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3、再次升职/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哦?”燕王挑眉,看向朱弘。

朱弘对卫君陌的不喜燕王是心知肚明的,如今朱弘亲自出面为卫君陌讨赏,倒是有些意思。朱弘自然明白燕王是什么意思,不由得摸了摸鼻子道:“这...末将只是觉得,应该赏罚分明么。”不管他对卫公子是什么观感,有错要罚,又功必赏。更何况...或许他之前对卫公子的意见未必便是正确的。

燕王也没打算让自己的心腹下不了台,点了点头含笑看向卫君陌道:“君儿,说说看你想要什么?”

卫君陌抬眼,淡淡的看了燕王一眼道:“末将带回来一些人,求王爷赦免他们。”

燕王殿下抽了抽嘴角,目光扫向站在大帐一角的王霸和卢云枫,道:“就是他们?卢家的事情本王需支会宁王一声,剩下的又是什么事?”卫君陌道:“马贼。”看到燕王皱眉,南宫墨含笑开口道:“卢公子先下去休息吧,王寨主留下说话便是。”

卢云枫也知道比起王霸这个马贼,自己的身份其实更加尴尬。沉默的朝众人拱了拱手转身告退了。

王霸有些忐忑不安的上前,“这个...草民见过燕王殿下。”虽然他当年被宁王的兵马追着到处跑,在关外也是自由自在,但是王爷这么大的人物也还是第一次见。更何况,燕王本人就是随便坐在那里,气势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比得上的。

燕王靠着椅子有些懒懒地打量着他,“在关外,是你帮过君陌和无瑕?”

王霸看看南宫墨,嘿嘿一笑道:“草民只是,帮了点小忙而已。”

“说说看,当年你在隰州干了些什么被老十七追着到处跑的?”

王霸苦着脸,道:“回王爷,小民真的没做什么啊。”

旁边的陈昱有些乐了,“做土匪的还能没做什么?没做什么能被宁王殿下的兵马围剿?不过,能从泰宁卫手底下掏出来,说明你小子还有几分能耐。”王霸叹气,只觉得自己有一肚子苦水想要吐。他虽然是个土匪,但是也不是无恶不做的好吧。就是偶尔打劫一下过路的富商,返乡的高官怎么了?他一不杀人放火,儿没祸害百姓。宁王殿下是一道隰州就藩二话不说带着泰宁卫看到山寨就烧,见到土匪就杀啊。简直比土匪更像土匪。

看着他苦逼的模样,燕王也有些乐了。笑道:“老十七年纪轻,早几年刚就藩的时候的动静本王也听说过。当时还有不少土匪往幽州跑呢,看来这确实是个漏网之鱼。”

王霸连忙道:“王爷,小民真的没有做过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啊。求王爷明鉴。”

燕王摸着下巴,淡淡道:“留你们一命也不是不可,不过...你又什么价值让本王1留下你们的小命?”

“这个......”王霸求救地看向南宫墨,南宫墨垂眸忍住笑道:“王爷,王寨主对北元腹地还算熟悉。”

“哦?”

“对对对!”王霸灵机一动,连忙道:“小民等人在北元住了许多年,对那片儿十分的熟悉。”

燕王点点头道:“本王知道了,你先下去吧。”也没说到底要不要赦免他们。看着王霸呆滞的模样,南宫墨轻咳一声道:“王寨主,先下去休息吧。”

“哦,是!”王霸回过神来连忙道,隐约感觉到自己和兄弟们的小命算是保住了。

看着王霸出去,燕王才回过头来看向卫君陌道:“这就是你的要求?还有别的么?”

“属下......”

“闭嘴!”燕王没好气地道:“不会说话就别开口。现在没有外人,什么属下属上的?”

