,但是对付关外这些小部落还是没问题的。

北元人是逐水草而居的,这个季节他们这个部落在这里放牧,但是过段时间冷起来了,北元王庭的骑兵要过来跟幽州卫打仗了,他们就要迁徙到别的地方去了。在此之前,能够遇到一些中原来行商的商人,补给一些必需品自然是最好的了。

一行人被热情的牧民迎接进了部落,还替他们准备了最好的帐篷和美食。卢启临一行人要在这里留上两天。除了卖一些东西给这里的人,他们还要收购一些草原上的药材,然后运到更远的鞑靼和瓦剌部。其实这两部也都是属于北元的,只是北元朝廷败给大夏被迫北迁之后,这两部就渐渐地有脱离王庭自立之意,虽然如今还没有正式与王庭决裂,但是无论是燕王还是卫君陌都觉得这是早晚的事情。

坐在宽大的帐篷里,八月的草原上已经有些微凉了。床榻上铺着薄薄的毛毯,十分舒服。南宫墨懒洋洋地趴在床上,看着坐在一边的卫君陌笑道:“看起来我们运气不错,这里的人倒是不像想象中那么凶恶。”卫君陌淡然道:“寻常百姓都只会想怎么过好日子,喜欢找事的都是上位者。”

南宫墨撑着下巴点头笑道:“你说的不错。不过咱们跟着他们这样走,只怕时间有些赶不及。”卢家人行商走的慢慢腾腾,每到一个部落还要停留一两天。等走到瓦剌部说不定要两个月后了。而且,能不能找到北元王庭还要两说。”

“不用担心。”卫君陌道,“他们要去的地方,就算不是王庭,也不是一般的地方。”

“嗯?”南宫墨挑眉。卫君陌道:“他们的货物里,有一半装的都是名贵茶叶,药材和丝绸。这些东西,寻常的北元人用不起,也不会用。”

南宫墨点头,茶叶和药材还好说,名贵的丝绸不说普通的北元人买不起,就算买得起穿起来也不实用。肯定是北元贵族,而且需要大批的名贵商品的不会是普通的贵族。只要找到这些人,不愁没办法找到北元王庭。

南宫墨正想开口说什么,突然闭上嘴从床上坐了起来。卫君陌侧首朝门口望去,门外有人揭开了帘子,“宫姑娘,宫公子!”卢湘湘站在门口,好奇地望着她们。身后还跟着几个穿着北元服饰的姑娘。看到南宫墨坐在床上,卢湘湘皱了下眉道:“宫姑娘,他们没给你们安排好住处么?宫公子怎么坐在这里?”之前在外面,为了安全兄妹俩同住一个帐篷也说得过去。但是现在已经是安全的地方了怎么还能住在一起。何况...这个帐篷里只有一张床啊。

卢湘湘回头对几个北元少女说了句,其中一个女子也叽里咕噜的回了几句。卢湘湘脸色顿时有些古怪起来,原来那少女说族长以为这两位是夫妻,所以才将他们安置在一起的。

南宫墨听不懂她们在说什么,不过不妨碍她通过她们的表情猜测。果然,说完卢湘湘便进来道:“宫姑娘,我跟她们说了,他们会另外替你安排一个帐篷的。”

“我不要。”不用卫君陌开口拒绝,南宫墨立刻识趣的摇头道。卢湘湘皱眉,“宫姑娘,男女有别。”古语有云,男女七岁不同席。虽然是亲兄妹,但是该避嫌的还是要避嫌。她也是有哥哥的,但是也从来没有像宫家兄妹这样的黏糊。

南宫墨沉默地摇摇头,卫君陌抬眼扫了卢湘湘一眼,漠然道:“不必,她怕生。”

几个北元少女也猜出来她们说什么了,含笑对卢湘湘说了几句。卢湘湘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北元人男女大防本来就不严,甚至是父死子替,兄终弟及也没什么。更何况人家是兄妹俩,再加一张床就是了嘛。卢湘湘自然不肯,以为两人都不懂北元话,便道:“我跟她们说了,请她们再安排一个帐篷。”

卫君陌抬眼,朝着那几个北元少女说了几句。那几个少女立刻点点头,红着脸儿出去了。卢湘湘脸色变了变,跺了跺脚转身出去了。

“嘻嘻...”南宫墨抱着胳膊坐在一边看戏,虽然听不懂但是她却看懂了。笑眯眯地望着卫君陌道:“我果然没有说错啊。是不是?”卫公子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南宫墨顿时想起来之前卫公子的不悦,立刻缩了缩脖子不说话了。

