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6、大舅子?!倒霉的土匪/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呼敦大元帅是北元王庭的兵马大元帅,今年据说已经四十有六。当年北元王庭狼狈地退回关外,各部落怨声载道不愿再听从北元王号令。眼看着北元就要再次陷入上百年前草原上各自为政相互厮杀的局面。这位当时才二十出头的呼敦元帅挺身而出,助北元王收复了各方兵马,稳住了当时的局势。若不是如此,如今的北元也用不着大夏费心,自己就先要杀的血流成河了。

这个大元帅虽然是北元的兵马大元帅,但是他本人并不十分激进,而是相当清醒。他并不主张立刻就要重新攻入中原收复原本北元的领土,而是建议北元王休养生息,待到恢复元气之后再设法进兵中原。也正是因为北元王当初采纳了他的建议,才保住了北元最后的一口元气,没有彻底的亡国。

倒是没有想到,卢家的生意,竟然能做到这样的人身上去,果然是不简单。

那马贼头子也是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了,冷笑道:“呼敦的东西啊,那又怎么样?关外这么大的地方,老子就是抢了他的东西,他又能怎么办?”显然是并不将卢启临的威胁放在眼里。

他不放在眼里,却不是所有人都是如此。跟在他身边的一个男子策马上前两步低声道:“头儿,咱们在关外过得逍遥快活,何必去惹呼敦?万一真的惹火了他……”

“马上可就要入冬了,难不成呼敦还能派兵来围剿咱们不成?”马贼头子挑眉不以为然。

“嘿嘿,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呼敦手下可是有十几万兵马,随便派个几千人就够咱们喝一壶了。”民不与官斗的道理,古今中外都是通则。

卢启临一看有戏,连忙放缓了声音道:“还请阁下高抬贵手放咱们过去,在下愿意奉上三百两给各位喝酒。”

三百两已经不少了,卢启临这一次是运送的都是贵重货物,而且规模不小。有的时候马贼在关外就算遇到行商的人,运气不好一次也抢不了三百两的货物。更不用说,这茫茫草原,商队也不是你想遇就能遇到的。

马贼头子摸着下巴想了想,终于道:“你们走可以,那个小娘子要留下!”目光直指卫君陌身边的南宫墨。

南宫墨唇边勾起一抹极淡地笑意,刚要说话只听旁边的卫君陌淡淡道:“好,我们留下。”

马贼头子一愣,再一看卫君陌顿时满脸的厌恶,“滚滚滚!谁要留下你了?只要小娘子就可以了。”就这小白脸,若真是留下了他们寨子里为数不多的几个娘们都要被这小子给勾搭走了。

南宫墨握住卫君陌的手,道:“他是我兄长,我一个人死也不会留下的。”

“哦?原来是大舅子啊。”马贼头子顿时笑逐颜开,“成,都留下。”

大舅子…南宫墨同情地看了某个得意洋洋的马匪一眼。

“宫公子,宫姑娘……”卢启临有些歉疚地看着南宫墨二人,若不是自己女儿,说不定根本什么事都不会有。如今…看这马匪的模样只怕是打定了主意要留下宫姑娘了。若是他们坚持不肯说不定连他们都走不了。北元王庭在这些关外游荡的马匪中其实并没有多大的震慑力。

南宫墨苦笑,“是我们运气不好,也怪不得卢先生。”

卢启临更加愧疚了,卢云枫还想要说什么却被父亲瞪了一眼终究只是叹了口气低下了头。卫君陌武功不错,或许带着南宫墨一个人更容易逃走呢?他们也只能如此想了。

很快,商队交付了三百两银子和一些从关内带来的美酒茶叶之后就重新上路走了。马匪头子满意的看着新到手的小娘子,满意的一笑挥手道:“兄弟们,回家!”

