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0、报应/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一早,南宫墨果然是被人扶着上的马车。卢启临显然对南宫墨寄予了莫大的期望,不仅专门找了一辆马车来,甚至还不知道从哪儿找来了一个北元少女跟卢湘湘一起扶持着昏迷不醒的南宫墨。对此,卢湘湘原本有许多不满,但是一想到南宫墨往后的日子也就觉得没什么了。

在他们离去之后,穿着一身北元服饰的王霸才从院子里走了出来。望着远远而去的车队,露出了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

南宫墨在路上就醒来了,有些茫然地望了一眼行进中的马车,再看看卢湘湘和那北元少女茫然地道:“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卢湘湘笑眯眯地望着她,但是那眼神却怎么看也是带着不怀好意的味道,“宫姑娘,我们现在...就要去北元呼敦大元帅的军中了。呼敦大元帅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见到的啊,可真是你的福分。”

南宫墨凝眉,咬牙道:“我...我为什么会没有力气?”

卢湘湘笑道:“自然是为了让你乖乖听话。”

“你...你们想干什么?”

卢湘湘冷笑一声,道:“呼敦大元帅看上你了,是你的福分。你最好乖乖听话,否则...我可不敢保证你在北元以后会过什么日子啊。我可是听说...北元人有许多人家兄弟共用一妻呢。更不用说...是在军中了。”

那北元少女显然并不懂中原话,只是有些诧异地看着卢湘湘有些诡异的神色一脸茫然。

南宫墨咬着唇角道:“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卢湘湘笑道:“难不成你以为我父亲是白救你的么?连你哥哥也抛下你跑了。难道你以为...在我爹爹和大哥眼中,你会比我更重要?你凭什么?就凭你这张脸么?”南宫墨倒吸了一口气,“你...你,你是故意的!”

卢湘湘显然心情很好,打量着南宫墨轻蔑地笑道:“也只有我大哥那样的男人才会被你这张脸给骗了,可惜...现在咱们家还轮不到我大哥做主呢。将你献给呼敦元帅,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南宫墨垂眸,颤声道:“你这样做...就不怕遭报应么?”

卢湘湘冷笑道:“我怕什么?现在咱们是谁遭报应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什么不对的?大哥居然为了你怒斥我?”

南宫墨点头,低声道:“你说得对。”

卢湘湘只当她被打击的太过,坐在一边也不理会她。却没有看到眼前的女子半垂的眼眸中蕴含的冷意。

晚上,商队停在一处小湖边上休息。南宫墨也被人拉下来坐在湖边,那北元少女一步不离的跟在旁边。南宫墨任由她们摆弄,被推着坐在地上就当真一动不动。北元少女送到她跟前的饭菜也不见她动手进食。卢启临和卢湘湘也不在意,最多明天就能到呼敦大元帅的军中,几顿不吃也饿不死。饿的没力气动弹了更好,省得他们担心。

倒是卢云枫有些不忍心,端着一碗热汤过来。

“宫姑娘。”

南宫墨淡淡地看了他一眼,没说话。卢云枫有些黯然,坐倒在南宫墨身边低声道:“对不起......”

南宫墨抬眼看着他,“对不起什么?”

卢云枫有些尴尬,“我父亲...对不起,我...我也不知道我是救了你还是害了你。总归...是我们卢家对不起你。”卢湘湘害得她落入山贼手中,如今又要将她送到呼敦大元帅手里。很难说,这两个对她来说到底哪一个更好一些。或许...之前就不该从马贼手里救她回来。至少,那马贼还愿意规规矩矩的办婚礼娶她,但是落入北元军中......

