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新官上任不平静/盛世医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处有些幽暗的房间里,宫驭宸坐在书案后面望着眼前的胆战心惊的下属。虽然因为带着面具并不能让人看到他此时的表情,但是只看那面具下的一双幽寒的眼眸也能让人清楚的知道主子此时的心情非常不好。

“你是告诉本座...卫君陌和南宫墨跑到关外去转了一圈,还去呼敦的大营里杀了个来回,而你们...居然连他们半根寒毛都没有伤到?”宫驭宸声音冷漠。

跟前的黑衣男子打了个寒战,低声道:“卫君陌和南宫墨已经回到了关内...请阁主降罪!”

“废物!”宫驭宸冷笑一声,“现在降罪有什么用?亏你们有脸夸口耳目遍布关外?连卫君陌扮成自己人混进了军中都不知道。”

黑衣男子低头,羞愧地无地自容。

好一会儿,宫驭宸总算是收敛了心中的怒气,语气也平缓了许多,淡淡道:“罢了,事情已经这样了,现在说这些也没用。”

黑衣男子大喜,连忙拱手道:“多谢阁主宽恕。”

宫驭宸轻哼一声,把玩着跟前桌上的镇尺道:“卢氏父女那里怎么说。”黑衣人道:“卢启临说他们是在半路上遇到卫公子和星城郡主的,他们是以兄妹相称自称姓宫,所以也没有引起注意。之后遇到了马贼就分开了,后来......”

“马贼...看来咱们在大青山的人也没了。”宫驭宸沉声道。

“大青山?”

宫驭宸冷然道:“你们不会是到现在还不知道那边出了事吧?”

黑衣男子低头不敢说话,他们在关外不少地方都安插了人手。但是未免暴露身份都是有事才禀告的,几天没有收到探子的消息都是正常的事情,在往阁主这里送消息的时候他们确实是还没有查清楚带走卫公子和星城郡主的马贼到底是哪路人马。”

“罢了,这次一共有多少损失?”宫驭宸靠着椅背,有些疲惫的问道。短时间内,他的武功根本无法恢复。没有了武功,精力自然也是大不如前了。

黑衣男子道:“呼敦元帅的替身死了,另外,还有三位将军,两位副将也都死在了卫公子和星城郡主手中。北元王庭已经震怒,北元王请阁主立刻回去。”

“不回。”宫驭宸冷笑道:“他们既然不相信本座,就让他们自己去对付卫君陌和南宫墨吧。”

“有了这次的事情之后,他们想必不敢在疏忽大意了。”

宫驭宸挥挥手道:“不必再说,王庭那边有呼敦在一时半刻出不了乱子。本座这边的事情比较重要。”

黑衣男子也知道,一旦主子下定了决心谁也劝不住。只得道:“关内情势复杂危险无比,还请阁主千万小心。”

宫驭宸摆摆手不再说话,黑衣男子恭敬地行了一礼,退出了书房。

“你准备一下,明天就出发吧。”书房里一片沉静,宫驭宸的声音突然淡淡地响起。

“兄长......”黑暗处,一个窈窕的身影走了出来,美丽绝伦的容颜带着几分苍白和畏惧。宫驭宸睁眼,淡淡地扫了她一眼道:“怎么?”

“我...我能不能不去?”女子颤声问道。

宫驭宸嗤笑一声,“不去?那你想干什么?”

“我...我什么也不想干。”女子咬了咬唇角低声道:“不行么?就让我自己待着.......”

“水阁不养饭桶!”宫驭宸仿佛完全没有看到女子绝色容颜上楚楚可怜的神情,只是冷漠地盯着她道:“本座养了你就这么久,你说你什么也不想干?那你怎么不早说?”

“可是...你是我哥哥啊!”女子仿佛完全不能接受他的冷酷,忍不住失控地叫道。

“哈。”宫驭宸仿佛听到什么可笑的话一般,“那又如何?”

一行清泪从女子眼角划落,宫驭宸起身走到她跟前,伸手挑起她精致的下巴叹息道:“多么美丽的容颜,多么...没用的废物。出了这张脸你还能有什么用?莫说是跟星城郡主相比,哪怕你就是有朱初喻的脑子,你也可以不去。但是...你有么?”

女子咬着唇,眼泪无声的花落面庞,染湿了他的手指。宫驭宸嫌弃地放开手,取出一方帕子将手指上的眼泪搽干净,笑道:“好了,乖乖地去吧。别坏了我的事,否则,我会生气的。明白么?”