“回家!回家!”马匪们欢呼着叫道。

因为南宫墨坚持不肯跟马匪头子共骑,只得让她跟卫君陌一样自己骑马了。两人骑得都是难得的好马,只是脾气有些不太好,旁人碰都碰不得。于是一群马贼前后左右将两人围在中间朝着西北方向奔去。

跟着马队奔驰了两三个时辰,两人眼帘中映入了一座并不算矮的山峰。再走了一刻多钟才到了山脚下,显然,这群马匪的据点就在这大山之中。难怪不怕北元王庭的骑兵呢,平时在草原上游荡,一旦北元王庭派兵围剿就躲进大山里。北元骑兵从来都不擅长山林作战,想要在茫茫大山中抓住这些人难上加难。

南宫墨低头默算了一下,大概知道他们如今在什么位置了。

大约是打着想要娶媳妇儿的心思,马贼头子对两人十分客气,甚至是有些殷勤。进了山里,七弯八拐的又走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看到山寨的样子。不愧是从关内来的土匪头子,据点安置在十分险要的位置,易守难攻不说,若不是南宫墨和卫君陌都记忆力超群,说不准只是进山这一段路就能将人给绕晕了。

“姑娘,咱叫王霸,你叫啥?”土匪头子一改之前的狂霸之气,笑得十分谄媚。

“王八?”南宫墨诧异,土匪头子抽了抽嘴角,“大王的王,霸王的霸!姑娘,你叫什么?”

南宫墨对他淡淡一笑道:“我叫宫墨兰,他叫宫君清。”

王霸对卫公子叫什么不感兴趣,“原来是墨兰姑娘,咱们今晚就拜堂成亲,你看如何?”

南宫墨垂眸,“这个…你要跟我兄长商量才行。”

王霸只当她害羞,笑着连连点头道:“是我糊涂了,大舅子,你看怎么样?”

卫君陌淡淡地扫了他一眼,“找个地方,好好商量。”

“没问题!小的们,快给新夫人和大舅子准备吃的!”王霸大吼一声,带着两人欢快地朝着自己的居所走去。一路上还不忘跟两人介绍自己的身家。原来,这位原本是隰州的土匪,早几年宁王刚刚就藩的时候带着泰宁卫四处扫荡,一时间整个隰州地区的土匪们日子过得凄惨不已。更惨的是想要搬走都不行,往南,有江湖世家和大土匪寨子盘踞,往西万里黄沙,八月飞雪。往东,燕王比宁王更不好惹。最后王霸一咬牙,带着自己的兄弟跑到关外来混日子。虽然气候不太好,也不及关内繁华,但是至少没有人三不五时的来剿匪,日子倒也快活。

南宫墨跟在身后,同情地看着某人的背影。有快活日子不过偏要找死,怪谁?

进了大厅,王霸回过头殷切地笑道:“大舅子,咱们……”

一道青光迎面而来,王霸吓了一跳连忙就地一滚闪到了一边。身后的桌子砰然碎成了两半。

回头看着被齐齐的砍成了两半的桌子,王霸只觉得满头冷汗,这要是落在自己身上…他是不是也要变成两瓣儿?

抬起头,就看到那一直不怎么说话的俊美男子提着一把不知道从哪儿来的软剑朝着自己一步一步地走了过来。身边还跟着那依然笑吟吟的美貌小娘子。王霸暗暗叫苦,老子只想娶个美貌的小媳妇儿,谁知道弄回来两个要命的煞神啊。但是他却不敢叫,他实在是不想赌到底是自己叫的快还是那把青光湛湛的剑劈得快。

“你…你们,两位,有话说说啊。”王霸蹲在一堆破了的桌子边上不敢起身。

卫君陌伸手一把将他拉了起来,只听卡卡几声,一股钻心的疼痛就传遍了全身。王霸忍不住张嘴尖叫起来。声音还没出口,南宫墨伸出纤纤玉指在他身上一点,王霸就像是一个夸张的默剧演员,疯狂的惨叫着,却偏偏没有半点声音。

等到他觉得自己快要撑不住了,卫君陌方才轻哼一声一挥袖几缕劲风打在了他身上。身上的疼痛顿时消失无踪了,王霸依然在尖叫着。南宫墨抽了抽嘴角,“好了,别叫了。”

王霸渣渣眼睛,才发现原本的疼痛已经消失了。不过看到坐在旁边的冷面男子,还是忍不住抖了抖,缩在地上不敢起来。

南宫墨蹲在他身边,笑眯眯地问道:“王寨主,你还想不想娶我?”