卢云枫抖了抖,瞥了一眼不远处坐在火堆边上吃东西的父亲,卢云枫咬了咬牙低声道:“宫姑娘,你...我帮你引开看守的人,你跑吧。”

南宫墨抬了抬无力的手,苦笑道:“我走不动。”

卢云枫叹了口气,其实他也明白,在这样的茫茫草原上,一个弱女子根本不可能或者走出去。

小心的将手中的热汤放在她手中,卢云枫轻声道:“还是吃点吧,别饿坏了。”

“云枫,过来!”那边,卢启临看到两人窃窃私语,不悦地朗声道。

卢云枫匆匆看了南宫墨一眼,往她手里塞了一样东西站起身来走了过去。

南宫墨垂眸看着卢云枫塞进自己手里的东西。那是一把十分精致小巧的匕首,还不打她一只手的长度,薄而细,但是看上去却是十分锋利。不由得有些好笑,这是给她让她万不得已好自尽用的么?

第二天中午,一行人进到了呼敦的军中了。不亲眼看到,很难想象北元军营的气势和辽阔。远远地距离十里外就有北元骑兵密集的巡防了。再往前走了几里,远远地便看到了天幕下一簇簇的帐篷整齐的摆列在超远上。到处都是铠甲森然的骑兵走动着,远远地还能看见成千上万的骏马在草原上奔驰。

经过一番严密的搜查,卢启临一行人才被放了进去。进去之前,卢云枫还有些奇怪的看了南宫墨一眼,似乎在奇怪她到底将自己送的那把匕首藏到哪儿去了。

进了军中的大帐刚刚坐下,就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整齐沉稳的脚步声,几个人掀起帘子走了进来。当先进来的是一个四十出头模样的精壮男子,身形挺拔修长,面容如刀刻一般的深邃严肃。只是浑身上下带着一股浓烈的煞气,让人不敢逼视。男子在卢启临等人身上掠过,最后落在了南宫墨身上。沉声问道:“她是什么人?”

卢启临起身拱手笑道:“见过大元帅,这位姑娘是大夏灵州的闺秀,不幸流落在关外。如此绝色佳人,自然只得大元帅这般的英雄方能堪配,还望大元帅笑纳,也算是一段佳话。”

原来,这男子便是北元呼敦大元帅。

呼敦皱眉,打量着南宫墨。南宫墨垂眸,面上并没有什么波动。只是藏在衣袖里的手似乎在簌簌发抖。

“抬起头来。”

南宫墨充耳不闻,卢启临轻哼一声示意旁边的卢湘湘,卢湘湘上前,捏这南宫墨的下巴抬了起来。有别于北元女子的绝色清颜完美无瑕的展露在呼敦面前。良久,呼敦朗声笑道:“很好!本帅很满意。卢老板,多谢你了。”

卢启临笑道:“哪里,应该的。”

呼敦大元帅挥挥手道:“将这位......”

“宫姑娘,这位姑娘名唤宫墨兰。”

呼敦皱了下眉,道:“将宫姑娘带下去。”南宫墨自然不肯,只是浑身上下无力,呼敦自然也看来出她是被下了药了。只是他并不在意,在他眼中中原美女都只是发泄*的工具和消遣罢了。

“是,元帅。”南宫墨被带到了挨着呼敦的大帐的一个帐篷里,空荡荡的帐篷里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什么也没有。南宫墨坐在床边漫不经心的盘算着,这军营中的守卫森严的出乎她的意料,卫君陌真的能够顺利的潜入军中么?如果没有的话......

南宫墨并不怎么担心,虽然这军中危险重重打肯定是打不过的,但是她一个人想要全身而退却未必是什么难事。何况,如果卫君陌真的没有进来的话,她现在也该看到她留在外面的标记了,用不了多久也该赶来了。

渐渐地天色暗了下来,帐篷的门被人掀开,南宫墨回头便看到卢湘湘一脸愉悦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嘲讽地看着南宫墨道:“宫姑娘,在这里待着舒服么?你放心,很快大元帅就会来陪你了。”南宫墨沉默不语,卢湘湘低头看着她,笑道:“真是个绝色美人儿,第一眼就让北元大元帅险些看呆了。可惜...我听说这个呼敦元帅最是喜新厌旧,你说...他能喜欢你多久?等到他彻底厌倦了你...呵呵,这样的美人儿,便宜了那些粗鲁的北元士兵,真不知道我大哥会何等的伤心啊。”

南宫墨微微叹了口气,道:“卢姑娘,作为一个女子,如此对待一个萍水相逢的女子,你不觉得你太过心狠了么?”

