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1、刺杀,混乱/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宫墨有些好奇卫君陌在北元军中这几天到底都查到了些什么?不过卫公子显然还在为南宫姑娘太不将自己的安危当一回事儿生气,并不肯告诉她事情的始末。只是勒令南宫墨在这里好好休息哪儿都不许去,然后独自一人闪身出了帐篷。

被抛下的南宫墨耸了耸肩,干脆利落地仰身躺在床上,闭眼休息了。很快肯定会有一场惊心动魄的事情,不愁没有好玩的时候,先休息一下也是对的。

夜晚的北元军中依然戒备森严,但是这难不倒轻功绝顶的卫公子。何况,他如今在北元军中还有着正式的身份,即便是遇上了什么人也没有多少人会怀疑他。卫君陌依然避开了守卫,如一道隐藏在黑暗中的幽魂一般闪进了一个帐篷之中。帐篷里,正在上演着万分香艳的一幕。卢湘湘痛苦的呻吟着,眼底满是恐惧和痛苦,但是覆在她身上的满身酒气的男人却根本看不到这一点。甚至连她明显不对劲的声音都已经分辨不出来了。还是睁着满是血丝,黯沉的眼眸,疯狂地撕扯着卢湘湘身上的衣物。

看到卫君陌进来,卢湘湘挣扎的更加激烈起来。可惜换来的却是男人毫不留情的一个耳光。卫君陌仿佛根本没有看到眼前的激烈的场景一般,扫了一眼门口摇曳的烛火,轻轻弹指灭掉了火光。仅有的两盏灯灭掉一盏,整个帐篷里更加昏暗起来。卫君陌扫了一眼整个帐篷,走到床榻旁边的一个柜子前,伸手扯过地上的衣服中的钥匙打开柜子翻找了一阵,从里面取出了几封信笺,翻看了信笺的内容之后,眼神越发的冰冷清冷。

“唔......”卢湘湘艰难地想要求救,但是被制住穴道的她只能发出痛苦的低吟。看到卫君陌站起身来,连忙向他投来祈求的目光。

救我...求你......

可惜,卫君陌留给她的只有冰冷无情的眼神,仿佛眼前的不是一个备受欺凌的少女,而是一个毫无用处的死物一般。

卢湘湘心中绝望不已,再也想不起来她之前面对南宫墨时的得意和恶意。她曾经享受的幻想着让自己嫉妒不已的女子沦落到这个地步的景象。却不知道,最后落得如此田地的人会是她自己。

卫君陌脸上的神色丝毫微变,随手抽出一把匕首放在了床边她触手可及的地方。

救我......

那假的呼敦显然是早已经失去了理智,否则一个人这么明晃晃的站在床边就算是再怎么反应慢的人也该看见了。卢湘湘伸出一只手想要去抓卫君陌的衣角,黑色的衣角从她指尖划过,她只抓了个空,很快又被人抓住手臂按了回去。

卫君陌却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毫不犹豫地转身走了出去。

帐篷里,只留下*熏心酒气冲天的男人和毫无反抗之力的女子绝望的眼神......

南宫墨还没睡着卫君陌就带着一身的寒气回来了。连忙坐起身来好奇地问道:“你去做什么了?”

卫君陌取出那几封信笺递给她,南宫墨抽出来一看也不由得一惊,“卢启临将大夏边关兵力部署和朝中局势的消息卖给了北元人?”卫君陌点点头道:“不止,还给北元人提供了大夏边境那些地方粮食将会丰收,那些地方有重兵驻守,好让他们顺利的抢劫。”

“卢家是北元留在大夏探子?”

卫君陌摇头,“未必,不过是财帛动人心罢了。如果他们是北元人,不会现在还不知道眼前这个所为的呼敦元帅是假的。”

南宫墨叹了口气,道:“做点什么不好,偏要作死?咱们要走了么?”也难怪燕王不喜中原的商贩前往北元做生意,而是实在有不少如卢启临这样的黑心商人,完全不顾国家的利益向外族贩卖情报。

卫君陌摇头,“不。”

南宫墨蹙眉,明天一早整个军中肯定会知道有人混进来了,现在不走到时候只怕不好脱身了。

卫君陌道:“就算找不到北元王庭和呼敦,这次也不能白来。”

南宫墨眼睛一亮,“杀了那个假货。”

卫君陌眼底闪过一丝暖意,“那个假货已经有人动手了。我们需要除掉这些人。”抽出一张单子递给南宫墨,南宫墨一眼记住了上面几个人的名字和特征,点头道:“好!”