卫君陌抬头,面无表情地望着怒气匆匆的燕王殿下。南宫墨觉得自己清楚的从某人眼中看到了四个清晰的打字:无理取闹。

燕王也觉得跟这小子说话肝疼,侧首问朱弘,“你是他的上司,你怎么说。”

朱弘为难,“这个......”卫公子这次的功劳可不算小,这封赏若是小了只怕不合适,王爷恐怕也不会高兴。但是,身为一军统帅,他的权限好像最大也只能提拔卫公子做自己的副将而已。但是...才刚刚从军不过半年时间,这样从百户调到一路军副将真的没问题么?还不如当初直接空降呢。

朱弘看向陈昱,他们几个将领中就属陈昱最是足智多谋。

陈昱眼观鼻字鼻观心,我没看见...没看见...这只是卫公子升值的问题么?愚蠢的莽夫。

“这个...还请王爷决断。”朱弘灵光一闪,将球又踢了回去。

燕王不由一笑,打量着卫君陌良久,方才道:“既然如此...幽州都指挥使谢笠将军哪里还还缺一个同知,你过去如何?”

卫君陌皱眉,看向南宫墨。燕王哪里还能不知道他什么意思,大方的一挥手,“幽州都指挥同知是从二品的职位,可以带家眷上任。你觉得合用的属下也能带过去。呃...不可超过一百人。”

众将领无语,王爷,你要走后门提拔外甥也藏着噎着点儿。幽州都指挥同知,从二品的正经武将。这可是朝廷的正规授职,虽然权力肯定没有他们这些统领一军的将领高,但是比起他们这种给王爷打工的,这个位置可是由朝廷授职发军饷的。最重要的是...您到底是怎么把自己的亲外甥塞进历来被朝廷的将领把持的严严实实的幽州都司的啊。金陵那位真的会准么?卫公子过去真的不会被人啃得连骨头都都不剩么?

“王爷...这是不是...”朱弘忍不住劝道,虽然之前对卫公子有点意见,但是他还是不想看着这么一个才能出众的人被朝廷那群坑货给坑死了的。虽然名义上都叫幽州卫,但是由朝廷指派的幽州都司指挥使,跟他们这些燕王心腹的幽州铁卫可从来都是两条道上的人。谁倒霉踏进对方的地盘都要掉下一层皮来。王爷这是真想提拔外甥还是想要弄死外甥啊?

倒是陈昱想得更多一些,挑了挑剑眉若有所思。

燕王扬眉,看着卫君陌道:“怎么?不敢?”

卫君陌并不吃激将法这一套,只是淡定地道:“属下遵命。”

“很好。”燕王满意的道,“幽州都司大营距离这边也不远,回头你们收拾好了挑个自己过去就行了。正好,马上又要天凉了,近年别再让本王看到谢笠在那里给本王磨洋工。”

“舅舅。''卫公子无语。

“还想要什么?”燕王问道。

“诏书。”没有皇帝的诏书想要到幽州都司大营去任职?不被人万箭齐发当骗子射死才怪。

燕王殿下大悟,“啊,时间还找,那就过两天再说吧。”诏书还没到呢,萧千夜那小儿那里也没那么好运作。

“......”

刚出了大帐,萧千炯就巴巴地追了上来,“表哥,表嫂!”

南宫墨回头,有些好笑地看着他闪闪亮的眼睛。虽然成婚了但是却还是个孩子呢。秀眉微扬,问道:“你们怎么会在这里?”萧千炯得意地道:“父王说成亲了就是大人了,以后军中的事情都会带着我们的。”原本对成婚还没什么感觉,但是有了这个好处萧三公子就觉得成婚简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了。

南宫墨叹气,“你们刚成婚就出来......”

萧千炯潇洒地一挥手,“男儿志在四方。”

果然还是个没心没肺的孩子。南宫墨道:“如果长时间不回去,记得有时间就给舅母和妍儿写信。”萧千炯摸摸脑袋,受教的点了点头。

“表嫂,关外好玩么?”萧千炯问道。知道自家表哥等闲不爱搭理人,他直接问南宫墨。南宫墨笑眯眯地看着他,萧千炯缩了缩脖子,“表嫂,说说看嘛...我又不是想要干什么。就是好奇......”南宫墨挥挥手,“还行吧,不过万万比不上关内繁华。”

“那是自然!”萧千炯傲然道。看看两人眼珠子一转,道:“表嫂,我跟你们一起去表哥的卫所吧?”