“心狠?”卢湘湘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你自己命该如此,怪谁?你知道么...我最讨厌的便是你这张脸了。如果不是为了将你送给呼敦元帅,我一定亲手划破了你这张脸。宫公子就是为了你...才不要我的么?”

“你说什么?”南宫墨疑惑地道。

卢湘湘冷笑,“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跟宫公子之间的关系?什么兄妹...兄妹会像你们那样亲近么?贱人!就是你勾得宫公子对我不屑一顾,可惜,最后她还是抛弃了你。”

南宫墨叹气,卢湘湘却十分高兴,“现在好了。以后你就一辈子待在北元军中被人蹂躏吧。至于我...呵呵,说不定过两年我会来看看你呢。只是不知道那时候还能不能见到你呢。啊,大元帅他们酒应该喝得差不多了,我也先走了。”

说完,卢湘湘便转身要往外走去。一只微凉的玉手搭上了她的肩膀,“卢姑娘,既然来了何必要走?”

卢湘湘心中一惊,还没反应过来身上的几处穴位被人轻拍了几下,整个人便动弹不得了。只见南宫墨悠然的转到自己跟前,含笑朝她一推她就仰面倒在了床上。卢湘湘惊恐地睁大了眼睛,南宫墨温柔地道:“你说的,命该如此。我跟你说过,事情做得太绝,是会有报应的。”

卢湘湘拼命的想要开口呼叫,但是无论她怎么使劲,却依然无法发出半点声音。南宫墨端坐在床边笑吟吟地打量着她,“说起来,这辈子敢这样肆无忌惮的骂我...你也算是第一人了。原本我是不喜欢对姑娘家做出太糟糕的事情的,但是今天却是没有办法了。你就当这是报应吧。”

话音未落,一道人影掠入帐中。南宫墨一惊,袖间银光一闪一把匕首朝着门口射了过去。

“无瑕。”来人伸手接住了飞刀,低声叫道。

南宫墨这才看清楚站在门口穿着一身黑衣的男子是谁。淡淡地烛光下,卫君陌一身黑衣,衣襟上绣着的却是水阁的标志。那张俊美无俦的容颜此时满是阴霾,薄唇微抿,盯着南宫墨的目光冰冷的仿佛要结出冰来。

南宫墨缩了缩脖子,低头,“君陌。”

卫君陌快步上前,扫了一眼床上的卢湘湘,眼底闪过一丝暗芒。沉声道,“把衣服跟她换了。”

南宫墨挑眉,示意卫君陌转过身去。卫公子轻哼一声,还是转过了身去。南宫墨飞快地将自己跟卢湘湘的外衣对调。还不忘体贴的替卢湘湘盖上了被子,然后走到旁边的烛台边上,手指轻弹些许粉末状的东西落入了油灯中消失不见。

“君陌。”

“跟我来。”卫君陌冷声道,说完掀开门帘走了出去。

此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整个军营中只能看见一簇簇的火光照明,但是路过他们身边巡视的士兵却全然没有发现与自己插肩而过的两个人有什么不对。卫君陌拉着南宫墨熟门熟路的走进了一个帐篷,里面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南宫墨挑眉,“君陌,这是?”

卫君陌道:“这是那个女人的帐篷。”

“原来如此。”南宫墨恍然大悟。上下打量了卫君陌一番,有些好奇地道:“你这是什么装扮?这是...水阁的衣服吧?”

