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7、水阁的探子/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山寨里的马贼们都很好奇,今天老大从外面抢回来一个新媳妇儿。虽然...还连大舅子也一起抢回来了。不过,他们总算是要有压寨夫人了不是么?要说在关外这地方,除了风雪大一点儿,气候恶劣一点儿,日子过得还是比在关内逍遥自在的。唯一不好的就是,要找个媳妇儿实在是太难了。草原上那些牧民姑娘个顶个彪悍不说,一不小心惹到比较大的部落麻烦还不小。更何况,他们虽然都是落草为寇的糙汉子,但是相比起草原上的姑娘们,明显还是关内温温柔柔的小娘子更合他们的心意啊。

不过原本老大说今晚拜堂成亲,经过跟大舅子的一番恳谈之后就变成了半个月后成亲。看起来...新夫人的那位看起来俊美的不像凡人的哥哥也不太好惹啊。这样的人,怎么会同意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一个山贼头子呢?摇摇头,山贼们表示这不重要,老大有了一个美若天仙的新夫人还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正兴高采烈的准备婚礼的山贼们哪里知道自家老大此时的苦楚?王霸回到自己房里,揉着身上已经不存在的痛处,忍不住打了个寒战。想起那两个人的手段,怎么也兴不起反抗的念头。还是算了吧,早把事情办妥了,早点把这两个瘟神送走就好了。

“老大。”一个同样是中原人模样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看到王霸坐在桌边一会儿皱眉一会儿呲牙咧嘴的纠结模样不由得挑了挑眉开口道。王霸回头看了一眼中年男子道:“二当家啊,什么事?”这男子正是山寨的二把手。虽然他们如今是在关外,寨子里也不乏北元人甚至是色目人,但是王霸明显还是更信任中原人一些。寨子里的五六个当家除了一个是北元人,其余的全部都是中原人。

二当家打量着王霸,扬眉道:“老大看起来...有些不高兴?怎么,新夫人那里有什么问题?”

王霸愣了愣,连忙摆手道:“没,没什么。”

“那是?”

王霸嗨了一声,没好气地道:“还不是那个大...姓宫的,说什么大户人家有讲究,非要什么三媒六聘齐全了才肯把妹子嫁给我。咱们这些粗人哪里讲究这些?”姓宫的肯定不会把妹子嫁给我啊,他只想自己抱着卿卿我我。王霸在心中嘀咕。

“原来是这样。”二当家笑道:“俗话说,入乡随俗。既然到了咱们的地盘,还要听他的规矩不成?”

王霸连连摆手道:“不成不成,那宫小姐烈性得很。不依着他们,她就要死要活的啊。不就是十几天时间么,又不是等不起。”

二当家若有所思地道:“只怕,他们是在拖延时间。”

王霸轻哼一声,“在这关外,除了那些北元人还有谁比咱们更熟悉。就算他们家在关内权势再大,到了关外,是龙他得给我盘着,是虎得给我卧着!二当家,你别管这个了,有这个空闲,你赶快去给我准备婚礼的事情。该买什么东西买买,该布置的布置。”

二当家见他一副心意已决的模样,只得叹了口气点头道:“也罢,那我去忙了。”

看着二当家离去的背影,王霸也叹了口气。兄弟,我是为你好啊。这倒霉事情我自己扛着就行了,就不拖兄弟们下水了。

南宫墨拉着卫君陌悠闲的在寨子里闲逛。因为“新夫人”的身份,寨子里的山贼们倒也不敢对他们不敬,只要不去什么机密的地方,要去哪里倒也随他们便。头儿都没有说什么,他们这些做小兵的哪儿敢说什么?更何况,大多数人对这两位还是有些好奇的。好好地一个天仙一般的姑娘,被土匪抢了来做压寨夫人,就算不当场寻死觅活,也要哭哭啼啼吧。这两位倒是自在得很。

南宫墨也不理会四周投来的好奇目光,拉着卫君陌在山寨里漫步着。一边低声笑道:“说起来,这是我第三回逛土匪寨子了。”第一次是她刚到这个世界来,就被人卖进了土匪寨,第二次是在灵州浮望山。不过靳濯的地盘说是土匪寨子到不如说是一个地势险要的村子。第三回自然就是这一次了。第一次的太不上台面,第二次情况特殊,反倒是这回真真正正的逛了一回土匪寨子。

“咱们想方设法探不到北元的消息,倒是没想到这些马贼已经在这里盘踞这么多年了。”

“这需要时间。”卫君陌淡淡道。北元人和中原人长相差别太大,想要安插探子绝对不是容易的事情。何况大夏建国也才二十多年,自己内政都忙不完,哪儿有那么多功夫顾及关外?

南宫墨点点头,官方和私人的行动各有各的优点,但是也各有各的短处。燕王府想要在北元安插这么大一股势力却很难不引起北元王庭的注意了。想了想,趴在卫君陌肩头低声道:“这个王霸,留下以后说不定有用。”

卫公子眼神冷漠,没说话。

南宫墨也不在意,只是拉着他继续往前走。正好和迎面走过来的二当家遇上了。二当家脚下顿了一下便上前来,拱手笑道:“在下见过宫公子,宫姑娘。”

南宫墨点头,微笑道:“这是先生是...”

