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卫公子的桃花,马贼/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心翼翼地将东西收起来,南宫墨拉着卫君陌回自己的帐篷了。

帐篷里,静悄悄的。火红的皮毛还摆放在床边,南宫墨坐在一边无奈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她觉得现在卫君陌对这块毛皮明显比对她更有兴趣一些。叹了口气,挡在毛皮和卫君陌之间,“真的生气了?卫君陌,我不知道你居然这么小气。”

“嗯。”卫公子点头,“我一直都很小气。”

南宫墨咬牙,强忍住自己想要上前咬他一口的冲动,“之前说我们是兄妹是我不对嘛。你说该怎么办都听你的还不行么?”卫君陌伸手将她拉进怀中,轻声叹了口气道:“我没生气。”只是看到有人当众对她表白,忍不住想要撕了那个人而已。

“这才对嘛。”南宫墨嘻嘻笑道:“有了卫公子这样的人间绝色,我还能看上谁?”

卫君陌眼神一黯,抬手轻抚着她娇颜的红唇,道:“无瑕方才…很好看。”

南宫墨笑道:“我跳舞很好看?”

卫君陌点头。

“以后有机会我再跳给你看,可好?”

卫君陌点头,“只能跳给我看。”

“自然。不过…北元男子也很爱跳舞,我还没见过君陌跳舞呢。”

卫公子脸色顿时一黑,南宫墨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好嘛,虽然卫公子容貌俊美无俦,气韵高华,但是…就冲着这张冷冰冰的脸。再怎么曼妙的舞姿配上这张毫无感情的冷眼也显得有些…奇怪了。

越想卫公子跳舞的场景,南宫墨就越想笑。最后实在是忍不住捂着肚子笑倒在了卫君陌的怀中。卫公子直接俯身抱起人扔在了床上。犹自不知死活的人还在继续咯咯发笑,直到一道黑影压了上来才知道事情不妙。

“唔……”

一道指风将不远处的烛火熄灭,黑暗中,南宫墨挣扎着想要逃走。上方,男子低沉的声音响起,“无瑕,我还在生气。”

“卫君陌,你混蛋!你不是不生气了么?”

“嗯。我在生气你笑我。”

远处,隐隐的传来爽朗豪迈的歌声和欢呼声。帐篷里,淡淡的轻吟和喘息声悠悠的流淌在黑暗中。初秋的草原已经有些淡淡的寒意,帐篷里却是一室火热的春意。

清晨,南宫墨坐在坡上望着远处草地上悠然的吃着草的牛羊。还有放牧的人们悠远辽阔的调子,湖边,有年轻的少女们正在洗衣。身后成群的帐篷附近,有袅袅炊烟升起。好一副宁静祥和的草原生活图。

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南宫墨回头果然看到卫君陌漫步朝着自己走来。

卫君陌无声地走到她身边坐下,南宫墨望着远处叹气道:“明天就要走了,真有点舍不得呢。”

“以后再来。”卫君陌道。

南宫墨点点头,其实他们都知道下次再来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即使来了这个地方也未必还有人,就算有人,也未必就是现在看到的这些人了。

“吹个曲子给我听。”南宫墨道。

卫君陌沉默,他并没有带笛子或者萧在身上。随手从不远处摘了一片草叶,放在唇边,悠悠的曲声从唇边流出。

跟关外的牧民们不太一样的曲调,却也不是江南小调。而是更多了几分辽阔和苍凉之意。南宫墨还来不及细想,曲风又是一变,变得欢快轻盈了许多。远处在洗衣的少女们闻声也回头望了过来,指着这边的两个人说笑着什么。

南宫墨托着下巴静静地听着他的曲子,将头靠着他的胳膊浅浅的笑了起来。

何必遗憾不舍,只要有他在身边,无论在哪里似乎都很容易感到愉悦和欢喜。

一曲终了,南宫墨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曲子,没听过呢。”

卫君陌道:“随便吹的。”