王霸疯狂摇头,内心狂躁:老子就是娶个男人也不想娶你这个母煞神!

“这才乖,我只喜欢长得好看的,就像他那样的。你这样的,我怕我会一不小心就拿鞭子把你给抽烂了。”南宫墨轻言细语地安慰他。王霸忍不住又抖了抖,委屈地望向两人:你们特么的不是兄妹么?要不要这么重口啊。

南宫墨嘻嘻一笑,道:“逗你玩儿,你还真相信我们是兄妹?来,告诉我,知不知道北元王庭在什么地方?”

王霸摇头。

“真不知道?”南宫墨眯眼,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根银针,轻声道:“按说你也在关外待了七八年了,什么都不知道…的话,我会不高兴的哦。”一根银针毫不犹豫地刺进了他身上的一处穴道。王霸再一次感受到了方才刚刚品尝过的痛苦。不,这一次不一样,但是却明显更加痛苦。这一次并不痛,却开始觉得痒,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痒。痒地他恨不得抓破自己的皮肤,但是偏偏他说不了话也动不了。只能默默地忍受这种蚂蚁钻心的感觉。

南宫墨站起身拍拍手,坐到了卫君陌身边。

“他说的是真的么?”

卫君陌淡定地道:“再过一会儿就知道了。”

南宫墨无语地望着他,你就是想要让他再多痛苦一会儿吧?卫公子扬眉,不行么?

行,当然行!他不倒霉说不定什么时候我就要倒霉了。南宫墨笑眯眯地在卫公子脸上吧唧了一下,“我说的是真的,我只喜欢卫公子这样,长得好看的。”

卫公子挑眉,满意地瞥了一眼地上某人绝对称不上好看的脸。

幸好某人长得一般般,万一真是个长得英俊的土匪,例如说靳濯那样的,指不定就要被迫毁容了。

狗男女!难受的鼻涕眼泪横流的王霸恍惚间看到正在亲热的两个人,在心中愤愤地骂道。

也不知过了多久,身上的剧痒的感觉终于消停了,王霸长长的松了口气。忍不住以感激涕零的目光看向站在自己身边的女子。再不停他真的要忍不住自尽了。南宫墨伸手解开他的穴道,笑容可掬地问道:“怎么样?知道了吗?”

王霸摇头,他真的不知道啊。

一看南宫墨脸色要变,连忙道:“我…我真的不知道那个什么北元王庭在哪儿?但是…但是我知道附近北元人聚居的地方,还有那个呼敦大元帅的军营在哪儿!”

“哦?”

“真的!真的!”王霸连连点头保证道,“距离这里两百多里外有一个北元人聚居的地方,大概有两三万人左右。再往西北七八十里,还有一个小镇,大概也有四五万人,那些都是当年从关内撤出来的人。他们跟一直生活在关外的人不太一样,他们不怎么喜欢四处迁徙。呼敦的军营也在那附近,距离这里大概有三四百里的样子。呼敦手里,听说有北元王庭一大半的兵马。所以,我们一向不太往那边去。”

南宫墨和卫君陌对视了一眼,呼敦的军营在那边,北元王庭应该不会距离的太远。再往西北,可就是瓦剌的地盘了。这几年瓦剌部族越发的强大,隐隐有些不服王庭管束之一,北元王不可能跟他们挨得太近了。

伸手取出一颗药丸,南宫墨直接塞进了王霸的嘴里。将他的脖子一抬,王霸被迫将那颗药丸给吞了下去。险些被噎着只能痛苦的捂着脖子直瞪眼前的女子。王霸心中泪流成河:他只是想要娶个媳妇儿而已,为什么会惹上这个女魔头啊。这年头,雌雄双煞都长得这么好,还让不让他们这些善良的人活了?