清晨,天色微亮。宁静的军营中所有的士兵都已经起身出营操练去了。只有负责守卫和早膳的士兵还在大营中忙碌着。一声惊恐地叫声从一处帐篷中传来,“不好了!元帅死了!”

一个北元士兵以北元话惊恐地叫道。

很快,就有人冲入了帐篷中,但是看到的景象却让他们呆住了。

原本他们还以为是有刺客潜入了军中,却没想到大帐中的情景显然不是这么一回事。床榻上,呼敦高大的身形仰到在床上,胸口插着一把匕首。脸上的表情还带着震惊,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样,显然已经死去多时。床的另一边,卢湘湘浑身是血,目光呆滞。特别是她的右手,几乎被献血染红了。她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衣襟,但是已经被撕碎的衣领上依然露出青青紫紫的斑斑印记,还有喉咙上那个触目惊心的指痕。

几乎所有人立刻就明白出了什么事了。想必是呼敦想要对这个女人用强,却被她一刀给刺死了。而呼敦临死前掐住了她的脖子想要掐死他,可惜这一刀刺得太深,即使是呼敦这样的彪形大汉也没来得及最后为自己报仇。只是在她的脖子上留下了一圈指痕。

“这个女人杀了大元帅?!”有人惊恐地叫道,“快去请将军们过来!”

不只是军中的几位将领闻讯而来,就连卢启临父子俩也被人押了过来。看到帐中的情形,卢启临眼前一黑险些晕倒过去,“湘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卢湘湘仿佛傻了一般,不动也不开口。

一个将领怒瞪着卢启临道:“还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这个女人杀了大元帅?你们中原人果然不是好东西!来人,给我将这三个人推出去砍了!”

“等等!”卢启临连忙道:“将军,这里明明还有一个女人,现在怎么会不见了?我女儿为什么会在这里?这件事一定有蹊跷!”

卢云枫也是这才反应过来,连忙道:“湘湘,这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我昨晚去你帐中的时候你不是要休息了么?怎么会......”卢启临心中一惊,侧首看向卢云枫,“你是什么时候去的?”

卢云枫道:“就是我们离开大元帅的大帐之后啊。”

“那时候大元帅也已经离开了,如果湘湘当时在,那怎么会...你确定在帐中的是湘湘?”

卢云枫一愣,一时间有些说不出话来。昨晚他心情也不太好,喝了不少酒。他并没有进去看,自然不能绝对肯定当时跟自己说话的人到底是不是妹妹。如果不是...那么当时说话的就是......”

听到他们父子对话的将领皱了皱眉,立刻转身出了帐篷厉声道:“来人!立刻去......”

“嗖!”一道劲风从远处破空而至。那人话还没说出口,只觉得心口一阵剧痛。怔怔的低头,一支羽箭不偏不斜的正好射进他的心口。大帐里的众人也只来得听到长箭破空的声音,然后就看到站在门口的人直挺挺地倒了下来,半个身子砸进了帐篷。

“来人!有刺客!”

尖锐的号角声在军中响起,原本还有些安静的军营立刻沸腾起来。

不远处,传来一阵马儿的嘶鸣声,然后就看到大营后方火光冲天而去,火光中两匹骏马朝着这边狂奔而来。一匹白马上坐着一个穿着蓝色北元服饰的年轻女子,另一匹黑马却是空着的。女子坐在狂奔的马背上,身形却是安然泰山一般纹丝不动。含笑看了一眼朝她冲过来的北元士兵,随手射出几把暗器便将人放到在了地上。

“嗖!”又一支羽箭射向站在帐篷前的将领,一个人应声倒地。

“还有一个人,他在那里!”有人高声叫道。

一个黑色的声音从不远处的帐篷后面拔地而起,凌空抽出一柄软剑朝着帐篷前的众人挥出。凌厉的剑气立刻化作一道死亡之箭袭向在场的每一个人。

“宫君清?!”卢启临厉声叫道。

马背上,南宫墨脆声笑道:“卢先生,这次可要多谢你了。”

卫君陌凌空翻身,稳稳地落在了跟在南宫墨身边的黑马背上。并不去关系方才那一剑的成果,而是继续朝着前方冲来的士兵挥出了第二剑。然后一拉缰绳,两个人两匹马朝着军营的大门口冲了过去。

“抓住他们!放箭!”