这个小部落十分的和平安静,部落的人也十分的热情好客。为了迎接他们当晚还特意杀了牛羊招待他们。前世南宫墨游走世界各地,什么美食没见识过。但是到了这个世界之后倒还是头一次吃得如此美味的烤全羊。看着围着巨大的篝火跳舞喝酒,大口吃肉的北元牧民,南宫墨坐在卫君陌身边脸靠着他的肩膀也不由得露出了愉悦地笑容。

两个北元少女走到两人跟前,对着南宫墨叽里咕噜说了几句,南宫墨茫然地抬起头看向卫君陌。卫君陌道:“她们请你一起去跳舞。”

南宫墨看看两个少女被篝火映照的红彤彤的脸蛋。虽然没有江南女子的精致,还带着一些常年风霜下的麦色和粗糙,但是笑容却是十分的明媚和开朗。南宫墨不由得一笑,点了点头。两个少女顿时笑得更加开心了,一边一只手拉着南宫墨往跳舞的人群中跑去。

无论是谁都要承认南宫墨是个极为美丽的女子,今晚的她更是格外的明媚动人。没有美丽华服朱环翠绕,没有淡妆浓抹,胭脂水粉。一身红色的北元女子衣饰,被火光照的通红的脸颊,站在那里就像是一朵红艳艳的玫瑰。许多年轻男子一眼看过去就惊艳不已。

南宫墨的舞蹈也跳得很好,虽然她对北元的舞蹈并不熟悉,但是比起缓歌缦舞的中原舞蹈,她还是更喜欢北元这样简单粗犷,大开大阖的舞姿。她本身记性出众,又有着武功底子,跟着人学了一会儿就已经跳的有模有样了。

渐渐地跳舞的人群都退到了一边,围在周围看着篝火边上明艳动人的红衣女子带着愉悦的笑容跳着美丽的舞蹈,纷纷鼓掌喝彩起来。

不远处,卫君陌坐在或对边上,手里握着一个装酒的皮囊却没有喝酒,目光定定地望着正在飞快地旋转着的红衣女子。因为弦歌公子提供的眸中药水而变成褐色的眼眸中飞快地闪过一丝紫色的暗芒。

“宫公子。”卢湘湘走到卫君陌身边坐下,看着眼前的男子紧紧地盯着跳舞的女子的眼神心中有些淡淡地不悦。

卫君陌回头,看了她一眼没说话。

卢湘湘举起手中的酒碗,笑道:“令妹长得可真好看,看起来这个部落很多年轻人都喜欢她呢。”卢湘湘以前也跟着父亲来过一次,那时候她才是这里最受欢迎的女子。虽然她是看不上这些粗犷的北元人,但是如今风头被人抢光了她心中也不会太舒服的。而且,宫公子看着这个宫墨兰的专注眼神也让她非常的不高兴。

“小妹说得对。不过...宫小姐这样的绝色佳人,若是配了这些北元汉子可是可惜了。”卢云枫听到这边小妹的话,忍不住也道。看向不远处的女子眼底也满是惊艳,“宫公子,令妹...不知可有婚配。”

卫君陌扫了他一眼,沉默地点了点头。卢云枫眼中闪过一丝失望。

“呀?宫姑娘既然已经有了婚约,可千万别让她结了北元人的礼物。不然可就糟了!”卢湘湘惊呼道。

卫君陌蹙眉,抬头看向前方正好看到一个身形高大挺拔的年轻男子正拿着一条火红的不知是什么动物的皮毛朝着南宫墨走了过去。卫君陌眼底一黯,也跟着站起身来。

南宫墨微微带着些喘息的停下了舞蹈,除了骑马和练武,已经好久没有如此放肆过了。当然,跳舞跟骑马和练武又是格外不同的感觉。虽然从前南宫墨并没有学习舞蹈,但是这次的感觉让南宫墨觉得很不错。正要回头去看卫君陌,一个人影挡在了她跟前。一个身形高大,长相也颇为英挺的青年男子红着脸将一个火红的皮毛递到她便面,用完全不熟悉的中原话磕磕巴巴地道:“送...送给你,可以收下、么?”

“嗯?”南宫墨有些疑惑。

青年男子似乎更加慌乱了,道:“我...真是我、成年第一次去打猎...打到的,送给你......”

南宫墨正要拒绝,一个冷淡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她不能收。”

一只手将南宫墨拉到了自己身边,南宫墨也不挣扎,回头对卫君陌粲然一笑。

“为什么?”青年人有些黯然,又有些不甘。

卫君陌道:“她已经有婚约了。”

“......?”南宫墨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送皮毛是求婚的意思么?