南宫墨耸耸肩,好吧,某人是天才么。

“宫公子,宫姑娘。”

两人转身,卢启临带着一双儿女走了过来。看着两人不由笑道:“还是两位悠闲自在,真是让老夫羡慕不已。”

南宫墨笑道:“我们闲来无事,哪敢跟卢先生相比。这一趟,卢先生必定赚的金银满钵。”

“承姑娘吉言。”卢启临拱手笑道。

卫君陌拉着南宫墨站起身来,南宫墨好奇地问道:“卢先生在这里的事情办完了么?”卢启临笑道:“牧民们还有一些药材要准备,今天就能准备好。明天一早咱们就能上路了。”生意上的事情,卢启临自然不会跟他们细说。

南宫墨点点头,也不细问,只是道:“那接下来咱们会去哪个部落呢?”

卢启临摇头笑道:“姑娘有所不知,这可不是咱们能够决定的。咱们也只能大致决定个方向,知道哪些地方会有人居住罢了。至于能遇到哪个部落就不一定了。”

撒谎!若真是这样遇上那种专门打劫或者仇视中原人的部落,他有几条命可以给?

心里这么想着,南宫墨面上却依然是笑容明媚,叹气道:“我们对关外一点儿也不了解,希望所有人都像这个部落的人们一样亲切和蔼才好呢。”

卢启临笑道:“姑娘尽管放心,咱们卢家走这条路也有十几年时间了,至少安全这一点还是能有保障的。”

“那就好。”南宫墨点头道,“不知道,卢先生这时候来寻我们,可是有什么话要说?”

卢启临看了看南宫墨,又看向卫君陌道:“这个,确实是有些事情想要跟宫公子商量。”卢湘湘笑道:“宫妹妹,不如咱们到一边去玩儿,让他们男人说话吧。”

南宫墨挑眉,昨天还是宫姑娘今天就变成宫妹妹了?摇摇头,南宫墨双手抱着卫君陌的胳膊,“不嘛,我要听你们跟兄长商量什么。”抖了抖,一把年纪撒娇什么的真是恶寒。

卫君陌低头,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仿佛真的是在安抚一个不听话的小妹妹。

卢启临眼神微沉,笑道:“宫公子和宫姑娘感情真好。”

“那是自然。”南宫墨笑道:“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哈哈,湘湘小时候也经常这么跟云枫说。”看南宫墨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还没长大的孩子。南宫墨毫不在意,只是抱着卫君陌的胳膊坚持不肯走。卢启临也不是真的那么在意南宫墨在场,只是有些事情小姑娘在不太好开口而已。但是南宫墨坚持不肯走,他也不好说什么只得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南宫墨留下。南宫墨不走,卢湘湘和卢云枫自然也不走了。五个人站在坡上,一时无话。

卫君陌淡定地望着卢启临,还是南宫墨代替他开口问道:“卢先生有什么话要说?”

卢启临轻咳一声,仿佛有些尴尬地开口道:“不知道…卫公子可有婚配?”

果然如此。南宫墨心中叹气,卫君陌脸色不变,点头道:“有。”

闻言,卢启临也是一愣,有些不高兴起来。昨晚卢云枫问南宫墨婚约之事他自然也是知道的,这兄妹两个都有了婚约还到处乱跑什么?何况…

“宫公子可是看不起在下?”卢启临问道。

卫君陌凝眉不语,南宫墨开口道:“卢先生这话是何意?”

卢启临脸色有些阴郁,沉声道:“这一路上并未听宫公子和宫姑娘提起过两位都有婚约之事。何况…宫姑娘若真有婚约,又岂会跟兄长一起出游?就算宫家不在意,难道夫家也不在意么?”

所以,你就从我说谎得出了他也说谎的结论?他们也不算说谎吧,都结过婚的人了,曾经肯定是有过婚约的啊。

南宫墨叹了口气,“卢先生有话直说。”

卢启临看了看冷着脸的卫君陌,有些犹豫。毕竟他虽然也觉得这个男子不是池中物,有意将女儿许配,但是成婚这种事本就是结两姓之好,强扭的瓜可不甜。

“爹!”旁边的卢湘湘忍不住有些着急地道。

卢启临叹了口气,道:“宫公子看我这小女如何?”