南宫墨随手抽出腰间的长鞭一展,长鞭朝着呆在一边还没有回过身来的卢云枫卷了过去。长鞭缠住卢云枫的腰一拉,卢云枫立刻飞了起来被人甩到了卫君陌的马背后面,然后晕死了过去。同时,南宫墨另一只手将几个药瓶扔出去。在一阵五颜六色的烟雾中,两匹骏马飞奔了出去。

至于那匆匆赶来,不过几十支仓促射出的羽箭,都纷纷被长鞭扫落在地上。

有骑兵发出尖锐的号声想要叫回马儿,但是两匹骏马却丝毫不停号令,载着人绝尘而去。

“那不是军中的马!”一个骑兵叫道。

不是军中的军马,就还有那位先生的属下带来的马了......

想要从数十万骑兵中逃走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冲出军营的时候原本在外面训练的兵马听到了号角都纷纷往回赶了。但是,数万马匹突然聚集在一个地方显然也是个麻烦,南宫墨毫不犹豫地往骑兵最集中的几个方向扔了几瓶药之后,跟着卫君陌一起从还没来得及完全合围的大军缝隙中冲了出去。

身后的大军中,被南宫墨的药撒到的马儿突然狂躁的跳动起来。虽然只是区区几十匹马出了问题,但是几十匹骏马集体狂暴也不是一件好对付的事情。更不用说还有跟前火光冲天的军营以及不知为何突然此处烟火四起的周围。一时间,整个军中一片混乱。

南宫墨和卫君陌的马儿不愧是千里挑一的宝马。只是一转眼的功夫就已经奔出了老远,飞快地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只留下蓝衣女子愉悦地笑声。

这里毕竟还是北元的地盘,南宫墨和卫君陌也不敢多做停留。避开了之前的两个小镇方向,一口气奔出了一百多里方才勒住缰绳停了下来。

回身在看茫茫草原,南宫墨不由得舒了口气。今天过得可真是分外的刺激。

“休息一下。”卫君陌沉声道,“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南宫墨点头,他们将北元军中闹得一团糟,等到北元真的大军齐出来追捕他们的时候,就算他们真的能够以一挡万只怕也不行了。南宫墨翻身下马,扯过系在马背上的水囊喝了一口水,翻身递给卫君陌。卫君陌也仰头喝了一口,才重新挂回马背上。淡淡道:“醒了就起来。”

被挂在马背后面的卢云枫不知道何时已经睁开了眼睛,闻言,立刻抬起头来眼睛通红的瞪向卫君陌。翻身下马怒吼一声朝着卫君陌扑了过去。南宫墨叹气,上前一步在卫君陌动手之前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卢云枫捂着肚子痛苦地坐在地上半天爬不起,只能狠狠地瞪着眼前的两个人,“你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出来游历的兄妹!”

“你们不也不是什么普通的商旅么?”南宫墨叹气道。

卢云枫脸色变了变,他父亲到底跟北元人做了什么交易,他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却也还是能够猜到一些的。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卢云枫红着眼睛问道,“昨晚...湘湘的事情...都是你们做得?”

南宫墨淡淡地看着他,“如果你想看我愧疚,那大约要失望了。如果我们真的只是一对普通的兄妹,今天早上面对那个情形的人就是我了吧?对手无缚鸡之力的无辜者没有丝毫的怜悯之心的人,没有资格让别人怜悯。”

想起这两天父亲和小妹的计划,卢云枫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只是清俊的容颜不停地抽搐着,脸上的肌肉都开始扭曲纠结起来。呼敦元帅死了...这两个人还杀死了好几个军中的将领。这些人是被他们卢家带进军中的,他可以想象到被留在军中的父亲和小妹最后会遭遇到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要带我出来!”卢云枫叫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抓我出来也问不出任何东西!”