卫君陌点头,沉声道:“宫驭宸不在这里,不过这军中留下了几个水阁的人。我杀了一个取代了他。”

要怪就怪宫驭宸自己,他喜欢神神秘秘的,于是整个水阁的人也都是神神秘秘的。外人大多数根本不知道水阁的人长什么模样,只要卫君陌小心规避掉熟识的人,一时半刻间很难被发现。何况宫驭宸留在这里的人也不过四五个,大都各自有各自的事情,又互不统属,就算有什么纰漏要发现了也是几天后的事情了。

看着卫君陌依然冰冷的神色,南宫墨暗暗叹了口气。从身后伸手环住他的要,低声道:“我不是不顾自己安危冒险,你知道,我既然来了就有把握全身而退。”

卫君陌低头,“你有什么办法?若是被人发现了我又不在......”

“我挟持了呼敦也能逃出去。”南宫墨道。

卫君陌脸色更难看起来,沉声道:“这个呼敦是假的,你挟持他有什么用?”

“假...假的?”南宫墨有些惊讶地挑眉,她只见到呼敦一面,只觉得那人煞气腾腾,倒是没想过居然还有真假的问题。卫君陌道:“若不是查到这个呼敦有问题,我早就动手了。”

“怎么会是假的呢?”南宫墨皱眉。

卫君陌道:“应该是宫驭宸的主意。”宫驭宸既然知道南宫墨和卫君陌的背景,又怎么会不防着刺杀这一招?说不定,宫驭宸早就算定了他们会来,早早的在这里设下了一个套儿了。

南宫墨无奈地叹气,想起那神出鬼没的宫驭宸就觉得有些头疼。

卫君陌一把将她拉倒跟前来,“你还没说,呼敦是假的,你该怎么办?”

“呃...”南宫墨眼珠子乱飘,“我武功还不错,而且...不是还有你么?”

卫君陌低头,在她脖子上咬了一口。南宫墨觉得脖子上一痛,连忙伸手捂住。其实卫君陌咬的并不重,更没有流血,只是她脖子的位置稍微有些敏感罢了。捂着脖子,南宫墨幽怨地望着他,怎么他也学会这一招了?

卫君陌低声道:“无瑕,下次你再随意涉险,我就把你关起来。”

南宫墨暗暗吐了吐舌头,连忙安抚道:“好嘛,这次是我不小心,是我的错好不好?咱们现在还是先关心一下眼前的事情,剩下的回去再说行么?”卫公子深深地望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南宫墨只觉得心里发毛,连忙扬起一个甜美的笑容,“君陌......”

卫公子叹了口气,伸手摸了摸她的脖子,将她揽入怀中。

南宫墨唇边扬起一抹笑意,愉快地将自己完全投入他的怀中。

“湘湘。”门外,传来了卢云枫略带酒气的声音。

南宫墨连忙站直了,回忆了一下卢湘湘的声音,用带着一丝睡意的声音道:“大哥...什么事?”

“你睡了?”卢云枫道。

“嗯。”南宫墨,“我有些困了就先睡了,有事么?”

卢云枫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只是你走的早有些担心你就过来看看。”南宫墨接口道:“我没事,这几天有点累了,大哥你也早点休息吧。”

“好吧,那你好好休息。”卢云枫也喝了不少酒,有些头晕了。也没仔细分辨妹妹的声音有什么不对头,摇了摇脑袋转身往自己的帐篷走去了。走了两步,回头望向前方不远处靠近大帐的那一个帐篷,眼底闪过一丝黯然和惋惜。叹了口气还是转身走了。

卢云枫走了,南宫墨也松了口气。她最多能将卢湘湘的声音模仿到六七分像,若不是晚上,若不是卢云枫喝多了只怕也未必慢的过去。回过头来,对卫君陌道:“不用担心,走了。”

话音未落,自己就被一道劲风带着跌倒在了旁边的床上。南宫墨无奈,“君陌......”

一只手掩住了她的唇,卫君陌淡淡道:“别闹,一会儿还有事要做,休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