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9、最陌生的亲人/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宫姑娘,你…没事吧?”望着眼前一脸倔强的美丽女子,卢云枫有些有些犹豫地问道。一个女子,被自己的兄长抛弃在马贼手里,会遇到什么事情可想而知。已经到了这般地步这傻姑娘还一味的相信着自己的兄长,没有生出半点怨恨的意思。原本卢云枫还觉得这姑娘美则美矣,确实是有几分刁蛮骄纵的。但是如今看起来,却更觉得惹人怜惜了。

南宫墨沉默地摇了摇头,卢云枫却显然并不相信她。叹了口气道:“姑娘不必担心,如今姑娘既然孤身一人,不如就跟着我们吧。等到这趟回到中原,在下送你回灵州。”南宫墨犹豫了良久,方才垂眸,微微点头低声道:“多谢公子。”

“姑娘不必客气。”卢云枫轻声道。

卢启临看着两人说完了话,也走过来笑道:“之前的事情,是湘儿冒失了,还望宫姑娘见谅。”

南宫墨摇了摇头没说话。见她如此沉默,卢启临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经过了这种事情若是还能够一如往常的骄纵任性,那才是一件怪事。

于是南宫墨便继续跟卢家的人一起留在了客栈。或许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心虚,卢湘湘倒是没有再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了。反倒是看她的眼神中多了几分怜悯和淡淡地幸灾乐祸。一个孤身落入土匪窝里好几天的女人,不管有没有真的发生什么事情,也已经可以说是没有什么清白可言了。卢湘湘觉得自己是有资格怜悯宫墨兰的。长得美丽又如何?如今还不是一个残花败柳了?之前大哥对宫墨兰有好感却被拒绝了,现在只怕就算是宫墨兰回心转意了,父亲也最多只会允许她做个侍妾罢了。

下午,卢启临和卢云枫就出门办事去了。卢湘湘和南宫墨依然待在客栈里。闲来无事,卢湘湘便忍不住跑过来找南宫墨说话了。看着南宫墨独自一人坐在房间里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卢湘湘有些被人忽略了的不悦。

“宫姑娘,在想什么?”

南宫墨仿佛刚刚回过神来,淡淡一笑道:“没什么。”

卢湘湘眼睛一转,道:“不如,咱们出门逛逛吧?”

南宫墨抬眼看着卢湘湘一副亲切的模样,心中感到有些好笑。这位卢大小姐面对一个险些被她害了一辈子的女子,似乎丝毫也没有感到愧疚的意思。到底是太过单纯的以为出了这种事别人都不会记恨她,还是太过理所当然的觉得自己做得一点都没错?

南宫墨摇摇头,道:“我不想去,卢姑娘你自己去吧。”

卢湘湘脸色微变,望着南宫墨道:“宫姑娘,你…是不是还在生气?”

南宫墨挑眉,“生气?我生什么气?”

卢湘湘打量着她道:“难道你不是因为那天我们丢下你生气么?可是我们也没有办法啊,如果跟那些马贼硬抗,我们所有人都可能会死啊。你现在也没有事,我们还救了你回来,你怎么那么小气?”

南宫墨忍不住一笑,偏着头望着卢湘湘,“那要怎么样才算不小气?卢姑娘,我现在心情不好难道不能自己在房间里待着?还要为了表现自己的大方陪着你去逛街?”卢湘湘脸色有些难看起来,这几天虽然没有人说什么,但是她也知道所有人都对她将宫墨兰推出去的行为很是看不起她。但是她能怎么办?难道她要自己去嫁给那些粗鲁的马贼?听到南宫墨的话,她立刻就感到南宫墨话里的含义,顿时更加委屈起来了。

看着她难看的表情,南宫墨轻叹了口气道:“卢姑娘,请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卢湘湘轻哼一声,不屑地道:“一个残花败柳罢了,你有什么好得意的?你若是识趣一点,说不定我爹还会同意你进咱们卢家做个妾,若是不识相……”

“湘湘!”门外,卢云枫大步从外面走进来,还没进门就听到卢湘湘大放厥词,立刻厉声吼道。

卢湘湘表情一僵,回头看到卢云枫沉着脸进来顿时爆发了出来,“干什么大哥!你又想教训我是不是?我才是你妹妹,这个女人算什么,这几天为了她你对我横眉冷对的?”

卢云枫吸了口气,道:“之前的事情是你不对,你不向宫姑娘道歉就算了,现在还在这里说这些……”

“我说的有什么不对?”卢湘湘叫道,一指南宫墨道:“她被抓进土匪寨子里好几天,不是残花败柳是什么?这种女人谁家还肯明媒正娶的娶进门?”