南宫墨耸耸肩没说话,卫君陌轻哼一声一把拉过南宫墨扣入怀中,低头吻上了她的朱唇。

南宫墨一怔,想要说话却抵不过他坚定的不容拒绝的深吻。只得伸手轻轻环住了他的腰间,轻轻闭上了眼睛。

卢云枫呆呆的望着眼前拥吻的两个人,失魂落魄。

等到卫公子终于满意了,才放开了南宫墨,抬手轻轻将她垂到脸颊边上的发丝勾到耳后。南宫墨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卫公子勾了勾唇角也不说话。如果王霸在,肯定忍不住在心里骂一句狗男女,不过现在的卢云枫却没有这个心思。

经过了一连串的震惊,卢云枫反倒是有些冷静了下来。抬头含恨望着两人道:“你们想要做什么?”

南宫墨叹气,有些为难地看向卫君陌。其实卢云枫真的是个麻烦,如果不带出来,卢云枫肯定要死在北元军中,但是带出来了放走肯定不行,出了这样的事情很难说卢云枫会不会含恨之下彻底投靠北元。但是带回幽州的话...燕王绝对饶不了卢家这样的人家。

卫君陌淡然道:“带回去,无妨。”

卢云枫摇头,道:“我不会跟你们回去的。我爹和湘湘还在北元人手里。”南宫墨望着他,“你觉得,卢启临和卢湘湘,还能活着回来么?”卢云枫眼底闪过一丝恨意和痛苦,南宫墨淡然道:“做了不该做的事情,就要有承受后果的准备。你们卢家的所作所为,卢公子当真觉得无愧于心么?先辈豁出命去将北元人赶出了中原,你们却将大夏的兵力部署和边关消息卖给北元人。那些辛辛苦苦劳作的百姓跟你们有什么仇什么怨?还是说,果真是商人眼中只有金钱,连半点良知都没有了么?你自己看看吧。”

南宫墨将手中的信笺抛到他跟前。

卢云枫伸手去捡地上的信笺,却在触摸到那熟悉的字迹时忍不住颤了颤。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看着眼前几欲崩溃的青年男子,南宫墨心中也多了几分怜悯和同情。比起卢启临和卢湘湘父女,卢云枫虽然稍显懦弱,却也还算是一个心地不错的青年。也许几十年后他也可能成长成如卢启临那样重利轻义的商人,但是现在他毕竟还有良知尚存。

卫君陌居高临下,冷眼看着眼前的卢云枫,只是漠然道:“卢氏叛国,论罪当诛。”

卢云枫脸色微变,卢家并不只是他的父亲和妹妹,还有他那么的长辈兄妹,还有他的母亲。卢家上下上百口,未必人人都知道这些事情。绝大多数人...都是无辜的。卢云枫一时间不知道该恨眼前的这两个人,还是该恨将卢家置于这样境地的父亲。或者是该恨自己的无能为力。

“你们......”

南宫墨看着他道:“卢公子,令尊的事情就算不死在北元军中,回到关内无论是宁王还是燕王都绝饶不了他。你若是能够将功补过,或可赦免卢氏满门。”

卢云枫低头不语。

远处,一阵马蹄声飞奔而至。南宫墨眯眼,沉声道:“是水阁的人。我们先走?”

“来不及了。”卫君陌淡淡道,“既然不怕死,先解决了这些人再说。”

来的人并不算多,大概也就十几个人。都是一袭黑衣,衣襟上绣着水阁的标志。一眼看过去就知道,每一个都是一等一的高手。

片刻之后,这些人就奔到了三人跟前将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黑衣男子打量了一眼卫君陌身上的黑衣顿时脸色十分难看。被人穿着自己人的衣服混入军中,还杀了那么多人他们都完全不知,简直是奇耻大辱。

盯着眼前出类拔萃的一男一女,为首的黑衣男子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心中不由得一跳,沉声问道:“不知两位...可是卫公子和星城郡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