南宫墨摇头,“你表哥只是个千户,庙小可装不下你这个郡王。”

萧千炯顿时垮下了还有些稚嫩的小脸,无精打采地道:“表嫂,你别说什么郡王了。烦都烦死了。”

“怎么?”卫君陌拉着南宫墨往外走,萧千炯见卫君陌没赶他立刻巴巴地跟上去了。一边低声嘟哝道:“自从封了这个什么鬼郡王,好像哪儿都不对劲儿了。都怪皇帝...好好地没事儿,爷也没求着他封爵啊。”

南宫墨没好气地在他脑门上拍了一下,笑道:“你一个亲王嫡子,早晚是要封郡王的。难不成还真打算混一辈子?”

萧千炯叹气,道:“我也知道这个到底,但是...总觉得封了郡王之后事情就多了很多。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人,奇奇怪怪的事情,就连府里的气氛好像也变得不太对味了。表嫂,我不想回去,让你跟着你和表哥吧?”

南宫墨和卫君陌对视了一眼,南宫墨笑道:“我们一时半刻也还走不了,你想去玩儿几天也行。是不是幽州出什么事了?”

萧千炯抓了抓脑袋,皱眉道:“有父王和母妃在能出什么事?只是,很多以前没有的人都好像不知道从哪儿钻出来了。总是说一些似是而非的话...让人听了就觉得不舒服。”

南宫墨挑眉,淡淡问道:“是不是千炽和千炜出什么事了?”

萧千炯一呆,愣愣地望了南宫墨半晌才回过神来。叹了口气道:“最近二哥好像很忙,经常有很多人来求见他请他办事或者什么的。前些天,二哥手下的一个人跟大哥跟前的人起了冲突,大庭广众之下说了一些很不好听的话。虽然没有大哥和二哥什么事,但是...我总觉得府里的气氛有些难受。”

卫君陌凝眉,“舅舅是怎么处置的?”

萧千炯道:“那两个下人被父王处死了,大哥和二哥每人挨了十鞭子。”

如果真的只是两个下人之间的冲突,就算是话说的难听了一些也端不至于就直接将人处死了。只怕...这个所为的冲突内幕也不简单。南宫墨叹了口气,道:“你别担心,这些事情你父王会处置的。”

萧千炯耸耸肩,道:“我也没有担心啊,只是觉得烦而已。以前虽然我和二哥有时候也跟大哥不对付,但是也没有这种感觉啊。”

南宫墨笑道:“这大概...就是长大了的代价吧。”以前萧千炯跟萧千炽不对付,纯粹是属于性格不合,兄弟之间正常的磕磕绊绊,但是现在却未必了。说起来...萧千夜这一次确实是打了一手好牌。

“表哥,表嫂,三弟。”萧千炜从后面跟了上来,含笑跟三人打招呼。南宫墨看了看萧千炜,依然是玉树临风的王侯公子做派,丝毫看不出几天前才刚刚挨过一顿鞭子的模样。

“二哥?”

萧千炜笑道:“我来替父王传个话,父王请表哥和表嫂过去,有事相商。”

“可是咱们刚出来?”萧千炯不解道,父王有事刚刚一起说完不就得了。

萧千炜无奈,“父王大概是有什么体己话要跟表哥说,刚刚陈将军他们不是都在么?”

“好吧。”萧千炯耸耸肩,反正他是完全不想跟父王说什么体己话,也想象不出来那个场面。

南宫墨点点头,笑道:“好,我们这就去。辛苦你了,千炜。”

“表嫂言重了。”

两人回到燕王的大帐,帐中果然只剩下燕王独自一人了。听到侍卫禀告,立刻开口让两人进去。

“舅舅。”

燕王点点头,道:“坐下说话吧。”

两人谢过,走到一边坐了下来。大帐里一时沉默无声,燕王不说话,卫君陌也不着急。就像是在比谁更淡定一般,于是看看他们南宫墨觉得自己也更加淡定了。

好半晌,燕王方才开口道:“你胆子大了,一个人都不带就敢往呼敦的大营里跑,你怎么不直接冲到北元王庭把北元王给宰了?!”