卫君陌侧首看了一眼站在卢云枫身边的卢湘湘,卢湘湘俏脸一红低下了头。卫君陌语气没有丝毫的起伏,淡定地道:“不过尔尔。”

噗嗤!

南宫墨忍不住,埋头在卫君陌胳膊上闷笑起来。别说卢启临有意许配,就算只是寻常问话问一句,他给这么个答案也要让人火冒三丈了。果然,卢湘湘的俏脸顿时煞白,泪珠在眼眶里打转。卢云枫也不忍妹妹受此羞辱,上前一步盯着卫君陌冷笑一声道:“那不知道宫公子眼中,什么样的女子才算好?”

卫君陌伸手拉起南宫墨,抬手将她的脸扭向三人。南宫墨连忙忍住了脸上的笑意,摆出端庄的神情无辜地望着三人。卫君陌淡淡道:“她这样的,还有…我夫人那样的。”

如果不是有人在场,南宫墨很想低头去咬某人撑着自己下巴的手指头。

对面的卢家父子俩无言以对。虽然不知道这位宫公子的夫人到底长什么模样,但是只说眼前这位宫姑娘,明显就是自己女儿拍马也赶不上的。半晌,两人才回过神来,“宫公子已经成亲了?”

卫君陌点了下头。

卢启临不由地有些尴尬起来,拱手道:“此事是老夫唐突了,还请两位不要泄露出去……”连人家成婚没有就跑来提亲,实在是丢脸到家了。

南宫墨连忙道:“无妨。”

卢湘湘看看卫公子俊美无俦却没有丝毫表情的俊脸,脸上的表情又羞又窘,终于忍不住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跺了跺脚转身泪奔而去。卢家父子都有些尴尬,朝着两人匆匆点了点头就追着卢湘湘而去了。

看着那一家山口离去的背影,南宫墨笑眯眯地偏着头看卫公子的俊脸,“佳人垂青,奈何郎心如铁啊。”

“不高兴?”卫公子挑眉,南宫墨摇头,愉快地道:“干得好!”

第二天一早,队伍就再一次出发了。商队的货物并没有因为在这个部落交易过而减少,看来昨天他们确实是收了不少的好东西。因为有了昨天那有些尴尬的乌龙事,气氛多少显得有些古怪。特别是那位卢姑娘,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和蔼亲切。无论是对卫君陌还是对南宫墨都是一副爱理不理甚至怨恨的模样。南宫墨摸摸鼻子表示理解,失恋的姑娘都是有资格暴躁烦闷的。该知道的事情也知道的差不多了,两人也不上前去自讨没趣,只是不远不近的缀在队伍的后面,有时候也一时兴起狂奔一段儿超过商队。但是不用两个时辰必定还是会再一次汇合。就像真的是两个初次出门游玩,兴致勃勃的富家公子小姐一般。

直到几天后的正午,卢家的商队被一群马贼围住了。

别以为拦路的劫匪是中原地区的特有产物,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不和平的事情。甚至,辽阔无垠一眼望过去看不到人烟的塞外更是劫匪滋生的地方。关内还有朝廷时不时的剿匪,关外北元王庭自顾尚且不暇何况去管这些神出鬼没的马匪。只要他们不犯到北元王庭的兵马身上,基本上没有人会去管他们。而这些马贼自然也不会不长眼的以一群乌合之众去挑战一只训练有素的铁骑。也幸好关外牧民民风彪悍,不然普通百姓的日子都没发过了。