送皮毛当然不是求婚的意思,只是送一些特有的有意义的东西显然是有求爱的意思。比如说眼前这位,成年后第一次去某地猎取的,还是极为珍贵的火狐的皮毛。

“是...是你么?”

卫公子冷冷地瞪了南宫墨一眼,沉声道:“不是。”我是她夫君。

南宫墨自知理亏,站在卫公子身边低下头不敢说话。

“我...我要跟他挑战。我喜欢、喜欢这位姑娘,我想娶她。我...我是真心的,请你相信、相信我......”青年男子着急地道。眼看着卫君陌要动怒了,南宫墨连忙拉住他,对那青年男子一笑道:“谢谢你,不过...我已经有婚约了。我也很喜欢他,不想嫁给别的什么人。”

年轻人的眼神顿时显得更加黯然了,手里抓着自己没送出去的礼物耷拉下了脑袋。看着他这幅模样,南宫墨都觉得他有点可怜了。不过...可怜是一回事,惹火了某人就指不定是谁更可怜了。年轻人显然还是有些不甘,犹豫地看了看两人,问道:“他...他还厉害么?他能保护、能保护姑娘么?”

卫君陌淡淡地看着他,道:“不如,你先跟我试试?”

“我打赢了你就可以挑战他了么?”一高兴,连中原话都利索了几分,“他不在,我可以、去中原。”

“先打过我再说。”卫君陌冷然道。

南宫墨叹气,低声道:“手下留情。”

卫公子的脸顿时更冷了,漫步朝前走了两步。

原本还在围观年轻人表白的牧民们顿时明白了这是要打架的节奏啊。立刻更加兴奋起来,尚武的北元人比起跳舞显然还是更喜欢打架的。众人跟着起哄起来,纷纷呐喊着为自己的勇士助威。

这年轻人显然是部落里数一数二的勇士,不仅有一群人给他助威,还有好几个少女也跟着跑到南宫墨跟前叽叽喳喳的说着什么。南宫墨一脸茫然,无奈地表示无能为力。少女们显然也明白对方根本听不懂自己的话,只好转过身来跟着替自己人加油了。

那年轻人怒吼一声,朝着卫君陌扑了过去。卫君陌并没有拔剑,这种场合本就用不着拔剑,他虽然很不高兴却也没打算真的让人见血。身形一闪,那年轻人便扑了个空。转身一看,卫君陌已经悠然的站在了他身后。回身,一拳打了过去。卫君陌微微眯眼,慢慢抬手出掌,年轻人的拳头正好打在了他的掌心,若是寻常人这一拳下去只怕整个手臂都要断了,但是卫君陌却是神色平静,表情没有丝毫的动容。仿佛刚刚接下的一掌并非是千钧之力,而只是一个孩童的玩笑一般。

年轻人神色也跟着凝重起来,他明白自己是遇到高手了。

一拳打不倒卫君陌,年轻人接下来就专攻下盘,可惜卫公子的轻功也同样的高明。他不必动用绝顶的轻功,只是看似随意仿佛毫无章法的步法就足够让人累的团团转。最后在青年实在是沉不住气朝着卫君陌冲过去的时候,被卫君陌扣住几处穴道直接甩了出去。

卫君陌站在空地上,平静地看着眼前被摔倒在地上的年轻人,等着他起来在站。年轻人被身边的族人扶起来之后却并没有继续朝着卫君陌冲过来,而是有些黯然地转向南宫墨,道:“我...我打不过他。”

“没关系。”南宫墨淡淡微笑道。其实看到卫公子的表情,她更想哭。

年轻人一把抓过身边的族人帮他拉着的皮毛,道:“这个...送给你。我叫...腾格尔。”

南宫墨正要拒绝,那年轻人一把将东西塞进他手里,就转身走了。南宫墨只得拿着手里的东西愣愣出神:她该不会是伤害了一个年轻人美好的心灵?

卫君陌走过来,低头看着他手里的东西。南宫墨怀疑他下一刻就会拔剑将那东西碎成一片一片的。毕竟是在人家的地盘上,还是不要太嚣张了比较好。

“怎么办?”她侧首问身边的一个北元少女。也许是她脸上的无措太过明显,少女竟然理解了她的意思。笑眯眯地摆摆手,表示没关系。又指了指她手中的东西,说了一句北元话。南宫墨只是有些艰难的听出了,礼物,朋友两个词。微微点了点头,少女也跟着点了点头,转身扭头跑走了。

好吧,就当是一件普通的礼物。总之不能让卫君陌在这里毁了这件东西,否则只怕真的会犯众怒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