听着他可称得上温柔的声音,女子却忍不住打了个寒战,脸色越发的苍白起来了。有些慌乱地点了点头。宫驭宸这才满意,轻轻揉了揉他的发丝笑道:“这才乖。”仿佛一个疼爱妹妹的好兄长一般。但是他跟前的绝色女子眼中却只剩下了恐惧和悲哀。

看着她这幅模样,宫驭宸低声笑道:“别怕,我会帮你的。乖乖按照我的话去做,将来自然不会少了你的好处的。“

“是,兄长。”女子垂眸,低声道。

卫君陌回到自己的卫所,连歇息的功夫都来不及就忙了起来。马上就要离开这里去新的地方上任,离任前的交接自然也是少不了的。另外,就是他还需要挑选一百名士兵跟着他一去过去。作为自己的随身亲兵也是将来的心腹的存在。

只是南宫墨有些惋惜,她卫所首座的位置还没坐热了就又要摞地方了。南宫墨也不小气,直接将自己前些日子写好了训练方案以及一些意见和想法全部整理出来让人送去给了燕王。

他们这边还没有打理妥当,许久不见的长风公子就带着人过来了。

“半年时间平步青云,卫公子真是让人羡慕不已啊。”坐在卫所的大厅里,长风公子依然是一派潇洒不羁的模样。不过大半年的军旅生涯还是有些变化的。至少原本那白嫩的服色如今多了几分麦麸色,整个人的气势也显得更加锋利起来。

坐在他下手的是跟着一起进了军中的简秋阳以及几个原暗卫的小头目。都是一等一的高手,这半年时间下来,最差的也已经是个试百户了。

听了蔺长风的话,众人连忙低下头忍住笑意。

卫君陌淡淡地扫了蔺长风一眼,道:“你们来做什么?”

长风公子耸耸肩道:“刚刚接到王爷的命令,从今天开始我们就是卫将军手下亲兵了啊。王爷的原话是,你去哪儿,我们去哪儿。”说到底,燕王还是放心不下外甥,甚至不惜将原本已经打散了散入军中的原紫霄殿高手重新召集回来。这等于是让之前解散紫霄殿的计划一大半都功亏一篑,不知道要损失掉多少个未来的将领。毕竟,这些人各自发展将来必然都能够成为单独领军的将领。但是跟着卫君陌的话,卫君陌身边根本不需要这么多将领也没有那么多的兵马,这些人最大的作用还是侍卫。

显然,燕王是担心卫君陌去了谢笠手下会有危险。有了这些武功高强又忠心耿耿的侍卫,就算真有什么事也不至于危及性命。

卫君陌皱眉,“不必,回去。”

卫公子素来不喜欢因为突发事情而改变原本拟定的重要计划。更何况,舅舅这样的安排根本没有必要。

蔺长风挑眉,“你觉得听你的命令还是该听王爷的命令?军民如山啊,兄弟。”

卫君陌凝眉不语,蔺长风笑嘻嘻地看向在一边喝茶的南宫墨,“墨姑娘,近来可好?”

南宫墨嫣然浅笑,“一切都好,长风公子看起来也很不错。”

“还过得去。”蔺长风道。

南宫墨放下茶杯,问道:“你们有多少人。”

蔺长风道:“不多,只有五十个。毕竟,咱们也不能让谢笠脸上太难看了嘛。”

“......”五十个一流高手护驾又好到哪儿去了?不知道还以为他们不是去上任而是去什么龙潭虎穴呢。

南宫墨沉吟了片刻,道:“这么说,咱们还要另外选五十个?”

卫君陌微微点头,“无瑕做主便是。”

南宫墨耸耸肩笑道:“我们回来的时候,陈将军和薛将军都递了话,请咱们将薛斌几个也带上。另外,之前我训练出来的士兵带上二十人吧。还有丁小铁和张张居安。”

“张居安?”卫君陌皱眉。张居安是军医,虽然他们确实是应该带上一两名医官,但是张居安是新人,医术也没多么出类拔萃。何况南宫墨本身可以替补这一个名额,有丁小铁和那二十个经过训练的士兵也就足够了。

南宫墨道:“张居安的医术还不错,而且,他年纪轻一些。我问过梁李两位大夫了,他们都没有想要离开的意思。”强人所难毕竟不是好事,何况还可能会有危险的地方。张居安自己肯去,总好过强迫别人去。

卫君陌微微点头,不再追究,只是道:“剩下的名额,就随便选一些身手不错的人便是。”

南宫墨点了点头,蔺长风打量着两人不由啧啧赞叹,“能有墨姑娘这样的贤内助,卫公子真是好福气啊。”南宫墨不由一笑,“长风公子也该寻一个贤内助了。”长风公子立刻一副敬谢不敏的表情,不敢再调侃二人。

燕王估算的果然不错,五六天后卫君陌便接到了调令,带着人收拾收拾就直接启程了。对于这个军营中的士兵来说突然少了一个千户少了一个美貌无双的千户夫人并没有什么太过惊讶的。大多数人都知道卫公子大约来历不凡,也只当这位公子是来军中混个资历回去便要平步青云了。当然卫君陌也确实是算得上是平步青云了。

只是,许久见不到漂亮姑娘的士兵们难免有些惆怅起来。毕竟...就算卫夫人名花有主,但是能够赏心悦目一下也是好的啊。

幽州都司指挥使大营在在距离幽州城一百多里外的一处军营。这里距离最近的边关足足有两百来里,距离幽州城却只有一百多里,实在是很想让人怀疑这十万大军到底是在提防北元人还是自己人的了。

大堂里,已经年过五十的幽州都司指挥使谢笠高坐在堂上,底下坐着好几位将领。看着将军不说话,有人忍不住开口道:“将军,燕王这是什么意思?”他们和幽州燕王亲卫素来是河水不犯井水的,如今燕王突然将自己的外甥塞进军中来,是想要干什么?