“住口!”卢云枫咬牙道。

卢湘湘咬着唇角,狠狠地瞪了南宫墨一眼,跺了跺脚转身奔了出去。

房间里一时有些安静,卢云枫有些尴尬地道:“宫姑娘,湘湘不懂事,还望你…见谅。”

南宫墨摇摇头,淡淡道:“没关系,关外不比关内,卢姑娘一个人出去只怕有些危险,卢公子还是出去看看吧。”

卢云枫感激地点点头,转身想要往外走。又顿了顿,沉声道:“只要宫姑娘愿意,在下愿意明媒正娶迎姑娘进门。还请姑娘…考虑一下。”说完也不等南宫墨回答,便匆匆走了出去。

看着卢云枫的背影消失在门外,南宫墨挑了挑秀眉,轻笑了一声。

“宫姑娘可真是桃花朵朵开啊。”一个古怪地带着些调侃的声音在门外响起。已经换了一身北元人服饰,粘着大胡子的王霸飞快地闪了进来笑道。

南宫墨也不惊讶,“你怎么来了?不要命了?”

王霸轻嗤一声,道:“卢启临带着人出去了,这会儿客栈里根本没有几个人怕什么?我在后院东角开了一个房间,有什么事儿叫一声。”南宫墨点点头,道:“你还是自己小心一点儿吧。这次的事情过后,难保卢启临不会对付你。”

卢启临是年年都要走这条商路的。若是惹上了王霸这样一个仇家可不是什么好事。但是他如果真的跟呼敦有什么关系的话,自然是不用惧怕王霸的。因为王霸未必有机会撑到明年这个时候了。

王霸皱了皱眉,看着南宫墨道:“我看你对卢家也没安好心,不如…咱们合作一把?”

南宫墨挑眉,看着他含笑不语。

王霸道:“老规矩,吃下了卢家之后,咱们三七分账,你三我七。”

南宫墨摇头,“我要先确定一件事。另外…四六分账,你四,我六。我比你大方。”

狗屁!王霸摇头,“你们只有两个人,你那位大哥还不一定在。你占大头不公平。”

南宫墨笑道:“你人多也未必有用。你的人马敢跟呼敦正面抗衡么?”

王霸凝眉,咬了咬牙道:“五五。”

“成交。”南宫墨笑道。

王霸有些好奇,“你想要确定什么?”

南宫墨道:“他跟呼敦到底交易了什么。”

“不就是一些茶叶,丝绸之类的么?”王霸道,“关外的贵族都喜欢买这些。”

南宫墨摇头,“你觉得,这些东西值得让身为兵马大元帅的呼敦亲自做交易么?别忘了,当初卢启临说的,这些是呼敦大元帅的货。除非他是打着呼敦的旗号吓唬你,不过我怀疑他有没有这个胆子。”

“那你觉得他们交易的是什么?”王霸问道。

南宫墨叹息,“所以,才要查啊。”

王霸耸耸肩,道:“好吧,我想办法探探他们的货物里面还夹带有什么咱们不知道的东西。”

“自己小心。”南宫墨道。

王霸点点头,起身走了出去。

晚上,卢云枫带着卢湘湘回来了。卢湘湘虽然没有再对南宫墨说什么,但是看得出来心情也不好。南宫墨也乐得不用应付她,对于一个对自己的丈夫有企图心的女人,相信任何一个女人都不会愿意跟她交往过多的。只是看向卢云枫问道:“卢先生还没回来么?”

卢云枫笑道:“父亲的事情还没办法。因此要晚一些回来。对了,宫姑娘。原本打算在这里休息几天再走,不过…这次咱们大概明天就要启程了。”

“大哥!”卢湘湘突然开口打断卢云枫的话,警惕地望着南宫墨道:“我们又不会走远,让她留在这里等着我们回来就是了。”

卢云枫无奈地叹气道:“胡说什么?宫姑娘一个人留在这里,万一那个马贼又带人回来了怎么办?”

卢湘湘轻哼一声偏过了头去。

深夜,客栈一角的客栈里,卢家父女兄妹三人正坐在房间里说话。卢启临来回的踱步,一边低头思索着。卢湘湘有些不耐烦地道:“爹,那个宫墨兰咱们本来就没有查清楚底细,不能带她一起去。万一出了什么事,咱们谁能够担待得起?大哥,你别为了一个女人就昏了头好么?”

卢云枫有些没好气地道:“你确定你不是为了那个宫君清,才把怒气发泄在宫姑娘身上?”

看到卢湘湘有些僵硬的表情,卢云枫便知道自己猜对了。有些头疼地道:“宫姑娘被自己的兄长扔给土匪已经够可怜了,你就不能宽容一些么?”

卢湘湘不服气地还想开口,卢启临沉声道:“你们兄妹俩够了!都是一家人为了外人吵吵嚷嚷成什么样子?”

两人对父亲还是十分尊重的,立刻双双闭口不言。

卢启临思索良久,方才道:“将她带上也不是不行。”

卢云枫大喜,“多谢父亲。”

卢启临没好气地扫了他一眼,道:“你那点心思我知道,你最好更我趁早收了那小心思。”卢云枫清俊的脸色顿时怔住了,有些尴尬地道:“父亲,我……”

卢启临冷哼一声道:“就算那宫墨兰真是的大家出生,如今也配不上你了。更何况,既然他们并非安西宫氏,我也不记得大夏还有哪个宫家是什么名门望族。不过是南方有些钱财的书香门第罢了,之前还好说,卢家绝不会娶一个被毁了清白的女子入门做少夫人的。”

卢云枫呐呐道:“可是,宫姑娘说她并没有……。”

卢启临嘿嘿冷笑,“这话,你自己信么?云枫,你还年轻心在看着那宫墨兰美若天仙觉得自己什么都可以不在意。但是若真的让你娶了她,等再过几年颜色不在了,你看到她就只会记得她曾经落在土匪手里过。这事若是传了出去,咱们卢家的名声更是不用要了。你自己丢脸不够,还想要卢家跟你一起丢脸么?你真的能够面对世人的眼光吗?就为了一个女人?”