听着一阵马蹄声狂奔而来,南宫墨秀眉微蹙,伸手就按上了腰间的鞭子。却被一只手轻轻覆盖住,抬头看到卫君陌平静的容颜挑眉,卫君陌微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转眼间,就见四五十个人策马狂奔而来,很快就将他们给围了起来。看到并不是北元骑兵装扮,南宫墨心中暗暗松了口气,放在腰间的手也跟着松开反手握住了卫君陌的手。

卢启临显然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场面,虽然遇到马贼实在是运气不佳却也并不慌乱。对着为首的一人道:“各位,这是何意?”他说的是中原话,南宫墨这才看清那个领头的人竟然是中原人模样。跟在他身后的人有中原人也有北元人,甚至还有一个蓝眼褐发的色目人。

那男子也不客气,笑道:“阁下看起来也不是第一次走这条路了,居然问我是何意?哈哈。”

跟在他身后的一众马匪也跟着放声大笑起来。卢启临脸色有些不好看,却依然还是有礼的拱手道:“规矩咱们懂,咱们都是老实做生意的,还请各位放过一条生路。云枫,拿一百两给几位爷喝酒。”

男子挑眉道:“懂规矩就行,不过一百两?你当打发叫花子呢?将你车上的货物留下一半,爷放你们过去。”

卢启临脸色铁青,“阁下这是为难在下了。”这车上一半的货物至少值六七千两,加上他自己的本钱,他们走一趟商最多也就赚个四五千两。若是真的给出去了,他们这一趟一分钱赚不到还要赔上两三千两银子。

男子冷笑一声,道:“这么说,是不肯了?那就都留下来吧。”

“等等!”骑马跟在卢启临身边的卢湘湘突然叫道。

卢启临脸色微变,“湘湘。”

马贼头子上下打量了卢湘湘一眼,挑眉道:“哟?还有一个小姑娘,长得倒是不错。”摸了摸下巴,笑道:“也行,把这个小丫头留下,在留下一百两当成兄弟们的辛苦费,放你们过去也可以。”

周围的马贼都跟着笑了起来,落在卢湘湘身上的目光充满了各种色彩意味,看得卢湘湘气红了脸。卢湘湘咬牙,高声道:“我们这儿还有一个长得比我更好看的!”说完,回身就指向身后人群中的南宫墨。

“湘湘!”卢启临和卢云枫齐声斥责道。卢启临是因为并不想得罪卫君陌和南宫墨,而且行商的人若是传了出去以后谁还敢跟他们做生意?都说无商不奸,但是若是出卖无辜的路人这名声传出去可不是什么好事。卢云枫则是对南宫墨颇有好感,虽然她婉拒了自己,却也不希望她落到无恶不做的马贼手里。

“咦?”这群马贼仿佛这才看到人群中还有一个女子一般。南宫墨本身就擅长隐匿行踪,比起周围的男子她又要矮上一截,只要收敛气息,如果不是卢湘湘指出来到最后这些人也未必会注意到她。此时,却是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哈哈哈!老子运气果然不错!全部给我带回去,老子今晚要成婚!”

“是!”

“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卢湘湘气急败坏地道。男子一副看傻子的模样看着卢湘湘,“你难道不知道咱们是干什么的?跟马贼将信用,你这丫头脑子被门夹了吧?看你长得还成,带回去给我的新夫人当个丫头也不错。”

卢湘湘气得脸色煞白,无措地看向卢启临,“爹,怎么办?”她这是第二次跟着父亲出来走商,但是上一次一路平平顺顺并没有遇到过什么,她就以为走商那些所为的九死一生都是传言了。如今真的遇上这么大一群马贼,才知道害怕。

卢启临叹了口气,朝着马贼头子拱手道:“阁下,实不相瞒在下这批货物十分的要紧,若是送不到…只怕不仅在下有麻烦,阁下也会有麻烦的。”

“哦?”马贼头子不以为然地挑眉。卢启临咬牙,沉声道:“这里面的一些东西,是要送到呼敦大元帅军中的。若是出了什么问题……”

呼敦大元帅?人群中,南宫墨和卫君陌对望了一眼,又飞快地恢复了平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