“没找到。”卫君陌道。

“噗嗤。”南宫墨忍不住掩唇闷笑。燕王瞥了她一眼,“你也一样,他胡闹的时候,你就不会劝劝他?”

南宫墨无辜地眨眨眼睛,毫不大意的将责任推给卫君陌,“舅舅,君陌说他是奉命行事。能带上我就已经不错了,我怎么还能影响他的任务。这不是一个好妻子所为。”燕王看着她义正词严的表情,险些喷出一口血来,“这次是你们俩运气好,若是你俩都一起折在那里了,本王看你们怎么办?”

南宫墨道:“多谢舅舅关心,不过行事之前我们都有考虑妥当的。”

听了南宫墨的话,燕王心情好了一些,狠狠地瞪了沉默的外甥一眼。外甥媳妇还知道说几句好听的话,这个纯粹就是生来气人的。

“以后你们给本王安分一些,再干胡闹就给我回幽州去!”燕王怒道,“若是出了什么意外,本王拿什么跟你母亲交代?”

卫君陌正要开口,被南宫墨暗地里拉了一下衣袖制止了,南宫墨一脸恭顺地道:“是,舅舅。”

“...是,舅舅。”

燕王神色总算是缓和了下来,叹了口气道:“算了,本王也不是想要训斥你们。一个两个都......”看着燕王沉稳雍容的眉宇间闪过一丝疲惫,南宫墨心中了然。只是这些事情他们做晚辈的也不好说些什么,只得换了个话题道:“舅舅找我和君陌来,有什么事要交代?”

燕王点点头,道:“调你们去谢笠麾下也不是本王一时兴起的决定,谢笠出生显贵,又战功赫赫。对朝廷忠心耿耿。原本他在幽州父皇放心,本王也放心。但是如今...本王却是不得不防。本王需要一个人能够帮本王镇得住这支兵马。陈昱几个无论谁去谢笠都绝不会答应的,千炜和千炯还太嫩了,绝不是谢笠的对手。本王想来想去,也只有你能胜任这个职位了。”

卫君陌微微点头,虽然没说话但是燕王却明白他的意思。卫君陌虽然同样年轻,但是这些人无论什么事交到他手上都从来没有让他失望过。

燕王道:“在军中跟混迹江湖不一样,谢笠能够得父皇信任出镇幽州多年自然不是凡夫俗子,你们去了要事事小心。君儿生性寡言,性格冷漠不善交际,本王原本十分不放心。幸好有无瑕在,无瑕,辛苦你了。”南宫墨浅笑道:“舅舅说笑了,我也没帮上什么忙。”

燕王道:“你跟君儿能走到如今,本王也是看在眼里的,不必客套。本王估摸着,金陵的诏书还有几日就能到,这几天,你们就挑挑看需要带什么人去吧。去了那边...可就跟现在不一样了。自己小心。”两人双双点头,他们当然明白燕王的意思。如今他们在军中,哪怕朱弘看卫君陌再不顺眼,卫君陌也是自己主子宠爱的亲外甥,不看僧面还要看佛面。所以,主要卫君陌自己不出错,朱弘是绝对不会故意鸡蛋里挑骨头的。但是到了谢笠军中就不一样了,谢笠是坚定的向着朝廷的。这些年在边关只怕也没少跟燕王起龌蹉,先帝在的时候还好,只要先帝信任儿子,燕王循规蹈矩,大家两不相干。如今燕王府和萧千夜的关系微妙不说,卫君陌还是萧千夜的眼中钉肉里刺。谢笠要是个忠君爱国不要命的,拼着一死弄死卫君陌也不是不可能的。就算事后燕王宰了他又能有什么用?

所以,到底要不要派卫君陌过去,燕王其实也是犹豫了很久的。但是...不怕为君陌去,幽州实在是无人可以接替这件事。当然,如果不是知道卫君陌和南宫墨的身手以及南宫墨精通医道,只怕就是再困难燕王也不会做这个决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