“我…”卢云枫脸色大变,面上更多了几分痛苦和挣扎之意。显然,卢启临所说的事情他并非没有想过,甚至很多话都说尽了他的心里。可是…想到那美丽娇俏的女子,卢云枫会觉得心中一阵阵的抽痛。

看着他这副模样,卢启临不悦地哼声道:“真是没出息!”

“父亲”卢云枫羞愧的低下了头。

卢湘湘见父亲站在自己这边,顿时就高兴起来了。笑道:“大哥,你这幅模样做什么?不就是一个女人么?虽然爹不肯让你娶她进门,但是纳个侍妾总不算什么。除非她真的是安西宫氏,否则,以她如今的处境,也不算是辱没了她。”

卢云枫有些意动,“父亲……”

卢启临没好气地斜了卢湘湘一眼,道:“胡说,宫墨兰无论如何也不能进卢家。你别忘了她到底是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卢湘湘自知理亏,只得道:“那爹你救她干什么?”

卢启临轻哼道:“那个马贼头子一看就对宫姑娘十分迷恋,那般颜色要拿捏一个没脑子的马贼还不容易?如果她心怀怨恨,以后咱们在关外就别想安生的做生意。”

卢云枫嘴角动了动想说宫姑娘不是那样的人,但是当着父亲的面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卢湘湘不解,“爹,那你到底想要怎么安置宫墨兰?”

卢启临垂眸,道:“听说…呼敦元帅十分喜欢中原女子。”

“父亲?!”卢云枫大惊,“你…你是想要将宫姑娘送给呼敦元帅?”

卢启临看看地看着他,道:“有什么问题么?”

卢云枫道:“还是…放她走吧。虽然之前湘湘害了她,但是咱们现在也救了她。放了她,她应该不会怪咱们的。”

“没出息!”卢启临冷声道:“我怎么会有你这样优柔寡断的儿子?我已经派人通知呼敦元帅了,说要送他一份大礼。现在把人放走了,我去哪儿找人给他?”

“可是……”

“没有可是。”卢启临道:“这两年呼敦元帅对咱们卢家颇有不满,这次如果不能让他高兴了,以后咱们全家的日子都不好过。”

卢湘湘连忙跟着卢启临劝自己大哥,“大哥,你也为父亲和咱们想想,难道一个刚认识的女人比咱们全家还重要么?”卢云枫沉默良久,无力地低下头。卢启临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道:“你想明白就好,只要有权有势,你要什么样的绝色佳人找不到?”

卢湘湘眼睛一转,道:“爹,那宫墨兰看起来不是一个听话的,想要将她献给呼敦元帅,只怕没那么容易。”

卢启临皱眉,显然也在考虑这个问题。

卢湘湘道:“我有办法,咱们只要先给她喂一些药,让她一路睡过去。等到时候水到渠成…她就算想要反抗也来不及了。”

卢启临思索了片刻,扬眉一笑道:“果然还是湘儿想得周到,很好,就这么办吧。”

卢湘湘垂眸,眼底闪过一丝恶意的笑,“湘湘也想为爹爹分忧啊。”

卢云枫坐在一边,木然的听着父亲和妹妹计划怎么让宫墨兰乖乖的听话。心中只觉得一阵阵发寒。他一直以为自己的父亲是个正人君子,以为自己的小妹乖巧善良。但是…眼前的这两个人却显得如此陌生。前几天还在训斥小妹不该出卖宫姑娘的父亲原来是计划着将宫姑娘推入另一个火坑。他乖巧的小妹,竟然只是因为宫君清拒绝了她,就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要把一个已经很可怜的女子陷入更加可怜的境地。

可是…他又能做什么呢?

与卢湘湘商量完了,卢启临扫了一眼一边发呆的儿子皱了皱眉,沉声道:“好了,云枫。这件事你不要管了,早点回去休息吧。”这个儿子…经历的还是太少太天真了。在关外走商是一条多么危险的路?如果他他们真的是仁人君子,这条路也轮不到他们卢家来走完了。

“是,父亲。”卢云枫起身道。

屋外的房顶上,一个黑影伏在房顶上,在漆黑的夜色中仿佛跟整个夜色融为一体一般。知道下面的响动,这才起身,露出一双清丽动人的眼眸。黑衣人唇边勾起一丝浅浅的笑意,轻盈的站起身,几个起落消失在了房顶,从头到尾没有发出丝毫的响动。

底下的门打开,卢云枫和卢湘湘兄妹俩走了出来。卢云枫也不跟妹妹打招呼,兀自转身往自己的房间的方向而去。卢湘湘愣了愣,看着哥哥的背影轻哼了一声,也转身走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