二当家道:“在下许壬,忝为寨子里的二当家。”

南宫墨笑道:“原来是二当家,幸会。”

“以后都是一家人,宫姑娘不必客气。两位初来乍到,不如在寨子里四处看看。在下还有事儿,先告退了。”许壬笑道。南宫墨点点头,“二当家慢走。”看着许壬的身影消失在转角处,南宫墨秀眉轻挑,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意。

深夜,一道暗影飞快地从寨子里掠出。黑衣人显然是对此地熟门熟路,很快就到了山寨背后的一处断崖边上。从宽大的衣袖中掏出一个东西扔了出去。咯咯两声轻响,被他扔出去的东西展翅飞了出去,原来却是一只信鸽。

暗夜中,黑衣人唇边勾起一丝满意的笑容。可惜笑容还没来得及完全展开就凝固住了,飞到半空的信鸽突然笔直的坠了下来。另一道人影凌空掠过,将信鸽抓在了手里。

黑衣人警惕地盯着眼前突然出现在俊美男子,转身就想要往后奔逃。却还没来得及动弹,就看到身后的小道边上,穿着一身桃红色北元服饰的女子正倚坐在路边的石头上,笑吟吟地望着她。不过那一下一下轻抚着腰间的鞭子的玉手却让人觉得心里阵阵发寒。

黑衣人定了定神,还是决定从这边突破。低吼一声,手中一把暗器朝着女子甩了过去。他并不是想要杀人,只是想要趁着女子躲避暗器的时机夺路而逃罢了。

南宫墨的笑声在深夜里显得格外的清脆悦耳,“哎呀,这就是柿子要挑软的捏么?”可惜,南宫大小姐从来都不是一颗软柿子。

刷的一声长鞭从腰间抽出,只见长鞭舞出几道暗影,刷刷刷就将几道暗器打落到了地上。已经从南宫墨身边掠过的黑衣人还来不及庆幸,身后一道冷风袭来顿时将他吓出了一身冷汗。长鞭并没有劈到他身上,而是缠住了他一只脚。那鞭梢上带着小小的倒刺,若是使劲想要挣脱很可能会被拉下来一层皮。黑衣人回身手中的刀狠狠地斩向鞭子,可惜鞭子一软他顿时就斩了个空。此时,南宫墨已经到了他跟前,抬手一掌将他打飞了出去。他还想要起身,只听嗖嗖嗖几声,几枚暗器正好贴着他钉了下来。将他整个人钉在了地上。

“两位...好身手。”黑衣人轻咳了一声,盯着眼前的一对男女道。

南宫墨笑眯眯道:“哪里,宫阁主才是好本事,探子都能够安插到这关外的土匪寨子里来了。”

黑衣人脸色微变,“在下不知道姑娘在说什么。”

南宫墨挑眉,“这么玩儿可就没意思了。”那边,卫君陌已经将信鸽腿上帮着的信函取了下来,看了看然后递给了南宫墨。南宫墨低头一看,顿时乐了,“好眼力啊。”信函上写着寥寥数语:寨主带回一男一女,自称姓宫,身份神秘,疑似燕王府人。”

见他不说话,南宫墨也不勉强,只是朗声笑道:“王寨主,这事儿你怎么看?”

王霸从一边路口走了过来,脸色有些阴沉,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看着地上的黑衣人,王霸咬牙道:“二当家,王某自认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地上的黑衣人无奈地拉下了脸上的面巾,正是寨子里的二当家许壬。许壬望着王霸,沉声道:“我也没有做过对不住寨主的事情。”

王霸轻哼一声,对他们这种身份的人来说,别人的探子和眼线本身就是最大的背叛。因为许壬一开始加入他们就是带着目的的。

许壬扭头看向南宫墨二人,道:”原本在下还有些不确定,不过,现在却差不多确定了。是卫公子和夫人吧?栽在两位手里,也不算冤枉。”南宫墨叹息,“宫驭宸身边倒真是高手如云,就连在这小小的山寨里也能放下如此厉害的人物。”

许壬加入山寨也不过才前后半年的时间,就能够爬到二当家的位置。若是假以时日未必不能控制住整个山寨,架空或者干脆杀了王霸。

许壬道:“还不是栽在了两位手中么?我想知道...到底是哪里引起了两位的怀疑?”

南宫墨摇头道:“不,你并没有露出任何破绽。只是...以阁下的武功哪里去不得?会屈居这小小的山寨做个二把手本身就不合常理,何况山寨中的人似乎并不太清楚二当家的底细和武功深浅。另外,既然知道宫阁主盘踞在关外,我们又怎能不处处小心呢?”