谢笠扫了属下一眼,沉声道:“不管燕王殿下想要干什么,这都是陛下的意思。”圣旨是陛下颁布的,难道还能反对不成?

底下的将领神色各异,有人忍不住皱眉问道:“陛下这是......”陛下可从来没有待见过这位卫公子,当初还派人一路追杀到幽州,难不成陛下现在还想要跟燕王修好不成?就算是想要修好...用这样一个敏感的位置,是不是太过冒险了?

谢笠叹了口气,沉声道:“陛下的心思岂是咱们能够随意猜度的?做好自己的事情便是。”

事实上,谢笠还真的知道皇帝陛下想要干什么。他收到的并非只有卫君陌的调令这一道旨意,其中还有另外一道密旨。只是这个却不方便拿到众人面前来说了。

“启禀将军,卫将军来了。”

谢笠眼眸微臣,沉声道:“请。”

片刻之后,卫君陌一行人走了进来。南宫墨和卫君陌当先并肩而入,两人穿着的都是一身常服。卫君陌一身暗青色衣衫,神色冷峻,剑眉星眸气势森然。南宫墨一身月白色绣芙蓉彩蝶衣裙,秀发轻挽,流苏摇曳,艳光潋滟。跟在两人身后的是把玩着折扇,一派悠然的长风公子,笑容可掬的简秋阳,以及神色冷峻的一个抱剑一个佩刀的星危和柳寒。柳寒身边,站着穿着一身桃红色衣衫,艳光四射的曲怜星。

这一行人,难得俊美,女的绝艳,随便拉出一个来容貌都能秒杀在场的所有人,倒是看得众人不由得晃了晃神。

有人看了看卫君陌身边的南宫墨以及后面的两个女子,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轻蔑。来军中身边还带着几个绝色女子,这位卫公子真的有传说这的那般能耐?

“属下卫君陌,见过谢将军。”卫君陌沉声道。

他是从二品的官职,在场的人除了谢笠也只有一个人跟他能够平起平坐,剩下的品级都比他低,自然不必理会。

谢笠轻咳一声,点头道:“卫将军,一路辛苦了。请坐。这位...是星城郡主?”南宫墨浅笑点头道:“见过谢将军。”

谢笠连忙道不敢。他是一品将军不假,但是南宫墨却是先帝册封的郡主,只要皇帝一日没有发下诏书罢黜她的郡主身份,那她就一日都是御赐郡主。

“郡主请坐。”

“多谢将军。”

两人走到前面空着的两个椅子上坐了下来。蔺长风一行人都纷纷站到两人身后站立着,看起来不像是下属来给上司报道的,倒像是双方人马准备要谈判的。谢笠眯眼打量着蔺长风道:“这位...老夫看着有些眼熟,似乎是蔺大人府上的公子?”

谢笠当然不会不知道蔺长风是谁,不过是找个话题打探消息罢了。

蔺长风也不在乎,漫不经心地笑道:“能让将军记得是在下的福分,在下如今不过是在卫将军麾下混口饭吃罢了,不敢当将军抬爱。”

“哦?”谢笠点头,“原来如此,卫将军手下真是人才济济。”

“将军过奖。”卫君陌淡定地道。

对面一个将领有些沉不住气,问道:“刚刚听说卫公子带着夫人跑到关外去游玩了一趟?不知道关外景色是否怡人?”虽然问的客气,但是长了耳朵的人都能够听出其中的嘲弄之意。

站在南宫墨身后的柳寒忍不住就想要上前,却被南宫墨轻轻抬手的动作给拦下了。看起来,就像是柳寒只是随意的动了一下而已。谢笠将一行人的动作看在眼里,眼眸微闪,没有说话。显然也是在等卫君陌的回答。

卫君陌淡然道:“尚可。”

那将领冷笑一声道:“尚可?听说两位被北元大军追杀,引得燕王殿下率领十万大军亲自出关数十里相迎。燕王殿下到真是一个疼爱外甥的好舅舅。”

这话听在不知内情的人耳中,倒像是卫君陌不懂事带着妻子出关游玩,被北元人追杀累的燕王率领兵马去救。如此劳师动众只为了个人的区区小事,实在是不像话。在座的众将领看向卫君陌的目光也都不由变了。卫君陌放下茶杯,抬眼淡淡地看着那将领的,道:“便是如此,又如何?”

那将领被他冷冽的目光盯着,就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的难受。好半晌才回过神来,冷笑一声道:“如何?本将领又没有好命有个藩王做舅舅,大长公主做母亲,能如何?”

卫君陌垂眸道:“既然如此,就闭嘴。”

“你?!”那将领猛然站起身来,怒瞪着卫君陌显然是气得不轻。

卫君陌身后的,刷的一声星危长剑出鞘,剑尖遥遥的指着那人。星危容貌冷峻,一头怪异的灰发在加上那几乎毫无感情的眸子,让被他盯上的人如针刺骨一般的难受。

“碰!”谢笠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到了桌上,冷声道:“够了!你们还有没有将老夫放在眼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