南宫墨满意地起身走回卫君陌身边,笑眯眯地道:“起来,坐吧。”

王霸战战兢兢地起身,歪倒在一边的椅子里,问道:“你们…你们到底想要干什么?你刚刚给我吃的是什么?”

南宫墨道:“我们么…来关外办点事儿。只要你乖乖听话,等我离开的时候自然会给你解药。如果这期间我出了什么事或者死掉了或者你来不及吃解药…”

“我会怎么样?”

“你见过蛆虫么?”南宫墨问道。

“当然见过,你不会想说我会变成一条蛆虫吧?”王霸给了她一个“你玩我”的眼神。

南宫墨摇头笑道,“当然不会,你会被蛆虫吃掉。而且是从里面到外面,直到将你整个人吃成骷髅架子。你放心,你不会看到这一幕的,最多你也只能撑到它们在你肚子上吃出一个洞来的时候。”

“呕!”王霸忍不住想到那个场景,一扭头干脆利落地吐了。

南宫墨秀眉微扬,看向卫君陌:这也太不经吓了。

终于吐完了,王霸有些同情的看向卫君陌:喜欢这么变态的女人,你晚上睡得着觉么?

南宫墨淡定地看着他,问道:“如何?你决定了么?”

王霸有些犹豫,“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真的假的?”

南宫墨漫不经心地把玩着手中的银针,道:“我手里还有些别的玩意儿,要不再跟你试试效果更显著的?”想起刚才的痛苦,王霸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不…不用了。只要你们说话算数,给我解药。然后……”

“只要我们事情办完了,自然就走了。不会对你们不利的。”南宫墨道。

王霸思索了片刻,终于咬牙点了点头道:“好,只要你们说话算数,我听你们的吩咐就是了。你们先要干什么?”

南宫墨道:“我们想去北元聚居地看看,原本是有人带路的,结果被你们给吓跑了。”

“我领你们去。”王霸很识时务地道。

南宫墨满意地点头,嫣然一笑道:“那就多谢了。明天出发,今晚就在你这里借宿一晚。你放心,我们会给报酬的。”说着,南宫墨随手抛出一个东西,王霸伸手接在手中眼睛不由得一亮。是一件镶嵌着红宝石的金饰,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

王霸点点头道:“我知道了,明天一早我就领两位去。”

南宫墨随手又抛过去一个药瓶,“这是解药,里面一共有三颗。每隔一天服用一颗,用完了我会再给你。”

王霸连忙小心翼翼地捧着药瓶,眼巴巴地望着两人,“多谢…多谢姑娘,我能走了么?”

南宫墨忍不住掩唇笑道:“这里是你的地方,你走哪里去?麻烦带我们去客房的,先不要泄露我们的身份,明白么?至于你说的婚事…就说推迟一些日子吧。”

“是、是。”王霸呆呆的望着眼前的女子,这女妖怪虽然心肠毒了一点,手段狠了一点。但是笑起来还真是比那些北元人传说的什么雪山神女还要美丽万分,就真的像是仙女一般啊。可惜…这不是一个小仙女,这是一个心狠手辣的女妖怪啊。

一道冷冽的目光从他脸上划过,王霸缩了缩脖子连忙低下头去,“我去让人给两位准备客房。”

南宫墨点头,笑道:“辛苦了。”

“不敢,不敢。”转过身,王霸匆匆的跑出大厅去,仿佛身后真的有妖怪再追着他一般。很快屋外就传来了王霸的怒吼声,“来人!来人!给老子来人,准备客房!”

南宫墨回头看看卫公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