闻言,许壬也只能叹气了,“如此说来...也非我之败。”说完,脸一偏便闭上了眼睛,一缕血丝从他唇边留出。南宫墨皱了皱眉,“水阁的毒,好厉害。”不仅厉害,还要使用的人下得了狠心。

卫君陌不以为意,拍拍南宫墨安慰道:“这种人留不住,也问不出什么。”

南宫墨点头。

王霸望着地上的尸体,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

看着他复杂的神色,南宫墨也叹了口气,“王寨主,抱歉得很。”

王霸苦笑道:“不关两位的事,若不是两位指不定以后......”他能够在关外建起这么大一座土匪寨子也不是完全有勇无谋之辈,自然不会以为许壬来这里做探子只是为了养老而已。若不是这次正好被人发现了,说不定哪天他就死的不明不白了。只是,到底是相处了大半年的兄弟,这结局实在是让人唏嘘。

很快,王霸又振作起来了,摆摆手道:“我不知道那个什么宫阁主是什么鬼?你们两位办完自己要办的事情赶紧走吧。”

南宫墨耸耸肩,完全不在意自己被对方嫌弃,点头道:“我们不会打扰太久的。”

“最好是这样!”王霸低声嘟哝道。

山寨里突然少了一个二当家当然是一件大事,不过王霸说二当家下山办事去了。众人也就没有太过的过问,在众人眼中这位二当家是读书人,跟他们自然是不太一样的,平时也不太爱跟他们凑在一起。偶尔消失一下也只当在房里看书或者去办什么寨主吩咐的事情去了。寨主不是要成婚了么?

第二天一早,王霸就亲自带着南宫墨二人下山,直奔大青山下二百里外的北元人聚居地而去了。

当天傍晚,三人才到了目的地。王霸果然没有说谎,这里并不见北元牧民常用的帐篷,而是建起来一件一件矮小却坚固的房屋。屋子都是土石结构,看上去坚固又赖寒,虽然简陋却也确实是一个不小的聚居地了。面积虽然不算大,但是居住的人只怕比关内一个小县城的人也只多不少。

在王霸的建议下,南宫墨戴上了一条北元女子常用的挡风的面巾。进了镇子三人倒是没有引起太过的瞩目。这地方并不是只有北元人生活,偶尔也会看见几个中原商人,色目人或者是附近一些非北元人的小部落的族民。人们将自己多余的东西拿到这里来跟这里居住的人交换自己需要的东西。

南宫墨站在一个色目人的小摊子边上,好奇地把玩着从摊子上拿起来的一件充满了异域风情的饰品。

“喜欢?”卫君陌轻声问道。

南宫墨点头,“挺好看的。”

卫君陌伸手丢给那摊主一块金子,那摊主顿时笑逐颜开,另外还送了南宫墨一条色彩绚烂的纱巾。看得王霸在一边直觉的牙疼,两个败家子!

眼看着天色一晚,三人只得找地方投宿。小镇的尽头有一家小小的客栈。这是一家北元人开的客栈,小小的就只有连同大堂后面的四五间客房。大堂里也只有四张桌子,不过这对于一个常年少有外人来的地方来说已经足够了。

王霸显然是这里的常客,还没进门就已经开口叫道:“掌柜,来两间客房。”

掌柜的是一个有些精瘦矮小的不像是北元人的男子,不过看他的相貌就知道他确实是北元人。听到声音连忙迎了出来,赔笑道:“是王爷,不好意思小店今儿...只剩下一间客房了。”

南宫墨有些好奇的挑了挑眉,这位掌柜比起北元人倒是更像中原人,中原话说的比王霸这个明显带着北方口音的还要正宗,听起来倒像是中原一带的口音。王霸两条剑眉一竖,“没有了?”

掌柜笑道:“王爷来得不巧,咱们这儿昨儿刚来了几个人住下了,只剩下一间客房了。”

南宫墨盘算了一下,应该不是卢启临一行人,他们就算往这边走也没有这么快。开口问道:“我们只住一晚,不知掌柜还有没有别的房间?”

掌柜的看了看带着面纱只露出一双清丽眼眸的女子,犹豫了一下道:“这个...还有一间放置杂物的房间,如果三位不嫌弃的话......”王霸不耐烦地挥挥手道:“行行行,能住就成了。赶紧去收拾出来。”

“是,是。”掌柜的大喜,以前几次王霸来这里可是相当不好侍候的,倒是没想到这次竟然这么好说话。收了王霸抛过来的钱,请三人进去坐下就忙着去收拾住处去了。

这小小的客栈也没有什么人,南宫墨三人便自己随意找了一张桌子桌下。王霸熟门熟路的找到茶壶拎过来给两人倒上茶,一边笑道:“关外条件简陋,两位见谅。”

南宫墨似笑非笑地道:“看来王寨主对这边很熟悉。”

王霸有些尴尬,“哪里...就是偶尔过来逛逛,买点东西罢了。”他当然不能说,他偶尔会跑到这里来打打牙祭或者是找个相好的会会什么的。幸好南宫墨也没有打算追根究底,平静的转开了话题笑道:“我原本还以为关外的人都是住在帐篷里呢。”

王霸笑道:“姑娘有所不知,原本倒确实是如此。不过自从那些北元人从中原回来之后,很多人就依然喜欢有固定的房子住了。这种习惯,估计没有几十年改不了。就这个掌柜,就是当年从中原迁回来的。”

“原来如此。”南宫墨点头笑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